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一章 湛台浅唐的请求

第五十一章 湛台浅唐的请求

  只听一声闷响,在这名老人的一按之下,这块大石下部沉入了一些泥中,竟是再往前滑了数尺,便停了下来。

  但一按停这块大石,这名威武老人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得意的神色,相反,他的脸上反而出现了些惊惧的神色,两个眼睛的眼皮都猛烈的跳动起来。

  抛开那名驱赶马车的修行者不计,就在官道一侧的荒木林中,就已经冲出了一条条如同魔神一般的身影。

  这一瞬间在所有人的第一印象之中,在荒木林中冲出的这些身影之所以如同魔神,并非是因为他们都用黑色面罩蒙面,而是因为,他们的速度太快,冲击时身上所带的力量,又显得太过惊人,带出了一阵阵恐怖的气流和破空声。

  这些从荒木林中冲出来的人,全部都是修行者!

  军队之所以能够在修行者的面前保持骄傲,那是因为有强大的军械,还因为有压倒性的人数。

  在世间,修行者的数量,毕竟是极其的稀少。

  然而此刻,从荒木林中冲出的,却一共有十七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瞬间,即便是作为这支押送军统帅的墨青锋都因为太过震惊而有些莫名晕眩的感觉,虽然明知道自己的问题不可能得到答案,他还是忍不住朝着身旁的囚车喝出了这一句。

  这里毕竟不是龙蛇边军或是千霞边军,而是在云秦帝国的内地。

  能够深入帝国的敌国修行者,比起在边塞活动的敌国修行者要更加宝贵。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十七个从荒木林中冲出的修行者,看上去还根本不是那种低阶的普通魂士、魂师阶的修行者!

  这么多数量的强大修行者,足以让自己这样一支不满三百人建制的军队遭受灭顶之灾。

  “放我出来。”

  在墨青锋有些眩晕般的感觉之中,他却听到囚车的车厢之中发出了一声叹息,“这和你们无关,他们不是来救我…是来杀我的。”

  这一刻,墨青锋出现了些微的犹豫。

  他直觉自己应该相信囚车中的湛台浅唐的话,但他是云秦军人…不管这些修行者是来杀湛台浅唐,还是来救湛台浅唐,湛台浅唐必定是别有身份的大莽修行者。

  只是这一犹豫,天空之中,便响起了一声凄厉的破空声。

  一枝黑色的精金箭矢,已经瞬间降临下来,射向他的心脏!

  墨青锋是此时军中除了那名郡守府的雷姑娘和刑司徐大人的门客洛先生之外的最强者,然而面对这一箭,他竟是无法直接闪避,只来得及往上做了些躲闪。

  黑色的精金箭矢狠狠的刺在了他左肋上,箭身在剧烈的旋转之间,锋利的箭簇硬生生的刺破了他身上的金属铠甲,然后继续绞碎了他的血肉,急剧深入。

  就像被一个铁锤砸中一般,墨青锋从马上坠落,就像一座房屋倒塌一般,溅起无数尘土。

  他的金属铠甲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内里血肉模糊,鲜血从中狂涌而出。

  若不是有着这件铠甲,即便躲过了致命要害,这一击恐怕也会直接将他的内脏完全撕裂,将他射杀。

  “杀!”

  墨青锋重创倒地,数名校官便按照军中惯例,同时急剧的接过了指挥权,发布了命令。

  一张张寒光闪烁的钢网抛飞了出去。

  天空之中顷刻就变得黑沉了下来,在一张张钢网抛飞出去的瞬间,所有的重铠骑军,全部朝着那十七名修行者冲来的方位,扣动了装在臂上的弩机。

  一阵恐怖的金属震鸣声中,天空之中骤然多了无数金属的丝缕。

  密密麻麻的金属丝缕以更快的速度穿过了钢网,有些则钉在钢网上,带着钢网以更快的速度坠落,朝着那十七名修行者压下。

  “铮!”“铮!”“铮!”….

  一团团火光在顷刻间炸起。

  一道绝快的身影,竟是瞬间连破六七张钢网,直接冲出这些抛网笼罩的区域,冲到了军队的边缘。

  “杀!”

  头戴镶白玉文士帽的洛先生先是惊惧,此刻看到这样的景象,便知道今日若是无法将这些修行者分割袭杀,自己今日这行人恐怕一个都活不下来,一念至此,他也全部豁了出去,一声大吼之间,双手从腰间一抽,一拼,却是两截短棍旋在一处,变成了一根长棍。

  他一步便腾空飞跃了上去,一棍朝着最先到达阵前的那名修行者击下。

  他是军部托了刑司的关系,借调过来的国士阶修行者,这一棍击下,只见整根混金色的棍身上都泛出一圈圈如祥云般的光纹,刚刚挥击下去,地面上的尘土都已经被强大的气流吹得往两边破开,气势真是惊人至极。

  对于他而言,只要能够阻得这名修行者一阻,身旁那些刚刚抛网,射弩的军士才能有时间抛出钩镰刀。

  但是,他这一棍才刚刚落下,一条刀光就像一条银河反卷上来,快得连他都根本没有办法反应。

  “嗤!”

