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八章 那一剑之引

第四十八章 那一剑之引

  要杀死三名恐惧得都甚至无法移动的孩童,画师甚至不需要用刀。

  然而或许心中还怀着最后的一丝侥幸,或许还想给在场军士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给李安霆这样的将领有更多的反悔时间,所以他将钩镰刀扬了起来,再狠狠的斩落。

  很多站立在最前的军士都闭上了眼睛,不忍看接下来的一幕。

  在前一息,林夕也觉得没有人能够阻止画师,正准备要动用他独有的能力。

  然而就在此时,画师身后的一道墙壁,陡然出现了一个孔洞。

  因为速度太快,所以即便是在这道墙壁和画师之间的许多军士,都没有能够反应得过来,他们只是觉得好像有一条靛蓝色的光,从墙壁里面穿了出来,然后瞬间从人群中穿了过去,到了画师的身后。

  此刻,唯有李安霆和画师这种修行者,才感知得出来,这一道蓦然从墙壁中破出的靛蓝色流光,是一柄靛蓝色的,连着一条细细锁链的剑。

  这一瞬间,画师手中的钩镰刀没有再往女童的脖颈斩落,而是瞬间往后反斩出去,且在他魂力的急剧贯注和包裹之下,这柄钩镰刀也瞬间变成了一柄光刃,一柄承受不住魂力的力量而在飞快裂解的光刃。

  因为已经接近大国师巅峰,已经可以感觉到和圣师之间的差距,所以此刻画师也可以感觉得出来,发出这一剑的人,还不是真正的圣师。

  但他同时也感知得出来,对方的修为,已经远超了自己,几乎就到了圣师的那一个门槛上,如果说他的修为和圣师之间还隔着一座大山的话,那这人的修为,是已经到了大山的山顶,只需要一些下山的时间,便可以成为真正的圣师。

  而且…这一剑,似乎比起真正圣师的飞剑一击的力量还要强大。

  因为即便是真正的圣师,也不可能将所有能够迸发出来的力量,贯注到飞剑的一击之中,然而此刻施剑的这名修行者,却似乎通过那一条细细的锁链,将全部的力量,都贯注到了这一剑之中。

  这一剑,就像是挟着一座山,挟着一个国压来。

  这一剑,给画师的感觉,若是落在他的身上,不会是一个剑洞,而是会将他的身体,全部摧毁成碎末。

  画师想要活下去,所以他才会以杀死一名女童的手段,来逼迫围住他的云秦军队,所以此刻,他也顾不得再杀死那一名女童,只是想要挡住这一剑。

  “喀”的一声闷响。

  画师手中的钩镰刀斩中了靛蓝色的剑身上,然而让画师瞬间浑身僵硬的是,他所预计中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原先汇聚在靛蓝色剑身中的恐怖力量,却是突然就消失了。

  连着靛蓝色长剑的锁链,却是陡然伸长一般,卷在了他的身上。

  那股恐怖的力量,却是出现在这锁链之中。

  画师的身体,瞬间就凌空飞了起来,被这根锁链扯得发出了骨裂的声音,扯得飞出,狠狠的撞在了这柄靛蓝色长剑刺出的墙壁上。

  “轰”的一声爆响。

  墙壁四分五裂,全部倒塌。

  不等画师起身,就在画师口喷鲜血之间,锁链微微松开,那一柄靛蓝色长剑,却是倏然扬起,落了下去。

  就像是画师之前扬起的钩镰刀一般,扬起,然后斩下。

  画师的头颅飞了起来。

  一股血泉,从他的脖颈之间,喷射了出来,汇聚着魂力,又冲塌了半边已经摇摇欲坠的屋面。

  尘烟和血雾落下之时,惊骇的云秦军人才纷纷反应了过来,有十余人冲上去护住了那三名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只是因为惊吓过度而晕厥过去的孩童。

  所有这附近的云秦军人看到,这倒塌的平房内除了画师的尸体之外,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他们的震惊的目光继续往前,依稀看到,在隔了一个天井之后的一间平房之中,闪着一名身穿着素色棉袍的安静男子,那一柄靛蓝色的长剑,此刻已经在他的手中。

  一时场中又安静下来,唯有些沉重的喘息声。

  李安霆看着那名不知道何时潜近来,距离画师的尸首都还超过三十步的身体颀长的男子的身影,眼睛不自觉的微微眯了起来。

  对于这名男子,他的心中有着油然而生的最真敬意,因为没有这名男子,今天这三名无辜的孩童必将死去,然而李安霆也是不弱的修行者,他也可以肯定,这名男子方才的一击,和云秦修行者有着很大的差别,尤其是那连着锁链的靛蓝色长剑…这似乎,是大莽的强大修行者,才有可能拥有的东西。

  在心念电闪之间,李安霆郑重的对着这名提着靛蓝色长剑的男子深深躬身行礼,致谢。

  但在行礼之后,他的面容便也再次变得平静沉冷,“你叫什么名字?”

