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五章 修行者与军队之战

第四十五章 修行者与军队之战

  “噗!”

  苏仲文口中一口鲜血狂喷,背部都全部凹陷了下去,整个人往前撞入一间民宅之中,轰然塌陷其中。

  眼见苏仲文在这一击之下已然决不能活,李安霆浑身的鲜血都好像一下子涌到了面上,整个脸面一下子变得紫红。

  “杀!”

  他的口中好像轰的一声爆响,好像肺中的所有空气,都被他吼了出来。

  与此同时,他的脚猛的一踢,旁边的一个青石井圈被他踢飞了出来,朝着画师撞了过去。

  “啪!”的一声,画师随手一挥,将那个至少重达百斤的青石井圈拍得四分五裂。

  但就在这顷刻之间,李安霆三步连踏,身上气劲炸开,每一步都是炸开一蓬灰尘,就好像连踏三个灰色营帐,硬生生的以之前更快一倍的速度,到了画师的身侧,呼的一声,手中的长枪带出恐怖的风声,不像是枪,倒像是一根铁棍,朝着画师拦腰横扫了过去。

  他这柄长枪,不是普通的黑花长枪,而是通体古铜色,布满荆棘状细密符文,极其沉重的一柄重型魂兵长枪。

  这柄长枪横扫经过之处,都是残留一条条古铜色的光芒,就像是一片片的荆棘,在空中急剧的生长出来。

  画师的身体才刚刚腾空,往后掠出,眼见来不及躲避这长枪横扫,他却是也不心惊,只是沉声低喝了一声,“好枪!”,右手双指一并,就像一柄小剑一般朝着这根横扫而至的魂兵长枪戳去。

  铁血霸烈的魂兵重枪和纤细的手指,瞬间相交!

  轰的一声炸响,无数肉眼可见的气流吹得尘土和沙泥四处飞溅。

  就好像有两头巨兽,奔跑到全速,用身体硬撞了一记。

  李安霆的脸色变得更加赤红,连双目之中都因这一震而布满了血丝。

  不顾双手十指皆要折断的感觉,他强行按住往后震飞的重枪,就要持枪再击。

  然而就在此时,画师的手却是已经又闪电般伸前了数寸,搭在了他的枪身上。

  这一瞬间,正好是两人旧力都尽,同时再度发力。

  “喀喇…”

  这次只是围绕着枪身,发出了一声轻微的炸响,但却是两人真正的瞬间角力。

  李安霆闷哼一声,只觉得双腿都开始颤抖,这名云秦重犯的修为竟是如此恐怖,远远的超过了自己,恐怕整个栖霞军方最强的将领也不过如此。

  他的双手已经握不住这柄重枪,但极度的愤怒和身为云秦铁血惊人的强大意志,却使得他在这个时候没有放手,反而是双臂下压,以自己的手臂和自己的身体,硬生生的夹住这柄重枪。

  画师身上劲气再震。

  看似风波不惊,但周围十几间民宅原本已经被震破的窗纸上却是啪啪作响,瞬间被激起的沙石冲得千疮百孔。

  一缕鲜血从李安霆的嘴角滑落,体内内腑都出现了震伤,他的两条手臂更是直接被震得脱臼,软软的垂了下来,无法控住长枪,整个人踉跄往后甩倒。

  就在此时,那十名身穿青狼重铠的重铠军士,终于也杀至李安霆的身侧,手中长刀、钩爪,纷纷如狂风骤雨般向画师落去。

  这种重铠军士,完全就像是一个个移动的金属堡垒,一般的修行者,根本无法力敌。

  然而画师却不是普通的修行者,他是已然接近大国师巅峰的强者。

  面对这些重铠军士的袭杀,他只是做了一件和李安霆的第一击一样的事情,他双手握住了手中抢夺过来的魂兵重枪,一声厉吼,浑身的力量滚滚流出,涌入手中的魂兵长枪之中,将魂兵长枪当成一根铁棍般横扫。

  “当!”“当!”“当!”“当!”…

  一阵密集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剧烈震响声在一息内爆开。

  三名重铠军士手中的长刀从中折断,两名重铠军士沉重的身躯往后翻到颓然坠地,面罩间喷出了极细的血沫。

  十余片从刀身上,或是重铠钩爪,锋刃上断裂的金属碎片嗤嗤破空朝着四处激射,后方街巷之中,已经有数十名军士涌了进来,其中一名军士刚刚冲进来,就恰好被一片金属碎片射进眉心,顿时连任何声音都没有发出,便往后栽倒在地。

