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四章 跑向生路的魔王

第五十四章 跑向生路的魔王

  林夕的瞳孔微微的收缩。

  他不再甩动着手指,而是再次捻起了一支沉重的黑色金属箭矢,搭在了弓身上,开始稳定和冷静的拉开弓弦。

  此时湛台浅唐的靛蓝色长剑还刺在一名千魔窟修行者的身上,被那名修行者用林夕也所知的秘术将胸膛处变得比金铁还要坚韧,死死的钳制着。

  那名魔变的炼狱山修行者,已经完全不像一个正常的人类,铁黑的身体已经比一般人庞大一倍,完全就像是一个从地狱间爬出的恶魔。

  还有那名带着大旗从空中压落的修行者,不知是出自大莽的哪个流派,十分的诡异,但只是看那气流冲击的力量,便知道修为也是十分的可怖。

  这一瞬间,是三名和云秦修行者截然不同的大莽强者,围杀一人。

  虽然见过湛台浅唐的出手,但见到敌方三人如此决杀之势,林夕对湛台浅唐能够捱过这一击,也没有丝毫的信心。

  ……

  这一瞬间,实是极短,然而却充满了无数令人震惊的变化。

  一圈黑色光华从魔变的炼狱山修行者的手间炸开,他抓住的锁链,瞬间绷得笔直,一圈风流,在锁链的周身震荡开来。

  他和被那古怪黑旗罩住的湛台浅唐,正是较上了力量。

  然而就在这刚刚开始力量对冲的一瞬间,他手中的锁链,陡然变得通红。

  连着湛台浅唐靛蓝色长剑的锁链,原本是黑色的,表面粗糙无光,甚至不像金属,就像一条条黑色的岩石,只是表面有一条条深深的昏黄色符文,就像快要凝固的熔岩的色泽。

  然而此刻,非但这条锁链,就连那柄靛蓝色的长剑,都像被火焰灼烧了数个时辰一般,变得彻底通红,散发出恐怖的热量!

  靛蓝色的长剑变得通红,那名千魔窟修行者胸口比金铁还要坚硬的血肉,竟如奶油一般开始融化。

  连着长剑的锁链变得通红,抓住锁链的这名炼狱山魔变修行者,一声不可置信的惨呼,他的双手手掌的血肉也开始融化,燃烧。他兀自想死死的激发自己的力量,与之抗衡,但是在他指掌上的血肉燃烧化灰之间,这条锁链还是和他的手掌之间有了松动,往后回缩。

  同一时刻,天空中带着大旗落下的修行者口中也发出惊惧的嘶啸声。

  他的双脚依旧死死的压在“黑帐篷”的顶部,浑身的力量不停的滚滚贯注进去,但整面内里像是有无数鬼怪在穿行的黑色大旗的旗面,却是承受不住某种突然爆发的恐怖力量,出现了无数裂口。

  这无数裂口之中,冲出的也不是黑色的光华和黑色的气流,而是一条条翻卷的,通红的火舌!

  这一瞬间,林夕的心神也极其的震撼。

  这种景象,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这黑色大旗内的湛台浅唐已经彻底的燃烧了起来,但在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之下,他的双手还是保持了绝对的稳定。

  就在天空之中站于大旗顶端的那名修行者惊惧而出现些微失神的一刹那,他手中的黑色金属箭矢和他的手指脱离了开来。

  “噗!”

