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七章 一个国,一个人

第四十七章 一个国,一个人

  军号呜呜的响着,在高处的几面战旗的指挥下,围杀画师的云秦军队,也在迅速的做着调整,几支骑军开始在外围的街巷之中飞快的穿插。

  </p>陡然,一名军中的观察卫瞳孔微缩,第一个明白了画师朝着那处方位突去的用意。

  </p>他看到了三个衣衫褴褛的孩子。

  </p>这片街巷本身已经快要拆除,居民已经搬迁出去…寻常人家的孩子,即便会出现在这里玩耍,身上的衣衫也不会这么破烂。

  </p>所以这应该是三名无家可归,暂时借这里遮风挡雨的小乞丐。

  </p>云秦虽然强盛,绝大多数人都吃的饱,吃得起白米面,然而却也是绝大多数人而已,有些贫苦人家再遭受了一些意外之后,尤其那些没有劳力能够挣取工钱养活自己的,便只能沦落为沿街乞讨的乞丐。

  </p>那三名小乞丐中最大的一名也只不过十岁左右,是个女孩,另外两个男孩也最多只有七八岁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姐姐带着两个弟弟。这三名小乞丐想必也早已经听到了不远处如雷般的战鼓和那连续不断的爆响声,然而或许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是惊恐,或许觉得缩在巷角不动,才是最安全的。所以此刻这三名小乞丐就像是三条可怜的小狗一样,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p>画师就掠向这三名小孩子。

  </p>从他杀死苏仲文到现在,时间其实很短,并不长,但他身上的衣衫已经布满了许多裂口,就连他的肌肤上,都已经出现了数条伤口,在渗着血。

  </p>尤其他的肩头被一根弩箭射中,留下了一个见骨的血洞。

  </p>但他脸上色彩斑斓的面具,却是依旧完好的。剧烈的呼吸声从面目的鼻孔中喷出,形成了两条不停伸缩的白色气流,甚至发出一些刺耳的啸响,使得他的人看上去更加的可怖。

  </p>面具下,画师的面容惊恐而惨白,汗水如浆般流淌,但是看到终于出现在视线之中的三名小乞丐,他脸上的惊恐便顷刻之间化成了狰狞。

  </p>他体内已然为数不多的魂力继续狂烈的喷发着,他的整个人只是一个起落,便踏裂了半个屋顶,跳了下去,落到了那三名小乞丐的身旁,停了下来。

  </p>军号还在继续。

  </p>一名名的军士形成了一条条铁流,从街巷和民居中冲出,然而在看清画师已经停下不动,看清眼前的景象时,这些军士的脚步,也骤然放缓,停顿了下来。

  </p>一时之间,原本杀声震天的街巷之中,竟变得飞快的沉寂下来。

  </p>四面八方,有民居甚至被骑军用檑木彻底推倒了,更多的军士汇聚过来,只是数息的时间,画师的身外就已经密密麻麻的聚集满了黑甲军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

  </p>然而所有的军人都没有进入画师身外二十步的区域。

  </p>因为看着这些如铁流般瞬间涌至周围密不透风的云秦军人,画师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只是将手中一柄钩镰刀架在了那名恐惧到连哭喊都忘记了的小女孩的脖子上,然后略微用力,在小女孩的脖子上拖出了些血痕。

  </p>“放开她!连这样小的孩子你都下得去手!”

  </p>一名校官挤到了最前沿,愤怒的冲着画师厉吼道。

  </p>“我可以放开她,但谁放过我?”

  </p>画师冷漠的看着这名愤怒的校官,“要么放我我们全部,要么便让她们陪我一起死。”

  </p>“你…你也算一名云秦修行者…”校官愤怒得浑身发抖,一时竟说不出更多的话来。

  </p>画师冷漠的自嘲道:“再强大的修行者,在军队面前,又算得上是什么?”

  </p>有金铁轰鸣的声音传来,所有前列的黑甲军士都是咬牙转头,他们知道应该是李安霆和一些重铠军士也赶来了。

  </p>低沉的咳嗽着的李安霆出现在了最前列。

  </p>“你应该清楚,今天绝对不可能让你活着走出这里。因为放你出去,谁都知道,会有更多的人死在你的手中。”

  </p>李安霆愤怒而狠厉的看着画师的眼睛,寒声道:“你做这样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p>“你说的不错,今曰放我出去,他曰我可能会杀更多人,或许也会有更多的军士死在下次对我的围杀之中。”画师点了点头,面具下传出了冷冷的笑声,“三条小命,似乎无法和许多忠于帝国的军人的生命相比…那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不令你的部下动手?你还在等什么?”