  跌坐于地的李安霆发出了一声愤怒至极的怒吼。

  他没有想到,这名云秦重犯,竟然强横到此种程度。

  似乎是回应这名军方将领的愤怒,一阵密集的弓弦震动声,响彻于这片街巷之间。

  无数密集的黑色羽箭,带着恐怖的啸鸣,在下一息便充斥了天空,落了下来。

  画师松开了手中的重枪,虽然在他此刻的认知之中,这整个请远城还没有可以和他抗衡的修行者,但是他十分清楚,这世间,从来没有一名修行者可以和整支军队硬抗。即便是当日坠星湖的张院长,也是要依赖十几名和他一起的强大修行者,以及三千名将士。

  他已经感觉出来,军队此刻已经包围了这片街区,所以此刻他心中根本没有任何的得意之情,只有强烈的恐惧和愤怒。

  到底是哪个环节有人设计了自己,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这个念头再次在他心中闪现之时,他的整个人便已像方才的苏仲文一样,撞入了身旁的一间民居。

  “咄”“咄”“咄”….只见上方无数黑色羽箭洞穿薄瓦穿入这片民居屋内,而底下却是一团团尘雾爆开,就像是一列马车,在以惊人的速度,一路碾压横穿而过。

  ……

  苏仲文此时还未死,但他体内的重要脏器在画师的一击之下,已经变成了一团碎絮般的东西,他已到最后的弥留之际。

  李安霆在怒吼中跃起,冲入了他所在的这间倒塌了小半的民居中。

  看着冲来的云秦将领,苏仲文张开了口,想要吐出陈妃蓉三个字。

  但是他张了张口,却是已经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头往下一垂,这名柳家极为倚重的谋士,便就此断了气息。

  李安霆之前和苏仲文没有任何交情,甚至见面都没有见过,但此时看到苏仲文咽气,这名云秦将领还以为苏仲文是为了追查重犯而不顾自身安危的那种人,顿时双眼都变得赤红,再度发出了一声厉吼:“杀了他!”

  这已经不算是军令,而是个人彻底发泄般的吼声。

  这是在城中,若是在城中都被这样的重犯跑掉,那整个清远城的军方,脸面就全部丢光了,即便上司不责罚,李安霆都必定自己请辞。

  ……

  虽然云秦政局在平定了数十年之后,朝堂吏治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忧心,令林夕觉得污秽难言的地步,但在尚武和前人功绩形成的荣耀信仰之下,在数十年不断的征战之中,云秦的军队,却没有丝毫的败落,依旧是拥有着恐怖战力和意志的铁军。

  且因为今天的敌人只是一个,且因为这一个敌人是强大的修行者,上峰的命令也十分简单,只是要求将之格杀。

  所以对于军队而言,这场战斗便极其容易部署。

  速度最快的骑军已经对这片街巷进行了封锁,大批的步军拉出了三重包围圈,且城防军的数部也在调集过来,伴随着城防军过来的,还会有专门用于对付修行者强大弩机军械。

  修行者的速度和力量远超正常的武者,但在这种白昼之下,修行者根本无法隐匿得住身形。

  所以在李安霆发泄般的怒吼发出时,已经有上百名轻铠骑军和数百名步兵穿插过来,已经彻底对画师穿行的民宅完成了包围。

  数十名盾刀步兵第一时间冲入了发出轰然巨响的民宅之中,修行者和军队之间的绞杀,真正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然而让很快跃上一间民宅的李安霆浑身一滞的是,那些民宅之间,并没有什么鲜血和残肢飞出。

  面对强大的修行者,云秦军方从未畏惧,那是因为云秦军方不畏惧付出鲜血和死亡的代价。

  哪怕修行者斩杀军士起来,就如同斩草一般轻易,但不管你在内里杀得如何可怖,外围的绝大多数军士一时却是根本看不到这样的可怕,平时磨砺出来的铁血意志,会使得这些军人即便知道前面一直在出现巨大的伤亡,依旧会不假思索的填进去,冲进去。

  在这种城区,在平原地带,在这种白昼,即便是像画师这样强大的修行者,一个呼吸之间,最多也只能杀死数名军士,但在外围,却至少有数十名军士会填进来。

  所以包裹着修行者的密密麻麻的军士,不会随着急剧的死亡而变少,反而会变得越来越多,这个包围圈,反而会越来越紧密,越来越大。

  这个战团,将会一直包裹着修行者,直至将修行者的魂力耗尽、杀死。

  这便是军队对于单独修行者的真正可怕之处。

  然而画师此刻,竟是根本就不杀死一名普通的军士,他根本不消耗魂力在杀死这些军士的身上,而是只用于逃,只是以惊人的速度和超出一般军士的反应,从这些军士的间隙之中,拼命的朝着一个方向逃遁。

  因为他的速度比奔马还快,所以一个足以碾压他这种级别的修行者的包围团,始终没有真正形成。

  而此刻,李安霆也已经看出了画师的真正用意。

  画师是要冲向城中大集市!那里平时做生意的商贩和买东西的普通百姓加在一起,恐怕至少有两三千人。

  “来得及疏散么?”这一瞬间,李安霆的脑海之中只是浮现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