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 我们同意

第四章 我们同意

  不可否认,闪着宝石般光辉的面容上的鲜艳红唇,是极其美丽的,都是容易吸引人目光的。

  即便知道这有可能引起池小夜的一些误解,或是激怒对于池小夜由心尊敬的穴蛮首领们,林夕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在这抹鲜红上停留了很久。

  池小夜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她对于林夕有着足够的信任,在她的心中,林夕虽然还是代表着云秦,但至少代表着云秦的光明。她也并没有先和林夕打招呼,只是眼神复杂,面容却出奇平静的从林夕的身前走了过去,坐到了所有穴蛮首领的身前,面对着林夕坐了下来。

  外面还有很多穴蛮战士停留着,在这种有些显得过分庄严的气氛之中,南宫未央却是想着,如果这个地穴塌下来,外面的这些穴蛮战士肯定会以极快的速度再把这个地穴挖开来,将这里面所有人想挖萝卜一样很快挖出来。

  整个地穴彻底安静下来,池小夜不知道南宫未央此时的脑海中竟然还有如此“天才”的想法。

  在目光扫到林夕身旁这名面嫩少女的身上时,这名绿瞳少女的目光之中,便又多了些波澜。

  在修行者不动用魂力对敌的情形下,任何修行者都很难判断出别的修行者的具体修为,池小夜也无法判断出南宫未央的修为,但是那种油然而生的危险感觉,却可以让她肯定,南宫未央必定非常强大。除了强大之外,不知为何,南宫未央的身上,似乎还散发着一种让她觉得十分奇怪的气息。

  这种气息,就像是她陡然发现一株她以前从未见过,又无法沟通的奇异植株一般,让池小夜有些难以理解。

  “我和你说过,再见依旧是敌人。”怀着这种有些奇怪的心绪,池小夜微微蹙起了如画的眉头,看着林夕缓声说道。

  那名穴蛮长老轻声呢喃着,将她的话飞快转述成在场所有穴蛮都听得懂的话语。

  池小夜这句话一出口,整个地穴之中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一束束目光之中敌意陡然大增,如刀如剑一般刺在林夕和南宫未央的身上。

  林夕看着这名坐在诸多穴蛮首领前方而显得异常强大的少女,平静的点头,“是的,我们是敌人。”

  池小夜看着林夕,又看了一眼南宫未央,道:“你本来应该一个人来,你要明白,多一个人知道大荒泽里面的秘密,我们便多一分危险。”

  林夕看着她,简单而认真道:“她值得信任。”

  “你要明白。”池小夜看着林夕,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为什么事来…但无论你是因为什么事情来找我,要谈的事情,都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必须听从他们所有人的意愿,我始终代表他们所有人的意志。”

  林夕看着池小夜,他听明白了池小夜这句话的意思,也明白了火王之前那句话的意思。

  在牵涉到穴蛮的任何利益时,无论是火王还是池小夜,代表着的都不是个人,而是对立于云秦帝国的穴蛮。

  “我明白。”林夕点了点头,他知道经历了那场大战,经历了那么多难忘的生死之后,池小夜也已经变得更为成熟。

  “那便可以开始了。”受林夕的平和感染,池小夜的神容也变得更为安静,“你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来?”

  “我有能力进入大荒泽,和你们通商。”

  林夕也不废话,正式开始,看着池小夜和身后所有这些能够赶到的穴蛮首领,缓慢而镇定的说道:“我可以提供粮食,换取大荒泽中的一些出产。”

  地穴之中骤然响起海啸般的声音。

  若不是因为池小夜在这里,断然会是一片叫嚷形成的雷声,而不会只是一些骤然沉重的呼吸声形成这样的声音。

  “你能做到?”池小夜沉默了片刻,抬头道:“你是云秦的将领,这算是代表云秦军方的意思,和我们议和?”

  林夕摇了摇头:“我也希望这是整个云秦帝国的意思,但这只是我想做的事情。”

  “如果是代表云秦帝国,我们未必会接受,如果只是你的意思,这件事情对于我们而言是有利的事情。”池小夜看着林夕的眼睛,目光闪动了一下。

  林夕心中一动,道:“是。”

  池小夜缓缓说道:“只是要做这件事情,首先就要面对龙蛇边军,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极难。”

  林夕已经知道池小夜说这些,并不是说给自己听的,所以他再次点头,道:“是。”

  “对于这里的大荒泽人而言,大荒泽里的资源便是食物,但食物却十分匮乏。本身几乎要所有的人尽全力,还未必能获得足够的食物。要收集和运送用以交换的东西,我们必定要分出许多人力。”池小夜语气微冷的说道:“若是交易失败…或者换句话说,你不能保证这种换物成功的话,死的不仅是在交易中被云秦军队杀死的那些人,会有更多的人死去。你要如何让我们相信,你有着可以和我们通商的能力?”

