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一章 南伐已始

第一章 南伐已始

  乌云遮住了阳光,使得宫亭绝脸上的黑色细丝链锁面罩显得更加的阴暗和冷厉。

  看着从东方那条巨大山脉的山脊上飘来的铅云,他面罩下的嘴角微微扬起,缓步走到前方的崖畔,看着那道仅容数辆马车经过的山谷入口,自语道:“虽然见不得光…但见不得光的世界里,也是有规矩的。”

  在他的身后,是六名气质明显区别于一般武者的修行者,还有五百余名手持各种兵刃的部下。

  他前方那条如一条横卧巨龙般的山脉,是龙蛇山脉。

  云秦帝国虽然是这个世上最庞大,也最强盛的帝国,但在数十年间,自然不可能将繁华和光明彻底的带到帝国的每一个角落。

  在庞大帝国的许多处地方,都有许多草莽江湖的存在。

  在这龙蛇边关,因为即便有强大的龙蛇边军的镇守,每年秋冬都时有穴蛮能够突破的关系,所以在这帝国东边漫长的边境线上,都没有什么城镇,没有居民,没有多少秩序可言。

  然而因为大荒泽中有着丰盛的出产,因为巨大的利益,所以这片似乎没有什么人活动的地方,事实上却是有许多人,行走在帝国的秩序之外。

  宫亭绝便自觉是这个见不得光的帝国的王。

  在过往的十余年间,流寇们,以及一些暗中做些中饱私囊生意,或者用一些物资调换一些确实所需的东西的边军,交出来的货物,大部分都是交到他的手上。

  他就是这龙蛇黑市最大的接货人。

  这就是这里的规矩。

  然而就在最近,却有人坏了这里的规矩,抢了些他的生意。

  所以他便在这里等着,等着杀死对方…等着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对方,之所以有这样的规矩,是因为先前所有抢生意的人都已经死了,而他还活着。

  虽然他明知道那两个很快要经过这里的人是修行者,但在这条漫长的帝国边境线上,可能每天都有修行者死去,一两名修行者,又算是什么?

  在这里,除了最大股的流寇之外,没有人拥有比他更为强大的武力。

  天上的铅云缓缓飘过了这片山林,飘过了他的头顶,带来了大荒泽中的水汽,落下了些微小雨。

  马蹄声传来,他等待着的那辆马车,也终于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接近了这个山谷。

  马车走得不急不缓,且车前根本没有马夫,似是任凭马车沿着这山间小道前行。

  但在靠近谷口时,马车微微一震,却是停了下来。

  一个声音很快从停在谷口的马车中传了出来,“这样的伏击,似乎也太过嚣张了一些。”

  宫亭绝站在断裂山崖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列马车,冷漠道:“我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机会。”

  马车中人有些惊异:“什么机会?”

  宫亭绝微冷道:“你们是修行者,可以考虑做我的部下。”

  马车中人微一停顿,道:“既然你有这样的提议,我倒也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不若你做我的部下。”

  宫亭绝冷漠的看了一眼马车,道:“不知道你们何来的自信。”

  “去吧!”

  因为绝对相信自己这方的武力,所以他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发布了命令。

  一声呼喝之下,他身后的数名部属一声呼啸,带着五百余名部下,全部从坡上狂奔而下,朝着那辆停留在谷口的马车发起了冲锋。

  在宫亭绝看来,即便马车之中的两人全部都是大国师阶的强大存在,也会被磨死在这里。

  一阵阵的弓弦拉动声已经响起。

  在他五百余名开始冲锋的部下之中,有许多人已经在狂奔之中开始拉弓,在下一息的时间里,肯定会有一轮箭雨落向那辆停止不动的马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宫亭绝细锁链面罩下的面容突然僵住,他猛的抬头望天。

  一种山洪爆发般的宏大声音,在此刻陡然响起,让他所有正在发动冲锋的部下也是不由得一滞。

  天空中多了一团团的乌云。

  这一团团乌云不是从龙蛇山脉的方向飘来,而是从斜后方的一处山梁中升出,又以恐怖的速度,坠落下来。

  这一团团的乌云,全部都是一团团用粗大麻绳捆扎起来的尖利大石。

  “轰!”“轰!”“轰!”的撞击声瞬间响起,中间参杂着极其凄厉的惨叫声和惊叫声。

  无数巨大的尘浪在人群中涌起,无数块尖利的石头在人群中飞砸,这山坡上人口密度极高,宫亭绝的部下们挤在一起,一时根本难以避让,而这些石头从远处的山峦间投射出来,即便是撞击到地上再弹射出来的石块,对于普通的武者便都已经足够致命。

  一时间,有些人的手脚被砸断,有些人的身体被尖锐的石头刺入,有些人的面目变成了血泥。整个山坡上顿时被鲜血染红,如同修罗地狱。

  “投石车?”

