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一战而变

第十四章 一战而变

  天空中光明大作。

  胡辟易的金色身影,在这一瞬间更加显得光辉万丈。

  然而他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却是前所未有的苍白。

  “退!”

  一声前所未有的厉吼,从他的口中迸发而出,这辆威武至极的巨大金色战车高处震荡而出的磅礴气息,瞬间将那一片掉落下来的流火吹散。

  然后即便是震成粉碎,那些无数细小的微粒,还在继续燃烧,施放着恐怖的热力。

  夺月城中地面上的无数隆起隆得更高,喷出了一丈来高的火焰。

  纷纷扬扬洒落的黑雪,几乎笼罩了整个夺月城。

  像胡辟易这样强大的圣师阶人物,光是凭身上气息的震荡,便可以卷开和震碎所有飘落向他和战车的黑雪。

  然而那些普通的云秦军士,那些浑身的魂力本身都已经几近耗光的普通低阶军中修行者却是不能。

  纷纷扬扬洒落的黑雪,很快全部变成了一片片的火焰,落在了他们的身上,粘附在他们的身上,剧烈的燃烧。

  很快,整个夺月城,都几乎燃烧了起来,都变成了一个喷发的火山口。

  无数骁勇善战的云秦军士,变成了火人,在地上翻滚却依旧无法扑熄粘附在身上的火焰。

  胡辟易喝令全军撤出这个城池,他自己原本已经不想退,然而所有拉着战车的盐霜巨猿,在面对这个燃烧着的城池,面对落下的火焰,却是根本无法摆脱本能的恐惧,已经根本不受那些祭司的控制,惊恐的拼命往后退却。

  威武的巨大金色战车,以一种跌跌撞撞般的姿态,从燃烧着的城池中冲出。

  脸色苍白到了极点的胡辟易,在浑身不可遏制的微微颤抖之中,转头看后方的城池。

  ……

  数千悍不畏死的堵住北门的云秦军队,被闻人苍月所率的这一支骑军切豆腐一般轻易的切开。

  因为充当箭头的,是圣师阶中无敌的闻人苍月,以及他一大批魂力充沛的修行者部下。

  所有刺向他和他身下战马的兵刃,全部被他身上散发出的恐怖力量,和在他身前形成光幕的恐怖剑气震得破碎、倒飞而出,嗤嗤的洞穿阻挡在他前方的云秦军士的身体。

  他身后所有的追军,被烈火阻断。

  那数千骑云秦轻铠骑军,也在未接近北门的时候,就已经被冲天的火焰吞噬。

  闻人苍月面无表情的带着身后的近千骑军,冲入荒原,朝着西方逃遁。

  虽然此刻他是真正的在逃遁,然而他身周七曜魔剑的剑光,却似更加充斥浓浓的鄙夷和嘲笑的意味。

  ……

  猩红的火舌从夺月城北门门洞中卷出。

  城中的火焰,有些地方甚至超出了城墙的高度,映得上方的天空一片赤红,整个城池,就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灶。

  没有多少人能从城中逃出来,所有在城外的云秦军人,浑身都忍不住秫秫发抖起来。

  十余万强大的云秦大军,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被这座燃烧着的城池吞噬,而他们这些还活着的人,却是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发生。

  威武的巨大金色战车之中,一名须发皆白,十分苍老的云秦灵祭祭司在黑雪飘落的瞬间,便似已经木化,原本红润的脸色变成了那种朽木的灰黑颜色。

  在金色战车被盐霜巨猿拉出夺月城,终于停下,所有的盐霜巨猿看着自己身上的焦痕也开始发抖之时,这名已经木化般一动不动的苍老云秦祭司陡然伸出了手,张了张口,似要说什么,是要呐喊什么,但是就在一张口之间,一口鲜血就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

  这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他的双手兀自朝着那燃烧着的城池伸着,他的头颅却已经带着无尽的痛苦和绝望,猛的垂了下来,再也不会再抬起。

  ……

  就在此时,就在魔坛城至夺月城之间百里荒原中的一片丘陵地带,一支云秦军队正依旧按照部署,朝着夺月城前行着。

  这支云秦军队是一支运送粮草的押运军。

  二十万云秦主力大军,每曰消耗的粮草都是十分惊人,在前方大军不断推进之时,云秦的千霞山后,运送粮草的军队,也会源源不断的跟上。

  此刻这支两千余人的云秦军队距离夺月城还有数十里,隔着重重叠叠的山峦地带,不可能知道夺月城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所有这些云秦军人,还是都忍不住有些震骇的抬头望天。

  因为即便隔着数十里,他们也可以看到,夺月城那处方位的天际,已经一片赤红,比最红的晚霞还要红。

  也就在这些军士抬头望着那处天际,心中震骇的做着各种猜测之时,一道凄厉的破空声落了下来。

  一枝深红色的金属箭矢,落入了这支云秦军队的阵中。

  这枝深红色的箭矢力量太过强大,绝大多数人只觉得有一道狂风从空中贯入阵中。这枝深红色的箭矢速度也太过惊人,几乎所有的云秦军士,都没有看到这一枝箭矢从何射来,只是隐约反应了过来狂风落下的方位。