  </p>“你只是一名普通的修行者,所以你还是不了解我们云秦军人,云秦军队。”

  </p>李安霆沉默了片刻,才看着画师,缓缓的出声。

  </p>“作为军人,为了胜利,我们有时可以舍弃许多东西。为了胜利,我们可以舍弃自己的姓命…甚至我们可以让很多战友,去送死。有些时候,我们会抛开人姓。”

  </p>“如果是我单独和你对敌,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修行者,面对此刻这样的情形,我会让你走。但我是一名云秦军人…为了不让你对帝国造成更多的危害,我今曰必须将你杀死,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这是我必须要承担的牺牲。”

  </p>听到李安霆这两句并不大声,但异常坚定的话,画师斑驳面具下的面容,瞬间又从狰狞变成了惨白,他的手也不可遏制的颤抖了起来,锋利的刀刃,也在小女孩的脖子上颤抖着。他听得出李安霆话语中的愤怒和决烈,他也知道李安霆所说的话是认真的,他今曰,恐怕不管如何,都不可能活着离开此处。

  </p>“既然这样,那你还在等什么?”他的心神震颤着,嘶声厉喝道。

  </p>“我在等着你恢复些人姓。”

  </p>李安霆看着画师,沉声道:“我总以为,任何人,哪怕是云秦重犯,都至少是个人,都会有些人姓。你放开这些孩子,我许诺你,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p>画师没有马上出声。

  </p>他的浑身颤抖着,浑身都冒出了汗水,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面具内,一滴滴掉落下来。

  </p>所有的军士,都在屏息等待着,等待着这名修行者放开那三名孩童。

  </p>“你恐怕等不到你想要的结果。”

  </p>然而让他们所有人浑身一寒的是,画师猛的抬头,厉声笑了起来,“我还想最后试试,试试你们是不是真的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这三个孩童死亡。”

  </p>听到画师的这句话出口,李安霆的面色,顿时变得雪白。

  </p>然而画师却没有什么停留,他手中的钩镰刀微微的后撤,便朝着女孩的脖子狠狠的斩落。

  </p>……

  </p>林夕的手脚变得有些冰冷而僵硬。

  </p>在画师停下来之后,他也看清了那三名小乞丐,知道自己的计划虽然完美,然而却依旧出现了一些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意外。

  </p>在他看来,画师自然该死,而且现在画师能够做得出这样的事情,自然更加该死。

  </p>然而他不想让这三名小乞丐死。

  </p>接下来如果动用回到过去的能力,如果早早的设法帮助军队杀死画师,他便有可能会被军队发现,引起很多的麻烦。

  </p>但是他似乎别无选择。

  </p>然而就在此时,让他的身体微微一震的是,他一直盯着的那处地方,又出现了异样的变化。

  </p>……

  </p>林夕并不知道,在这片街巷的附近,从一开始便在静静的俯瞰着云秦军队和强大修行者交战的,还有一名从遥远的大莽来,又到了世间第一雄城中州城,又刚刚到了清远城不久的逃亡者,湛台浅唐。

  </p>在见到了儿时便梦想见到的中州城之后,湛台浅唐在城中经历了人生中少有的迷惘,然后无处可去的他决定遵循自己内心的一丝冲动,想要见见大德祥的掌柜。

  </p>湛台浅唐听说了大德祥的掌柜在清远城,于是他便来了清远城。

  </p>林夕也不知道,就在昨夜清远城中下起冰冷的雨,画师准备进入留园时,湛台浅唐也想乘着夜色,直接见陈妃蓉。

  </p>因为在湛台浅唐看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若是真正超凡的人物,几句交谈便可以看得出来,或许他可以留在大德祥,或许今后大德祥可以成为他复国的助力。

  </p>但他去得略晚了一些,所以他除了看到在雨中离开的那一辆狂奔的马车之外,还发现了因为陈妃蓉的离开而疑惑不解,而欲|火难消愤愤低骂的画师。

  </p>他不知道画师的身份,但他感觉得出画师对于陈妃蓉似乎并没有什么好意,于是他便也开始暗中盯着画师。

  </p>在湛台浅唐的眼中,这或许会成为他可以接近陈妃蓉的一个机缘。

  </p>然而他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战,就在这街巷之中,有些莫名其妙的爆发。

  </p>湛台浅唐虽然在书籍之中见过诸多对于云秦军队如何强大的描述,但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云秦军队和修行者交战,这样的战斗,对于他而言,自然更有参考价值,更有了解的必要。

  </p>在发觉画师逼近那三名小乞丐时,他便已经比任何人都要早的反应过来画师的用意。

  </p>就在那时开始,他的内心便开始了痛苦的折磨和挣扎。

  </p>他也不知道这场中还有林夕这样的一名修行者存在,他只是知道自己能够制止画师那没有人姓的行为。

  </p>他不想让那三名可怜的小乞丐死去…然而,这是三名普通的云秦孩童。

  </p>然而,他的身上是背负着一个国。

  </p>在这种情形下出手…必将引起许多麻烦,甚至是致命的后果。

  </p>三个异国,甚至是敌国的孩童,和许多人的牺牲和唯一希望,和一个国相比,这似乎根本不难取舍。

  </p>湛台浅唐的汗水,也湿了棉衫。

  </p>然而最终,湛台浅唐还是和在中州皇城时一样,他决定忠于自己心中最深处的那个声音,他还是决定…出手。Q</p>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