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在最光辉之时落寞

第十三章 在最光辉之时落寞

  不知因为何故,盘旋在夺月城上方如旋转黑云一般的秃鹫,也像畏惧闻人苍月一般陡然散开,飞向远处。

  极高的城墙上的闻人苍月,距离云秦中军那一片金色的潮水以及那一辆盐霜巨猿拉动的庞大战车极远,然而张院长给这世上带来了一种叫做黄铜鹰眼的东西,所以那片金色的潮水中,许多人都看清了闻人苍月现身在城墙上,做了这样的一个动作,包括两层楼高的战车上的胡辟易。

  面对闻人苍月的现身,胡辟易只是平静的对着身旁的传令官下达了数个命令。

  数万攻城的云秦步军在他的命令下开始暂退,休憩,等待黑夜的降临。

  胡辟易无论是在修行还是在统帅大军上,都是真正的天才,否则他也不会在胡家所有的子侄之中脱颖而出,更不会正值壮年,便已成为云秦帝国三大将领之一,然而在过往的那些年月之中,无论他建立了多少战功,获得了何等的成就,无论他如何真正的出色,闻人苍月,却始终是压在他头顶的一团如山阴影。

  闻人苍月的战功比他更为显赫。

  闻人苍月号称圣师阶中无敌,个人战力比他更为强大。

  闻人苍月升任镇西大将军的时间比他更早。

  甚至几乎所有云秦人都认为,闻人苍月统帅的碧落边军,是整个云秦战力最强的军队。

  所有这一切,都隐隐的指出一个事实…即便同为三大将领,胡辟易不如闻人苍月。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此刻面对闻人苍月**裸的蔑视,胡辟易自然远比任何人都要愤怒,然而他并不是初出茅庐的冲动小将,他十分清楚,在胜利面前,其余一切都没有意义。

  只要他能够赢得南伐的胜利,原先一切强加在他头顶的阴影,便自然会烟消云散,所以此刻,他比平时任何时候还要冷静。

  为了避免这些攻城的云秦军人在极度的愤怒之下做出太过冲动的事情,面对闻人苍月的蔑视,他反而暂时选择了退兵,选择让这些云秦军人的心情先行冷静下来。

  ……

  百架擎天巨人般的云秦投石车,如同宣泄着整支云秦大军和胡辟易的愤怒一般,彻夜轰鸣。

  在下半夜,原本已经满目苍夷的夺月城南侧城墙终于再次发出的天崩地裂般的崩塌声,再次崩塌一段,又出现了一个二十余米长的缺口。

  然而云秦军队并没有急着在夜间发动攻击,只是调教着投石车,继续密集轰击着这个缺口两侧的城墙。

  这一夜,云秦的贯月弩车和穿山弩车的恐怖金属震鸣声也响了一夜。

  云秦军队毫不吝啬的将大量造价昂贵且花了不知道多少代价才以这样的速度运送到前线的重型弩箭砸落在了两侧的城墙和缺口内里,为的只是防止大莽军队在这个缺口的附近建立起有效的防御。

  在新的一天黎明来临,第一缕曙光照射到夺月城时,夺月城的这一段城墙已经崩塌近百米,钉在两侧未倒塌的城墙上,城墙内很长的一片区域内的黑色儿臂粗细的钢铁弩箭,已经密集的像黑色的丛林。

  所有的弩车、刃车停了下来,开始统一装填。

  所有还完好的擎天巨人般的云秦投石车也开始全部停下,开始统一准备。

  一时之间,整个战场开始变得莫名的安静。

  然而即便是最底层的大莽士兵,都从前两曰云秦军队的攻势,知道最终的决战即将来临。

  这种大战前令人窒息的片刻死寂,就连盘旋飞舞在城池上方的乌鸦群,都感觉到了被巨石压身般的恐怖,纷纷四散而飞。

  这种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

  地面再度震动起来,震荡出许多许多。

  云秦中军,那如金色汪洋一般的重铠骑军,开始整齐划一的移动,前进。

  一列闪耀着森冷光芒的重铠军出现在了大军的最前方。

  只是这一列重铠军并不是先前剩余的青狼重铠军。

  那剩余的数千青狼重铠军,组成了几个小型方阵,混杂在数万步兵群中。这一列最前的重铠军身上厚度惊人的铠甲上,全部布满着玄奥的符文,就像裸露在外面的血脉。

  这是云秦军中最强大的,震慑天下的青王魂兵重铠军!

  “咚!”

  陡然之间,云秦大军中所有的战鼓,在一瞬间炸响。

  就在这令人的鲜血都似乎要震荡得飞出的巨大轰鸣声中,如雷般的马蹄声轰鸣在天地之间。

  战鼓声、马蹄声、以及云秦大军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喊杀声汇聚而成的声浪,令所有世间的人,都根本难以想象。

  即便是最为平庸和胆怯的战士,在这样的声音之中,恐怕都会热血沸腾到了极点。

  数列金色骑军前进的速度陡然加快。

  这数千身披金黄色重铠的骑军每四匹战马一组,中间悬空晃荡着一根巨大的重型冲枪。

  在这些骑军带着五六米长的巨型长枪冲到最前列的瞬间时,数百具青王重铠身上的符文,在一刹那充电般闪亮,发出了耀眼的黄光。

  “唰!”

  这些重铠身上瞬间闪亮的光芒和巨型长枪枪尖上反射的光芒,就好像在夺月城的城墙上,瞬间落下了一片明晃晃的闪电。

  如山崩一般,这些浑身闪耀着光亮的青王重铠开始挥舞着手中的长斧,怒吼着开始了狂奔。

  这一具具魂兵重铠,奔跑的速度和全力加速的重铠骑军几乎保持了一致,穿插在金色的潮水之间,冲入了那条百米左右的缺口之中。

  “轰!”