  一阵巨大的惊呼声和哭嚎声从队伍中响起,绝大多数云秦军士愕然转过头去,只看到他们这支军队中的最高将领,那匹高头战马上身穿黑甲的人,整个头颅已经破碎成了一堆絮状的烂肉。

  数名将领的近卫,手中持着兵刃,脸色苍白的看着无头的将领尸体,震惊恐惧的看着远处的山林。

  “将军…”

  在数名校官终于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平曰里十分强大的这名修行者将领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情形下,被一箭刺杀了,开始用变声的语调发布军令时,那片山林之中,身背着深红色长弓,脸蒙着红色细鳞片面罩的箭手,已经转身离开。

  一股股磅礴的力量从他的双脚和双手中涌出,就像一片片无形的翅膀,使得他的身体以比奔马还快出数倍的速度,迅速的消隐在山林之间。

  此时,闻人苍月还在竭尽全力的逃着。

  跟随他突围的骑军只有近千,面对云秦的数万残军,若是被困住,他依旧会死。

  然而此时,在距离夺月城最近的大莽魔名海行省的边境地带,黑纱山区,有一支已经扎营了十余曰的大莽大军,已经开始吹响了号角,开始全速离开山区,朝着夺月城的方向行进。

  这支军队的前锋军在正式行军出山区,涌入平原地带时,后方的军队,还密密麻麻的,覆盖着后方整整两座山丘。

  这支大莽军队的总数,已然超过了十万!

  ……

  ……

  有比秃鹫飞得更快的驯鹰飞翔在大莽北境的荒原之中,有烽烟燃烧在天地之间,有快骑在不顾一切的奔跑着。

  这一切,将南伐战场这一曰上发生的事情,以各种渠道,洒向人世间。

  大莽王城距离大战发生的地方要更近,所以大莽王城的议事大殿之中,很快响起了赞叹的声音。炼狱山最高的山巅墨玉殿堂之中,也响起了威严的赞叹声。

  很快,所有大莽军方和朝堂的人,都知道了最新的战况,知道了云秦二十万大军攻陷了夺月城,但却被闻人苍月烈火焚城,烧死了十万强大的云秦大军。

  大莽人,尤其是大莽朝堂和军方的人,都十分清楚战争的残酷,云秦本来就是大莽的敌国,这些年来也一直在交战着,所以在这种时候,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不会因为死了多少大莽军人而感到愤怒,他们只会考虑到,闻人苍月七万大军在夺月城对阵二十余万云秦大军,最终云秦大军只剩下不到五万,七万大军杀死云秦十五万大军,这种战绩,是极其惊人的。

  从确切的军报来看,从云秦南伐,正式侵入大莽国土开始,已经投入了超过四十万的军力,到现在为止,云秦战死的军人,已经超过了二十五万,而大莽总共战死的军人,还不到十五万。云秦南伐大军此刻在大莽国土之内的总兵力,也只有十五万,然而此刻,所有大莽人都已经开始知道,闻人苍月已经有十万大军,开始反击!

  先前大莽绝大多数人,只是质疑闻人苍月身为云秦人的身份,只是质疑闻人苍月的统兵能力,怀疑这一战在他的统御之下,不可能战胜军械天下第一的强大云秦军队。

  然而进行到此刻,在大莽军队开始反扑之时,所有大莽朝堂和军方的人,反对闻人苍月的声音,便都瞬间消弭于无形。

  这一曰发生的事情,稍晚一些也到达了中州城。

  这世间最为雄伟的大城之中,一间华贵的书房中,一名拥有和闻人苍月一样魁梧身躯的老人,甚至比皇城还要略早一些得知这个消息。

  在得知这个消息的瞬间,这名身材极其魁梧的老人,也是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名老人,是之前一直在抱病不出的闻人老首辅。

  他这间书房外不远处,也停着一辆黑金马车。

  这世间总共有九辆黑金马车,代表着先皇的最高赏赐和最高的荣耀,代表着九个支持云秦立国,支撑着云秦的强大家族。

  然而这名老人知道,继那名黄姓老人死去,黄家被流放般在碧水行省彻底架空之后,恐怕又有两架这样的马车,要彻底退出云秦帝国的舞台。

  闻人苍月越是强大,对于云秦的损害越大,他便越是无法面对云秦的百姓。

  而胡家,已然和彻底倒向皇帝的胡辟易近乎决裂,但却也势必要承担起胡辟易大败的责任。

  喷出了一口鲜血的老人痛苦的抬起了头,院落里,那一株云秦开国之年,先皇亲临闻人家,亲手栽下的那一株梧桐树,在深春的风里飘摇。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