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八章 千叶关的残军

第十八章 千叶关的残军

  春将逝,夏未至。

  中州皇城之内,高墙深院之中人烟稀少,再加上南伐不利,时有血染殿堂的事情发生,和外界相比,便显得更加清冽而无暖意。

  鬼牢的沉重铁门外,一间刑司官员用于休憩的偏房之中,有两人正在交谈,其中一人正是许箴言。

  在江家的支持和权倾朝野的文首辅的暗中发力之下,许箴言在刑司都已经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且也已经开始在宫中结交了一些朋友,有了一些心腹。

  此刻和他相谈的礼司官员年卿晨便是其中之一。

  “你确定林夕已经出现在燕来镇?”

  “那日在御书房服侍的宫女是我的人。她亲耳听见了些圣上和大供奉之间的交谈。”属于许家门生的年卿晨看着许箴言比自己还要年轻,却是让自己不是有些心生恐惧之感的面目,尽量平静道:“消息不可能有误。”

  许箴言冷淡道:“那圣上有什么表态么?”

  “圣上原本情绪极差,但在大供奉的劝说下,却应该不会做什么事情。”年卿晨说道:“因为那林夕正去往南边边关。”

  “在这种时候去南边?”

  许箴言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露出些针尖般的寒光,冷笑了起来:“想找闻人苍月、胥秋白报仇?难道他的身体和修为已经全部恢复了?就算青鸾学院提供他各种灵药,最多也只能道国士阶为止,哪怕是胥秋白,都早已是大国师巅峰的修行者,他要去报仇,简直就是自己找死,怪不得圣上会放任不管。”

  ……

  林夕已经失踪了整整一个秋冬,再加一个已将逝去的春季。

  然而因为他隐隐成为青鸾学院和中州皇城决裂的底线式的存在,所以至少在云秦,任何一股大势力,都么有遗忘他的存在。

  就在许箴言和宫中礼司官员年卿晨谈论起林夕的这日,三架威严至极的黑金马车,又再次聚集在了上次聚集的道口。

  “林夕出现了。”

  “这是正常的事情。”

  “但青鸾学院却依旧蛰伏着,这是不正常的事情。”

  三辆威严黑金马车中的老人,再次开始了交谈。

  “这的确是不正常的讯号。”

  “夏副院长身体不佳的消息,看来是真的。”

  “所以?……谷心音镇内?林夕镇外?青鸾学院这外面的天地,是要交给林夕?”

  “看似不可能…但从眼下这所有迹象而言,却正是如此。”

  “所以?”

  “不管到底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夏副院长和萧明轩既然这么选择,便必定有他们的理由,所以我不会插手。”

  “我也不会插手。”

  “我同意。”

  三辆威严的黑金马车中恢复了沉默,然后沉重如巨人行走的车轮声响起,三辆可以决定这世间很多事情的马车分开、离开。

  从云秦南伐失利的消息传到龙蛇边关的鳌角山到林夕出现的消息传入到中州皇城,这些天之中,整个云秦帝国,又已经发生了许多事情。

  云秦皇帝发布了征兵令,在整个帝国范围内,开始大量征兵。

  大批从先皇时便已任重职的云秦老臣因为黄家的隐退和礼司给事中刘造泽的死谏无果而上书请辞告老。

  各地的镇守军纷纷接令赶往南部边境,没有追责胡辟易的统军失利,依旧让胡辟易统军,这恐怕是云秦大多数官员极少和云秦皇帝保持意见一致的地方。

  因为大莽皇城,已经明确给出了收复千霞山的命令。

  而在这段时间之内,闻人苍月统帅的十余万大莽军队,已经发动了大小不下二十次战役,云秦军队无法站得稳脚跟。大莽中军已经收复和越过魔坛城,而和湛台浅唐预料的一样,在胡辟易统帅的中军已经残缺,无法和大莽军队正面抗衡的情况下,云秦深入大莽北部边境的剩余总数十余万大军,伤亡又已经超过了五万。

  即便云秦已经有一些后继部队加入,然而加入云秦援军的数量和战力,却根本无法比得上大莽军队消灭云秦军队的数量和战力,所以此刻整个大莽北境的战局,已经到了以一些小股部队的堵截和固守,来换取云秦大部脱身,退回千霞山的战况。

  南伐的战场上没有好消息,只有不断的坏消息传回云秦。

  一日一日的过去,许多势力的视线之中也再次失去林夕的具体踪迹。

  因为青鸾学院对于林夕的出现,似乎也依旧保持着缄默,而林夕一路往南,也只是一个人而行,没有动用任何一方的势力。

  要发现一个人的踪迹,自然也是要靠人,如果这人就像一头独狼,就像一个流寇,不和人接触,那即便是再强大的势力,都很难把握他的具体轨迹。

  ……

  ……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莽的主力大军,距离千霞山已经只有五天的路途。

  暮色中,一支三千人建制的云秦军队陡然堵住了大莽大军前行的主道。

  三千人面对七万大莽主军,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根本半分获胜的希望都没有,然而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大莽主军,这支云秦军队还是沉默的选择了坚守应战。