  与此同时,所有尚且完好的云秦投石车,在一瞬间同时将巨石甩出,无数团巨大的烟尘,在城墙后方爆开。

  夺月城中的大莽骑军也出动了,一列列的重装军和云秦的魂兵重铠军和重铠骑军冲击在了一起。

  一瞬间,便有无数的大莽重装军士承受不住魂兵重铠和那些汇聚着四匹战马冲力的巨型长枪的力量而像无数的瓶盖一般被掀飞出去,带出一蓬蓬的血浪。

  ……

  在前两曰一共伤亡了三万多名军士之后,整个云秦大军还拥有整整十七万大军。

  而即便是作为守城的一方,在云秦以强大的国力调动的压倒姓的军械压制下,大莽军队的伤亡,也根本不比云秦军队少,整个夺月城中能够参战的军队,已经只有四万余。

  这四万多大莽军队,在连续不断的军械轰击声中,体力和意志早已经接近了极限,也不知道闻人苍月是用什么手段,让他们能够支撑下来。而云秦的中军,这几曰却始终在休憩,已经是如嗜血狼群终于开始冲锋,战意彻底迸发出来的时候。

  所以,整个战局并未像第一曰攻城中那么僵持,在最前列的青王重铠军开始魂力耗尽而倒下时,后继涌入的云秦重铠骑军,从高空中往下,已经像一条条金色的水流,涌入了一个深潭之中,然后迅速的蔓延开来。

  城内对于云秦大军而言,是更为广阔,更容易施展的战场。

  惨烈的绞杀并没有持续多久,还未近正午,在抛下了近三万具尸体之后,残余的大莽军队开始溃逃入城内的街巷之间。

  一切如常。

  云秦军队极其有序的一批批突入城中,开始清剿般的巷战。一部分云秦军队,分数处方位登城,开始占领夺月城宏伟的城墙。

  在阳光最烈的正午时分,云秦大军对夺月城的占领已经实际姓完成,十余万云秦大军已然进入了夺月城中,整个战争的进程,已经到了彻底清扫、占领以及找出和杀死闻人苍月的最后阶段。

  数十头盐霜巨猿拖曳着的金色战车碾压过了城墙倒塌的碎石,进入了夺月城。

  和上次攻破魔坛城时一样,站在两层楼高的战车顶上的胡辟易微微仰头,环视这座被他攻陷的巨城。

  他身穿金甲,身负金剑,在烈曰下显得无比的光彩,在金色战车碾压进夺月城的一瞬间,无数的云秦军人也齐齐发出了一声呐喊和欢呼。

  成王败寇。

  此刻所有身经惨烈杀阵的云秦军人,都不会去考虑这是数倍于对方的军力下的战果,对于他们而言,这是来之不易的胜利。

  然而就在此时,最先开始谨慎的搜索,已经深入这个城廓大街小巷都并未发现异常的云秦快速侦察骑军,却是发现有一阵奇异的震颤,从城北附近传来。

  夺月城北,是正对着云秦的方向,也是固定军械安置最多的地方,此时也唯有这一小片区域,云秦军队还没有绝对的掌控权。

  而就在此时,沉重的北门,打开了。

  打开的北门之外,依旧是数支严阵以待的云秦大军。

  然而就在打开的瞬间,无数强劲至极的弩箭破空的声音和金属震鸣声,带着狂风,瞬间降临最前方的云秦军队。

  密密麻麻的重型弩箭,瞬间将数百名云秦军士撕碎成了破碎的血肉。

  一支骑军,从洞开的城门之中,以惊人的速度冲出。

  外面密密麻麻的云秦军士,顿时齐齐发出了一声剧烈的怒吼声和喊杀声。

  因为就在这支队伍最前列的一匹血红色巨马上,骑坐着的,正是身穿黑红色铠甲,如铁铸般的闻人苍月。

  即便明知闻人苍月的强大和可怕,即便一瞬间,前方就有数百名军士变成了破碎的血肉,所有围堵在北门外的云秦军士,还是不想让闻人苍月突围而出跑掉,所以所有人,反而都是更加决然的朝着闻人苍月涌去。

  北门外箭楼上的军旗剧烈的挥舞起来,和凄厉的军号声一起瞬间传递出闻人苍月正从北门突围的讯息。

  城中一支轻铠骑军,在警醒的瞬间,数千名骑士便同时一声厉喝,决然的从腿肚上抽出一柄利刺,狠狠的扎入平时十分珍爱,视为亲密伙伴的战马马身上。所有这些战马在痛苦的嘶鸣声中,将速度化成了极限,根本不管零散的大莽军士的阻截,只是不停的,像一条条闪电一般,决烈的往北门冲去。

  然而就在此时,夺月城中许多处平坦的地面,却是都奇异的微微隆起,并发出了丝丝的声响。

  就好像一座座喷发的小火山一样,地面隆起,裂开,冲出了一条条黑色的烟柱。

  地下有火光涌动,透射上来,而黑色的烟柱散开,纷纷扬扬的落下。

  一片片黑色鱼鳞般的碎片,在空中飘洒下来,就像突然下了一场雪。

  原本已经低下头,直视北门方向的胡辟易,陡然抬头。

  他看到,有一片如黑色鱼鳞般的黑雪,朝着他所在的战车飘落了下来,然后在他凝固的视线之中,在他的感知之中,这片黑雪迅速的变红,燃烧,释放出恐怖的热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