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九章 总能再见

第五十九章 总能再见

  “你应该知道,很多民间口口相传流传下来的传说,除却一些神话的成分,往往反而比后来的典籍史书中记载的事情还要真实。”看着一直都在认真听着,没有说话的林夕,湛台浅唐又补充了一句。

  林夕明白湛台浅唐的意思。

  这世间每一个帝国的兴盛和衰亡,每一个朝代更替,每一名帝王上位,便总会在一些史书上留下些自己的意志,改变一些原有的真实。

  他对湛台浅唐的话也没有丝毫怀疑,因为他是这个世上唯一一个知道张院长去处的人,早在张院长留下的碑文之中,他便知道张院长有和李苦一样的推测。

  原先兴盛的王朝或者修行之地衰亡了…空余下一些传说,后世有些荒芜之地,却又变得兴盛,创建出新的文明,并得到了已然毁灭的世界的一些东西。

  这种兴亡,对于林夕这样的人来说,更容易理解。

  “那是什么道理?”他在想了想之后,只是用探讨的语气,问道:“任何修行之法,总要有道理…如果说这世间有那种更高明的,或者说是原本真正的魔变存在,那又是什么道理?”

  湛台浅唐微微苦笑道:“我当时也问过老师,老师说道理或许很简单,现在炼狱山的魔变,充其量只是药物刺激的作用,并未真正的改变修行者本身,但真正的魔变,或者就相当于高明的炼体术,是将修行者的身体,修到了像一件魂兵般的彻底改变。”

  林夕沉吟道:“就像是基因都改变了,人不再是人。”

  湛台浅唐微怔:“基因?这是个新鲜的说法…不过我明白你的意思是一样的,人已经不再是人,变成了魔。”

  林夕点了点头,“那其实这种真正的魔变,到时候大多数力量,反而是来自身体。”

  湛台浅唐道:“应该是。”

  “这的确是极强大的修行之法,只是说了半天还是等于废话。”林夕道:“就连炼狱山这么多年下来都没有能够得到这种传说中的魔变,要想得到,岂不是要进那天魔山后的魔原去。”

  湛台浅唐笑了笑,道:“虽然是废话,但我觉得你会有兴趣听一听。”

  林夕蹙了蹙眉头,道:“你到清远城做什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湛台浅唐摇了摇头,看着林夕道:“你或许不信,我的确已经想不到我要做什么,才能回到大莽。后来我在中州城听到了一个商号的许多事迹,说起来你或许会觉得荒谬,听过那个商号的许多事之后,我便觉得那个商号的大掌柜至少在经营之道上,是这个世上最为天才的人物,我便想着能不能接近这名大掌柜,看看她是不是真如我判断的那么出色,看看将来是否能获取些她的支持,得到些她的帮助。”

  林夕停了下来,看了看前方已经不远的小村落,将湛台浅唐先行放下来,然后转身一动不动的看着湛台浅唐,道:“是很荒谬。”

  湛台浅唐扯了扯破烂不堪,且烧焦的衣衫絮片,知道林夕肯定是想先去村落里面帮自己找些衣衫,便涩然的干咳一声,也不多说。

  然而林夕却是没有马上动步,依旧看着他,道:“那个商号是不是叫大德祥?”

  湛台浅唐一怔,但也不意外,点了点头。

  “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大德祥的东家。你会不会觉得更荒谬?”林夕平静的说道。

  “咳…”

  湛台浅唐被自己一口气呛到了,他无法想象的看着林夕,一时想说话,但却咳嗽得说不出话来。

  “你是认真的?”湛台浅唐好不容易才喘顺气来,看着林夕,道。

  “看着你这副烧焦了的唐僧的样子,想不笑都难,我怎么还会再和你开玩笑?”林夕看着他,很直接的道:“如果你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我本身接下来便要见一下陈妃蓉,到时候你总不会怀疑我。”

  湛台浅唐看着林夕,一时无语。

  片刻之后,他抬头看着云秦的天空,想到自己的老师在宫门提前关闭时,让自己来云秦,他便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这或许便是我的机缘。”

  “或许你也算我的机缘。”

  林夕看着他,伸手掏出了一锭银锭递给湛台浅唐,道:“对于我而言,至少对付闻人苍月,我又多了一份力量。”

  湛台浅唐微愣的看着林夕塞给自己的银锭,一时想不明白,“你给我一锭银子做什么?如果是收买我的工钱,这也太少了些…这难道是你们云秦的什么礼节?”

  林夕撇了撇嘴,用看着白痴的眼光看着湛台浅唐,道:“给你银子,自然是让你进村子里去换些衣服穿。”

  “为什么要我去?”湛台浅唐顿时苦了脸。

  “你的面目和身份,反正已经暴露。但我不想让人看见面目,这会给我带来些麻烦。而且我带着这么多兵刃。云秦人的警惕姓很高,恐怕会马上主动去报官。”林夕看着湛台浅唐,道:“你可以随便用个理由,说是去参加考试,不小心篝火烧了自己行礼和衣衫的书生也好,这些善良的村民应该会很乐意给你一些衣衫。”

  湛台浅唐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走出了两步,却是又转过身来,看着坐下休憩的林夕,认真的问道:“既然外面都不知道你是大德祥的东家,便说明你不想被人知道你和大德祥的联系,你为什么这么轻易的便告诉我?”

