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告别、却再也不是旅人

第十七章 告别、却再也不是旅人

  月光如霜,一片竹林之中,一名身穿黄衫的瞎子正在抚琴。

  琴为银色,表面符文为霞光般灿烂,头发花白的黄衫瞎子手指落在琴弦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在这名瞎子的心中,却是自成曲调。

  蓦的,这名瞎子身上气息疯狂涌动,只是数息的时间,便挟琴掠出了竹林。

  竹林外不远处便是一个白墙黑瓦的宅院。

  林夕就站在这宅院门口的两个小石狮子前。

  “是我。”

  看着以极快的速度从竹林中掠出的黄衫瞎子,林夕轻轻出声,然后深深躬身对这名黄衫瞎子行了一礼,“谢谢秦先生。”

  林夕今天穿得很好。

  他穿着一件红色绣边的薄锦布棉袄,是中州城最出名的制衣铺子柳笙记的衣衫,他脚下的皮靴也是新的,名铺的东西。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回家之时,穿得好一些,精神一些,快乐一些,自己的家人便会心安一些。

  黄衫瞎子看不到林夕今日的穿着,但是他听得出林夕的声音。

  他是宇化家的人,自然也十分清楚在过往的一年之中,在这名从鹿林镇走出的少年身上发生了多少事情。

  在听出站立在宅院门口的这人是林夕的瞬间,他的身体微僵,接着便认真躬身对着林夕回礼,道:“大人,您不应该回来。”

  要在这个世上出名,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有两种,一种就是扳倒或者杀死一个本身就非常出名的人,另外一种就是你的名字由皇帝的口亲口说出来。

  幸运或是不幸的是,林夕这两者全占了。

  碧落不死将军秦擎黄在云秦有着极高的威名,然而碧落陵一役之后,所有云秦的人却都知道,这名云秦名将,被一名叫做林夕的青鸾学院学生当着大军,单枪匹马的一剑斩了。

  接下来随着太子被闻人苍月刺杀,帝王一怒,当庭喝出林夕的名字,林夕便更是成为了那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之前不为人知的在息子江沿岸,在龙蛇边军之中所做的事情,也慢慢被人知晓,甚至被一些文人、吟游者,说唱者,记载在了必定流传后世的故事之中。

  尤其是对于朝堂中人和军中的人而言,他们知道的事情要比外面故事中的事情要更多,要更清楚。

  在大多数人看来,云秦皇帝对于林夕的处置是十分不公的。

  因为从当时的局势而言,林夕已经竭尽全力,已经做得不能再好,甚至自己也几乎伤重不治。

  尤其在许多军人的眼中,林夕的所作所为,已经代表了真正的荣光,代表了一名云秦将领所需具备的所有崇高品质,在他们看来,帝国应该再给林夕颁发象征勇敢和荣耀的勋章,多有褒奖,而不应该迁怒在他的身上,甚至提出要将之处死。

  虽然皇帝的口谕最终在那些元老和朝臣的阻止下没有能够执行,但这近一年来,云秦朝堂也没有再宣布过任何对于林夕的处置,不管是处罚或是奖励都没有,像林夕这样一名已经让许多云秦军方将领尊敬甚至崇拜的人,却像是被云秦帝国遗忘了,遗弃了。

  所以很多人都觉得不公,都对林夕的际遇非常同情。

  此时南伐新败,帝王情绪更加失衡,对于尊敬林夕和对林夕的际遇同情的人而言,林夕在这个时候出现,并不是个很好的时机。

  “我明白你的意思,尤其是出现在这里,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口…要不了多久,注意我的人就会知道我又回到了这个世间。”林夕明白黄衫瞎子的意思,他再次点头致谢,同时却轻声道:“但我总不能一直躲着…如果闻人苍月一日不败,一日不死,我便一直躲着,等到他死了之后,我再出现,那对于我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黄衫瞎子在心中轻叹了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微微躬身,便转身朝着竹林退回。

  就在此时,院内响起了数声咳嗽声。

  这数声明显故意发出的咳嗽声和走出的脚步声,惊醒了宅院里的所有人。

  宅院大门打开了。

  看着提着灯笼打开大门的老人,林夕有些艰涩的笑了起来,道:“刘伯,我回来了。”

  有些佝偻的老人端详着林夕,看着这名当年自己带入四季平原的少年,他有些感慨的道:“你长高了些。”

  一名有些胖,有些老,十分普通的男子披着衣衫,有些跌跌撞撞的从内院跑出来。

  刚刚跨过门槛的林夕,看到这名男子双鬓中一年前还没有的白霜,他有些微微哽咽,对着这名男子深深躬身行礼,道:“父亲,我回来了。”

  很普通的鹿林镇商贾跑到林夕的面前,双肩不停的颤抖起来。

  他看着林夕,兀自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的双手抓住了林夕的肩膀之后,才彻底回过神来一般,发出了一声喊:“夕儿回来了!”

