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二章 冷雨夜,何以越阶战之

第四十二章 冷雨夜,何以越阶战之

  一场雨悄然的在清远城落了下来。

  雨水很冷,淅淅沥沥,然而既然是雨,而不是雪,便预兆着云秦帝国的这个冬天快要过了。

  林夕体内那种如无数蚂蚁爬行一般麻痒的感觉本身在前几曰已经消隐了不少,但他这麻痒的感觉本身就来自体内的暗疾,在碧落陵,他的骨骼和体内血肉不知断裂了多少,虽然在青鸾学院不计代价的灵药和唐雨人等恐怕是这个世间最强的医师的解救下,在经过了半年的近植物人般的生活后,他体内的血肉和骨骼终于长好,能够承受得住他的一些剧烈活动,但是原先那些血肉和骨骼断裂处,重新连接起来的血肉和骨骼,却是新的。这种时候,就像是他体内新生的血肉和骨骼,在和他的身体融合,新骨变成“老骨”。所以在这种气候变化的阴雨天里,他体内这种麻痒的感觉,反而比得前几天还更清晰,更加难受。

  然而这种麻痒的感觉,除了让林夕心生一股燥意之外,却反而让他有些莫名的兴奋,甚至有些想和人交手的渴望。

  他毕竟是名修行者,而且是已经跨过国士阶的强大修行者。

  要想杀死闻人苍月和他那些强大的部下,便只有在战斗之中,让自己更会战斗,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之前虽然和苏仲文有过交手,但那只是一两个呼吸之间,只是试了一下苏仲文的战力,他根本就不算是真正的出手。

  这种没有酣畅淋漓的出手的交手,反而就像一个火引子,点燃了他心中无法遏制的与人交手的渴望。

  他现在便是在等待着一个可以让他酣畅淋漓的出手一次的对手,那名会为了陈妃蓉而来的“画师”。

  他可以肯定,这名“画师”今夜一定会来。

  因为他和陈妃蓉搬到了“留园”,大盛高在清远城的购置的一处幽静别院,且陈妃蓉以喜欢清静为由,使得这个园子里只剩下了少许几个佣人,这里距离一些镇守军的驻地又远,是最佳的动手时机。

  这名“画师”虽然因为修行和生活所迫,改行在做暗中杀人的生意,但林夕知道,许多年没有做自己癖好的东西,一旦要做起来,不管是被逼着做,还是自己想做,心里的野火肯定也是烧得十分厉害,在有极佳的动手机会的情况下,极难忍得住再等上一两天。

  淅淅沥沥的冷雨,敲打着屋檐和院落中的芭蕉,发出清幽的响声。

  林夕闭着眼睛,如同睡着一般,静静的感知着。

  远处的深巷中,似乎隐隐传来了低微的狗吠声。

  蓦的,林夕睁开了眼睛,他的身影一动,便如劲弓射出的箭矢,到了门前,然而他的手落在门上,却是无声无息的将门推开,下一息之间,已经落入门外的黑砖长廊中。

  隔着一个圆月般的门洞,在对面的一条雨廊下,站着一名身穿着褐色衣衫的来客,脸上没有五官,色彩却是十分的斑驳,却是带着一个用油彩随意涂抹的面具。

  “朋友,你是谁,在这种时候,不请自来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林夕自然清楚这来的是谁,但他却是微拢着双手,就像一个恭谦的门客修行者一般,平静的注视着对方,问道。

  对方没有马上动作,平视着林夕,发出了带着些微赞叹的声音,“想不到这种小地方…也会有像你这样的高手,竟能感知到我的到来。”

  “什么事情?”陈妃蓉的声音,就在林夕所在院落的一间厢房中响起,悉悉索索,似在穿衣。

  “朋友,不管你是什么人,这是私宅。我们不想惹麻烦,若是你离开,我们便不再追究。”林夕沉声道。

  “有美人如玉,不亲眼得见,如此清冷雨夜,我怎会白跑一趟?”

  褐衣彩面的画师听到陈妃蓉的声音,微微的一笑,笑声刚起,他的脚尖在地上轻点,就已直直的掠向了林夕。

  他和林夕之间,有下着雨的明堂,有两株枝叶茂盛的芭蕉树,然而他身上散发的磅礴气息和带起的劲风,却使得所有靠近他的雨珠都被震飞,使得芭蕉树的叶片都自动往两边飞开,碎裂。

  他在一息之间,便穿过了一个院落,穿过了圆月门洞,逼近林夕。

  面对画师凌厉的来势,林夕一声轻喝,终于将体内蓄积了许久的那种燥意和渴望一口呼出,与此同时,他不退反进,两股强大的魂力由他的脚下涌出,使得他的整个人以一种斜着向前飘飞的姿势,迎向了画师。

  瞬息间,林夕已经飘飞到褐衣彩面画师的身前,右臂棉衫啪的炸响,手臂上每一丝肌肉都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于电光火石间拔出了背负着的长剑,一剑撩向画师的咽喉。

  这一剑,犹如提前到来的春雷雷光,说不出的迅疾,凌厉。

  然而面对这样的一剑,画师的双目之中,却是闪现着一丝不屑的笑意,他的右手似是往后微缩,但手腕下,却是出现了一道刀光。

  一柄淡褐色的短刀,以反手撩杀之势,斩向了林夕持剑的手腕。

  刀光之快,远超林夕如闪电般的剑光,就像林夕手腕凑上来给他斩一样。

  但就在此时,林夕的身前空气似乎猛的一震,林夕的身体在空中竟是猛的一顿,他这一刀,却是瞬间失了分寸,斩了个空!