  好像只是割破了一层纸。

  这名刑司大员的供奉的一条手臂,直接被斩落,剩余的一条手臂也无法握得住重量惊人的长棍。只见一根混金色的长棍连着一条断臂,飞了出去。

  所幸在这一瞬间,洛先生下意识的往后一个翻滚,滚到了后方两名重铠军士的马腹下,这才躲过了继续泼洒的刀光。

  也就在这名供奉刚刚感到后怕,感到断臂的疼痛之时,那刀光闪动,他上方那两名重铠军士的头颅,便已经飞了起来,两股鲜血如喷泉一般,往上喷出。

  也就在此时,那名英武的女修行者,清远郡守府的供奉雷静一声厉喝,也已经到了对方修行者的身前,一刀斩出。

  她这一刀斩出,却是整条手臂急剧震动,抖出一蓬刀花,极宽极厚的金色长刀上电弧跳跃,形成了一片金色流瀑般的闪电弧光,正是雷霆学院的“泼雷”刀势。

  雷霆学院的上等魂兵,都采用真龙山上的真龙雷金炼制,都能激发闪电、雷光,雷霆学院的战技之霸道,也在于不仅是魂兵有极大的杀伤力,被这魂兵上散发出来的电光冲到,敌对修行者,便立时要受不小的损伤。

  面对这名显然也出身于云秦雷霆学院的女修行者的一刀,对方这名刀势极快的修行者也没有硬接,只是后滑一步,避开了这一刀。

  雷静这一刀斩空,整个身体便轰的一震,一步朝前踏出,正想施出雷霆学院的狂雷九斩。

  这狂雷九斩就是在顷刻之间连踏九步,连斩九刀,不仅在雷霆学院特有的发力技巧之下,一刀比一刀更加暴烈迅疾,而且最为强大的是,连续九刀下来,带起的雷光浓烈到一定程度,会自然聚集成一个个雷球。以刀势引动,将这些雷球朝着对方拍飞而去,即便是高出一阶的修行者,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

  也唯有在学院期间表现出色,积累了大量战功的雷霆学院精英学生,才能够修习到这种源自皇族长孙氏的战技,才能得到用真龙雷金炼制的雷霆魂兵。

  然而就在雷静这一步朝前跨出之时,她的心头陡然一震,心生警兆,整个身体都借势往下一伏。

  “嗤啦!”

  几乎就在她这一伏身的瞬间,一支黑色的精金箭矢,贴着她的背部飞过,在她的背上切出了一条两寸来长的浅浅口子。

  “啪!”的一声爆响。

  在一匹马身下的洛先生见势不妙,顾不得断臂处的鲜血喷涌,拼命发力,用肩猛的一扛上方马身。

  这匹重铠军马被他全力一撞,肋部骨骼也不知道断了几根,发疯般的往前狂奔而去。一头撞在了前方那名修行者朝着雷静斩至的刀光上。

  在快到连洛先生都几乎难以看清的刀光之下,军马的头颅直接像被一条光线切过,分开了两半。

  下方雷静虽未被这一刀直接斩中,但两只飞扬的马蹄几乎就踏在她的身上,单手在地上一撑,翻滚出去的瞬间,这名英武的女修行者已经脸色十分苍白,浑身都出了一身冷汗。

  她十分清楚,即便没有远处那名箭手的威胁,光是眼前这一名刀法快到难以想象的修行者,以她和洛先生都根本没有办法匹敌。

  “嗤!”“嗤!”“嗤!”….

  在一阵阵钩镰刀抛出的破空声中,所有的重铠骑军已经朝着那十几名修行者开始了冲击。

  这种冲击完全不是正常的交手,而是铁血的搏命。

  在两个波次的抛网和索箭之下,那十几名修行者竟是一个都没有倒下,此刻这重铠骑军,完全就是以冲撞之势朝着这十几名修行者撞去。因为地上已经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钩索等物,所以在接近这些修行者的瞬间,已经有许多马匹的前蹄被瞬间切断,发出惨烈的嘶吼声。

  然而所有的重铠骑军的面色却依旧森冷,他们依旧将座下的马匹驱使到最快,以马匹的身体和自己的身体,朝着面前的那些修行者撞去。就连那些冲在最前,座下马匹前蹄被切断,往下栽倒的瞬间,鞍座上的重铠骑者都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朝着前方的修行者投掷出了手中的重型兵器。

  “轰!”

  就像一堵黑色的铁城墙撞击到了那十几名修行者的身上。

  这一瞬间,即便是先前在铁网和索箭之中都能逃脱的修行者,也有数名无法躲避迎面涌来的铁流,被撞得口中鲜血狂喷,往后倒飞而出。

  但同时,也有更多的马匹嘶吼到底,有更多重铠骑军的鲜血和残肢,飞洒出来。

  在这样惨烈的景象之中,囚车内里的湛台浅唐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极低的叹息。

  他是大莽人,然而此刻,却反而是这些铁血的云秦军人,在不惜以自己的生命,在抵挡着这些要杀死他的人。

  “放我出来!”

  在忍不住一声叹息之后,他通过囚车上的通风口,看着囚车旁被一箭重创的墨青锋,再次发出了真诚的请求。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