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五章 箭磨

第五十五章 箭磨

  湛台浅唐一逃,所有追杀的修行者也全部追了上去。

  这些修行者此刻全力狂奔起来,一个个全部都像一条跳跃不停的幻影,比起军马的速度都要快。

  只是几个起落,湛台浅唐和所有这些修行者,便已经全部和重铠骑军拉开了距离。

  眼见此种情景,一名反应过来的校官便想伸手发令,将几辆弩车全部调转过来对准这些修行者,并让骑军再次狂奔冲袭。

  然而就在他刚刚伸出手来的瞬间,天空之中再次传出令人心颤的箭鸣。

  一支黑色的金属长箭,极其精准的落在他脚前一寸之地,只有一截尾羽露在外面,但还在不停的颤动,发出古怪的金属震鸣声。

  所有在场的云秦军人,包括郡守府的雷静以及断了一臂的洛先生,全部都明白,这一箭是那名强大的箭手的警告。

  这一名校官的脸色,瞬间就憋得紫红。

  云秦军人的意志,岂是死亡的威胁就可以慑服的?

  在微微一滞之下,这名校官还是决然的想要将手举起,发令。

  然而就在此刻,这名校官听到了一声低弱的喝令:“停!”

  这名校官顿住,即便是死亡威胁也不能让他停顿下来,但是面对这个声音,他却不得不绝对的听从。

  因为此刻发出这声音的,是重伤的墨青锋。

  这名校官忠实的听从了这支军队中最高将领的命令,但是他有些难以理解,忍不住转头看向背靠在囚车车轮上坐着的墨青锋。

  雷静、洛先生,以及原先许多已经准备冲锋的军士的目光,也都落在了这名重伤而难以站起的将领身上。

  “胜之不武。”

  墨青锋知道此刻身周这些人心中所想,他有些苦涩的缓声解释道:“虽说这牵涉到国事,按理我们即便是死,也要冲上去…但没有这名修行者,我们早就死在这批此刻的手下。”

  “这种即便冲上去能胜…但胜之不武的做法,不是我们应该做的。”墨青锋轻轻的咳嗽着,接着道:“而且这些人的身份…修为,本身也已经超出了我们清远镇守军的能力范围。”

  听到墨青锋的这两句话,再想到湛台浅唐出手前的战局,再想到湛台浅唐是因何落到镇守军的手里,这名校官心中微微一凛,涌到脸面的热血顿时消退了些,躬了躬身,道:“是!”

  雷静、洛先生这两名分别代表郡守府和刑司的修行者,此刻知道墨青锋也有不忍见到部下送命的真实情绪在里面,但此种情形之下,两人的心中却是也没有丝毫反感,只是依旧被一种震骇的情绪所控制着。

  毕竟不是每名修行者都可以和林夕一样,有机会见到那么多的高阶修行者,绝大多数修行者,这一生之中,恐怕见到的最强修行者,也只不过是大国师阶的修行者。

  即便是出身于雷霆学院的雷静,在雷霆学院之中,也根本没有一次见过这么多,这么强大诡异的修行者。

  ……

  林夕将弓交换到右手。

  在不想弄伤自己手指的情况下,他一只手最多也只能完成五六次开弓,控弦。

  但对于林夕而言,再有五六次施射的机会,也已经足够。而且他也不怕射不中,因为他是这世上除了张院长之外,唯一一个可以自己为自己试射定位的箭手。

  在换由左手拈起一支黑色金属箭矢的瞬间,他的目光,已经紧紧的锁定在湛台浅唐等人最后的甄快身上。

  从先前甄快的出手,到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他也已经可以肯定,甄快是这批截杀湛台浅唐的修行者中的首领,且是实力最为强劲的一人。现在缀在湛台浅唐身后的虽然还有五名修行者,但林夕知道,这一战的关键,只在最后的甄快身上。

