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他的反击在何处

第九章 他的反击在何处

  云秦北仓洞边贸集镇,是帝国东部边境,最靠近龙蛇山脉的边贸市场。

  这个山谷之中由数十间酒楼、客栈,以及一些简易雨棚搭建起来的简陋集镇,是不法商队、亡命之徒、逃亡者、试图一夜暴富的淘金者的自发聚集地。

  在北仓洞的南边有一条山涧,上面架着一座木制的,仅能容纳一辆马车前行的栈桥。

  身背乌骨巨弓,戴着精致的绣梅银色面具的林夕,就坐在栈桥的那头,隔着这条山涧,遥望着北仓洞边贸集镇。

  对于林夕而言,这北仓洞边贸集镇并不陌生。

  他就是在这里遇到了陈妃蓉,而现在他正式打通和穴蛮的边贸之路,这北仓洞边贸集镇,又将是个重要的接货地。

  有许多从龙蛇山脉和大荒泽而来的云秦稀缺物资,将会从这里流出,通过各种见不得光的渠道,最终再到他掌控的另外一头,再汇入他的手中。

  而龙蛇山脉和大荒泽之中缺少的药物、食物,也会从另外的一头,通过各种见不得光的渠道,流到这龙蛇山脉边缘,数个像北仓洞集镇一样的地方。

  虽然也是因为林夕的原因,北仓洞集镇经过当时龙蛇军方的黑蛇、黑龙和黑旗三大王牌军的彻查之后,和当年林夕第一次来这里时相比,已经变得十分萧条,但是林夕知道,用不了多久,这里将会比他第一次来这里时,还要繁华,还要混乱。

  不到这里对付沐沉允,便不会接触到地下黑市,便不会想到做黑市生意,便也无法将粮食运送至大荒泽之内。不在这里认识陈妃蓉,今日也不会在这里等着解决她的一些事情。

  所以此刻林夕在晦暗的晨曦之中,看着远处薄雾中的北仓洞边贸集镇时,便更加觉得这个世间充满了无数说不出的因果,有始而终,又由终而始。

  在林夕的等待之中,薄雾笼罩的山道之中,徐徐行来了一辆马车。

  驾着这辆马车的,是一名神容古板的中年男子,马车的车厢之中,有三个人。

  其中一个是一名身穿月白色棉袍的清癯中年文士,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有些略胖,身上带着一种散不去的油腻味道,似是普通小酒肆的老板与老板娘,一直有些瑟缩的缩在车厢角落里,一种半睡不睡的状态。

  马车车门并没有关,虽然遮着厚厚的车帘,但是山路的颠簸之间,车帘起伏之中,远远的,马车车厢之中这名身穿月白棉袍的中年文士便也已经看到了坐在栈桥那边等着的林夕。

  看着沉静的等待在那里的林夕,这名中年文士眼中现出了一些莫名的情绪,在他的几句低语之下,这辆马车在栈桥的这端缓缓的停了下来。

  中年文士弯腰,掀开了车帘,走下了马车,对着对面的林夕微躬身,道:“在下程子静,不知阁下有何指教?”

  林夕没有站起来,他只是看着这名面容平静,但眼底却带着警惕和杀机的中年文士,摇了摇头,道:“这不是你们柳家所能插手的事情。”

  “你很直接。”程子静微微一怔,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看着林夕,轻叹道:“看来你是陈妃蓉的人…看来先前我们柳家来的人,也是死在了你们的手里。”

  “有些人死了,有些人活着。”

  林夕看着程子静,平静道:“因为你们知道某些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我通常会给你们柳家派来的人两个选择,不要离开东蛇边关,为我所用,或者便是依旧选择和我为敌,那便会死在这里。”

  “死,或者投降,这真是很简单的选择。”程子静笑了起来,看着林夕道:“只是留在这里做什么?做流寇么?”

  林夕看了程子静一眼,没有回答。

  “看来先前苏仲文的发现和我的预料都没有错,陈妃蓉不仅身世有问题,还和流寇、黑市生意有关。”程子静微笑着看着林夕,“那就算我不想死,留在这里,难道一辈子在这里做流寇么?”

  “未必。”林夕冷冷的看着程子静,道:“等到柳家倒掉或许便可以了。若是柳家执意要这么做下去,倒掉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可惜越是狂妄的人,便会越早灭亡。”

  程子静看着林夕,摇了摇头,微嘲道:“你难道以为,我们柳家在接连损失了许多人之后,会依旧没有什么准备,只是这样一辆马车离开这里么?”

  说完这句话,程子静便看了林夕背着的乌骨巨弓一眼,然后平静的抬起头,看着林夕身后浸染在薄雾之中的山林。

  山林之中,陡然响起了些纷乱的树木抖动声。

  “嗤….嗤…嗤嗤嗤!”

