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一章 风行者的刺

第二十一章 风行者的刺

  在移动到高粱地里的水渠的过程中,林夕一直在缓缓的放着一圈细麻线。

  在耐心的等待了许久之后,一支大莽军队终于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这是一支两千人左右的轻铠骑军,明显已经执行了某个任务,已经有战斗过的迹象,不少人的身上都带伤,此刻的行进速度并不快,是边行进,便让战马啃吃些嫩草,略作休憩的那种。

  因为先前已经有侦察军在方圆百里之内做过侦察,确定没有一定建制的云秦军队活动的踪迹,这支大莽军便没有显得十分警惕,并没有再分前军后军。

  自云秦立国之后,受张院长的影响,除非是一些级别极高的将领,或者是一些特殊部队的高阶将领,其余云秦将领都是和普通军士一样身穿黑皮甲,只是内甲有差别,这样一来如果不是胥秋白这样出身于云秦军方,对云秦军方的一些口令,手势极其熟悉的刺客,想要弄清一支云秦军队之中谁是将领都很难。

  但大莽这样的云秦帝国受张院长的影响就没有这么深,军方各阶将领的服饰、装束都有明显区别。

  大莽高阶的将领头盔上一般按级别镶嵌炼狱山炼狱红宝石、孔雀石、火珀等物,而低阶的将领则镶嵌绿松石、黄玛瑙、云纹红玉,再低一些的便没有镶嵌物,只是有金银等饰纹,同时盔顶饰以各种妖兽羽毛。

  林夕在青鸾学院接受风行者传授时,不仅仅是修炼箭技,这些知识和一些潜隐刺杀的技巧,也都是记得滚瓜烂熟的。

  他的目光很快锁定住了这支大莽骑军中的最高将领。

  这是一名身高绝对超过两米,体重绝对超过两百五十斤的巨人,在这种常人根本无法看清面目的距离之下,林夕却已然看得清清楚楚,这人脸上的肌肉都一条条的鼓起,是真正的满脸横肉,彪悍到了极点。大约因为身躯本身就太过沉重,所以这名大莽将领的兵刃是单独用一匹跟在他旁边的战马驮着。那是一个椭圆形的扁环状兵刃,通体黑红色,符文是大莽独有的流淌岩浆状符文,外环和内环除了一个握手的地方之外,都是极其锋利的刃口,且参差不齐,就像一簇簇火焰的形状。

  他的头盔上镶嵌的是黄玛瑙,这在大莽代表着的是正五品骑尉的官阶,按理统兵已达三千。

  此刻这支骑军只有两千余人,要么就是本身只带了这么多出来,要么就是已经经过过一场不小的战斗,已经伤亡了近千人。

  成建制的骑军一直都是修行者的克星。

  不仅马匹的耐力足以追赶速度一时占优的修行者,且成建制的骑军之中,光是箭军和一些投掷器,就可以对修行者造成致命的威胁,此刻这样规模的骑军,林夕是根本不可能与之抗衡的,所以他并没有浪费时间去仔细查看这支军队的军械配备,只是在等待着这支军队继续前进的同时,再在这支军队中寻找其他将领的踪迹。

  这支大莽军队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被一名青鸾学院的风行者盯上,继续不紧不慢的行进着,对于只是回程的军队而言,确保一条没有敌军堵截的线路,比起节省一些时间要重要得多。

  林夕在草丛中的双目显得异常的明亮,真的就像两颗宝石在发出光彩来。

  就在这支大莽军队的最后一百余骑穿过烧焦的镇区的瞬间,他右手猛的一拽手里已经略微绷直的细麻线。

  当!

  一声就像云秦某种弩机敲响般的声音,陡然出现在这片沉寂的原野之中,从这支大莽军队的侧后翼响起!

  这支大莽骑军之中几乎所有的人,全在一息之间条件反射般猛的伏低身体,目光极冷的扫向发生处的草丛。

  同时,沟渠中的林夕已经持起了被他染成绿色的乌骨巨弓,他的目光从倒得乱七八糟的高粱秸秆之中穿过,准确的锁定在那名巨人般的大莽将领以及另外两名头盔有金银纹饰的大莽将领身上。“嗤!”“嗤!”“嗤!”

