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五章 复杂的和简单的

第十五章 复杂的和简单的

  战争是极其复杂的。

  那数十万前线的大军,就像是一个精密复杂钟表的指针,任何动作的背后,庞大的帝国,都不知道有多少齿轮在为之转动。

  只是要将数百架擎天巨人般的投石车以及上千大型弩车在规定时限内送达城池之前,期间便有无数工坊的赶工、有无数工匠的跟随,有无数军队沿途的调动部署,也不知道有多少阻击和抵御对方军队袭扰的战斗发生。

  对于大莽一方也是一样。

  将炼狱山近百年积蓄的黑磷和鬼油木制成可粘附在物体表面迅速燃烧的魔火片,逃脱出云秦侦察军和潜隐的视线,运送至一个城池,并在这个城池的地下做出一个近乎覆盖全城的火网,这也是极其复杂的事情,暗中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调动和争斗。

  光是一支运粮军队的到达时间,行进路线,也要牵涉到后勤供给,侦察军,军情处、沿途军队的配合…不知道要牵涉到多少人。

  但有时候,战争到了有些人的面前,却是十分简单,最终只归结于一些简单的军报,一些简单的数字。

  云秦皇城金銮殿前,云秦各司的最高阶官员已经齐聚,而此时云秦皇帝长孙锦瑟,还在御书房中。

  因为绝大多数军情,尤其是在深入大莽北疆之后,都是要通过军方传递到中州皇城之中,所以军方最高阶的人物,比起云秦皇帝知道前方的军情还要更快一些。

  御书房中,云秦皇帝展开了最新的军报。

  在展开这份最新军报之时,这名天下最有权势的帝王脑海之中已经出现了强大的云秦军队占领夺月城,将一面面代表着云秦的威武大旗插满夺月城的城楼,并已有威武之师,开始朝着夺月城后,更为宽广和人口稠密的大莽领土进发。

  对于他而言,这是帝国一个全新的开端。

  不是那一点点帝国疆域的拓展,而是帝王的意志,大大的往前进了一步,青鸾学院和那九张重重帷幕之后的重座,又被他的意志,压得往后退了一些,被他抛开了一些。

  今日之云秦,终究是朕的天下。

  怀着强大的威严和自傲,云秦皇帝看起了传递到他面前,已经变得十分简单的战争。

  然后他威严的面目,变得像未熟的猪肝一样的紫红,变得异常的扭曲。

  “轰!”

  他面前的金色书案,名贵的纸砚、镇纸,甚至平时最为喜爱把玩的玉石…所有的一切,全部被金色的闪电,炸成了粉碎,冲击在御书房的大门。

  御书房外站着的两名侍官瞬间喷血倒地而死,身后御书房的沉重楠木大门,化成了无数碎屑,形成了一条洪流喷出。

  “啊!”

  御书房中的帝王,发出了就如野兽般的疯狂叫喊声。

  ……

  遥远的帝国最北端,登天山脉中的青鸾学院,收到云秦南伐的局势一战而变的军情也和中州皇城相差无几。

  在天枢峰中,夏副院长看着谷心音,长长的叹了口气,“连张院长都不敢小看炼狱山,长孙锦瑟他凭什么,敢小看炼狱山?”

  谷心音似是有些不满嘟囔了一声,他十分清楚在这世上一些人的眼中,最后终究只是少数人,那几个地方的战争,但那些死亡是真实的,受苦的,却终究是世人。

  ……

  整个云秦震动了。

  云秦大街小巷之中的百姓,震惊而不敢相信于前方传来的消息。

  在所有的云秦百姓的脑海中,云秦帝国是这个世间最为强大的帝国…事实上,云秦帝国也的确是这个世间最为强大的帝国。

  所以不管云秦朝堂之中,那些有识的官员觉得开春的南伐并不是最好的时机,还需要更多的准备时间,甚至可以用一些手段,先搅乱一些大莽国内的政局,但对于重武,又有着天生的自傲和荣耀感的云秦百姓而言,这南伐,自然是要打,而且是越快越好,大莽就是要狠狠教训。

  因为在他们看来,云秦大军不可能败,在他们的心目中,大莽王朝,就是被张院长打得落花流水的南摩国。

  茶余饭后,许许多多的云秦百姓,谈论的都甚至是咱们云秦的大军,大概再过几天就能够攻入大莽皇城,让大莽的新皇帝给咱们云秦跪下来磕头认错了吧。

  之前一些时日,从南伐前线传过来的,也的确都是些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大军已经突破大莽边境线了。

  大军势如破竹,成功围困了两万大莽军,一战灭之。

  大军夺取了大莽北境两个重要的军械库。

  大军逼近魔坛城,已经近乎掌控整个大莽北部边境线。

  大军攻破魔坛城,在五日之内,便剿灭了两万零散大莽援军,完成了对夺月城的围困。

  只要攻占夺月城,大莽北部的数个丰饶行省,就像是剥了壳的嫩鸡蛋,咱们云秦帝国,已经可以很轻松的一口嚼了吞下了。

  然而这天,怎么会突然变了呢?