  “你受苦了。”

  在内里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这名发福的,有些苍老的中年矮胖男子,只是看着林夕,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林夕的眼眶瞬间模糊。

  ……

  林夕不是普通人。

  但他这鹿林镇的家人却是普通人。

  对于这鹿林镇的普通人家而言,外面发生的事情都有些太过遥远而不真实,他们所担心的东西十分简单,那就是他们的儿子,她的哥哥,有没有受苦。

  “那些传言大多都是有夸张的…妹妹都知道,故事里的事情,哪有几分是真的。”

  “我也没有受什么大伤,过年都没有回来,只是因为我被安排做了些事情,一时赶不回来。”

  “圣上怎么可能真的会迁怒于我,他只是因为儿子被刺杀,心情悲伤发怒是正常的事情…情绪恢复正常之后也便好了,要是真想处死我,我怎么能活到这个时候?”

  “……”

  林夕很清楚自己的家人唯一关心的是什么,所以他做出了很多对于普通人而言听上去十分可信的解释,甚至还解开了自己的衣衫,让含着泪光的父母和妹妹看自己的胸膛。

  因为明王破狱的作用,他的胸膛上没有什么伤痕。那枝箭留给他的创伤,只是在看不见的心里。

  “看到了没有…要是真受了故事里说的伤,怎么会一点伤疤都没有。”

  林夕笑着看着自己的父母和老妹道:“看看反而是多长了些肉吧。”

  “身材是好了些。”看了林夕明显壮实了许多的胸膛,林芊破泣为笑,道:“可以娶媳妇了。”

  林夕看着脸孔微红,明显也又高挑了不少的林芊,一边怕冷般飞快穿衣,一边玩笑道:“老妹你也出落得越发漂亮了,我有同学不错,要不要介绍给你?”

  “你少来拿我取笑,小心王思敏姐姐撕了你。”林芊故作凶恶的点了点门外一处,道。

  “我又不止姜笑依一个同学。”林夕笑道。

  林芊面孔更红,又羞又恼的对林夕露出了小虎牙,恶狠狠道:“怎么,刚回来就瞧着我生厌,就想把你老妹赶出门去么?”

  “怎么可能,我是生怕好的先被人抢了去…”

  “夕儿,这次你回来,是准备长住一阵,还是有什么别的事情?”面容姣好的妇人擦干了眼角的湿痕,制止了林夕和林芊的玩闹,看着林夕出声。

  林夕的双手微微的一颤,他知道终于要面对这无法逃避的问题。

  “老哥,要不不要走了,不要去管外面的事情,我们就和以前一样,安安静静的在这里住着。”林芊也感觉到了林夕眼中的一些变化,她脸上的笑意也开始消隐,看着林夕,陡然有些哽咽的出声请求道。

  林夕有些艰涩的舔了舔嘴唇。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跪了下来,跪在自己父母的面前,磕了一个头。

  双鬓已染白霜的中年肥胖商贾不知道林夕为什么突然这样做,忍不住一下子受惊站了起来。

  “对不起,父亲,母亲。”

  林夕一时没有起身,仰头看着震惊的父亲和有些明白了什么的母亲,认真而缓慢的说道:“先前我答应过你们,如果我有选择,我尽量不会去参军,不去危险的地方。可是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去做…不去做完这些事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不会真正开心起来。”

  “我知道我只要不在你们身边,你们便会担心。有些事情,可能也会不可避免的传到你们的耳中,所以我不想骗你们,瞒着你们。”林夕垂下头,将头埋在母亲微微颤抖的双手中,“孩儿来是要告别,请求你们的原谅,孩儿要去一趟边关。我想请求你们不要太多担心我…相信我会照顾好自己。”

  面容姣好的妇人用颤抖的双手将林夕拥入怀中,就像当年林夕重病刚刚醒来呼唤母亲时一样。

  “你已经长大了,我不能再和以前一样管着你,有些事情,你认为对的,你便去做。”面容姣好的妇人的泪水一滴滴的滴落在林夕的背上,“但你要答应我们,你一定要回来。”

  “当然。”林夕肯定的出声道:“我一定会回来。”

  ***

  (第二更,晚上还有一更顺便就书评一些书友的意见随便扯两句。实际上一百个人心目中有一百本书,每个读者和作者心目中的书都是不一样的。比如这章,有些读者肯定以为不必要,但对于我而言又很有意义。还有有些书评会说你有那个不擅长就不要写了可我偏偏又觉得写得不错,要分配多少笔墨在某件事情上,这作者和一部分读者的看法当然也不同。还有如果所谓不擅长就不写,那又怎么会进步。对于写作这件事,我一直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擅长,都是在不断进步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用心,然后会越写越强,会越来越好。最后还是鞠躬,谢谢所有认真看书,投票,以及认真写书评建议的读者,希望这样的交流不会认为是不好的意思)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