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六章 我要先斩他一条手臂

第十六章 我要先斩他一条手臂

  浓厚铅云下。

  一大群穴蛮在大荒泽深处的一片泥沼之中挖掘着。

  就如云秦的寻常百姓根本想不明白炼狱山原本就是可以和青鸾学院并列的地方一样,这群穴蛮也根本想不明白,这泥沼里面蜂窝一样的青绿色石头和云秦那种连百炼钢都可以切开的魂兵有什么联系,但是一想到这些东西可以换取比葛根还白的米面,想到微甜的白面烤馍和蜡肉的香气,他们的肚子里和心里就似乎有了些暖意,他们浸在冰冷泥水之中的双手双脚,似乎也不再觉得寒冷。

  在云秦普通的米面、食盐、砂糖和腊肉、肉干等物,对于穴蛮而言,却是极其宝贵,需要用生命去换取的东西。

  因为在之前所有食物短缺的时候,穴蛮都是要以许多族人的生命为代价,去进攻云秦军队一些储粮的地方,或者翻越龙蛇山脉,长途跋涉至云秦境内去抢夺。

  然而现在,在不用许多族人流血牺牲的时候,他们在夜晚的地下世界,已经能够分取到一点这种宝贵的食物。

  除了这些宝贵的食物之外,还有一些宝贵的药物,已经让很多快要死去的族人活了过来。

  他们不知道这些宝贵的食物和药物来自何处,部落中的长老也严格的要求每个人以自己的生命保守秘密,不带任何这种食物离开地穴,但他们自然认为,这是上苍的馈赠,所以他们每个人都用生命保守着这样的秘密,并在心中感恩着。

  ……

  云秦帝国和穴蛮之间的边贸,在这世上的各个朝堂都根本不知晓的情况下,已然艰涩的进行着。

  从云秦内地到东林行省再到龙蛇边关,地下黑市的消化,所赚银两的洗白,保证粮食能够突破云秦边军的一些巡察深入大莽,这也都是十分复杂的事情,在第一批粮食和药物进入大荒泽的过程之中,也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问题,像遭遇柳家的势力,也只不过是许多插曲中的一小段。

  但有强大的穴蛮策应,在有湛台浅唐和南宫未央这样的人物的坐镇之下,要解决一些麻烦,彻底走顺这些关节,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至少在攻占了鳌角山之后,南宫未央不仅已经成了东境流寇的王,彻底慑服了东部边境之中的流寇,获得了其中许多人的忠诚,而且鳌角山中积蓄的大量钱财和物资,也使得林夕根本不需要再动用大德祥的财力。

  郭东神花了二十年的时间不断的加强鳌角山的防御之后,便已经觉得鳌角山是一个国,但当他被迫当着自己所有部属跪倒在南宫未央和林夕面前,被迫对南宫未央和林夕效忠之后,面对这云秦立国之前和云秦立国之后,从未有人做到过,但南宫未央和林夕已经在进行的事情,他才明白自己先前只不过是一个坐井观天的青蛙。

  以为自己是王,结果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浅薄的青蛙,这种醒悟,对于自信的打击是极其的残酷,但这也使得原先只是迫于形势的郭东神在极度的震撼过后,开始考虑南宫未央这样的首领,值不值得自己去真心的追随。

  林夕看得出郭东神这些流寇首领的心态转变。

  南宫未央从救走南山暮,带领一支云秦军队突破碧落边军的封锁,逃进般若走廊之后,和西夷十五部抢地盘开始,就已经不停的做出让整个云秦和他都为之吃惊的事情。

  尤其是在对付宫亭绝这个自认为是黑市之王的人的势力时,看到南宫未央竟然能让平日见不得光的流寇造出投石车,并像军队一样运送到突袭地点,他就已经明白南宫未央不仅仅是在修行方面天才而已。

  一名强到让这世间原本已经算是强者的人都无奈的人物,本身便很容易让人折服。

  尤其是当一名这样的强者给人以希望和给人感觉在做一个可以用伟大来形容的事业之后,便更容易让人不自觉的誓死效忠。

  南宫未央和自己,还有湛台浅唐,有能力给这批原本像腐鼠一样活着的流寇一个像样的生活,甚至让他们觉得他们真像是在开一个国一样,从郭东神甚至柳家的程子静等人眼中的细微神色变化,林夕就知道南宫未央和湛台浅唐要收服这些人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毕竟除了南宫未央之外,湛台浅唐一个流亡国君的身份,也比起一个柳家更加充满诱惑和希望。

  人都是活在梦想中的。

  小的梦想,往往会被更大的梦想所打败。

  所以在鳌角山的最高处,看着头顶似乎触手可及的浓厚乌云,看着这鳌角山上密密麻麻的碉楼、投石车、纵横交错的滑轨,无数的强大弩机时,林夕都甚至有种好好在这里经营,将鳌角山布置得更像他想象中的太空堡垒,在这里发展出一支强大的大军,然后杀入大莽,杀死闻人苍月的想法。

  拥有龙蛇山脉和大荒泽中的大量出产,以这里为根基,建立一支强大的私军,似乎也是非常有诱惑力的事情。

  然而这种诱惑,只是让林夕心动瞬间,因为这个世间,每天都在变化,外面不是一成不变的在等着他慢慢建立起一支强大的军队。

  有南宫未央和湛台浅唐,自己想到的这些事情,他们也会在做。

  而且,帝国的这东边边境,虽然偏僻,虽然比起云秦许多地方都要消息闭塞,但外面那些大的事情,却终究还是能够传到这里。

  “是什么可以让一座城池燃烧的速度,让大军都根本无法自救,无法逃离?”

