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三章 恶魔抛落帐篷

第五十三章 恶魔抛落帐篷

  两名修行者的身形都极其的快。

  一名不时的左突右进,身后带出一条条的残影,就像一条大蛇在官道上极快的摆动前行。

  另外一名身形伏地,微微蜷缩,双手都在地上不停的按动,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颗弹丸在地上飞快的弹动。

  这两人,无疑是最会躲避箭矢的那种人。

  除非是成百人建制的箭军,恐怕才能用覆盖性打击的手段,射中这两名修行者,只是一名箭手,怎么能够锁定这两名修行者的下一个身位,射中这两名修行者?

  清远郡守府的女修行者雷静这一刻已然产生了要追赶那两名修行者的念头,因为她也已反应了过来,原先那名箭手已经被杀死,此刻施箭的,已经换了一个人。而她此刻的心中雪亮,对于整个战局而言,那名箭手极为重要,决不能被杀死。

  然而雷静还未真正动步,在所有的修行者的感知之中,天空之中骤然多了一道肃杀的气息。

  所有修行者都知道那名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的箭手,在此刻已然发箭。

  所有的修行者的目光,都不由得朝着那两名急速突进的修行者聚集而去。

  令人震撼的是,一枝黑色的金属箭矢,准确无误的锁定了那名蛇形的修行者的身位,降临到那名修行者的身上!

  那名修行者的手中,是两柄如象牙般的短刀。

  在这一瞬间,这名震骇到了极点的修行者双刀齐出,斩到了这枝黑色金属箭矢的箭身上,然而这枝箭矢实在是太快,两片刀锋只是在箭身上带起了一溜刺目的火光,这枝剧烈旋转的金属箭矢还是重重的扎入了这名修行者的身体。

  “噗!”

  这名修行者重重的一顿,没有摔倒,只是前冲之势被彻底遏制住,跪倒在地,但一截黑色的箭尖,却是从他的后背带着一蓬血花透了出来。

  一抹更为浓厚的震惊,出现在那名刀法极快的瘦削修行者眼中。

  这名黑色面罩蒙面,刀法极快的瘦削修行者,便是在碧落陵之后便和胥秋白分开的密探头目甄快,从中州城一路追寻线索到这里的他,也是这次刺杀的总统领。

  他心中十分清楚,先前他们这方的那名箭手邬泉,虽然无法和胥秋白那种碧落陵第一箭师相比,但也已经是大莽最顶级的箭手之一,然而此刻这名杀死了邬泉的箭手,却比邬泉还要强!

  这样的判断,也只是在甄快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天空之中,又一道肃杀的气息已然降临。

  那第二名双手都在地上不断发力,不断以极快的速度无序突进的修行者骇然的抬头。

  然后他发现自己已经被一枝落下的黑色金属箭矢锁定了。

  这是一种修行者才有的独特感觉。

  感觉自己已经被对方的一击锁定了方位,然而却没有能力躲避。

  因为感知的速度,永远在身体的速度之上。

  他惊恐的感知到这这一枝黑色金属箭矢落下,从他的左肩处狠狠扎入,感受到剧烈旋转的箭簇撕裂了他的内腑,让他体内鲜血喷涌,让他的生机和气力飞速的流失着。

  ……

  许多正不惜生死冲杀的云秦重铠军士看着那两名倒下的修行者,看着那两枝落下,刺入这两名修行者的身体之后,他们才看得清楚的黑色金属箭矢,虽然只觉这名箭手极有可能也是大莽的修行者,但云秦崇尚勇武,看到先前那两名奔跑起来在他们的眼中快得只看见一溜残影和风尘的修行者直接被两箭干脆利落的击倒,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也都是发出了一声喝彩般的咆哮。

  雷静的身体顿在当地,她眼中的震撼超过了欣喜。

  她只可以肯定,她所在雷霆学院的那几年之中,雷霆学院没有任何一名学生的箭技,可以达到如此的程度。

  甄快的身体在此刻也出现了些微的停顿。

  一些寒意开始从他的心中沁出…他知道,从现在开始,这战局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掌控。

  从现在开始,便唯有用死亡,来堆砌出对手的死亡。

  ……

  湛台浅唐此刻自然也不知道林夕的身份,但是这样的两箭,却是让他原本有些黯然的眼眸陡然出现了些亮光。

  他原本也有些微微蜷缩,似乎有些留力的身体也站直了。

  在他站直的一瞬间,他的靛蓝色长剑直刺一名跃向他的修行者。

  这名修行者手持着的也是一柄长刀,一柄在魂力的贯注下,不停的冒出许多赤红色火星的黑色古朴长刀。

  “铮!”

