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章 围城

第十章 围城

  在云秦的南伐正式开始之后,一纸诏书,将碧落陵以山阳道为界,一划为二。

  镜天湖所在的这一半,被正式定名为碧水行省,另外的一半,被命名为天落行省。

  这样的正式设立行省,在绝大多数云秦人看来,只是避免重蹈覆辙,防止再出现闻人苍月这样权势太重,坐拥相当于数个行省领地的人物。

  然而这个世间真正拥有极高权势的人,却是再次觉得自己低估了新任首辅文玄枢和云秦皇帝玩弄权势的能力。

  因为那名原先调入碧落陵,代表着九老中黄家势力的省督,虽然任了碧水行省的省督,但实权却被再次削减了一半,这便代表着黄家越加的淡出了云秦的舞台。

  在帝国的最东边,林夕和湛台浅唐谈论起碧落陵中的事情时,碧落陵中的青草,已经开始了疯长。

  这是整个一年之中,碧落陵中的青草最嫩最肥美,牲畜长肉最快的时节。

  在一个用简陋的木栅栏和枯枝围起的围场之中,一群牧民围在一个铺着干草的马棚之中,骤然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

  一头浑身带着血迹的小马,摇摇晃晃的站立了起来。

  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分娩,但这却是这个牧场正式建立之后,驯服圈养的马匹,产下的第一头小生灵,对于这个牧场而言,自然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一名和两名有经验的老牧民一起完成了迎接这头小生灵诞生的青年人站了起来,用袍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这名开心的笑着的青年人面孔黝黑,身上的鱼腥味似乎已经没有了,此刻却是带着一些马粪的味道。

  他是从东港镇鱼市,走出的修行者许笙。

  有一名身穿黑甲的年轻云秦军官也目睹了这牧场中的第一次分娩,看着许笙脸上的汗水和灿烂的笑容,他也有些微微的感动,但却依旧难以理解的摇了摇头。

  这名年轻云秦军官叫秦叶威,在发现了许笙是修行者之后,他便多次真挚的游说许笙,想让许笙加入军方发展。

  毕竟修行者对于整个帝国而言,是最为稀缺的资源,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修行者加入军队,自然更容易获得耀眼的荣光。

  但许笙拒绝了军方诚挚的邀请,虽然一来二去,秦叶威都和许笙成了朋友,虽然许笙在接下来的开辟农田和开辟牧场的事情上,也体现出了极强的才干,然而越是如此,秦叶威就越是想不明白…像许箴言这样一名拥有如此才能的修行者,难道就真的原意将脸埋在这碧落陵的泥土和沾染着马粪的干草之中,并始终甘于,且享受这样的生活?

  在人群之中便擦汗,便转过身来的许箴言看到了身穿黑甲的年轻军官,他也看到了这名年轻军官眼中的难以理解,但他只是冲着这名年轻军官,隐含着对方不知道的骄傲,笑了笑。

  他无法告诉这名年轻官员自己甘于做这样的事情,以及心中骄傲的真正原因。

  因为他无法告诉这名年轻官员,林夕才是大德祥的真正主事者。

  虽然在碧落陵的大战之中,所有的人都败给了闻人苍月,但当阵一剑斩杀秦擎黄,以及林夕之前率军的战无不胜和在龙蛇边关大荒泽会战中的表现,也已经随着云秦皇帝的当殿震怒而在军中彻底传播开来。林夕的名字,在云秦的军中已经十分响亮,先前的事迹,也已经使得他赢得了许多军人的尊敬甚至崇拜。

  许笙也无法告诉秦叶威,大德祥现在之所以能够顺利的开垦出数量惊人的农场,建立这样的牧场,也并不是因为他的才能,他只是一个忠实的执行者,一些大计,是在他离开东港镇,到这里时,林夕就已经制定下来的。

  云秦帝国拥有惊人的疆域,拥有人口超过百万的繁华大城,但这个世界的人口和开垦程度,自然无法和林夕来自的那个世界相比,所以云秦帝国总体而言,依旧是地广人稀。

  碧落陵一分为二,设立行省,绝大多数云秦朝堂中人都可以预先猜测得出,必定会先免除数年赋税,大肆鼓励人移居,耕种、放牧。

  然而云秦帝国从不缺地,缺的只是人。

  除了附近行省的一些边民会移入之外,一般的农户、牧民,都不可能会放弃自己熟悉的生活和居住的地方,进入到这样一个完全陌生,且在他们看来不知吉凶的地方来定居。

  所以谁都知道,即便设立行省之后,从上到下都会给出一系列的优惠之策,但在帝国将来很长的年月里,碧水和天落这两个行省的人口,还会少得可怜,还要依靠云秦帝国连年将案犯发配到这里,慢慢的增长人口。

  所以那名代表着黄家的省督,在帝国将来很长的年月之中,便会始终处于被架空的状态,随着黄家的消隐而慢慢的消隐。

  但是林夕让许笙采取了雇员制的手段,先行在碧水行省的交通要道旁建造房屋,形成镇区,然后将这些房屋,免费提供给大德祥的雇员…农户和牧民,首先便和大德祥签署约定,成为大德祥的雇员。不论年份收成的好坏,大德祥的工钱,都不会少。

