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章 郭东神之自信

第五章 郭东神之自信

  夜色里,一个点燃着许多油灯的石窟中,坐着二十余人。

  石窟中最高处平台上,放置着一张金黄色的大椅,虽然不是纯金,只是黄铜,但因为大,因为高,便也显得分外威严。

  这张大椅下方,排列着两排黑铁大椅,无论是金黄色大椅还是这些黑铁大椅的上方窟顶上,都垂下长长的帷幔,使得这个石窟显得更有深邃的层次感的同时,也甚至凭空带上了神殿般的庄严深沉的气息。

  金黄色大椅的正中,是一名身穿墨绿色大袍,头戴着一个墨玉冠,显得分外暴戾和冷酷的中年男子。

  在数停之前,这名中年男子下首黑铁大椅上的二十余人便已经为了一件事情而陷入了剧烈的争吵,直到此时,这剧烈的争吵非但没有结束,反而有越演越烈之势,整个石窟之中声浪轰隆,一道道帷幕都因为这些声浪而微微的飘动。

  中年男子在前面数停的时间里一直冷眼旁观,直到此时,他的脸上才出现了一丝冷笑。

  “你们到底在怕什么?”

  他开口,讥讽的出声道:“只是先前一纸招降书,只是今日发现些敌人的踪迹,你们就怕成这样?”

  整个石窟之中的声音全部瞬间戛然而止,黑铁座椅上二十余名身穿铁灰色皮甲的人全部闭上了嘴,看着这名面容分外暴戾和冷酷的中年男子,眼中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些寒意。

  “我又不是宫亭绝。”

  这名头戴墨玉冠的中年男子出声,说出了第三句话。

  整个石窟之中变得更加安静,静得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的声音都可以听得见。

  “连拥有黑旗军的顾云静都拿我没办法,难道还需要怕一个只懂得乱杀一气的女子?”

  中年男子冷漠的扫视着下方的每一个人,嘲讽道:“怕她可能是一名圣师?”

  “即便是圣师,别说是一名圣师,就算是十名圣师,那又算什么?”

  “只要攻不上来,便根本不用害怕…你们不要忘记,这里是谁花了二十年的时间经营而成,你们害怕,便是在侮辱我的心血!侮辱我的能力!”

  中年男子冷漠而充满暴戾的声音,开始如浪涛一般在石窟中连绵响起。

  听到此处,所有黑铁座椅上的人们心中寒意更浓,但绝大多数人却是都忍不住心中质疑,攻不上来,那又如何,出去就依旧怕遭遇那名杀神,难道就不用害怕?

  似是知道底下这些人心中所想,中年男子脸上冷讽的意味更浓,“你们跟了我的时间都已不短,想不到还是如烂泥般扶不上墙…要对付这名女子又有很难,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龙蛇边军一些粮草的运送路线。明日派人出去,劫一列边军的运粮车回来便是。”

  “劫边军运粮车?!”

  中年男子这句话一出口,下方黑铁座椅上的不少人面色一动,都是反应了过来,但依旧有不少人却是大惊失色。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种彻底触怒边军的事,就像是往火坑里跳一样的行为。

  “怎么,还有人不明白?”

  中年男子冷笑了起来:“这些年边军不愿意付太大代价来围剿这里,所以我才有能力将这里布置成这样的不可攻之地…这些年我们也的确未越边军底线一步。但正因为我们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情,边军难道会第一时间想到我们的头上?”

  “现在在这龙蛇边军,是哪支流寇最为出名,行事最为肆无忌惮?”

  “龙蛇边军自然会想到是这名女子所率的那几千人,自然会把怒火降临到他们身上。那名女子再强,又能强得过龙蛇边军?”

  “到最后龙蛇边军即便发现和我们这里有关,依旧攻不下我们,依旧不可能来攻我们,你们的眼睛,要看得远一些,你们不要忘记,此刻云秦正在南伐。怎么可能用尸体来淹没我们这里?”

  “这整个边境线上,别的流寇,便就是流寇,而我们这里,却是一个国,这便是最大的区别…云秦南伐,更是我们壮大的最好时机,将来成王拜相,都有机会…你们竟然还在这里怕这样一名女子?”

