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不要让我们白白死去

第十九章 不要让我们白白死去

  能够积累军功,在边军之中任正四品官阶的将领,不知道要经历过多少的杀阵,心志早已磨砺得坚韧如铁。

  在整个千霞山边境线上,能够让陈宫这样的边军守将心神震颤到这种程度的,唯有一人。

  这人只能是闻人苍月。

  能在一抬头之间,便有一座山陡然压下的气势的,也必定是真的闻人苍月。

  也就是说,此刻在大莽主军之中,那名身穿着魔神一样的铠甲的大莽统帅,只是一名身材和闻人苍月将近的人。

  真正的闻人苍月,已经暗中急行军和一支大莽军队会和,到了这里!

  在云秦朝堂中人刚刚开始觉得闻人苍月会率军进攻千霞山,越过千霞山的时候,闻人苍月,早就已经做好了越过千霞山的一切准备!

  在陈宫的目光和闻人苍月目光交汇的这一瞬间,陈宫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也想到了很多极其可怕的后果。

  也就在这一瞬间,闻人苍月的身前,已经飞出了一道剑光。

  这一道剑光,就像一颗燃烧着黑红火焰的银色陨星,在寻常修行者都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极短时间里,横冲直撞,将闻人苍月和陈宫之间的十余名云秦黑甲守军破开成了一团团破絮般的血肉,降临到了陈宫的身前。

  陈宫也是强大的修行者,他已经看清了这一剑的剑路,在中计的绝望和想到的可怕后果产生的恐惧占据心灵的这一刹那,他拔出的青色长刀上的金色符文骤然发亮,一头斑斓猛虎,就似从刀身中要冲出来。

  他的刀准确的斩中了迎面而来的飞剑,然而他依旧无法阻止这柄飞剑分毫。

  “咔嚓”一声,他的肩部骨骼首先震碎,飞剑压着他的长刀继续前行,像一座山一样压在他的身上。

  陈宫倒飞而出,身上出现了许多裂口,不像是被飞剑斩中了一剑,而像是瞬间被上百柄剑同时斩中。

  在这样的伤势之下,陈宫自然不可能还活着。

  然而因为这变故太过突然,时间太过短促,以至于这千叶关最高将领被一剑击杀,身体重重落地之时,所有的云秦守军还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那近千名“残军”陡然全部气势一变,如野兽一般发出低沉咆哮声,闻人苍月的飞剑继续前行,将陈宫身后数名将领也一剑震飞出去之后,千叶关的大部分守军,才彻底反应了过来,才有将领通过这一柄飞剑霸决天下的气势,知道了这人是谁。

  无数声凄厉的呼喝声响了起来。

  悲怆、愤怒和决裂的气息,瞬间充斥这整个城关。

  “坠星弩!”

  一名城关城墙上的云秦将领双眼的眼角都几乎睁裂,用尽全力发出了一声军令。

  千叶关是千霞山防线上一道重要关卡,后方是几条云秦边境线上几条重要的大道,原先驻军两万,在千霞边军大部已经调入南伐军之后,此时守军虽然只有八千,但云秦帝国最为强大和最能震慑这世间的,却本身就是云秦的重铠和强大的军械。

  整个千叶关,便布置有固定座投石车一百架,城关连弩三百具,更有碉楼七十余,全部配备坠星弩。

  固定基座式守城弩不必考虑后继移动的问题,在本身自重上没有太大限制,所以守城弩的弩箭威力,比起弩车的弩箭威力要来得更为强大,而坠星弩,以纪念昔日张院长的坠星湖一役而命名,是整个云秦,守城弩之中威力最为强大的!

  投石车无法攻击近距离的目标,巨石坠落的速度,对于闻人苍月这种级别的修行者也没有太大的威胁,但是坠星弩却是足够威胁圣师阶修行者的生死。

  “当!”

  这名云秦将领发了令,他也听到了一声如同巨钟敲响般的声音。

  这一声如庙宇之中的大钟陡然被敲响的声音,是由无数的金铁敲击声和机括陡然转动的声音汇聚而成。

  这声音,正是七十余具坠星弩听令发动的声音!

  这些时日,千叶关的所有云秦军人,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心情紧张,都要警戒,虽然陡然遭遇这样的变故,这些精锐的云秦军人还是第一时间执行了军令。

  听到这样的声音,这名云秦将领的心情微松,知道自己此刻就算马上被闻人苍月一剑击杀,自己的死亡,也已经有了价值。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的呼吸却彻底的停顿了。

  一支支手臂粗细的弩箭如同天罚的铁棍一般,从山上的各处碉楼中飞出。

  然而其中有一部分,竟是没有狠狠坠落在城门关这片敌军密集的区域之中,反而是落在了别的碉楼上!

  “轰!”“轰!”“轰!”….

  一座座布置着坠星弩的碉楼顶部,就像一个个南瓜一般被带着恐怖冲击力的弩箭轻易的砸开。

  无数碎裂的石块飞洒在千叶关的空中,有些沉重的弩机底座甚至因为碉楼的损毁和崩塌而轰然坠落,一时之间,整个千叶边关之中,就有如天崩地裂一般。

  城关上发令的云秦将领在这一刹那,也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随着这些弩机的坠落而坠落到了无尽冰冷的深渊之中。

  在这样急促的时间内,这些坠星弩机本身来不及精确的瞄准,本身也只是想用七十余枝坠星弩进行一波次的覆盖性毁灭打击。

  此刻只有二十余枝坠星弩箭砸入了闻人苍月带来的这近千人阵中,有二十余枝,甚至偏到了城关城墙上,在城墙上轰出了恐怖的深深孔洞。然而那二十余座碉楼的毁灭,却是极其的精准。这只能说明,那些弩机,原本就已经瞄准了别处的碉楼!