  在尘浪和鲜血在自己密集的部属中溅开的瞬间,宫亭绝一息之前的自信已经变成了彻底的恐惧,他转过身去,看着那些被捆缚成团的石头弹射出来的地方,像被欺负了的小孩一般哭嚎了起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投石车!”

  贯月弩车、穿山弩车、投石车…这些,都是云秦军方才会有的强大重型军械。

  然而龙蛇边军即便敢直接插手黑市生意,也绝对不敢光明正大的动用强力军械,因为无数文官的眼睛也在盯着军方,就如军方和云秦朝堂始终警惕这世间的所有拥有超出常人能力的修行者一样,云秦朝堂中的许多文官,也天生对云秦军方有着极大的警惕。

  而且,即便是龙蛇边军中的某些高阶将领,疯狂到胆敢直接动用有迹可查的大型军械,也根本不会花费力气搬运和布置投石车到这里,在地形崎岖的龙蛇边关地带,本来投石车等大型军械都是被固定死了,都只是用于镇守一些关卡和军事重地。

  这根本不属于龙蛇边军的作风,而且有能力做这样事情的将领,绝对可以用更省力的办法,直接调用军中一些强力的队伍。

  所以这东面黑市之王宫亭绝无法想得明白,只觉得恐惧。

  这种无法想得明白也只是维持了数息的时间。

  因为就在投石车投出的巨石团落下的瞬间,周围的山林之中,已经响起了无数的鬼哭狼嚎般的呼啸声。

  无数身穿各种破旧甲衣,提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带着一种腐朽和湿臭的气息,就像是从无数坟墓中爬出来的僵尸士兵一样的人,密密麻麻的冲了出来。

  流寇!

  唯有流寇才会这样的装束,也唯有流寇习惯冲锋杀阵时这么大呼小叫。

  宫亭绝瞬间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在先前数十日的时间里,有几支最大的流寇之间出现了内讧,然后被人硬生生的捏成了一支。

  自己先前在这片天地之中,是地下的王,是因为他的武力足以震慑他的所有下游…但并不足以震慑流寇。流寇不会管他,是因为他能够给流寇足够的好处。

  然而这些山里的流寇,在自己还未彻底明白的时间里,却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现在这辆马车里面,唯有两个人,但他们,却是得到了这里流寇首领承认的人。

  所以…不该抢生意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这两个人。

  一时之间,想明白这许多事情的宫亭绝,只觉得口中无比的苦涩,心中无比的绝望。

  ……

  宫亭绝心中绝望。

  山坡上鲜血中的他那些死伤惨重的部下,在看到周围鬼哭狼嚎般冲出的数倍于己的流寇,心中更加的绝望。

  这些人也只是黑市帮派的帮众,并不是意志如铁的云秦军人,只是片刻的时间,这些人就已经开始四散逃亡,甚至忘记了前方谷口还有那一辆马车。

  甚至在很多人的眼中,那辆带来死亡和无数流寇悍匪的马车,反而成了最大的恐怖。

  完全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满山遍野呼喊的流寇,在追赶着野兔一般,绞杀着宫亭绝四散逃亡的部下。

  山谷口的马车车门帘动了。

  湛台浅唐和林夕,走出了马车。

  看着这样的屠杀,湛台浅唐有些不忍,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转头看了一眼林夕,轻声道:“会不会杀得太狠了一些?”

  “他们就是靠杀得狠才成了气候。”林夕看了湛台浅唐一眼,“这些人可杀的理由你也知道实在太多,而且我已经给过他们机会。”

  湛台浅唐点了点头,就在此时,他的面孔微僵。

  他看到有一名黑袍女子血雨腥风的战场上走来,别说那些四散逃跑的宫亭绝的部下,就连那些因为杀戮而变得兴奋、发疯般的流寇,都对这名黑袍女子表现出了绝大的恐惧,非但远远的避开,还甚至恨不得跪伏下去。

  一时间,这名黑袍女子身周十分的空旷,脚下的血路就像是一条鲜艳的红毯。

  “怎么样。”看到这名黑袍女子的出现,林夕却是看着脸色微变的湛台浅唐笑了笑,“这龙蛇边境的流寇头子怎么样?我说了你打不过她的。”

  “御剑圣师?”