  天空之中,再次多出了一条黑色的线条,多出了一声死亡的啸响。

  大旗顶部的修行者心口处中箭,整个身体像一块飞起的石头一般,狠狠的朝下坠落。

  已经裂开的黑色大旗彻底的破了,就像一个燃烧着的纸灯笼一样四分五裂。

  一声急促的喘息声,从那名魔变的炼狱山修行者口鼻之中发出。

  所有人的视线,在这一瞬间也凝固了。

  裂开的大旗里面,已经一片焦土,而站在这片焦土中间的,已经不是湛台浅唐…或者说和先前的湛台浅唐,已经完全没有丝毫的相同。

  站在焦土中间的,也是一名和那名魔变的炼狱山修行者一样,比一般的人要庞大一倍的,身体黝黑,如魔物一般的存在。

  他的身外,有一层红色的火光在不停的闪现,他身上那素色棉袍,已经全部撑裂,且在高温之下,已经变成了一块块焦壳状的东西。

  ……

  就在大旗彻底裂开,所有人的视线凝固的这一刻,通红的飞剑,终于从那名千魔窟修行者的胸口彻底抽离出来,化成了一道火红的流星,直击魔变炼狱山修行者的后心。

  魔变炼狱山修行者一声巨吼。

  轰的一声炸响,他竟是转身一拳击中了这柄通红的长剑,任由这柄长剑刺穿了他的拳头,另外一手死死搭上,依旧锁死这柄此时威力已经更加恐怖的火红长剑。

  然而就在一瞬间,通红的锁链一阵震响,就像一条火蛇一般,瞬间飞舞,在他的身上捆缚了三圈。

  嗤嗤声中,这名魔变炼狱山修行者身上血肉如热油般融化,发出阵阵青烟。

  这已经是世人所难以想象的景象,然而这名魔变炼狱山修行者还未丧失战意,他双脚一踏,还想将湛台浅唐扯到身前。

  这完全就像是两尊魔王在争斗。

  但湛台浅唐却是没有和这名魔变炼狱山修行者硬拼力量,他庞大的身躯借着这名魔变炼狱山修行者的一扯之力,往前飞掠了起来,通红的锁链,瞬间又在这名魔变炼狱山修行者的身上再绕五圈。

  他体内涌出的恐怖力量,流入了通红的长剑之中。

  他通红的长剑,顷刻间再进数尺,“噗”的一声,狠狠钉入魔变炼狱山修行者的后心。

  一圈飞灰和黑色的鲜血从魔变炼狱山修行者的后心震飞而出,就像是开了一朵黑色鬼怪的花。

  魔变炼狱山修行者的身体一僵,轰的一声,庞大如山的身躯,终于再也无法抗衡,跪倒在湛台浅唐的面前。

  “为什么,你为什么也能修行魔变!”

  这名魔变炼狱山修行者的头颅都垂了下来,生机和意志都在迅速的消失,然而在他这生命中最后的时刻,却还是硬生生的挤出了三个字。

  因为同是大莽人,因为对于对方的尊重,湛台浅唐即便在这种时候,都没有无视对方的请求,轻声回答道:“你不要忘记我的师父是谁…炼狱山可以得到千魔窟的一些最高机密,李苦和我的老师,自然也能够得到炼狱山的一些最高机密。”

  ……

  在这名魔变炼狱山修行者不像是人的庞大身躯颓然跪倒之时,那些铁血的云秦军人,都甚至产生了一丝畏惧。

  因为他们看到了先前这名炼狱山修行者魔变时,仅以身体就撞飞了一名校官和座下的军马,此刻再看着湛台浅唐,他们即便已经完全肯定,这就是一名大莽的高阶修行者,他们的心中,也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难以为敌的无力感。

  眼神之中唯一没有太大情绪变化的,便只有甄快。

  在这名魔变炼狱山修行者被刺杀,倒下的瞬间,他只是再往后退了两步。

  除了他之外,所有和他一起前来的,此刻还活着的修行者,全部决然的朝着湛台浅唐冲了上去。

  一名校官在此时冲到了囚车旁,急速的帮墨青锋处理伤势,同时发出了一道军令。

  此刻所有人都看出场上的战局有关大莽修行者之间的内斗,在帝国第一的意志下,所有的重铠军士都开始纷纷的往外撤出了一些。

  “啪!”

  一名最先冲到湛台浅唐面前的修行者只是被湛台浅唐一掌,便打得浑身骨骼尽碎,倒飞出去,身上的衣衫也都燃烧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火焰人。

  与此同时,通红的长剑在湛台浅唐的身后掠过,直接将一名从他后方掠来的修行者,拦腰斩成两截。

  这种无一合之将的气势,让郡守府的雷静和刑司某位大员的门客洛先生都是彻底变了脸色,只觉得自己要是上去,必定也是毫无还手之力,一击之下,便被斩成两截。

  然而如魔王降临一般的湛台浅唐,嘴角却是浮现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因为他和他此刻面对的对手都是十分清楚,炼狱山的魔变虽然强大,但是却不可持久,眼前这些修行者,都只是用以耗尽自己的魂力的送死者,唯有那名刀法极快的强大修行者,才是最后的终结者。

  “嗤!”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再次出现一道令人恐惧的死亡气息。

  一条黑线,再次出现在空中。

  然而这次,这枝黑色的金属箭矢却是没有带走任何一人的生命。

  因为这枝黑色金属箭矢,没有射向任何一人,而只是高高的,射向天空之中,任期自由的落向官道上的空处。

  然而这枝黑色金属箭矢,对于湛台浅唐来说,却是一个讯号,他骤然明白了这名强大箭手的意思,此刻漆黑的瞳孔之中,再次闪现出几分亮光。

  湛台浅唐开始突围!

  他开始如地狱中爬出的魔物一般,开始狂奔,朝着林夕所在的小山丘狂奔。

  他此刻异常粗壮的双腿落在地上,每一步踏下,地面都如同鼓面一般,剧烈的震荡一次。

  那些训练有素的重铠战马,都出现了彻底的慌乱,不敢阻拦在前方。因为湛台浅唐的身外,还燃烧着一层可以瞬间烧红钢铁的火焰。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