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八章 大莽的传说

第五十八章 大莽的传说

  “谢谢你救了我。”湛台浅唐面对林夕的鄙夷,没有生气,却是笑了笑,反而真诚的对林夕行了一礼,道:“不过你为什么要救我?尤其是你在明白了我的身份之后,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有两个原因。”

  林夕将有关唐僧和大师兄、二师弟、沙师弟的影像硬生生的从脑海中撇去,看着湛台浅唐,没有什么掩饰的说道:“那三名云秦孩童是其中一个原因,当日你不出手,我便要出手,便会引起很多麻烦,甚至彻底打乱我的一些计划。”

  湛台浅唐也不问深层的原因,微微一笑,道:“原来那日你也在场,那另外一个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你和闻人苍月有很大的过节么?”

  “既然你都已经感觉了出来,那怎么会只是些过节?”林夕点了点头:“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你不像是云秦朝堂的修行者,闻人苍月身份极高,一般的修行者也根本不会和他有直接的恩怨。”湛台浅唐看着林夕,认真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夕微微沉吟了一下,道:“我叫林夕,是青鸾学院的学生。”

  湛台浅唐怔了怔,他的眼中又多了些莫名的神色,“你便是那名杀死了公孙泉和秦擎黄的青鸾学院林夕?”

  林夕点了点头。

  湛台浅唐有些感慨的看着林夕,道:“在云秦的年轻人中,这年可是再也没有人比你出名了。”

  林夕眉梢微挑,看着感慨的湛台浅唐,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边走边说?”

  湛台浅唐很诚恳的道:“如果你不介意再背我一阵的话,我们当然可以边走边说。”

  林夕突然觉得自己此刻有点像白龙马。

  “只是最脏时候的唐僧,也比你现在要干净些。”在背起湛台浅唐的时候,林夕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湛台浅唐有些赦然,虚心请教道:“方才就听你说我像唐僧,到底谁是唐僧?”

  “一个仁慈到有些好坏不分的和尚。”林夕一边开始快步穿行,一边解释道:“就是那种对方都想要吃你的肉,结果你都不忍心杀死对方,要给对方一条生路的那种滥好人。”

  湛台浅唐忍不住笑了,道:“其实我也不是这样的滥好人,只是觉得越值得尊敬的对手,往往越不是坏人。”

  林夕冷笑了一声,“可你不是普通的平民,我觉得你至少应该比别人更加小心一些。”

  “其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湛台浅唐摇了摇头,道:“或者说我的处境比你想象的要更糟糕一些。其实我几乎什么都没有了,我老师留下的一些势力,在让我逃到云秦的途中,已经损失得七七八八,虽然大莽还有些忠于我老师的人,但除非我能够拥有可以保护他们的力量,否则没有人会站出来…所以我在到你们云秦的中州城之前,便相当于已经是孤家寡人,所以我在中州城都不知道能去做什么,发呆了很久。我和一个普通的流亡者,已经没有太多区别。”

  林夕一时不说话,只是低头看路想事情。

  湛台浅唐并不像林夕说的那个唐僧一样啰嗦,但他觉得林夕不可能这么快没有话说,没有问题要问,于是他忍不住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既然你什么都没有,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是不是就把你丢河里,然后我走了算了。”林夕转了转头,看着湛台浅唐说了这一句。

  湛台浅唐一愣,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笑得咳嗽起来。

  他当然知道林夕这句只是玩笑话,虽然从一开始到现在,因为放不放甄快的事情,林夕和他有些争执之后,对他并不算有礼,但他却是越来越欣赏和喜欢这个青鸾学院学生的爱恨分明和一些他感觉得出的性情。

  “炼狱山的这种魔变,施展之后,对于修行者有什么样的影响?”林夕斜着眼睛看着大笑不止的湛台浅唐,问道。

  湛台浅唐笑声渐止,认真道:“会很虚弱,和一名修行者十五天不吃东西,再加上大病一场一样的虚弱,至少要调理月余,才能慢慢的恢复过来。”

  林夕道:“也就是说,魔变过后的修行者,就算没受什么伤,也至少一个月左右没有再战之力?”

  湛台浅唐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

  林夕直接道:“能不能把魔变的修行之法传给我?”

  湛台浅唐一愣,旋即又忍不住大声的笑了起来。

  “不要笑。”林夕道:“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还有,像你这样一个烧焦的唐僧躺在一个人的背上,笑得这么肆无忌惮,难道不觉得可笑么?”

  湛台浅唐笑得更大声,笑得差点透不过气来:“难道青鸾学院的学生,每个都像你这么有趣…这么直接么?”