  林夕站在鳌角山的一处悬崖边,将湛台浅唐给他的一卷小卷震成粉碎,挥洒在前面的风中。

  他之前从未将自己视为一个真正的云秦军人,然而他在军中呆过,对于军中那些怀着最真挚荣誉感和为了守护帝国而不惜牺牲自己性命的军人,有着最真挚的尊敬。对于他而言,那进入大莽的四十余万南伐军,就是无数的羊尖田山巡牧军。

  所以他此刻可以想象这样的军情会给刚愎自用的云秦皇帝怎么样的打击,他也可以想象云秦皇帝见到这样的军情,脸色会难看到什么样的地步,但他的心中,却是没有任何的幸灾乐祸之情。

  湛台浅唐很能理解林夕此刻的心情,他微苦的一笑,缓缓解释道:“按我先前所知的一些资料,炼狱山有一种用于炼器的材料叫做鬼油木,这种东西和黑磷炼制而成的燃料,可以发出极高的高温,可以烧融这世上一般火焰根本无法烧融的金属。但是这种东西很珍稀,即便平时炼狱山一些炼器的地方要动用,都要经过掌教的批准才能从库房里支取。闻人苍月这次动用的量,整个炼狱山,也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年才能开采得出来。”

  “以二十万大莽军队为饵。”林夕摇了摇头,轻声道:“这就是闻人苍月准备了一个秋冬的反击。”

  湛台浅唐苦笑道:“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这个时代最杰出的统帅,纯以战争胜负而言的话。”

  “以你的猜想,现在你们大莽北境的战局已经如何了?接下来的战局,你又觉得会如何?”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转头看着湛台浅唐问道。夺月城一战的结果传到云秦皇城,便需要不少时日,而传到他们这里,更要多了许多天,这么多天过去,大莽的北境,早已不是这军情上描述的北境。

  湛台浅唐早就已经想过这些,听到林夕的这句话,他平静的轻声道:“胡辟易先前必定和我们一样,觉得闻人苍月的反击应该是死守夺月城,等到大部援军到来,里面夹击。所以云秦大军大部赶得很急,在五天便完成了穿插和堵截,将夺月城围住,然后又只用了三天的时间,攻下夺月城。所以现在云秦的大规模后援肯定和前线脱节,现在的局势,应该就是闻人苍月的大军,在尽可能的吃掉退往后方的云秦军队。即便是由我统军,在云秦主力大军已经残缺的情况下,云秦总数十余万的军队,我率军阻截和追杀,恐怕也能令之折损过半。”

  “闻人苍月早有蓄谋,他统军,云秦军队的伤亡当然会更加惨重。”湛台浅唐微微一顿之后,语气变得凝重了一些:“而且先前云秦军方必定没有料到伤亡会这么惨重,后方的军械和粮草运送,还是按照先前的大军配给,大莽在前些年风调雨顺,军粮是根本不会缺,但云秦大军强的就是军械,闻人苍月肯定会得到不少强力军械,此消彼长之下,闻人苍月的军队,要收复失地是肯定的了。现在唯一不能肯定的一点是闻人苍月想不想过千霞山。”

  “换了大莽别的将领,不一定会过,但闻人苍月想要拖垮云秦,就一定会过千霞山,胡辟易原本在熟悉的千霞山,或许能够和闻人苍月一战,但是他失去了自己最为熟悉的部队,即便心态不失衡,也不会是闻人苍月的对手。”林夕点了点头,“他一定会过千霞山。”

  湛台浅唐点了点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对于庞大的帝国战争而言,夺月城之战只是一个挫败,还远不能伤其根本,但这样下去,闻人苍月得到大莽国内的支持将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强大。

  “我等会就会离开。”林夕转头看着湛台浅唐,平静道:“我会去千霞山。”

  湛台浅唐动容,惊道:“现在你去…”

  “我知道我现在不会是闻人苍月的对手,你放心,我不是想要去杀死闻人苍月。”林夕语气平静,但面容却微冷道:“我要去杀死胥秋白。”

  “你方才给我的军情上,有说有十余名云秦高阶将领死于箭手的刺杀,那人只可能是胥秋白。”

  “我要去杀死他,先斩掉闻人苍月的一条手臂。”

  ***

  (今天开始要看看能不能爆发大家吱声来点加油)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