  这个世界的商号雇员,都几乎是终身制的,而普通的云秦贫苦人家,能够成为一家大商号的雇员,都会视为一种难得的机会和荣誉。

  许多农户和牧民,都不会有信心和胆量自己进入碧落陵开垦,哪怕碧落陵的水草肥美,土壤十分肥沃,但他们却愿意成为大德祥的雇员,为大德祥做事。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个可靠的东家,即便在这里的生意经营的不好,也会对他们负责,也会安排他们替大德祥做别的事情。

  正是因为有林夕早已定下的这样的大策的指导下,在碧水行省免除五年赋税,且对开垦和牧业有贴补奖赏的具体条例刚刚正式宣布后不久,许笙便已带着数量惊人的大德祥雇员进入了碧水行省,行动之速,震动了刚刚建立不久的碧水行省省督府。

  带入大批人口,这是对省督府的最大的实质性的支持,所以在接下来无论是选地,还是修路等方面,碧水行省也都给予了大德祥最大程度的支持,甚至为了保证这个刚刚建立不久的牧场的安全,碧水行省的军方都不动声色的进行了一次春猎,将这个牧场周遭的野狼群,都围剿了一空。

  因为许笙很清楚自己是在帮小林大人做事,而且虽然在碧落陵一战之后,他和息子江沿岸的百姓们都由心敬仰的小林大人似乎已经因为重伤而一蹶不振,彻底消隐在云秦,但他却同样清楚,小林大人并没有消沉,已经在自己所做的这些方面,开始了他的复仇之战。

  他无比尊敬小林大人的品格,他信任小林大人的能力,他的修行者身份,也是小林大人带来的,所以对于此刻这样终日和泥土、马粪为伴的生活,他甘之若饴,且认为做得极有意义。

  他在心中肯定,将来小林大人,一定会以一种震惊整个云秦的姿态,重返所有云秦人的视线之中,而他,也会因为追随着小林大人,而真正做出一番事业,获得真正的荣光。

  ……

  ……

  中州皇城。

  一名中州卫将领以极快的速度,将一封焦尾级的军报送入了御书房中,然后用最为恭谨的姿态,快步倒退着退出了御书房。

  金碧辉煌的御书房中,唯有身穿金色龙袍云秦皇帝和云秦首辅文玄枢两人。

  这是现今世间,最有权势的皇帝,和最有权势的权臣。

  即便是面对最高级别的军报,云秦皇帝也依旧保持着无上威严,以一种不急不缓的姿态,看完了这份军报的所有内容。

  “呼”

  然而看完了这份军报之后,这名隐忍了十余年,终于开始彻底展露自己锋芒的帝王,却是再也难掩眼神中的狂热和狂喜,狠狠的呼出了一口气,将这份军报,摔在了身前的金色长案上。

  “朕的二十万大军,已经将闻人苍月的七万主军,团团围困在了夺月城内!”

  “攻破夺月城,长驱直入,已经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狠狠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云秦皇帝转头,看着文玄枢,缓缓的说道。

  “恭喜圣上。”文玄枢躬身,诚挚的出声贺喜道。

  “即便不用青鸾学院的人,将青鸾学院和这南伐彻底割裂开来,这一战,朕不是一样要胜?”云秦皇帝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冷意,“江家的人最近花那么大力气逼供一些闻人苍月的旧部,到底想要从他们的嘴中掏出些什么?”

  “军械。”

  文玄枢微垂着头,简单而直接的道:“闻人苍月无法将他积蓄的大量军械从碧落陵带走,江家想要挖出埋葬这些军械的地点。”

  云秦皇帝点了点头,他的嘴角露出些冰冷而嘲讽的笑容,只是道:“许家的这个小子,的确有些意思。”

  在嘲讽的冷笑中说了这句话之后,处在南伐战场上传来的胜利消息的巨大喜悦之中的云秦皇帝,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他忍不住想要提及那个让他憎恶的名字,但想到那个人是青鸾学院的底线,他便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闭上了口,不再说话。

  …….

  遥远的大莽王朝境内。

  二十万密密麻麻的云秦大军,将一座上方同样盘旋着无数乌鸦和秃鹫的宏伟巨城,围得水泄不通。

  城内守军雪亮的兵刃反光和黑色的云秦大军,将这片天地变得森冷到了极点。

  这是大战前最后的寂静。

  双方都还没有开始主动进攻,城内和城外,都在准备着一些大型的军械。

  在黑色的云秦大军中的某个角落,一队云秦军士在打用以建造箭楼的木桩。

  一根削尖的巨木桩在十余人的合力之下,深深的扎入了泥泞的,先前已经经历过激烈绞杀的地面之中。

  在木桩入地的瞬间,这一队云秦军士沉冷的面容上,都充斥了异样的神色。

  地面上的泥土在钉入的木桩的挤压下,挤出了不少水,而这些水,却不是黑色的泥水,而是深红色的血水。

  这一队云秦军士都清楚,很快,这片已经被鲜血浸湿的土地之中,将会浸入更多的鲜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