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二章 回到修行者世界的箭手

第五十二章 回到修行者世界的箭手

  墨青锋勉强用止血绷带捆缚住自己的伤口,却是无力从地上站起。

  他看到了有人如一片羽毛一般,在重铠骑军的上方飘过,汇聚成铁流的重铠骑军竟不能阻。

  他看到一尊金铁魔神般的身影在轰然如巨钟般的震鸣之中,往后倒飞而出,狠狠坠地。

  那是军中身穿青狼重铠的修行者,然而在对方那名刀光如电般的修行者的一掌之下,这样沉重的身躯,竟被直接往后震飞而出。

  在一开始,他就拒绝了湛台浅唐的请求,按理来说,像他这种心志如铁,极其忠于帝国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改变先前的决定,将一名敌国的重要修行者放出来的,然而此刻,看到眼前的这些景象,听到湛台浅唐极其诚恳的请求,他的心神却是剧烈的震颤起来,却是挣扎起来,想要打开囚车上的重锁。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距离他们并不远的那个土丘上,那名箭手,从始至终都没有急着发箭,一直在冷静的观察着场上的动静。

  这是一名穿着紧身黑皮衣,脸上也蒙着黑色的面罩,身材中等。

  他的手中是一具比起云秦的制式强弓要大出许多的巨弓,弓身通体乌光之中带着一层黄亮,不像是金铁,倒像是某种巨大的骨骼制成,弓弦有着金属的冷光,黑色,但却是有种始终湿漉漉的感觉,就好像会从中不停的渗出阴冷的细小水珠一般。

  在墨青锋强行支起身体的瞬间,这名冷静箭手的目光已经牢牢的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这名身穿紧身黑皮衣的箭手稳定的拉开了弓弦,但就在这一瞬间,这名箭手的眼光也剧烈的闪动了一下,整个身体往前方左侧横掠而出,在空中转身的一瞬间,他手中的箭矢便已脱手而出,朝着身后射去。

  已然出现在这名箭手身后不远处的林夕矮身,继续进步。

  森冷的黑色精金箭矢在林夕的头顶飞过,连断三根粗木,射落坡下。

  箭手再射,身形还未落地,第二箭已然脱手射出。

  林夕侧身,继续前冲。

  箭矢和他擦身而过。

  箭手落地,略退一步,稳住身形的瞬间再射。

  林夕直直前行,第三支箭矢竟从他的手臂和肋下空隙之间射过,非但没有能够伤及到他的身体,就连他身上的普通棉袍都没有扯破。

  这三箭之间,林夕已经到了这名箭手的身前。

  这名箭手的眼中全是震惊难言的神色,虽箭矢的最大威慑力来自于远程,但在他这样的射速之下,越近,自然也越难躲闪。然而这名不知是何身份的修行者,竟似能够提前感知他的每一箭的具体轨迹一般,自己的三箭,竟然是没有对他的进击造成任何的阻碍!

  在强烈的震骇之中,这名箭手却没有任何的犹豫,弓身一横,黑色的弓弦像是一柄极细的长剑一般,切向了林夕的脖颈,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一抖,一枝已经捏在手中的黑色精金箭矢被他当成梭枪一般投了出来,直刺林夕的胸口。

  林夕剧烈前冲的身体猛的顿住。

  因为魂力的冲涌,他脚下的泥土如沸腾一般滚沸了起来。

  这一止,使得箭手横切的弓弦距离他的身体还有足足一尺之遥,切了个空。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长剑借着一挥之势,将直击自己身前的黑色精金箭矢击飞出去。

  箭手本不擅长于近身作战,在这一刻,他下意识的踏前一步,想要继续抢攻,然而他却是看到,林夕手中的长剑,在击飞精金箭矢的同时,竟然也脱手飞了出来。

  一时之间,这名箭手只觉得惊愕,只觉得以方才林夕的躲闪和冲势,以及控制魂力躲闪自己一击的修为,绝对不可能被自己箭矢的力量震脱手中的长剑。

  这一瞬间,他想不明白林夕这一柄剑为什么会脱手,只是目光下意识的扫向了这柄剑。

  也就在这下一瞬,在他还未来得及挥弓之时,他感觉到林夕体内的魂力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喷涌而出。

  林夕的整个身体,在他的感知之中,就像是成了一个四处漏风的皮囊。

  那柄脱手飞出的剑,倏然汇聚了强大的力量,速度陡然增加数倍,切过了他的喉咙。

  这名箭手只觉得好像一根坚硬粗大的巨木撞上了自己的咽喉,一种难以言语的难受和恐惧感觉充斥在他的脑海之中。

  他的身体往后退了两步,下意识的往下看去。

  只看见一片扇形般的鲜血,从自己的咽喉中狂喷而出,眼前的世界之中,就像是开出了一朵鲜艳至极的鸡冠花。

  他想要再仰起头,看看林夕,看看对方到底是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然而他却是再也无力抬起自己的头颅,颓然坠倒在地。

