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旋转的黑云,巨大的城

第八章 旋转的黑云,巨大的城

  无数的乌鸦、秃鹫飞舞在天空之中,形成了一个极其恐怖的黑色漩涡。

  任何人见到由无数的乌鸦、秃鹫形成的一个笼罩数十里范围的可怕乌云漩涡,必定会震骇到了极点。

  然而这些飞旋在天空之中的密密麻麻的乌鸦和秃鹫群,却也是不停的发出焦躁、恐惧的叫声。

  这些密密麻麻形成黑色旋云的乌鸦和秃鹫的下方,是一座城墙高达三十余米的雄奇城池。

  无数密密麻麻的大莽军士和云秦军士,围绕在这座城池的四周,在战斗着,在绞杀着。

  从高空看去,就像是无数密密麻麻的蚂蚁,在围着一块高耸的蛋糕,进行着剧烈的争斗和拼杀。

  这座城池的城墙,本来有一条护城河,但此刻这条护城河已经彻底被各种破碎的军械、檑木、巨石以及双方军士的尸首所填平。在四周的荒原上,战斗双方的尸体,也已经堆积了起来,此刻所有的战斗,都是站在重重叠叠的尸体上进行。

  这些尸体,对于上空盘旋,形成巨大黑色旋云的可怖景象的乌鸦和秃鹫而言,都是异常可口的美食,然而这些乌鸦和秃鹫,却是不敢下掠,只敢贪婪却惊惶、焦躁的嘶鸣着,不时有力竭却不舍离开的乌鸦和秃鹫掉落。

  因为在乌鸦和秃鹫形成的黑色旋云到这城池之间,还有两层黑色的流幕。

  由城内和城外射出的箭矢,形成的箭雨。

  由城内和城外的军械,投射而出的弩箭、重物、甚至还有燃烧着的巨木。

  这些不停的穿梭交织在空中的东西的密集程度,已经使得飞下去的乌鸦和秃鹫,都会很快变成一团羽毛纷飞的破碎血肉。

  这是围绕着这一座雄奇城池,进行到已经白热化程度的争夺战。

  不算那些地上已经死去的双方军士,此刻正在进行厮杀的双方人数总和,都明显超过了十万。

  双方都有数量恐怖的箭军,在不停的发着箭矢。

  在四周投石车和贯山弩车的轰击之下,大莽这座雄奇城池的西边城墙,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为了堵住这个缺口,加上在连续数曰的攻城之下,云秦军队已经出现了疲态,所以城中的数万大莽军队,反而冲杀了出来,开始了疯狂的反扑。

  在这样的疯狂而混乱,城内的箭军和军械都甚至已经无法分出敌我而只知拼命收割生命的战斗之中,任何人都已经变得疯狂,已经不知道害怕,只知道拼命的朝着敌人挥动手中的兵刃,直到自己力竭,或是被敌人的兵刃斩中而倒下。

  地面在强大军械的施放或是重物的砸地之中不停的跳动。

  那一层层尸体不停的从地上震荡跳动起来,宛如还活着。

  一名云秦军方的修行者手持一柄和人差不多等高的黑色魂兵巨剑,剑身上鸟羽状的符文散发着耀眼的深青色光华,所有他身周的大莽军士全部挡不住他的一剑,然而就在一剑将三名大莽军士全部拦腰斩成两段的瞬间。这名云秦军方的修行者抬头望天,他眼前的天空黑了。

  一断城墙的断体,被城中的投石车投了出来,朝着他砸落了下来。

  这名手持巨剑的修行者在抬头的瞬间,便开始往前狂奔,但一枝比婴儿手臂还粗的弩箭,却是带着一条恐怖的气流,从他的胸口穿过,将他狠狠的钉在了地上。

  “轰!”

  不知重达多少斤的断墙断体狠狠的砸落,将这名云秦军方将领和数名身周的云秦和大莽军士,全部压在了下面,边缘泛开一层血浪。

  这只是围绕着这个城池的残酷战场中的一小个片段。

  无论是投石车投出的巨石,还是弩箭,都未必是真正的瞄准了这名修行者,然而因为天空落下的东西太过密集,因为周身全部都是血浪和兵刃,这个战场上,却是充满了太多可以导致死亡的不确定因素。在这样的战场上,即便是修行者,力量和作用也被大幅度削弱,也显得极其的脆弱。

  然而就在此时,这座雄奇城池西侧那处城墙的缺口处,却是出现了两名在这样的战场之中,还显得十分强大的诡异修行者。

  这是一老一少,两名身上的肌肤都呈现独特的浅黑蓝色的修行者。

  他们的身上,都穿着黑红色的长皮袍。

  纯黑发亮的皮袍上,绣着一座座红色小山般的符文。

  两个人的身前,都有一架缭绕着黑气,琴身上布满许多魔王状符文的青、蓝两色相间的长琴。

  一名名手持巨盾的大莽军士,拖曳着战车,像一朵朵莲花花瓣一般簇拥在这两名大莽修行者的身外。

  这两名大莽修行者的双手,在身前长琴上快速的拨动着,在他们的魂力灌输下,他们面前的长琴不发出任何的声音,只发出缭绕的黑气,一根根琴弦,却是就像黑色的发丝一般,飞射出来,钻入了地上一名名已然死去的云秦或是大莽军士的尸体内。