  潜隐,奸细,这对于交战的双方而言是不可避免的。

  闻人苍月本身是云秦权倾朝野的人物,在云秦本身拥有许多暗面之中的势力…然而这是在千霞边军,而且这不是只控制一架两架弩机,而是一次性控制了二十余座弩机!

  这需要花多少时间的蓄谋和暗中的使力,才有可能做到在这边关中安插了自己这么多的人手?

  这进攻千叶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谋划起来的?

  这名云秦将领看着那一座座崩塌的碉楼,先是感到震骇,然后因心中这样的念头,而感到恐惧、绝望,无助。

  在许多碉楼的崩塌之中,一些碉楼也反应了过来,调整弩机开始互射。

  一些邻近这些碉楼的校官也发出了厉喝,带着一些军士冲入那些被控制的碉楼。

  然而那些仓促调整应战的弩机却不可能比那些早有预谋的弩机更快,只是在一轮互射之中,那些还属于这个边关,属于云秦帝国的碉楼顶部,便大多轰然爆裂,崩塌。

  在一片混乱之中,已经无人能够阻止闻人苍月。

  闻人苍月那些部下,开始分散成一支支小队,将整个千叶关变得更加混乱。

  而闻人苍月,开始一步步登上千叶关城楼。

  他的飞剑,摧毁着一切阻挡在他面前的躯体。

  他是可以以一敌千的圣师,而且是圣师阶中无敌的人。

  所以无人能够阻挡住他的脚步。

  他登上了千叶关的城关,面对着大莽方向的荒原,负手而立。

  七曜魔剑却是从城关上掠下,如割草一般,斩杀着内里的云秦军人。

  “阴谋和武力一样重要,光会行军布阵,又有什么用?”

  看着暮色中的荒原,闻人苍月第一次因胡辟易而面上露出了讥讽的神色,他嘲讽的轻声自语道:“你不懂也没有时间在大莽国内对我动用阴谋,你的武力不如我,调用指挥军队不如我,你怎么可能赢我?从一开始,你因为不忿云秦人对你的看法而背叛胡家,做这讨逆大元帅来想和我一争长短,便已经注定必败…原本像我等人物,只是修行都已冠以超脱的‘圣’字,要再在意那些普通人,远远不如我们的人的看法,那便是自己找败而已。”

  ……

  ……

  胡辟易单膝跪在了荒原的泥土之中,对着云秦的方向,痛苦的呻吟出声。

  沉重而庞大的金色战车,在他的身后,不复往日的光彩。

  面对大莽已经压倒性的军力的围追堵截,即便是他,也已经开始出手,已经无法和先前攻占夺月城前一样,只需冷眼旁观自己部下的施为。

  他是闻人苍月口中冠以“圣”字的人,且在千霞边关经营了这么久,帝国的三大将领之一,他的身周,自然拥有许多强大的修行者,光是这架战车之中的那么多灵祭祭司,便很难让人想象。所以在夺月城之后的这些战斗之中,他只是疲惫,却依旧没有受任何的伤。

  为了尽可能的让更多云秦军人能够回到千霞山,他已经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尽量逼自己不去想自己在夺月城的大败,然而千叶关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闻人苍月已然攻占了他们想要退往的千叶关。

  接下来会有更多急行军的大莽军队到达千叶关,在云秦的援军能够到达之间,对他们进行一次彻底的前后夹击么?

  现在自己怎么做?

  让这支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军队,改变行进路线,绕向别的地方么?那闻人苍月在途中,又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自己身后的这支军队,自己最终还能带着多少人回千霞山?

  此时的胡辟易,只觉得一切都在闻人苍月的算计之中,只觉得充满了无数可能,但没有一个可能是自己可以掌控的。

  此刻的他,只觉得无路可走。

  ……

  “你们走吧。”

  胡辟易停止了痛苦的呻吟,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身后的数名将领出声道。

  “将军?”他身后数名难掩疲惫之色的将领顿时呼吸一顿,身体骤然僵硬。

  “要不然可能会全军覆灭在这里面。”胡辟易艰涩的咽了口口水,道:“大莽主军中的闻人苍月是假的,由我统帅一部分军队,应该能够拖延到你们回到千霞山之后。”

  “将军不可!要带兵殿后,也是应我们殿后!”

  “这是命令。我身为你们统帅的最后命令,你们必须服从。”胡辟易看着这几名将领,轻声自嘲般补充了一句:“或者说,给我一些作为大将军的最后尊严?”

  这几名将领的身体,都因为难以忍受的痛苦,而剧烈的震颤起来。

  “要死容易,但要承认自己不如别人,很难。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要忍辱偷生,也的确很难。”就在这时,一个苍老而干涉的声音,却是从胡辟易的身后,传了出来。

  所有身穿灵祭长袍的灵祭祭司,已经全部出了战车,聚集在胡辟易的身后。

  “大将军,请你想想,即便你的死,能够让你的这支军队有更多的人活着回到千霞山,接下来呢?”为首的一名年迈灵祭祭司对着胡辟易躬身行礼,缓缓道:“你觉得目前赶得到千霞的将领,有能够比你更熟悉千霞山么?能够阻挡得住闻人苍月的突破千霞山么?即便你同样是不能…你至少是名圣师,至少将来会有机会杀死闻人苍月。你比别人会更有机会…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能活着?”

  “我们会为大将军断后。”

  这名年迈的灵祭祭司看着浑身开始颤抖的胡辟易,请求道:“请大将军活着…哪怕是苟且偷生的活着,请不要让我们白白的死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