  ……

  林夕抓住了自己的长剑,飞快的插于背上的普通木制剑鞘之中。

  这是一名国士阶,和他同阶的箭手。

  从先前这名箭手的施射情形来看,这名箭手除了不可能掌握一些学院风行者特有的箭技之外,在普通的施射|精准度上,完全不亚于之前箭技巅峰时期的林夕。

  但是此刻不远处战场上的局势,却是使得林夕在飞快的抓起这名箭手的弓箭时,才感到了一丝欣喜。

  在碧落陵离开之时,学院的“小黑”已经放在了边凌涵的那里。而此刻即便有“小黑”在手,如果公然动用的话,也很有可能因此而暴露他的真正身份。

  此刻这柄乌骨泛黄巨弓根本不是云秦国内任何一个学院,任何一个工坊的魂兵,但他只是一握在手中,由弓身上传来的质感,以及弓身和弓弦上符文中遗留的一些元气震荡的气息,他就可以肯定,这必然也是一具不俗的利器。

  有这样的一具强弓,或许便能够应付此刻眼前的局面。

  ……

  在林夕和这名箭师交手的惊心动魄,但极短的时间内,云秦军队和修行者厮杀的战场上,又已然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面对强行支起身体,开始开锁的墨青锋,那名无论是身形还是用刀都极快的修行者都并没有阻拦,只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硬生生的将两名青狼重铠军士震倒至口喷鲜血而无法再次站起。

  然而让这名身材瘦削的强大敌方修行者的眉头也猛然皱起的是…他所预料中的箭矢没有落下。

  墨青锋应该再次中箭,倒在囚车前方,但却没有黑色精金箭矢洞穿墨青锋的身体,也没有黑色精金箭矢落到其它地方。

  虽说只是一次简单的袭杀,却是不知道暗中做了多少的布置,调集了不知道多少可靠的消息。对于这支押运军队的军力组成,内里的修行者的实力,也已经是了如指掌。所以对于这名敌方修行者而言,那名箭手即便是光明正大的在某处发箭,也是不可能被袭杀,不可能突然无声无息的。

  然而这样不可理喻的事情,却是陡然发生了。

  没有丝毫犹豫,这名手持一柄纯银般薄刃长刀,先前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一刀的修行者开始迅速的往后疾退。

  “当!”的一声轻响。

  囚车的门被推开了,湛台浅唐从中弯腰走出。

  这个时候,也正是林夕刚刚将那具强弓握在手中的时候。

  墨青锋张了张口,一时却是乏力,说不出话,但看着墨青锋脸上的神色,和看着他的目光所指,湛台浅唐却是已经明白了。

  墨青锋目光看着的是囚车后方的一辆马车,雷静先前置身的那辆马车。

  湛台浅唐看着墨青锋微微颔首,在下一刻,他的身体就已经化成了一股风,瞬间掠入那辆马车。

  “噗!”

  就在他的身体冲入那辆马车的瞬间,一柄如天神般投掷而来的赤红色长枪洞穿了那辆马车的车厢,但湛台浅唐的身体,却是已经从马车的尾部,硬生生的撞了出来。

  他的手中,已然握着他那柄靛蓝色的剑。

  破碎的马车旁瞬间狂风大作。

  顺着那柄赤红色长枪来时的线路,湛台浅唐手中的靛蓝色长剑,化成了一条光,直刺那名刚刚投出了手中长枪的魁梧修行者!

  “喝!”

  一名手持雪亮战斧的修行者吐气扬声,手中巨斧狠狠的朝着这条光斩落。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天空之中骤然响起一声凄厉的箭啸声。

  这名手持雪亮巨斧的修行者瞳孔陡然放大,身体骤然一僵,一团血花从他的胸口冲出,一截兀自还在剧烈旋转的箭簇,从他的背后透出。

  “噗!”

  与此同时,靛蓝色的长剑准确无误的洞穿了那名魁梧修行者的咽喉,在快速回收之间,将那名魁梧修行者的身体带得如同风筝一般飞起。

  雷静护着洛先生在后撤,看到敌方那名刀法快得惊人的修行者后撤,心头都是压力一松,此刻又骤然看到这样的一幕,两人心中都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明明这是对方的箭手,怎么此刻反而对付起自己人来?

  与此同时,敌方为首的,只是数刀就彻底震慑了洛五和雷静,在飞快后撤的瘦削修行者,目光之中,却是也浮现出了异常惊愕的神色。他知道那名箭手必定是已经被人刺杀…但他没有料到,刺杀了那名箭手的,竟然也是一名如此强大的箭手。

  但在这惊愕之中,他却也没有停留,发出了一声呼啸。

  在他的呼啸之中,有两名修行者脱阵而出,开始朝着林夕所在的那座土丘狂奔。

  土丘之上,林夕在甩着自己的几根手指,尽量将那种骨子里泛出来的麻痒和生疏的感觉挥洒出去,然后,他的手指再次拈起了一根沉重的黑色金属箭矢。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