  湛台浅唐的脸色极其的凝重,对着缓缓走来,用黑纱笼住了面目的南宫未央先行认真行了一礼。

  他知道自己油然而生的警惕只是来自于这名女修行者的强大,他感觉对方行来,就像是一座巨山在压近。

  南宫未央走到了林夕和湛台浅唐的面前,拉下了用以遮掩一些龙蛇山脉里面有些地方的难闻气息的黑纱巾,露出拉她那张面嫩的面容,她先是看了林夕一眼,“你终于好了?”

  林夕笑了笑,“差不多了。”

  南宫未央眉头微皱,认真的道:“你的修为提升的很快,还是比我想象中的要快。”

  林夕微笑道:“谢谢夸奖。”

  南宫未央这才看着湛台浅唐,颔首回礼,道:“这个人不错,是谁?”

  湛台浅唐有些尴尬,林夕道:“他就是大莽老皇帝的学生,湛台浅唐。”

  “哦。”

  南宫未央轻哦了一声,应该是知道湛台浅唐的事情,但却没有更多的表示,似乎也就是这样,没什么不寻常。

  “你哪里来的投石车?”林夕看着那片山破上的许多裂石,忍不住看着南宫未央,认真问道。

  南宫未央很自然的道:“我见过投石车是什么样子,和他们说了,让他们造的。”

  林夕有些难以理解:“就说了什么样,他们就能造得出来?”

  “造不出来就砍头。”南宫未央认认真真的道:“这些人宁愿到这里过这种烂老鼠般的生活,就是不想死,流寇都是怕死的人,要他们的命了,逼得狠了,他们自然就会想出办法来。”

  林夕无奈的看着南宫未央:“怪不得有句话…人都是逼出来的。可就算造得出来,你怎么搬得到这里来的?”

  南宫未央简答道:“搬不过来,砍头。”

  湛台浅唐顿时被自己一口口水呛到,忍不住咳嗽起来。

  林夕无语道:“可关键是,你让他们费这么大力气,搬到这里来做什么,用不着吧…”

  南宫未央看了林夕一眼,依旧认真道:“可以少死点人…流寇的人数也并不是很多,补充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这下林夕终于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你一会砍头,一会砍头的,现在却又珍惜他们的命了。”

  “这不一样。”南宫未央看着他,道:“说砍又未必真的砍,而且这些流寇平时又没有太大的事情做,让他们多做些事情,可以让他们少想些事情,对他们多下命令,他们就会习惯了听我命令。就不会只是怕我,而是根本不会想到要违抗我。”

  这下林夕和湛台浅唐却是都怔住了。

  “看来你的确适合做流寇首领。”林夕真心赞叹了一句,接着道:“可是光镇压没有甜头,可能你真的要多砍很多人的头。”

  “不会。”南宫未央摇了摇头,道:“前些日子我的这些部下抢了许多别的流寇的老窟,得了很多好处,而且有我坐镇,他们也不怕陡然遇到强大修行者的威胁,对于他们来说,日子已经比起之前过得好了太多倍。”

  湛台浅唐也终于忍不住感叹,“你的确是深懂治军之道。”

  南宫未央看了林夕一眼,又很直接道:“你要帮我先送一批药物,这里药物损耗太厉害,不然有很多伤病都要死。”

  林夕拍了拍湛台浅唐的肩膀,“这事情交给他去做好了,他会接替这宫亭绝的位置,还可以做你的军师,给你这些人更好的军备和物资。”

  南宫未央看了湛台浅唐一眼,又哦了一声。

  她似乎对湛台浅唐,却是也天生不讨厌。

  也就在此时,远处的山林之中却是一声呼啸,冲出一名快马,根本不管战场上的战况,急剧的冲到南宫未央的身前不远处,上面的一名骑者跃了下来,直接跪伏在南宫未央的身前,将一张小卷递给南宫未央。

  “终于开始了。”南宫未央的眉头皱了起来,凝重而冰冷的说道。

  “什么?”林夕一时反应不过来,忍不住问道。

  “南伐已经正式开始了。”南宫未央转过头来,看着林夕和湛台浅唐道:“云秦大军,已经越过千霞山,和大莽七军正式交战!”

  林夕和湛台浅唐的身体同时一震,同时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一时间,就连呼进胸肺的空气,都似乎分外的冷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