  然后这些尸体,就在这两名大莽修行者的钻入其体内的琴弦控制下,就像提线木偶一样,斩杀着周围的云秦军人。

  这两名诡异的大莽修行者,每一人都能控制十余具尸体,这些尸体,唯有在双腿被砍断,无法站立,或者身体被彻底破碎时,才会失去战力,而在一具尸体被击溃之后,他们又会设法用琴弦,再控制一具新的尸体。

  魂力自然不可能无穷无尽,再独特的控尸手段,无非也是源于魂力的一些控制技巧。

  但肠穿肚烂的尸体还在战斗,还在杀死着敌人…尤其被这些尸体杀死的军人,在下一刻都甚至会变成一具新的尸兵,这种景象,却是让这侧的许多已经因为鲜血和杀戮而彻底疯狂的云秦军士感到了恐惧。

  这些云秦军士在数曰的攻城之中,原本也已经疲惫不堪,此刻这种恐惧,在此时竟也有了些改变战局的能力,一股挫败的气机,从这片区域,开始如涟漪一般往外扩散而出。

  身在残酷绞杀之中的军士,在此时反而对于这种气机的感觉更为敏锐。

  一时之间,许多大莽军士开始发出了疯狂的大叫,如同陡然在黑暗之中见到了光明,直觉这一战,有了活下去的可能。

  ……

  眼看陷于胶着,原本似乎云秦军队一方还略微占有优势的战局即将彻底改变。

  陡然之间,整个雄奇的城池周围,整个战场,都同时滞了一滞,时间好像突然停顿了。

  一片耀眼的金光,从远处的地平线上涌起。

  在宽阔至极的城墙上的大莽守军第一个看清,无数密密麻麻,身穿金色铠甲的骑军,在地平线上,就如洪水一般,疯狂涌来。

  密密麻麻,至少上万的金色铠甲骑军形成的潮水中央,有一架如同神王巨船一般,有两层楼高度的战车。

  拖动这辆战车的,不是普通的军马,而是数十头和穴蛮一般高大,浑身披满白色盐霜的盐霜巨猿!

  这辆战车的上方,站着一名身穿金色重甲,身穿金色披风的将领。

  战车的最前方,是一个鹤嘴般尖利的巨大撞枪,底层一个个阁间之中,却是盘坐着一名名身穿云秦祭司服的祭司,御使着这些盐霜巨猿。

  盐霜巨猿,是力量惊人,魂师级的妖兽。

  显见,这些祭司,全部都是灵祭祭司!

  这架战车,在必要时,显然能在这些灵祭祭司的御使妖兽的推动下,化成一辆攻城车!

  灵祭祭司,代表最纯正的光明,在云秦是极其稀少的存在,然而此刻,在此处,竟然出现了这么多!

  加上这么多的金色重铠骑军,这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战车上这名高大的,浑身金光闪烁,似要夺去这世间所有一切光彩的将领,便是云秦南伐的总统领,讨逆大元帅胡辟易!

  这一瞬间,所有这座雄奇城池周围的云秦军人,自然明白是什么人到来,而所有的大莽军人,在这一刻,也已经从这片金色潮水和这辆战车的威势,知道了是什么人到来。

  一时之间,场上的形势彻底倒转。

  所有刚刚心中才出现曙光的大莽军人,便被绝望所充斥,便都疯狂而无助的嚎叫起来,有许多本身体力已经难以支撑的大莽士兵,甚至丢下了手中的兵刃,双手撑倒在地,等待死亡。

  金色潮水开始冲锋。

  马蹄敲打在地面,形成了风暴,金色的铠甲上耀眼的金光,反射着阳光,让人根本无法睁开眼睛。

  这金色的潮水,冲击的方位,正是这座雄奇城池的缺口。

  两名古怪的大莽修行者面对这铺天盖地而来的金色潮水,脸上露出了苦笑。

  在下一刻,这两名大莽修行者就被无数从空中落下的金色长矛洞穿。

  一场屠杀开始。

  金色战车逼近到了这座雄奇城池之前,势如破竹的冲入缺口。

  一柄金色的飞剑,如一道金色闪电从金色战车中飞出,瞬间切断城墙上数十架弩机旁的大莽军士的咽喉。

  这柄金色飞剑的御使者,在闻人苍月叛国之后,唯有龙蛇边军顾云静才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云秦大将胡辟易,仰起了头,微眯着眼睛,平静的环视这个如巨大火山口一般的雄伟城池。

  ……

  在南伐开始之后的三十二天,在无数犬牙交错的绞杀之后,数量占据绝对优势,已经开始节节胜利的云秦军队,终于正式攻占了魔坛城,取得了南伐之后的阶段姓大胜!

  魔坛城是大莽整个南境最为重要的军事枢纽。

  攻克魔坛城,不仅能长驱直入,占领大莽南部大片的粮田,最为重要的是,其后方的大片平原和数条大道,能够让云秦军队,顺利的将大莽布置在南境的军队分割开来。这样一来,云秦军队的大部,将能直接面对闻人苍月亲自镇守的大莽南境最重要城池,夺月城。

  也就是说,这魔坛城不仅像是一颗连着许多线的纽扣,不仅剪掉这颗纽扣,就会使得大莽的几条通兵和运送粮草线路被截断,而且这魔坛城,还是闻人苍月前方的一个盾牌。

  这个盾牌一被拔掉,数倍于闻人苍月的兵力,将会很快直接面对闻人苍月!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