  手持着靛蓝色长剑的湛台浅唐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在之前未下决定的每一息时间里,他都觉得自己在做着这一生之中最艰难的事情,但此刻这一剑真正的刺出之后,他的心中便变得平静,反而变得轻松,“我叫杜思国。”他看着李安霆躬身回礼,道。

  李安霆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所有隶属于朝堂,或是一些官员和富豪的门客,只要是已知的修行者,在通关进入城门时,就会被城防军记录下来,上报至镇守军军部,他便自然会知道。

  修行者在人世间毕竟是异类,云秦军方会对修行者始终保持着关注。

  但杜思国这个名字,对于李安霆来说却是全然陌生,也就是说,这是一名不属于朝堂,且之前一直没有表露出自己修行者身份的隐藏修行者。

  “我需要核查你的身份,需要你配合。”

  于是李安霆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眼前这名不管到底是什么身份,都值得他尊重的修行者,缓缓的说出了这一句。

  湛台浅唐自然明白李安霆的意思,但他却也没有反抗,只是在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好。”

  “抱歉。”

  李安霆认真的说了这两个饱含着很多层意思的字,对着身旁的数名校官挥了挥手。

  这些校官也都对着湛台浅唐颔首行礼,接着开始传递一些军令。

  六名没有伤在画师手上的青狼重铠军士首先聚集到了湛台浅唐的身边。

  一些重铠骑军开始聚拢过来,一名步将客气的让湛台浅唐先行交出了手上的靛蓝色长剑,然后至少在数百名军士的簇拥下,这支云秦军队开始将湛台浅唐押送至镇守军的军营。

  ……

  ……

  林夕在无人注意的阁楼之中站了起来,他蹙着眉头,眺望着这支依旧如临大敌的军队将湛台浅唐押送离开。

  因为已经见过不少和大莽有关的修行者的出手,所以此刻他虽然不知湛台浅唐的身份,但是他却有六七分可以肯定,湛台浅唐应该是出身于大莽的修行者。

  此刻让他痛彻心扉,恨之入骨的闻人苍月,便是在大莽,且会和云秦开始一场大战,按理来说,他也应该十分痛恨来自大莽的修行者,然而此刻,他对于军队押送中的湛台浅唐却是没有任何的恨意,反而有着很奇怪的情绪。

  在方才那种情形下,只是为了三名云秦的孩童,无论是以任何目的来清远城的大莽修行者,便都不应该出手。

  然而这名身穿素色棉袍的男子,却还是出手了。

  军队开始撤离,一些刑司的人开始接管,开始封锁战斗发生的街巷。

  因为不在战斗发生的区域之中,所以林夕没有任何难度的离开了阁楼,远离了这片他选定的街巷,低着头漫步在清远城的街头,开始思索着接下来自己要做什么。

  原本在他的计划之中,是先利用画师杀死苏仲文,然后在画师逃脱的过程中,设法告知画师,张灵运已经做了些安排,可以帮他逃出请远城,让画师遁入张灵运的官宅。接下来,他便可以设法让人发现画师和张灵运的关联。

  但是他还是有些低估了云秦军队对于单独修行者的战力。

  现在画师一死,要对付张灵运,便又是个难题。

  林夕蹙着眉头,慢慢的走着,慢慢的想着。

  他一时没有想出什么完美的好办法,但却是又想到了湛台浅唐的那一剑,他的眼光闪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些自嘲的意味,他呼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轻声自言自语道:“像他这样不能出手的人都出了手…我明明自己都说过,面对那样本身便无视律法的人,只要不被发现,没有证据,便不算是违法…张灵运都敢找来画师,林夕,你能出手,你又有能够重来,保证不被人发现的机会…你又在犹豫和顾忌什么,你何必挖空心思想这么多?”

  自嘲的说了这些,不再因为一个对于他而言只是小脚色的人多费脑子之后,林夕的心情陡然变好了些。在随意的走进前面不远处一家面铺,吃了一碗热汤面之后,林夕又决定,自己至少要弄清楚方才那名出手的男子的身份,至少如果不是自己的敌人的话,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云秦。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