  三声尖利的破空声在那当的一声还未消失之时,便已响起。

  三团血花几乎同时从三个人的身上涌起。

  那名巨人大莽将领的手刚刚伸到身旁战马身上的巨环上,他异常粗壮结实的脖颈侧面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整个头颅几乎折断,侧向栽倒下去。

  另外两名大莽将领一名后心处铠甲间隙处中箭,俯冲摔倒在地,另外一名却是正抬手间,腋下中箭,冷戾的金属箭矢直接从他腋下狠狠的穿刺了进去,冲碎了他体内一半的重要脏器,强大的力量压入体内,使得他在从马上上摔倒下去的瞬间,口中也是鲜血狂喷,喷出了许多破碎的脏器。

  三声尖利的破空声和沉重的坠地声后,是片刻的绝对死寂。

  因为这时间太过短暂,所以画面传入脑海之中,理智的反应和判断,还根本无法冲掉第一时间的震骇。

  极其短暂的死寂之后,“轰!”的一声,这支大莽军队瞬间被无数的声音所充斥。

  兵刃和甲衣震鸣声,惊骇的大叫声、呼喊声,发令声,马蹄声,极混乱的交缠在了一起。

  有上百名大莽骑军疯狂的扑向了先前那当的一声发声的地点,数十名大莽军士第一时间涌到了摔倒在地的三名将领身旁,但是他们的脸色便很快变得彻底惨白,发出了绝望的嚎叫。

  从这些人的反应之中,外围的大莽军人便已经知道他们的统帅和其余两名将领已经变成了迅速变冷的尸体。

  所有这些大莽军人的目光全部疯狂四下扫射着,然而却看不见任何的动静,而且让这些大莽军人在统帅被刺杀的惊惧和愤怒之中,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们所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通过那箭矢破空声,感觉到这三枝箭是从哪里发出。

  因为那一瞬间,这三枝箭的破空声,竟像是从空中四面八方传来,就像是空中四面八方,都有人在剧烈的吹着哨子一般。

  一名校官挤到了三具尸体的身侧。

  这名校官平时只能统御百人,但是这三名将领死去之后,这军中只有和他同级的校官,而他的资历在这些校官之中最深,所以他此时便应该是这支大莽军队的统帅者。

  这名脸色比花白的双鬓还要惨白的老校官强忍着极度的惊怒,拔出了一枝深嵌于面前将领尸体内的箭矢。

  他看到,这是在云秦修行者箭手之中十分普及的墨羽纹钢箭。

  这种箭矢通体用云秦独有的一种墨炭淬火的合金钢制成,表面有一片片像微小羽毛一般的钢纹,外观和一些重金破甲箭完全一致,只是箭头没有那些破甲箭的箭头来得坚硬和昂贵,一般的修行者没有大的势力支持,也能承担得起。

  这种特种钢质羽箭,原本是不可能发出那种四面八方都有人吹哨一般的声音的,然而这名老校官在一眼之间,便看到箭尖和箭身上有些不寻常的刻线。

  是这种刻线,让这箭矢破空声异常,让他们根本无法判断出箭矢飞来的具体方位,而且这种刻线,竟然没有影响到箭矢的精准度!

  这到底是一名什么样的箭手?

  老校官抬起了头,让他的呼吸为之一顿的是,他看到先前那支他派出的百人骑军已经有数骑疯狂的狂奔回来,最前方的一名军士提着一个黄铜皮水桶般的物事,而其余那些骑军,正在那片草丛之中疯狂的朝着一个方位搜索着。

  在急促的几句回报之后,这名老校官连续发出了数个命令,又有数百人分散开来,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的搜索着。

  在十数停的时间过后,终于有人在高粱田的水渠之中发现了些有人活动的痕迹,然而接下来再不管如何搜索,却是再也无法发现这名刺客的踪影。

  ***

  (这一章过渡,正好到这里一个段落,字数略少些,今天会爆发,还有两更,字数会蛮多...)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