  “这可以让双方变得更加信任。”林夕这次是真的不开玩笑,看着湛台浅唐,道:“既然你本身便有想借助大德祥的心思,我告诉你这个事实,你或许便能理解我接下来的一些安排,我们便可以一起去做些事情。”

  湛台浅唐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迈步朝着小村落走了过去。

  ……

  ……

  月上中天,夜已深沉。

  客栈之中的一间安静上房之中,和衣盘坐在床上的陈妃蓉听到了窗格发出了些轻微的声音。

  她知道来的人是谁,她也在等着这个人的回来,但是此时听到这样的声音,她的心却是没来由的微微一颤。

  她没有燃灯,就在黑暗之中无声的打开了窗户。

  然后她便看到了林夕背着湛台浅唐掠了进来。

  她从林夕的眼睛里看懂了某些神色,林夕也从她眼中的神色中,知道她已经明白了自己来说要说什么。

  “这位是?”

  陈妃蓉先关上了窗,然后对着湛台浅唐行了一礼之后,方才轻声道:“虽说军方将消息都封锁了,但从一些军队匆忙赶来的迹象,便足以知道这位先生必定来历非凡。”

  “什么来历,不过是一个烧焦了的,拿银两去买衣衫的唐僧。”湛台浅唐在心中自嘲了一句,感慨回礼,“大莽湛台浅唐,见过陈大掌柜。”

  “他就是湛台莽那名想要传位给他的学生。或许你会觉得荒谬,但他先前就是抱着想要接近你的想法,才到清远城的。”林夕看着陈妃蓉,补充道。

  “竟是一国之君。”陈妃蓉再次对湛台浅唐行了一礼。

  湛台浅唐苦笑回礼,“只是亡国人。”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还有带他来看看你,证明一下我的确是大德祥东家…他很仰慕你,本来就是因为你才到清远城的。”林夕看着陈妃蓉,轻声道:“我们要马上走,再晚可能就走不脱了。”

  陈妃蓉瞪了林夕一眼,“你倒是还有心情开玩笑…我看出来你是要走了,只是你主要是带他来看我,还是要来向我告别?”

  “总能再见,我是不想弄得愁云惨淡的。”林夕笑了笑,认真道:“主要是来向你告别。”

  “那就够了。”

  陈妃蓉也笑了笑,“你准备带他去哪里?”

  “去东边。”

  林夕看着陈妃蓉,道:“夏副院长到现在还没有和我联络,便应该是让我放手去做的意思。我正好去处理我们的黑市生意,以及处理一些有关柳家和你的问题。”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转头看了一眼湛台浅唐,接着道:“有南宫未央和湛台浅唐…垄断黑市和做流寇首领,甚至将来进入大荒泽,应该也没有太大问题了。”

  “整个云秦,是东部龙蛇山脉和大荒泽之间流寇最多,大股的流寇,数量可达数千。”湛台浅唐先前还未听林夕说接下来的打算,此刻听到林夕这句,他顿时大吃一惊,“林夕,你难道是想控制整个云秦东部沿线的流寇…甚至想利用穴蛮?”

  湛台浅唐虽不是云秦人,但他知道的东西,却比大多数云秦军方的人还要多,他自然十分清楚,穴蛮的战力是何等的强大,若是能够拥有穴蛮军队…那真是恐怖的力量。

  “你不要把我想得太过有野心。”林夕看着极其吃惊的湛台浅唐,摇了摇头,“控制流寇,让他们做探矿或是交易,甚至组织成流寇军…我这倒是想过,至于借助穴蛮军队,我没有想得那么长远。且不论云秦和穴蛮也是世敌,穴蛮即便肯因为我个人而出兵帮助云秦,云秦又怎么可能让穴蛮参战?而且我知道穴蛮是如何生活…对于我而言,我不想因为我个人的恩怨,将他们再牵扯到一场战争中来。”

  湛台浅唐点了点头,笑了起来,“所以很多方面的看法,我们其实都是一致的。”

  “流寇头子已经有人很有兴趣的去做了…而且你估计也打不过她。”林夕看着湛台浅唐,道:“所以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做个流寇将军和黑市大王。”

  湛台浅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这两个称号的确很不错…不过,林夕,你是不是正愁找不到我这样合适的人选,因为毕竟无论黑市还是统领流寇,可都是违反云秦律法的。这样将来你的对手也没办法从这些事情上扯住你的把柄。”

  林夕一副你明白就可以了,不用说得这么明白的表情。

  陈妃蓉笑了笑,取出了一个大行囊,交给了林夕。

  “既然你不想弄得气氛愁惨,我便不送你了。”她看着林夕,眼睛像明珠一般闪光,“你保重。”

  林夕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也不再多说,准备转身离开,但走出了一步之后,却还是转过了身来,走到了她的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她的耳边,认真的说道:“其实我来和你告别,主要也是要对你说,保重,总能再见。”

  “当然,一切有你。”陈妃蓉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可是你的人,当然要好好的。”

  林夕不再多说,背起了湛台浅唐便开了窗,带着这个房间的一缕幽香,掠了出去。

  陈妃蓉许久没有关窗,任凭寒冷的夜风,吹乱了她的青丝。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