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黑暗世界中,鲜艳的唇

第三章 黑暗世界中,鲜艳的唇

  黑暗的地洞中,很快有更多的穴蛮走了出来,看到回来的这支采集队伍中的两个云秦年轻人,这些穴蛮第一时间震惊不解,表达出了强烈的敌意。

  然而在数声低沉的交谈之中,看到年轻云秦男子手中的那件绿色的披风,这些穴蛮也顿时安静了下来,对这两个不属于这方天地的年轻人保持了尊敬。

  因为在去年那场大战之后,族中的首领们已经将他们信奉的神灵的意思传达到了每一名穴蛮的耳中。

  从很久很久之前,生活在这里的穴蛮祖先,就已经认为大荒泽之后的绿瞳绿发的修行者,是上天派来帮助他们的神灵。即便去年的大战,穴蛮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池小夜到来之后,带来的许多东西,让这些穴蛮在不知不觉的改变着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曙光,所以他们更加坚信,池小夜就是代表着上天意志,降临到他们中的神灵。

  这是一种最质朴,也最真诚的信仰。

  正是因为这种信仰,他们不认为救了他们神灵的云秦人是朋友,但却保持了足够的尊敬。

  在一声声奇特的呼喝之中,有更多的穴蛮从深邃的地穴中涌出。

  一名上下牙床已经被粗粝食物彻底磨平的穴蛮长老从一队穴蛮战士中走出,到了两名云秦年轻人的面前。

  “你就是救了火王和夜神的云秦人么?你是要求见夜神?”

  这名满脸皱纹,裸露的肌肤上还有无数刺青的穴蛮长老,没有任何的礼节,只是用并不熟稔的云秦话,看着年轻云秦男子问道。

  “是的,我来见池小夜。”

  年轻云秦男子平静的出声。

  “那她呢?”穴蛮长老抬起头颅,看着年轻云秦男子身后,一直是一脸认认真真模样的年轻女子,威严的问道。

  能够拥有池小夜的披风,且知道池小夜名字,知道可以凭此和穴蛮接触的人,整个云秦都只有一个,这个年轻的云秦男子,自然只可能是林夕。

  而脸上平时经常是一副看东西认认真真表情的,让这名穴蛮长老和他身旁的那些穴蛮战士都感到莫名危险气息的年轻女子,自然也只可能是整个云秦也独一无二的南宫未央。

  ……

  云秦帝国势在必行的南伐开始,在得到这个消息的震动过后,林夕和湛台浅唐便不自觉的更加抓紧的去做某些事情。

  于是林夕和南宫未央,没有做什么停留,便翻过了龙蛇山脉,然后深入了大荒泽,到了这里。

  大荒泽对于林夕来说,始终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而这大荒泽地下,穴蛮群居的纵横交错的深邃地穴,对于他而言,就又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一根根的巨大泥柱,以及一条条不知通往何处的巨大通道,让他不由得联想到矮人构筑的地下城,但身材高大的穴蛮,却又不是他脑海之中的矮人形象,所以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思绪冲击,很新奇的感觉。

  在这名懂得云秦语言的穴蛮长老出现,打量着他和南宫未央的时候,林夕也在打量着这名穴蛮长老。

  他看得出这名穴蛮长老虽然苍老,看上去浑身的粗大骨骼都快散架,但是他却也感觉得出来这名穴蛮长老的身体内,似乎蕴含着某种独特的强大力量,必定也是穴蛮中独特的修行者。且在这名穴蛮长老的一声威严厉喝之中,林夕感觉到周围那些穴蛮眼中的敌意又骤然变得明显起来,这更让林夕明白,不管如何,云秦人对于这些穴蛮来说总是敌人,并不会因为他曾经改变过这场战争的走向而改变,甚至连多一个人,都能让他们增添许多敌意。

  “是我的同伴,可以保护我的人。”于是林夕看着这名威严的穴蛮长老,马上回答,又补充道:“而且我来找池小夜的事情,和她也有关。”

  “跟我来。”

  穴蛮长老没有表情,甚至连头都没点便转过身去,在前面带路,“需要等一些时候。”

  林夕和先前那队妇孺为止的穴蛮分开,跟在这名苍老的穴蛮长老和一些身材异常魁梧高大的穴蛮战士身后,在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条岔路之后,林夕知道自己恐怕现在连回去的路都已经找不清楚。

  “这地穴不会塌下来么?”

  南宫未央并没有林夕的顾忌,即便在这种后面都未必找得清出路,前面又似乎无穷无尽般的地底世界里,她还是想问就问,看着一团就掉落在她和林夕身旁的微湿泥土,问道。

  “会。”穴蛮长老头也不回的回答。

  南宫未央不喜的蹙了蹙眉头,“塌下来埋了人怎么办?”