  靛蓝色的光刺在了火星四溅的长刀上,发出了极其刺耳的金属撞击声。

  这名修行者准确无误的用刀身上最厚的刀背部位,挡住了刺来的剑尖。

  然而在下一刻,这柄贯注着他汹涌魂力的长刀,竟然依旧挡不住湛台浅唐的这一剑,就在剑尖处,断裂了开来。

  靛蓝色的长剑在碎裂的金属碎片间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前行,刺入了这名修行者的血肉。

  “咚!”

  剑尖刺入这名修行者的血肉,竟是没有发出顺畅的切割血肉的身体,而是发出了一声沉闷艰涩的撞击声,就像一根巨木,撞上了数十层牛皮纸。

  这名修行者一声闷喝之间,所有裸露在外的肌肤,瞬间变成了朱红色。

  靛蓝色的长剑,没入他体内一尺,但一时却被卡住,脱不出来。

  湛台浅唐已然变得明亮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悲哀的神色。

  这是千魔窟的高阶修行者…千魔窟原本在李苦的掌控下,应该为他效忠,为一个全新的大莽盛世而效忠。然而此刻,这名千魔窟的修行者,却反而成了对付他的兵刃。

  湛台浅唐在淡淡的悲哀之中,迅速的吸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这一战之中,最为惨烈的时刻,已经到来。

  一名冲杀在重铠骑军阵中的修行者骤然出现了停顿。

  他身上的黑色衣衫,如同充气一般往外迅速的鼓胀起来。

  眼见这名修行者的停滞,一名校官一声厉吼,双腿奋力的一夹马身,手中的一柄重型长枪就乘着对方身影一个停顿之间,狠狠的冲刺在这名修行者的身上。

  然而让这名校官瞳孔瞬间收缩的是,这名原本手持奇形锯齿刀的修行者只是往后滑行了一步。

  他手中长枪的枪尖,刺穿了这名修行者身外的衣衫,竟是没有能够刺入这名修行者的血肉。

  就在这一息之间,这名修行者身上的黑色衣衫全部裂开,被他衣衫下鼓起的肌肉和血脉,撑得裂开。

  这名修行者的身形,急剧的庞大,在顷刻之间,竟变得如有平时两个大,且他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全部变成了黑色,一条条鼓起肿胀的血脉,就像一条条扭曲的符文一般,浮现在肌肤表面。

  “魔变!”

  这名校官的脑海之中,才刚刚出现这样的字眼,他的整个人就已经口中鲜血狂喷往后倒飞出去。

  不仅是他,就连他座下的马匹,都被硬生生的往后崩飞出去。

  在林夕的眼中,这名完成绿巨人一般变身的炼狱山修行者就像一辆坦克,一路碾压过去,然后双手落在了连着靛蓝色长剑的锁链上。

  他早就看出了这名修行者的魔变,但在发出两箭之后,他却一直没有出手。

  因为克制魔变的药物,是青鸾学院的最高秘密,他虽然一直贴身带着,却自然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动用,而且他的双手,也需要一定的恢复时间。

  最为关键的是,云秦对于修行者的掌控本来极其严苛,吏司的修密库本来就是专门记录修行者资料和行踪的,非但朝堂之中和民间一些行踪并非飘忽的修行者的修为和具体行踪会被记录,就连一些重犯,大致的修为和一些关键的资料也会不断更新。

  能够从大莽和云秦的边境进入到云秦的修行者本来就不易,而眼下这批修行者中,不仅有千魔窟的修行者,还有能够驾驭魔变的炼狱山精英弟子…这样的阵容,这样的实力,更使得林夕肯定湛台浅唐的身份非同一般,而这样的人物,林夕也觉得不可能就被轻易杀死。

  所以他可以等待一个更必需的再次出手时机。

  ……

  驾驭了魔变的炼狱山修行者双手握住了连着靛蓝色长剑的锁链。

  与此同时,一名修行者飞了起来。

  这名修行者就像传说中的恶魔,身上缭绕着黑雾。

  一面巨大的黑旗,绣着一个巨大的鬼怪般的符文,就像一条飞毯一般,载着他飞身而起。

  就在这一瞬间,这一面巨大的黑旗的边缘,却是往下翻卷,就像一个帐篷一般往下罩落,将湛台浅唐罩在其中。

  一瞬间,这“黑色帐篷”里面无数气流冲击,旗面上被冲出了无数奇形怪状的凸起,就像有无数鬼怪将脸面贴在旗面上,想要从内里钻出来。

  “轰!”

  与此同时,那名已然魔变的炼狱山修行者双手之间魂力巨震,一团黑色光华炸开,已然和那条锁链,开始了最本源的魂力角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