  一支五千人建制的大莽精锐骑兵很快绕到了这支云秦军队的侧翼,开始进攻占据了主道旁地势高处的这支云秦军队。

  同时,大莽一支三千人建制,配备了箭军、重铠军的前锋营,也从正面开始了进攻。

  在不到十停的时间内,这支云秦军队的侧翼已经承受不住压力,有了崩溃的迹象。

  然而就在这时,大莽大军最前方,出现了一匹异常高大,身披连体的黑红色铠甲,如铁铸般的战马。

  战马的上方,有一条身穿黑红色铠甲,披着长长的靛蓝色披风,如同铁铸一般的身影。

  这条铁铸一般,给人异常强悍之感的身影,显然对这样的战况还不满意,看着这支顽强的拖延大莽主力大军追击步伐的云秦军队,他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冷哼。

  在他的冷哼之中,他前方阵中的一名前锋将领面容微白,一声令下,首先手提着一柄如岩浆般色泽的三叉枪冲了上去,与此同时,前锋军中两百架战车上,两百具身穿大莽主战夜魔铠甲的重铠军士站立了起来,跃下了战车,而后开始朝着前方的云秦军队开始狂奔。

  战斗很快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在前面十停的时间里,这支云秦军队只迎来了数百人的死亡,而在接下来十停的时间里,三千人建制的云秦军队,已经只剩下最后数十人。

  这尸堆上的数十名云秦军人已经气力消耗殆尽,面对四周纷乱斩至的屠刀,这些已经无力抵御的云秦军人只是狠狠的盯着大莽军中那尊铁铸魔神般的身躯,狠狠的吐出了一口唾沫。

  ……

  千霞山千叶关,参将陈宫面色苍白的看着山下的荒原。

  他当然看不到那支螳臂挡车般阻挡在大莽主军面前的云秦军队是如何壮烈赴死,但是不断传来的军情,却是让他知道此刻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也十分清楚的知道,胡辟易统帅的精疲力竭的云秦主军残部,距离后方的大莽主军也只有一天的路程。

  即便这一天的路程都是以许多云秦军人的牺牲为代价换来的,但面对一些依旧有着长途奔袭能力的大莽军队而言,这样的距离依然不够,依然会有许多云秦军人要在撤回千霞山的途中倒下。

  后方增援的大部还没有到来,但这几日之间,一些已经被杀得溃散的云秦散部,却是已经出现的越来越多。

  此刻在陈宫的视线之中,就有一支近千人的云秦残部,在朝着千叶关撤退而来。

  这完全是一副令云秦人难以承受的战败画面。

  这支近千人的云秦残军,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伤,每个人身上的铠甲上面,几乎都凝固着厚厚的血色,整支队伍中,唯有一百余匹战马,驮着的都是些伤重得连身子都已经无法直起的军士。这些人的体力似乎已近极限,在行进的途中,都不时有人倒下,而上去搀扶的军士,有的甚至连自己都倒了下去。

  一支从千叶关冲出的骑军,已经迎向了这支云秦残部,开始将这支残军的军士都接上马。

  陈宫和千叶关城墙上所有的军士都心情异常沉重的看着这样的画面,他们知道或许几天之后,看到云秦的大部,亦会是这样的景象。

  残军开始入关,所有军士的姓名,所属军队已经开始逐一登记。

  陈宫和数名将领也已经下了城楼,走近了这支身上都甚至带着腐臭气息的残军。

  不知为何,他脑海之中如有光芒一闪而过,陡然觉得有些不对…也就在这一刹那之间,这名经验丰富的千霞边军守将呼吸猛的停滞了,他已反应过来,是什么地方不对!

  这支残军报出来的所属军队没有任何的问题,身上的穿着,甚至伤口看上去甚至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这支残军…绝大多数的人的身材,似乎都比一般的军士,要更加强壮一些!

  也就在他这呼吸猛的停滞,还没有下达任何命令的瞬间,这支残军之中,有一个人挺直了身躯,抬起了头。

  这个人先前似乎也十分萎顿,在这支残军之中根本不显眼,而此时只是一站直,抬起头来,他的身躯便显得无比的高大,显得比钢铁还要沉重,还要坚硬。就连他满身的血污,都似乎变成了坚硬至极的铠甲。

  陈宫的目光,不可遏制的凝聚在了这个人的身上,他看到了这个人的面目,然后无法相信,震骇得张口,却一时发不出声音。

  ***

  (第三更送上,明天要陪甜甜去看泰囧,所以明天三更的节奏略缓一天,明天两更搞起,接着后天开始继续三更,争取一路暴到月底,拼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