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章 化成投石车的马车

第五十章 化成投石车的马车

  清晨,大德祥的一列马车在清远城城门通关,离开清远城。

  和往常相比,城防通关的搜查明显严苛了许多。

  在出了清远城的城门之后,陈妃蓉微微掀开了车厢上的帘子,往外看了一眼,看着城门口有些积压的人群,转头看着车厢中的林夕微笑道:“大人…方才那些城防军看着你的目光,似是将你当成了小白脸。”

  林夕道:“我的脸现在的确很白。”

  “看来你的心情很好。”陈妃蓉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只是这句笑话有点冷。”

  林夕也微微一笑,点头:“我的心情是很好,因为我觉得我正在成为夏副院长希望我成为的那个人,我也喜欢成为这样的人。”

  陈妃蓉认真了起来,看着林夕,道:“什么样的人?”

  “一个可以教会人敬畏的人。”林夕看着陈妃蓉道:“一个像张院长一样,可以让人知道什么叫做敬畏的人。”

  陈妃蓉点了点头:“你居然把自己比成张院长,这口气可是有点儿大。”

  “也就是在自己人面前我才这么说说。”林夕也点了点头,“我的修为还是不够…不过要是强到能够杀死闻人苍月,到那时,应该也差不了多少了。”

  陈妃蓉想了想,道:“是差不了多少了。”

  林夕看着她,道:“等会途中我要单独离开。镇守军之前有一支押运队伍出了城关,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押着昨日那名大莽的修行者离开。我想跟上去看看。”

  “那你还会回大浮集镇么?”陈妃蓉的面容骤然变得安静了下来,看着林夕柔声而认真的问道。

  林夕点了点头:“不出意外…只要我不暴露身份,便会回来,还有南宫未央那边的事,我要安排。”

  “那我在大浮镇等着你。”陈妃蓉顿时笑了起来,面容说不出的明媚。

  林夕看着她明媚的面容,轻声道:“早走晚走…有很大区别么?”

  “当然有。”陈妃蓉明白林夕总有聚散的意思,但她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温柔道:“这半年多,对于大人来说是很黑暗的一段时光,但对于我来说,却是一段很光明的时光。”

  ……

  ……

  清远城往东,有一个小湖。

  湖水就像陈妃蓉有些时候的目光一样明媚。

  林夕就在这个小湖附近,追上了押送湛台浅唐的队伍。

  虽然因为湛台浅唐的配合,以及军方对于他的尊敬,再加上还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证明他就是一名大莽修行者,所以军方没有给湛台浅唐上专门用于锁修行者的玄铁重镣,但因为湛台浅唐在杀死画师时表现出来的恐怖力量,他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军方“请”入了特制的囚车。

  这囚车的整个车厢都是用一尺厚度的精钢打造,只是开了几个小小的气窗,仅能容纳两三个人坐在里面,连站都没办法站,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长方形的,放置魂兵重铠的箱子。

  但是这个“箱子”却是因为车厢板的厚度太过惊人,所以极其的沉重,一路上,都是轮流用六匹马拖着,才能保持较快的前行速度。

  云秦军队从不畏惧修行者,但也从不低估修行者的力量。

  在这辆囚车的周围,始终分布着四辆马车。

  这四辆马车上,坐着的都是四名身穿青狼重铠的重铠军士。

  若是稍有变化,这四名重铠军士将会第一时间驱动魂兵重铠,飞扑上去。

  这四辆马车的前后,还有数辆贯月弩车,弩车都已经调校好了,全部是对准着这辆囚车。

  除此之外,一列两百余人的重铠骑军,也是武装到了牙齿,除了抛网、钩镰等专门用于对付修行者的东西之外,手臂上还装着特制的弩机,这种弩机射出的不是普通的弩箭,而是连着钢索的钩箭。这种钩箭即便无法直接击中移动速度惊人的修行者,在一瞬间,也能在修行者身外布出一片纵横交错的钢索阵,极大程度的限制修行者的行动。

  云秦军队最常用的做法,是先行抛出一张张抛网,然后再射出这种钩箭。

  除了这些明面上的力量之外,还有两辆普通的马车,跟随在队伍的中列。

  这种队伍中的马车,一般都只意味着修行者的存在。

  因为修行者,永远是对付修行者最有效的武器。

  林夕就在小湖边上的一片小树林中,端详着这列押送湛台浅唐的队伍。

  他的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转向了这支队伍前方的官道,在距离这支队伍已然不远的官道旁,有一座不算高,但长满毛竹的土包,在另外的一侧,却是一片荒木林。

  以他的感知,还不可能感知得到那处地方的气息,但那处地方,以他的目光而言,却是极其适合发动突然袭击的地方。

  他见过湛台浅唐的出手,在他看来,像湛台浅唐这种接近圣阶的修行者,必定会有非同一般的身份,无论湛台浅唐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云秦,总不可能就这样甘心陷于牢狱。而要想逃脱,便唯有在这路上才有机会逃脱。

  …….