  十余万大军,就被烧死在了夺月城中?

  大莽的军队,已经开始反击,云秦的大军,已经开始节节溃退,已经开始被大莽军队,不停的分割,追杀?

  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老师,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整个城池都很快的燃烧起来么?”

  很多私塾之中,一些云秦孩童,都无法相信的问自己的老师。

  云秦朝堂之中许多人已经明白了过来,闻人苍月花了整整一个秋冬的时间是准备了什么,也明白了过来,炼狱山在前面的秋冬,也已经付出了积蓄百年的用以炼器的珍稀燃料。然而民间普通的私塾学堂的教师,却是根本不可能想得明白,做得出解答。

  因为这个世界,是没有火药的,即便是堆满干柴,洒满火油,也是不可能很快将一座城池彻底化为焦土,对于这世上绝大多数修行之地而言,炼狱山都是神秘莫测的修行圣地,不为外界所知,更不用说民间普通的私塾、学堂。

  云秦百姓想不明白,难以理解,甚至觉得这一切都不真实,然而这些从前线传来的消息,却又是千真万确的。

  一些阵亡的名单,已经开始送到军部,并传递到阵亡将士的家眷之中。事实上这些阵亡名单,还不是在夺月城一战之中,还是在二十天之前犬牙交错的推进战中阵亡的将士名单,但在那段时间之内,阵亡的云秦将士,实际上也超过十万,只是这样的伤亡,因为前面的节节胜利而被掩盖了而已。

  云秦大街小巷之中的气氛变得越来越阴郁,很多家舍之中,开始传出隐隐的哭声。

  有更多的人开始心慌…虽然这些家庭还没有接到自己参军的家人阵亡的消息,但是谁都知道,云秦总共投入的四十万大军,已经只剩余了十余万,且还在拼命的抵挡着大莽军队的猛烈反扑。谁也没有信心,自己的亲人能够在这样的伤亡之中活下来。

  ……

  ……

  云秦皇城金銮殿中,一阵阵声嘶力竭般的声音隐隐不断的传出。

  一名后背和臀部血肉模糊的年轻律政司官员,被数名身穿银甲的殿卫挟着出了金鸾殿。

  这名身穿律政司给事中官服的年轻官员,正是云秦年轻名臣刘学青。

  在过往半年之中,这名清正不阿的年轻官员已经做出了不少让云秦百姓爱戴的事情。

  有数名年纪苍老的官员也随着出了金銮殿,他们愤怒的推开了数名面有不忍和无奈神色的银甲殿卫,扶起这名因愤怒直谏而当殿受了杖责的年轻官员。

  刘学青在昏厥之中醒过来。

  他抬头望了一眼皇城中上方的天空,脸孔顿时变得和背上、臀上鲜血一样的鲜红。

  他没有说任何的话语,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自己站直了,整个脊骨挺得笔直,他大喝了一声,便一头朝着身后金銮殿的大柱撞去。

  似乎知道他要做这样的死谏一样,数名苍老的文官死死的将他拖住。

  其中一名满脸皱纹,头发雪白的年老官员泪水满脸纵横。

  他摘下了头上的官帽,看着刘学青,用最真诚的请求语气道:“你还年轻,云秦帝国还需要你,我已经老了,这件事,便应该由我来做。”

  “圣上!”

  说完这句,这名年迈文官对着殿中拼尽所有力气,大喊了一声,然后用出了所有的力气,一头撞向了金銮大柱。

  鲜血在金銮大柱上四溅,年迈的官员缓缓的倒下。

  这一日,礼司给事中刘造泽以死谏,请求云秦皇帝废除先前的命令,请求青鸾学院的修行者入世,统军。

  然而他的鲜血很快被冲洗干净…云秦皇帝根本未管他的死谏,依旧将青鸾学院割裂在南伐之外,甚至不让一些青鸾学院出身的将领带领援军。这一日,因为过激的言行,有十余名官员被斩首,有二十余名官员,被捕下狱。

  ……

  这一日,背着深红色巨弓的原碧落陵第一箭师胥秋白独自行走在大莽北境的荒原中,准备和大莽一支急行军穿插的军队配合。

  他是先前整个碧落边军之中,参与战役最多的人。

  而对于他而言,战争也是十分简单,那就是用箭,射杀一名又一名的对方将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