  林夕看着池小夜和火王等所有穴蛮首领道:“其实现在还不算有,我这么快来见你,本身有件事,还是想要你们帮忙。”

  池小夜的眉头陡然皱起,脸上宝石般的光芒更浓,如神辉闪耀。

  她的身后,无数金铁震响的声音,一名名穴蛮强者身上气息涌动,面上都是充满了激怒的神色。

  “不过只要你们帮忙,这样的能力,便会有了。”但林夕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改变,他说了这一句,然后对着南宫未央点了点头。

  南宫未央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脑海中弄塌这个地穴的冲动,她脸上的神色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一道唯有这洞中少数人才能彻底看清楚的剑光,却是以强横至极的态势,从她的衣袖之中冲起。

  嗤的一声,剑光只是一闪,便回到了她的衣袖之中,但她前方的空气之中,那股强横的力量却依旧还存在一般,一道清晰的中空的剑路涡流,还凝固在空中,在下一息的时间里,才轰的一声,化成了一圈圈的大风,在这地穴之中席卷开来。

  池小夜轻咳了一声。

  这自然不是剑风和剑上散发的凛冽冰寒之气对她形成了什么损伤,而是因为这种超脱于世间的圣阶力量对于修行者天然的压迫而产生的强烈不舒适之感。

  那名一直呢喃翻译的穴蛮大长老也是额头微湿,心有余悸的看着那剑道涡流消散的地方。

  虽然穴蛮在这数十年之中,一直面对云秦各种各样的修行者,但这种真正圣阶的修行者,对于他们而言,也依旧是一种近乎无解的力量,因为在池小夜出现之前,穴蛮也都是如一盆散沙,最多都是数百人一起行动,这数百人的穴蛮大队,对于云秦军队而言,已经是十分恐怖的力量,但对于圣阶的修行者,却是难以有真正的限制作用。

  圣师,尤其是可以和穴蛮保持着一定距离,不轻易被穴蛮围攻的御剑圣师,对于穴蛮来说,也是无敌的象征。

  且这一剑的霸烈,绝对不是那种刚刚晋阶圣师的雏嫩圣师所能相比。

  “云秦内地送到龙蛇边境的黑市,现在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林夕赞许的看了一眼南宫未央,乘着面前绝大多数穴蛮被这一剑所代表的绝对力量所震慑之时,直接说道:“我们是要彻底控制龙蛇边境上的所有流寇,南宫未央她会负责统御所有的流寇。你们平时肯定和云秦的流寇也多有交手,你们也应该知道,云秦东部边境是云秦大多数犯法的人的逃亡聚集地,所以流寇的总数过万,且还不时有流亡的人逃进来加入,”

  微微一顿,给那名心神还在震撼中的穴蛮长老一些翻译的时间之后,林夕接着平静而清晰的说道:“现在我们已经控制了超过三分之一的流寇,在边境上已经拥有了最大的势力,但目前的情况是,有一支流寇在和我们为敌,必定会对外面的黑市和我们进入大荒泽的交易产生严重的影响。那处流寇占据的一片要冲,已经经营得十分完善,连龙蛇边军都不会愿意付出代价去攻,而且也未必攻得下。那里是边军不管的死角…所以只要夺下那个地方,这条云秦通往大荒泽的商路,便彻底打通。而且那个要冲,那个流寇所建立的内寨,更是可以作为中转的仓库。以及我们控制的流寇的据点。毕竟即便商路就算打通,有时为了躲避边军,我们也必须等待。而且有了极其稳固的地方,有更加舒适的地方呆着,便会有更多的流寇愿意归顺,以南宫未央的能力,控制所有的流寇,并不会需要很长的时间。”

  池小夜听得很认真,她沉思着,道:“你的意思是,凭你们,也还攻打部下那支流寇占据的要冲?那处要冲,是有许多厉害的流寇修行者,所以你们想让我们帮忙,先行打下那处要冲?”

  林夕点了点头,“那处地方配置着很多强大的军械,即便是我们也无法攻下,但有你们帮忙,我们便可以。”

  “我们来前已经仔细探查过那处地方。”林夕知道池小夜和火王等人此刻心中的所想,直接道:“我自然不可能以你们人的生命为代价,那处地方,还是有可能从地下进入,你们有巨甲虫,只要我们能够进入里面,便不可能会有多少死伤。”

  池小夜点了点头。

  然后她站了起来,转身对着身后所有的穴蛮首领。

  “我需要你们的意见。”她认真而尊敬的看着所有这些穴蛮首领,说道。

  “他已经证明,是值得信任的人。”接着,她又补充了一句。

  所有的穴蛮首领在听到这句话后,都弯腰,发出了同样的晦涩的声音。

  “我们同意你的请求。”池小夜转身,看着林夕,说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