  “那倒不是。”林夕摇了摇头,道:“只是不是每个青鸾学院的学生都有这样正巧救下一个懂魔变修行者的机会。以往我们青鸾学院的学生和修行魔变的修行者一见面,都只有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份。”

  “你说的有道理。”湛台浅唐一怔,想到了双方本来是世敌的身份,不免又有些感慨,叹息了一声,“其实倒也不是不能将这魔变的修行之法告诉你…关键在于,即便告诉你这魔变的修行之法,也根本没有用,你或是云秦的任何一名修行者,也根本无法修行。”

  林夕微微转了转头,道:“为什么?”

  湛台浅唐并没有卖关子,平和的解释道:“因为炼狱山的魔变,听起来和见着都觉得恐怖,但究其原理,只是用药物刺激,让人体的潜能一下子爆发出来的手段。只是药物比较特殊一些,不会让修行者的身体直接爆体而亡,可以长久的存在修行者的体内,改造了修行者的血液一般。”

  林夕皱了皱眉头,“就是用霸道的药物和血液融合,换血?”

  “正是如此。”湛台浅唐点了点头,严肃了起来,“所以要想修行魔变,不仅是要修行者的身体能够抗过药物对身体改造时的诸多不良反应,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还必须有炼狱山独有的魔变药物。”

  微微一顿之后,湛台浅唐接着道:“魔变的药物是用炼狱山的天魔髓炼制而成,而天魔髓,据说是炼狱山禁地之中一种独特的植株上生长出来。具体那天魔髓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我也没有见过,除了炼狱山的一些最为高层的人物之外,也没有人见过。我能够修行魔变,也只是老师在早年通过些手段,得到了魔变的药物而已。这魔变的药物,在炼狱山都是极其的珍稀,一百名炼狱山的弟子之中,最多也只有数人才能获准修行魔变,这数人之中,还至少有一半人的身体和药力相冲,而无法修行成功。或者无法承受得住第一次魔变而衰竭而亡。”

  林夕想了想,道:“既然没有魔变的药物就没办法修行,告诉我也没有什么要紧,那就告诉我好了。”

  湛台浅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你还真是有够锲而不舍。”

  林夕不置可否。

  湛台浅唐却是点了点头,“好,我会写下来给你。”

  “多谢。”林夕认真的致谢。

  湛台浅唐理解林夕这种认真来源于内心的何种情绪,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因为太子长孙无疆的死,你们云秦皇帝在殿上便说要将你处死,你便更加出名…我后来听说,是大莽反对我老师的一方,有一名大莽的潜隐出手,才导致你重创,当时有一名青鸾学生救你而死?”

  林夕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那是我的朋友…而且你说的太子,也是我的好友。”

  湛台浅唐更加理解,看着林夕的侧脸,道:“其实魔变不能持久,即便学到,面对闻人苍月这种对手时,他也绝对会想办法拖到魔变的时间过去,除非修为本身已经和他差不多,魔变之下,才有可能将他一下击杀…只是修为能到差不多,那时又未必要依赖魔变。不过按照李苦大师通过古籍的一些判断,炼狱山的魔变,也只是残篇,这世上,据说曾有更高端的魔变存在。”

  “更高端的魔变?”林夕心中一震,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

  “这世上依然有许多不可知之地。”湛台浅唐看着林夕,道:“比如说你们青鸾学院所在的登天山脉之后,就据说有无尽的冰原和冰海,炼狱山之后,还有到处充满烈焰和未知强大妖兽,大莽任何修行者深入都无法返回的天魔狱原,还有般若寺后的无尽沙漠,大荒泽之后的许多地方,都是修行者的足迹难至的不可知之地。但按千魔窟的一些最早的洞窟秘藏记载,这些不可知之地,或许便有关一些修行之法的起源。按李苦大师的判断,炼狱山的起源是源自申屠氏,而申屠氏,应该是最早在天魔山后的天魔狱原中得到了些修行之法的人。”

  “在民间的一些传说中,那几处不可知之地,是当年神魔交战之地。”湛台浅唐顿了顿之后,看着林夕,道:“但李苦大师和我老师都有过假设,那几处地方,或许本来便是这世间繁华之地,或者至少许久之前,一些强大的修行者或是修行之地存在的地方。在千魔窟的最早记载之中,炼狱山的魔变是在申屠氏杀死了天烛氏之后出现的,而在我们大莽一些民间传说之中,天烛氏就是误入天魔狱之后,被天魔附身,身体漆黑庞大的魔物。且李苦大师和我老师从许多传说和古典记载中推断得出,当时的天烛氏的魔变,可以随心变化,持续很久,似乎是只要有足够魂力,便可魔变,魂力消耗殆尽,魔变结束,对身体却不会有什么损伤。”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