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三章 军队何惧修行者

第四十三章 军队何惧修行者

  因为距离极近,所以画师看得清楚,也感知得清楚,林夕的手和长剑之间,并没有任何东西连着,完全是因为魂力的贯注,才使得这剑飞斩了回来。

  这是真正的御剑!

  然而在修行者的世界之中,唯有圣师那一阶的修行者,才能够做得到真正御剑。

  他已经是接近大国师巅峰的修行者,但越是到了此种修为,他越发感觉到,自己距离那“圣”阶,还有着难以想象的距离。

  超脱于一般修行者,以强大的实力,甚至可以无视世间许多规则,许多律法的“圣”阶,对于他而言,还不是一扇门,而是一座大山。

  难道对方是一名圣师?

  这种普通的商号之中,怎么可能会有一名圣师阶的修行者存在?

  而且若是圣师的话,又怎么会刻意压低自己的修为,和自己来进行这样的对决?

  但不是圣师的话,对方又怎么可能会做得到御剑?

  还有那冲击到自己的身上,让自己的半边身体灼伤和近乎麻痹的金色闪电,是怎么回事?

  这个世间,所有的修行者中,也唯有中州的长孙氏,才能以魂力化成强大的金色闪电。

  在这战局产生微妙变化的极短时间里,无数震惊的念头充斥在了画师的脑海之中。

  极度的震惊产生的大脑空白感,使得他体内的魂力调用,出现了真正的迟缓。

  “嗤!”

  林夕的这一剑,直接划过了他的面目。

  他脸上斑驳的面具裂成了两片,从他的脸上掉落。

  他的左脸脸颊至右脸,带上了一条恐怖的剑伤,然而即便是从伤口中涌出的鲜血,都遮掩不住他脸上极度的震惊。

  “轰!”

  他体内的魂力,终于再度爆发而出。

  林夕发出了一声闷哼,整个身体再度以更快的速度,往后倒飞而出,背部狠狠的冲撞在这条走廊尽头的墙上,背部和墙撞击发出沉闷响声的瞬间,他的体内也响起了不少骨裂的声音,但他的目光却一直紧锁在画师的脸上。

  他看得十分清楚,画师原本是一名面相清癯的中年男子,留着几缕疏须,颧骨有些略高,面相就像是一名有些落魄的教书先生。

  “怎么可能!”

  “你到底是谁!”

  此刻画师绝对看得出颓然摔倒在墙边的林夕的伤要比自己重许多,但是他却还是像发疯了一般,连连叫嚎了起来。

  他头顶上的雨檐已经被他体内迸发的强大力量整塌了,此刻密密麻麻的冰冷雨水冲刷在他的脸上,使得他脸上血水混杂着雨水淌落,伤口显得更加狰狞可怖。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寒冷、惊恐的缘故,他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只要我记住你身上的气息,知道你的面目就可以了。”

  林夕开始咳嗽,咳出了些血沫,但是他的面色十分愉快,他打得十分痛快,他明白以自己现在的战力,若是全力拼命起来,已经有可能越阶杀死一名如此强大的对手。而且他也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

  因为要想利用这名画师对付苏仲文,便至少要知道这名画师的真正面目,要将他从清远城中找出来。

  看着根本无法理解,身体索索发抖的画师,林夕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在心中说了声回去。

  ……

  时间回到数停之前。

  除了林夕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世间,在林夕和陈妃蓉所在的这个小院中已然发生了什么。

  冰冷的雨丝在天空之中密密麻麻的洒落着。

  身穿着褐色长袍,面带着面具的画师,正在一条泥泞的小路上穿行着。

  看着远处十分静谧的留园,这名在世间已经很强的修行者心中的燥意便更浓烈了些,他的身体开始有些兴奋的颤抖。

  毕竟这个女子不但美艳,而且还是先前流传甚广的大德祥神秘大掌柜。

  这样身份的女子,自然更有吸引力。

  就如云秦皇城中的长公主,整个云秦,不知道有多少男子在心底里对她有龌龊的**,想要将她狠狠亵渎,只是都不敢说出来而已。对于他而言,若是有了足够强大的修为,连皇城都能出入自如的话,长公主对他的吸引力自然也是第一的,他肯定也是要进入皇宫,好好亵玩长公主,并在她的身上做一副最为精美的画,让天下人都看看,并宣告天下人,他们只敢在心里龌龊的想象一下的女子,已经被他亵玩了。

  ……

  就在这名因为自己的**,而兴奋得浑身有些颤抖的修行者距离留园还有数里地时,林夕已经走到了陈妃蓉的门外,敲了敲门。

  “要走了?”