  冷漠而威严的声音,震荡在这个石窟之中。

  在下方所有下首心悦诚服的应声和赞扬之中,这名头戴墨玉冠的中年男子极其威严而充满绝对自信的,朝着洞窟一侧窗口外望去。

  他的确有资格拥有这样的自信。

  因为他是这二十年间,云秦东境上最强大的流寇首领,郭东神。

  这洞窟窗外,是一片极高极陡的绝壁。

  绝壁的下半段,唯有些生长在峭壁上的低矮山树和一些杂草,只有在绝壁的上半段,从顶部,才有垂落些手指粗细的山藤。

  山藤的掩映之间,隐隐可以看到很多的洞口。

  许多山洞幽深不知几许,充满神秘的味道,而有些山洞之中,却是隐隐可以看到些森冷的金铁反光。

  绝壁的顶端,可以看到宽厚至极的石制墙体,有角楼,有许多大型军械的黑影。

  不只是这一面。

  这座峻山的三面,几乎都是如此,唯有一面山体略为倾斜,人为的开凿出了一条仅容两人同时并排站立,且陡峭得不伏下身体,根本站不稳的山道。

  这条在绝壁上开凿出来的陡峭山道,便是直通这座峻山上半段的唯一途径。

  但即便如此,这条山道依旧被十余个硬生生在陡峭山体上构筑出来的碉楼截成了一段段。

  这个地方,就是龙蛇山脉中的鳌角山。

  龙蛇边军的眼中钉,却依旧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不存在的地方。林夕对池小夜和所有的穴蛮坦诚的说,只凭他和南宫未央、湛台浅唐都根本无法攻得下的地方。

  ……

  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和军队与修行者之间的战斗,以及军队与军队之间的战斗,截然不同。

  郭东神本身便是犯了重罪的云秦军方高阶将领,所以他很清楚这里面的不同到底在哪里。

  对于扼守的军队而言,即便是圣师之中的强者,优势也只在三四百步之间。

  因为圣师中的许多强大的御剑圣师,也只能御剑三四百步,有些顶尖的圣师,即便能够御剑五百步之上,甚至达到近千步,飞剑距离身体越远,消耗的魂力便也越为恐怖。

  所以在二十年前开始经营这鳌角山之时,郭东神所做的布置和防御工事,便是能够将圣师都远远的阻挡在四五百步之外。

  半山开始的防御攻势,距离山底超过八百步。

  在这八百步以上的崖体上,郭东神一开始便布置了大量的滚木,落石。

  这些滚木和落石的重量,都超过千斤,用皮索固定,到有人想要冲山时,便可以很快斩断。

  千斤的滚木和落石,靠着下冲之势,恐怕就算是圣师也只会想着躲闪,而不想硬接,尤其是不想在攀爬在山崖上的时候硬接。

  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间,郭东神花费了无数心血,布置了足足两百余架各种云秦制式弩车,以及数目更多的固定式盘式绞索弩机。

  在山崖顶部,郭东神也布置了数十部投石车。

  还不仅于此…郭东神甚至自己发明了一种滑轨刃车。

  他在山体开凿出斜向下的极长洞窟,设置了滑轨,滑轨的尽头,是一辆辆如马车车厢一般,堆放着许多尖利大石,头部全部都是锋利刀刃的刃车。

  这种刃车在撤去拦挡,经过滑轨的化形之后,从洞窟中冲出时的速度,将会十分的惊人,最远可以砸落到山体下数千步的距离,且可以通过调整滑刃车起始的启滑高度,来控制滑刃车掉落的距离。

  在布置了如此众多的强力军械之后,哪怕不算那些射箭的箭楼,不算三千余名流寇的投掷,整个鳌角山,如果让林夕来形容的话,那简直就像是一个伸出了无数炮筒的太空堡垒。

  反正对于林夕而言,哪怕是做一个巨大的热气球,学习碧落陵的闻人苍月从天而降都根本行不通。

  因为山实在太高,山风太过猛烈,无法降落准不说,山顶那么多类似守城弩般的自制弩车,便可以轻易的将飘在空中的东西射成齑粉。

  正如想要杀死圣师,最好的办法便是用更多的圣师将之杀死。

  要想攻破这样诸多重型军械构筑出来的堡垒,最好的办法自然也是动用强大的军械。

  但是龙蛇山脉本身地势崎岖,且这鳌角山险峰的下面,还是一个“龟背山”,本身就是像梯田一般,有着两个梯度。

  这样一来,这个世间,恐怕根本没有什么大型军械,可以直接轰击到这鳌角山上。而鳌角山上的流寇,想要下去,却并不难,因为有一面绝壁的下面,就是一条异常宽阔,充满迷雾的原始峡谷。郭东神在这面崖壁上,设置有无数绞盘和吊蓝,可以让人上下。而云秦军方恐怕同时出动数万大军,也无法彻底封锁住那片原始峡谷。

  而这,也正是郭东神在过去二十年间,不惜血本,将所有劫掠到的东西,所有金钱和精力,全部都投在了防御工事上的原因。

  对于他而言,这里始终就是一个国,一个牢不可破的国。

  所以他对于先前南宫未央的招揽和威胁,嗤之以鼻,对于东部边境中已经最为强大的那支流寇,完全不放在眼中。

  因为有这样一个异常稳固的根基,因为云秦的南伐,他便也有了更大的野心。

  然而就在这名暴戾而冷酷的男子,自信的看着洞窟外面的流云时,他嗅到了一丝血腥的气息。

  ***

  (今天要出门和人聊些动漫的事情所以一天应该没时间写,所以今天只有这一更。和上个月一样,下半个月应该会空点,会开始有爆发)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