  没有丝毫的犹豫,在目光锁定甄快的瞬间,他手中的箭矢,已经发出了一声震鸣,化成了一道死亡的黑光,出现在了空中。

  ……

  甄快的奔跑极其的独特。

  他的双脚落地没有什么变化,似乎一直在直直的往前跑去。

  但是他的魂力却似乎在他的脊骨中摆动,使得他的体内,好像有一条大龙在摆动。

  这种摆动,使得他在每一步跨出之时,身体都会在空中横移,从而使得他的整个人,也在行进的途中,奇异的左右飘荡着。

  一般的箭手,自然都是通过一些细微的身体动作,来预判对手的下一个身位,甄快这种外在不变,以内在发力来改变身影的前进方式,自然更难锁定。

  要是放在林夕熟知的那个有飞机、电脑的世界,恐怕即便是用一柄机枪,都未必能够扫得中甄快。

  然而天空之中箭矢的啸鸣响起的瞬间,甄快的脖颈处就是一麻。

  这是身体的直觉感知,超过人脑判断的状态。

  也在这一瞬间,甄快看到自己面前的空气已经完全扭曲,产生了一种有数道水帘冲刷在自己眼前的不真实感觉。

  他知道,这是箭矢已经准确的降临到自己身前,急剧压迫空气,产生的真实景象。

  视线出现误差,判断距离便会产生可怕的后果…甄快的心中升腾起了强烈的危险感,但他却没有丝毫的紧张,直接闭上了双目,然后出刀。

  叮!的一声脆响。

  金风四溢,黑色金属箭矢在他这一刀之下,竟是直接被斩成了两截,且全部旋转着飞了出去。

  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从后方重铠骑军阵中传出。

  这支重铠骑军虽然死伤惨重,但云秦以武立国,骨子里就崇拜勇者,这些云秦军人,更是崇尚勇武之辈,在此刻旁观之时,也并不会因为是自己的对手,而刻意掩饰自己真实的情绪。

  在这些军人的眼中,天空中落下的箭矢,他们根本连影子都看不清楚,但这名敌方的修行者,竟能准确无误的一刀将箭斩飞,实在是惊人至极!

  ……

  一箭不中,林夕心中的情绪并没有任何的波动。

  没有任何的停留,行云流水一般,他的左手已经拈起了第二枝黑色金属箭矢,开弓、引弦、控羽,瞬间完成。

  在这半年时间里,他如同植物人一般,不能大动,平时养成了日日修炼箭技的习惯,却不能动用弓箭练习,这种源于内心深处的**,其实也是难受之极,而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这次刚刚真正重新面对修行者的世间,却是要一次射了个够。

  黑色金属箭矢破空,准确无误的降临甄快的面前。

  甄快挥刀,斩飞林夕射向他的第二箭。

  第三箭瞬间又至。

  甄快再次斩飞。

  接着,是第四箭。

  按理,此刻最为吸引人的,应该是奔跑在最前,那身躯变得异常庞大,如地狱中爬出的魔王一般的湛台浅唐。

  因为就在这第四箭落下之时,紧跟在湛台浅唐身后的一名用长幡的修行者,已经被湛台浅唐通红的锁链,绞得浑身都燃烧起来,就如同一个火把,被扯得飘在湛台浅唐的身后。

  然而此刻绝大多数人的目光,却全部都盯在甄快的身前一尺之地。

  因为黑色金属箭矢的稳定和精准,对于这些军人而言,已经到了莫名可怕的地步。

  而且这些黑色金属箭矢的射速极快,每一枝箭矢,几乎都是破开前一枝箭矢的尾部涡流,瞬间降临甄快的面前,在这些军人的眼瞳之中,这四箭,就好像重叠成了一箭,只在四枝箭被斩飞出去,速度变缓坠落下来之时,他们才可以肯定,那名箭手已经连射四箭。

  此刻在他们脑海之中,林夕这名箭手,简直就不是个人,而是一台冰冷和不会犯丝毫错误的军械。

  甄快连劈四箭,但是在劈飞第四箭时,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他的手上也已经有一滴滴的鲜血飞洒而出。

  并非只是他指掌肌肤在强大力量的对撞之间被震裂,而是他的整条手臂,在连续急剧的超过自身承受极限的调用魂力下,肌肤都已经出现了一道道的裂口,整条手臂的肌肉和经络,也已经开始有所损伤。

  甄快此刻已经明白,就如他用其余修行者的死亡来消耗湛台浅唐的力量一样,林夕也是在用一枝枝的箭矢来消磨自己的力量。

  这是残酷的对耗。

  然而他想不明白的是,对方怎么能够这么快的调用魂力,怎么能以这样的速度,不停的施射?

  强大箭手的可怕,本身就在于激发出的箭矢的力量,会超过箭手本身修为的力量。现在他挥刀的力量超过这些箭矢,便说明他的修为肯定在对方之上,既然如此,对方这么急剧的调用魂力施射,双臂为什么还没有废掉?

  天空中又响起鬼魂嚎哭般的箭啸,死亡的气息再次降临。

  在他的无法想象之中,第五箭却已经到了。

  叮!

  依旧一声脆响,甄快依旧准确无误的劈飞了这一箭,但他的整条右臂,却第一次开始剧烈的震颤,甚至带得他的半边身体,都剧烈的震颤。

  山丘上,林夕始终冷静的眼眸准确的捕捉到了甄快的这种震颤,然后他再发一箭。

  在保证自己的手指和手臂不产生严重损伤的情况下,这是他发出的最后一箭。

  依旧准确无误。

  这一枝黑色金属箭矢一往无前,到了甄快的身前。

  已经受伤的甄快无法挥刀斩飞这一箭,在这一刻,他唯有痛苦的低喝一声,用自己的右肩迎上了这一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