  林夕就在此时抬头。

  他的那种发疯,那种压抑着的所有负面情绪,以及强大的杀意,似乎就在这一刻从他的双目中喷涌出来,化成了冲天的剑意。

  他的右肩棉衣嗤啦一声裂响,瞬间喷发的魂力,使得他的整条右臂好像陡然变长了一般,猛烈往前甩了出去,他原本已经因为身体的停顿而变得有些山穷水尽的剑势反而变得更加迅猛,一往无前的斩向画师的眉目之间。

  这才是林夕真正酣畅淋漓的一剑,决绝至极!

  画师的双目之中也瞬间暴闪出不可思议的震惊神色。

  他并非是震惊于林夕国士阶的修为和对于魂力的掌控能力,而是震惊于林夕魂力的调用速度。

  精巧的魂力运用,只要战斗极多,便有可能做得到林夕如此,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魂力在体内的这么飞快的调用,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得到的事情。

  即便是以他超出一阶的修为,也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这根本是违反了修行者的魂力和身体的常理的事情。

  在极度的震惊之中,画师的左手飞快的往上伸了出来。

  这是两根保养得极好,如同白玉一般的手指,看去势似是想要夹住林夕的长剑,但就在他这两根手指刚刚往上伸出之时,一股磅礴至极的气息,已经从他的这两根手指间狂涌而出。

  一团庞大的力量,就像燃烧一般,从他的指尖燃起。

  “轰!”

  他和林夕之间的空间再次猛的一震,由他体内涌出的力量,在顷刻之间形成了一只红色的火焰鸟的形状,冲击在林夕手中的长剑上。

  在这数分之一息的极短时间内,林夕的手上鲜血飞洒,长剑直接脱手飞出。

  庞大的力量四溢,冲击得他的身体都彻底停顿在空中,身上棉袍条条裂开,有往后倒飞之势。

  张灵运先前对于“画师”的实力预计没有错误,画师的确是一名已经快接近大国师巅峰,且是已经成功融魂的修行者。

  之所以修行者之间,自然有着这么多的等阶划分,那便是因为每一阶之间的实力,都有着巨大的差异。

  大国师阶的修行者,体力的魂力力量,比起国士阶的修行者,还是强大太多,光是体内魂力的急剧爆发,转化成的强大力量,就足以将国士阶的修行者震飞出去。

  而且这还只是大国师阶的修行者,若是圣师阶的修行者全力喷发魂力,普通的修行者根本无法近身,一个照面,就会被轰成血肉模糊的一团渣滓。

  在压倒姓的力量面前,一切技巧,都是虚妄。

  国士初阶的修行者,在修行者世界的概念中,是绝对不可能越阶挑战接近大国师阶巅峰的修行者。

  清远城也毕竟只是个小城,整个清远城,之前恐怕都根本没有大国师阶的修行者,所以张灵运才有绝对的把握,所以画师才敢来做这样的事情。

  ……

  画师手中的刀继续往前,刺向林夕的小腹。

  虽然以绝对的力量,彻底瓦解了林夕的一击,但对方表现的实力,却使得画师也有些紧张,而且按照之前给他的消息,屋内那名大德祥的大掌柜,也是一名修行者,如果也是一名这样的强者,两人联手,便会对他造成威胁,所以他必须将眼前的这人马上解决掉。

  在两名修行者的感知之中,此刻的世界是相对缓慢的,林夕正开始往后倒飞,他的左手,却是依旧狠狠的按向了画师右手持刀的手腕,要阻挡住这一刀。

  画师没有改变刀势。

  因为他本来也觉得林夕的魂力调用十分的诡异,这一刀也只是想重创林夕,并不想直接杀死林夕。在他看来,就算是手腕和林夕的手相交,他的力量,也足以将林夕重创。

  然而就在此时,原本因为绝对力量差异而强弱极其分明的战局,却发生了极其微妙和诡异的改变。

  画师感觉到,林夕体内的魂力,再次以极其惊人的速度喷发。

  一股急速的魂力从林夕的手中喷涌而出,在他都根本无法反应的时间里,就化成了一股金色的闪电,冲击在了他的手上。

  画师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睁大,强烈的灼烧感和麻木感甚至在此刻使得他的魂力调用产生了停顿,然而让他大脑空白般的震惊和麻木还未停止,他看到,林夕那柄已经脱手飞出,正在往后倒飞的淡青色飞剑,闪出了耀眼的银光,在空中强横的顿住,如同一条跳跃的银色闪电,反射回来!

  ***

  (晚上有个饭局,不过决定给自己点压力,这11月的最后一天,还是要做到三更!晚上还有一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