  但就在下一瞬间,一种急促而密集得几乎连成一声的切割声,却彻底主宰了那片空间。

  程子静的脸色大变。

  林夕后方的薄雾突然破开,一名身穿墨色长衫的蒙面修行者从中冲出,手中端着一具青铜色,布满符文的弩机,就要对着林夕激发,但就在这一瞬间,那种急促而密集的切割声已经到了这名修行者的身后。

  在数分之一息的时间内,在这具弩机上的符文刚刚开始闪光时,一柄连着长长的锁链的靛蓝色,却似在燃烧着的长剑,从这名修行者的后颈切入,瞬间切断了这名修行者的脊椎。

  急促而密集的切割声彻底消失了。

  程子静面前的整个天地,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在看到那柄连着锁链,如同从地狱中抛射上来的靛蓝色长剑的瞬间,他和身旁马夫的身体,就已经彻底的僵硬。

  靛蓝色长剑缩回了因为血雾的扩散而变得绯红的薄雾之中。

  一名身穿着一件普通素色棉袄的颀长男子,从薄雾之中提着那柄靛蓝色长剑走了出来,那带有流淌的熔岩般符文的锁链,已经全部缩回了他的衣袖之中。

  程子静无比震惊的看着这名面容温雅的男子,他已然知道了此人的身份,但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会因为陈妃蓉而和柳家为敌。

  在这一片死寂之中,林夕身后的山道中,又传来了一阵阵清晰的马蹄声。

  听到这样的马蹄声,程子静和他身旁的车夫如濒死的鱼一般的双眸之中,出现了些希望的神色。

  一辆辆货运马车,从薄雾之中走了出来。

  程子静和他身旁的车夫,再度怔住。

  “你们在等什么?”

  林夕看着呆住的两人,冷嘲道:“在等你们柳家的那七百私军么?”

  “他们不会来了。”林夕微微一顿之后,看着程子静,道:“有一半已经死了,有一半选择了投降。”

  程子静和车夫的呼吸都几乎为之停顿,浑身都被冷汗湿透。

  随着那条山道上车队的出现,一股淡淡的药香味道和粮草独有的气息,传入了两人的鼻中。

  出现在程子静和车夫眼中的货运马车越来越多。

  有十余个人首先快步跑了过来,当程子静和车夫不存在一般,开始铺钉厚木板和架设横木,加固栈桥。

  程子静的身体索索发抖起来,他在这个时候发现了某个事实…这么庞大数量的药材,即便是数千流寇,也不可能用得完。

  这个发现让他从震骇变成了敬畏,这名柳家的重要供奉,在脑海之中出现了柳家轰然倒塌的景象,他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对着对面的林夕和程子静表示臣服。

  ……

  湛台浅唐和林夕走到了一起,上了一辆马车,开始绕过北仓洞,朝着鳌角山的方位前行。

  这一次两人的会面,也有着重大的意义。

  因为这是通往大荒泽的道路打通之后,第一次的通贸。

  先前从鳌角山运送出来的一批矿石和药材,已经随着林夕的出来而运送了出来,而这批药物和粮食运送到鳌角山之后,便会第一时间到达等候在那里的火王等人的手中,运送进深邃的地底世界。

  “云秦的南伐大军已经攻破了魔坛城。”

  没有什么过场的话,湛台浅唐直接和林夕说起了现在整个天下最紧要的事情,他看着林夕,眉宇之中因这第一次通贸而欣喜的神色,被一股忧虑所冲淡了,“按照陈妃蓉大掌柜打听到的确切消息,云秦后继已经又投入了十万大军。有超过四十万的云秦军人,进入了大莽的疆域。魔坛城一破,大莽七路大军必定被切割开来。按照我的预计,将会有至少二十万的云秦军队,逼近闻人苍月镇守的夺月城。而夺月城的总军力,最多也在七万左右。”

  林夕没有摘下面具,沉吟道:“以这战况看,云秦军队是在节节大胜着?”

  “是的。”湛台浅唐点了点头,“夺月城之后,便是大莽人口稠密的数个行省,只要云秦军队一突破夺月城,突入那些行省,不仅对于整个大莽的士气都是致命性的打击,而且大莽军队光是靠占领和劫掠,就能补充许多军需,甚至能劫掳大量人口,构筑军事要塞。”

  “你的意思,是夺月城绝不能失。”林夕转过头,看着湛台浅唐,微冷道:“但闻人苍月不可能这么轻易被击败。”

  “我比云秦任何人,以及大莽绝大多数人都要了解大莽的军力。”湛台浅唐有些苦涩道:“按我所知,大莽在这样的时间内,也至少再能调十万军队,但就目前情形来看,大莽这方却并没有大量后备军力投入。所以一直是近四十万云秦军,在面对二十万大莽军。”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道:“所以闻人苍月必定会有一次大的反击。”

  “只是不知道他的反击会在什么时候开始。如果不守夺月城,大莽数个行省失守,对于整个大莽的国力和士气的影响,恐怕不是行军打仗能够决定的了。”湛台浅唐摇了摇头,道:“但守夺月城,夺月城必定会被三倍以上的云秦军团团围困…这如何守得住?”

  林夕无法从这些简单的讯息之中,判断出闻人苍月会如何做,所以他只是隐然觉得南伐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收尾,所以他也不再多想,只是又问道:“陈妃蓉那边还有什么消息么?”

  “碧落陵已经正式分割,设立两个行省。”湛台浅唐看着林夕道:“陈妃蓉大掌柜特别带消息给你,说你派去的许笙十分出色,在碧落陵,已经有大德祥的大片良田和牧场。”

  ***

  (上一章大莽的南境的确是错误的,对于云秦来说是南境,大莽就应该是北境了已经做了修改。)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