  “挖出来不就是了。”穴蛮长老并没有因此而再多些敌意,只是觉得南宫未央的这个问题很白痴,想回答又不想回答般,随口嘟囔了一声。

  听到这个回答,南宫未央微微一怔,却是又觉得的确如此,便安静的闭了嘴。

  林夕却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只是这简单的一句,便已充斥着穴蛮的无畏与强悍。

  幽暗的地底世界里,不时有正好经过的穴蛮,有些似乎也是在地底世界中采集着食物,经常会有好奇的穴蛮小孩子从黑暗的洞穴里走出来,好奇的看着他们的世敌云秦人是长什么样子,

  黑暗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些不像是火光的光亮。

  走过了一条越来越宽敞的通道之后,林夕和南宫未央跟着这名穴蛮长老进入了一个同样四壁十分粗糙,似乎随意开挖出来,但却很大的地穴之中,在高低不平的四壁泥土中,林夕看到有被人按进去的一颗颗发光的珠子。

  这珠子就像是珍珠,但却发着微带着绿光的光亮,而且每一颗都有近乎拳头般大小。

  这个像是议事大殿,又像是简易神庙一般的地穴地面上,铺着许多看上去也十分粗制,但却十分柔软干燥的兽皮。

  “我们在这里等。”

  在林夕有些震惊的看着这些发光的珠子时,苍老的穴蛮长老在一块兽皮上坐了下去,那些穴蛮战士,也走出了这个地穴,隐没在黑暗之中。

  不时有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在等待之中,不时有一名名或显得过分强壮,明显比一般的普通穴蛮战士更为强大的穴蛮战士走入,或不时有一名名眼中闪耀着一些智慧光芒,身上刺青比一般穴蛮更多的穴蛮长者进入,在兽皮上的空处坐下。

  穴蛮是原始的,也更为崇尚武力的种族。从这些络绎不绝的进入的穴蛮,林夕就可以轻易判断出来,赶到这里来的,都是些穴蛮中的重要人物,很明显对于池小夜,穴蛮是真正的像神灵般的敬重和膜拜。而且从这些人身上的气息和身上的衣甲饰物来看,这一个物资十分匮乏的种族,也都会将最好的东西,放在最强大,最有用处的人身上。

  所以那些气息越加强大的穴蛮战士或是长老身上的衣物和甲衣,便越是完整。

  因为这些穴蛮战士和穴蛮长老的身材都是极其的魁梧,所以这个地穴之中很快显得拥挤起来。

  一股热气突然从黑暗通道中传来,在许多穴蛮发声的嗡嗡声中,一名浑身披着暗红色锁链甲衣的高大熟悉身影,出现在了林夕的视线之中。

  “火王。”

  林夕站了起来,看着走进来的这名似乎略微瘦削了一些,但身上甲衣更为齐备,威势更加惊人的穴蛮男子,他的心中也有了一些温暖。

  火王对着林夕点了点头,他宽厚的嘴唇略牵动了些,像是笑容,但又显得极其复杂。他依旧不会说云秦的语言,对着那名懂得云秦语言的穴蛮长老吐出了一串晦涩难言的音阶。

  “他让我告诉你,再稍等片刻,夜神就要到了。”

  穴蛮长老转身,对着林夕解释道。

  “好。”林夕点了点头。

  火王坐下,再度开口。穴蛮长老接着用并不熟稔的云秦话,生涩的解释:“我们这里,每个人的想法可能都并不相同,但你帮过我们,所以即便是敌人,说话也不必拘束,想说什么都可以。”

  林夕眉头微蹙,一时有些不明白火王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和火王说的一样,并没有等待太久,有不少脚步声响起,随着这脚步声响起,这地穴之中所有穴蛮脸上的神色,便变得更加肃穆和尊敬起来。

  林夕知道池小夜终于到来,他便有些好奇,有些期待的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只是穿着一件普通的淡绿色麻衣,但在绿色如瀑的长发,绿色的双瞳以及这么多强大穴蛮异常尊敬的目光的映衬下,再次出现在林夕眼帘之中的池小夜,便显得分外的神秘和美丽。

  在那场在记忆中似乎已经显得遥远的大战之中,池小夜留给林夕更多的印象,是愤怒和哀伤,是狼狈的,因为重伤,她的面色始终是苍白的,但是此刻不受伤的池小夜,她美丽的脸庞上,却是显现着一种宝石般的光芒。

  在林夕的记忆之中,那时重伤着的池小夜连嘴唇都是苍白的,但此刻,重新恢复强大,且似乎比以往更加强大的池小夜,她的嘴唇却是异常的鲜红,不是最深最重的那种红,而是如带着露水的娇艳花瓣般,有些粉色的那种鲜红。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