  陈妃蓉在房中问道。

  她并没有脱衣服,只是合衣坐在床上,听到林夕的敲门声,她便也已经站了起来。

  “是的。”林夕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

  陈妃蓉没有丝毫的犹豫,也不问林夕任何的缘由,便推开了门,跟着林夕快步上了已经在侧门备着的一辆马车。

  林夕紧了紧衣服,戴上了一顶竹笠,披上了厚厚的蓑衣,“驾!”的一声低喝,这辆由两匹最上等骏马拉着的马车,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由庄园中冲出,沿着大道,朝着城中狂奔而去。

  黑色的马车冲破了雨帘。

  如雷般的马蹄声击破了雨夜中的平静。

  距离留园还有数里,正在快速移动的画师愕然的站住。

  他依稀看到了这辆马车的冲出,然后看着这辆马车以惊人的速度离开,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画师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大半夜的,那名女子好好的在这里住着,为什么突然发了神经,为什么突然这么急着离开?

  ……

  淅淅沥沥的冷雨一直下到天明时分才停,清远城守军的操练大场上也变得有些泥泞。

  正武司参领李安霆看着面前泥泞硬土地,眉头深蹙。

  因为没有结冰。

  没有结冰,便意味着对于军队而言的冬天开始正式过去,便意味着一场两国之间的大战,就要拉开帷幕。

  越是不明状况的云秦百姓,便越会热血沸腾的想要打这一仗,想要将叛国的闻人大将军拉回来砍头,但越是像他这样的军中将领,就越是清楚打这样一战,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要付出多少对帝国忠诚的将士的生命。

  一名校官从大营营门处快步赶来,到了他的身后,马上行了一礼道:“将军,方才有一名叫苏仲文的人,自称是柳省督家的谋臣,托人带话过来。”

  “苏仲文?的确是跟着柳子羽的那名谋士,城防先前告诉过我,我知道他在城内。”李安霆转身,完全一副铁血将领之风,语速很快道:“他有什么事情?”

  这名校官也没有任何的迟疑,道:“他说他发现了一名通缉重犯,可以确定就是‘画师’。只是那名‘画师’的修为应该远在他之上,应该只有我们军方出动,才有可能围杀得了那名重犯。他说他此刻已经设法将那名重犯引向天贞坊那片街巷之中。但不能保证那名重犯能在那里面停留许久。若是我们军队有所顾忌,不能很快到达的话,便也不用去了。”

  李安霆的眉头猛的一跳,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苏仲文是想立功…但我们的职责,本身就是护卫一方平定,若是一名修行者就能骇住我们的话,那我们军队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何必用这种拙劣的激将法来激我们?”

  “下令下去,让儿郎们马上上马,重铠军和弩军全军出动!去天贞坊街区围剿重犯!”

  一声厉喝,从李安霆的口中迸发而出。

  只是数息的时间,一声声的严厉军令声在驻地炸响,无数金铁的声音,在镇守军驻地中轰鸣起来。

  ……

  一名手持着普通油纸伞,身穿着普通青布棉袍的清癯中年教书先生走在一条条陋巷之中。

  他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眉眼之中的神色,也变得冷厉起来,完全不像他之前在外面人多的街道中时的平和。

  这名下颌有些疏须的清癯中年男子,便是昨夜白跑了半夜的画师。

  他不明白为什么陈妃蓉会在半夜突然离开,只是觉得有些不对,而今日更让他心中有些莫名的杀意和震惊的是,竟有人知道了他的身份,知道了他的住处,竟让客栈伙计带了个口信给他,约他在这片街巷中见面。

  是谁走漏了他的消息?

  这人对他有什么企图?

  现在他在明处,对方在暗处,所以他必须知道到底是谁。

  按着客栈伙计告诉他的方位,这名满心惊疑,极其谨慎的修行者缓缓的向前走着,突然,他停了下来。

  因为前面是一个死巷,迎面是一道墙,没有出路。

  就在他脸色变得更为难看了些,思索着自己接下来该留在此处,还是马上离开这里,离开清远城之时,他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来。

  他看到有一名中年文士,从远处的巷口显现出了身影。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