  就在林夕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这列队伍前方官道两侧的区域时,这列队伍之中,两辆普通的马车中,传出了一丝响动,随后车门帘子一动,一名女子便出现在了车头。

  这名女子二十七八岁的面目,身穿一件淡黄色的袄子,脚下穿着一双淡青色的长靴,靴面上还嵌着几颗玉石,显得十分华丽。

  她的五官棱角分明,一眼就给人一种英武逼人的气息。

  而最为引人注意的是,她的身后,还背着一柄有些过分宽大,金色金属鞘壳的长刀,闪着森冷的光泽,这又无形之中使得她少了几分柔美,多了几分刚硬和冷傲的气息。

  “雷姑娘。”

  统领这支军队的,正是清远城镇守军的第二号人物墨青锋,一看到这名女子从车厢中步出,浑身披着重铠的他顿时驱马上前,颔首行礼,准备问询有什么不对。

  “让军队警戒。”

  这名女子的作风极其干脆,只是看了墨青锋一眼,还不等墨青锋主动开口,便已飞快说了一句,并马上低声解释道:“以我的修为,虽然还感知不到有什么古怪,但是我感觉到囚车里面的修行者身上的气息有些波动。他的修为,在我们所有人之上,或许便已经感觉到了什么。”

  墨青锋一夜之间,只合眼了不到一个时辰,但此刻脸上却是不见倦容,听到这名女子如此说法,他面色顿时微微一变,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话,便握拳上举,发布了全军戒备的命令。

  也就在此时,前方的官道上,陡然传来了一阵如雷的马蹄声。

  一辆速度惊人的马车,出现在他们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这列四匹骏马拖着的马车,只是一个平板的板车,上面装载着的,却是完整的一块大石。

  眼看四匹骏马浑身都是热气腾腾,身上的肌肉都一块块鼓起,明显是在马夫的驱使下,接近了极限,才能拖动马车,以这样的速度狂奔。

  这样一块大石,要多少的分量?

  这样一块完整的大石,是要用来做什么?

  “停!”

  最前方的一名校官,几乎在看清这辆马车的瞬间,便发出了一声严厉至极的呼喝,并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身侧黑色长刀,一马当先的疾驰迎了上去。

  在他看来,不管这样的一块整块大石能够用来做什么,以这样的速度驱使马车,只是拖这样的一块石头,便是极不正常。

  “吁!”

  赶着这辆马车的车夫似也十分配合,双手一扯,四匹马猛然顿住,前蹄都高高扬起,然而就在这马车猛的一顿的瞬间,车头上的车夫身上,却是瞬间发出了一圈淡黄色的,唯有修行者才会发出的光亮。

  “轰!”

  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从他的体内轰出,他的整个人微微的跳起,然后所有的力量,砸在了车头前方。

  四匹马同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鸣。

  在这名修行者的全力一压之下,后方马车车身铿的一声金属震鸣,车上的那块大石,竟然是呼啸而出,抛向了空中,又带着恐怖的风声,朝着队伍中狠狠的坠落。

  这辆马车,竟像是一架改装了的投石车,而强大的驱动力,不仅来自车头那名修行者和四匹马的冲力,还在于车身上的一些机括的瞬间推动。

  “噗!”

  两名躲避不及的重铠骑军在巨石下直接化成了一滩破碎的血肉,那种轻易碾压血肉爆裂的声音,甚至掩盖了两名重铠骑军身上和座下马匹身上的金属重铠的碎裂声。

  在瞬间轰杀了两名重铠骑军之后,这块大石余势未止,还在往前滚动。

  而这块大石的前方,便是那困着湛台浅唐的囚车。

  墨青锋旁的英武女子眉头一跳,正待出手。

  “轰”的一声,她身后那辆马车的车门,却已然炸裂开来。

  一名身穿淡灰色棉袄,带着一顶嵌着白玉的文士帽的威武老人,瞬间就到了囚车和巨石之间,一声大喝,双手按在了石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