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二章 刺客的传说

第二十二章 刺客的传说

  在黑夜降临之时,李应星放下了手中的黄铜鹰眼。

  云秦源自张院长的这种装备虽然可以将人的视线范围提高数倍,云秦大工匠打磨的水晶镜片的精密程度,也足以让林夕熟悉的那个世界的人叹为观止,但这种只是由黄铜和镜片构成的东西自然不具备高科技的夜视功能,在黑夜之中,尤其是在没有什么月光的黑夜之中,却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收起已然失去作用的黄铜鹰眼之后,李应星的左手伸出,无声的做了几个手势,几名校官重复了这样的手势,后方的队伍便继续跟着他前行,并开始从随身的背囊之中取出食物,开始无声的咀嚼和吞咽。

  这是一支四百人建制的云秦游牧军,连带游牧尉李应星在内,每一个人都身穿云秦的制式黑皮甲。因为此时战事紧张,所以和前线的其他队伍一样,这支游牧军的装备也更甚以往。队伍之中的每一名军士都配备着一次性可以同时射出十枝弩箭的臂弩,其中一半军士带着黑石强弓,且都配备着小型抛网。

  这种抛网和专门针对修行者的大型钢网不同,是用特制的麻线制成,十分轻便,在未展开时只是拳头大小的一团,在用弓弹出之后,却是会撒开成两米见方,一瞬间抖开许多张,其中夹杂着钢针,也可以将对方许多军士捆缚住,尤其对上骑军时,可以让高速突进的骑军瞬间摔得人仰马翻。

  李应星才四十余岁,但已经有近二十年的边军经验,在黑夜之中行进对于他而言似乎根本不用担心迷失或是错过方位,偶尔抬头看看星辰的样子,只让人以为他是在沉默行军中的无聊,看看星光而已。

  云秦军队是极擅长,也极喜欢夜战的。

  因为张院长在五十年前率着云秦军队和修行者进行着一些征战时,便经常说既然上苍给了我们一双黑色的眼睛,便是让我们用来在黑夜之中寻找光明。既然黑夜是上苍赐予我们隐匿身影的东西,那我们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既然在黑夜之中能够省很多的事情,那为什么不在黑夜之中行动?

  张院长很多时候,也是在黑夜之中行动,比如一夜斩尽西夷强者的头颅,比如碧落陵之战一夜连烧南摩国大军十三座粮仓。

  所以云秦军队的兵刃大多数都是刻意弄成了在黑夜之中没有任何反光的黑色。

  所以现在黑夜降临,李应星便根本没有驻军休憩的念头,而是想乘着黑夜,尽快完成这次穿插。

  远处的山林中响起了狼的嚎叫,李应星的眉头皱了起来,朝着狼嚎的方向望去,他的瞳孔迅速的扩张收缩,左手也迅速的抬了起来。

  一条黑影在前方的黑暗之中无声的显现了出来,就好像从这狼嚎之中飘来一般。

  李应星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这支军队中的人,但在下一息的时间内,他没有马上发布军令。

  因为这条黑影在从黑暗中显现的瞬间,也伸出了手,做了个手势。

  这个手势,在云秦军中代表着的是自己人的意思。

  当然在眼下的战事之中,在这种地方,这样没有秘密可言的手势并不足以证明对方就一定是自己人,但此刻对方只是一个人,又是主动出现,这边足以让李应星保持足够的冷静,不下达任何过激的军令。

  对方也明显清楚这支云秦军队的警惕与顾虑,在做了一个手势之后,又缓缓的伸出了双手,这是不想动用任何兵刃的表达方式,然后继续向前。

  此刻双方只是距离不到三十步,在这人往前走了数步之后,李应星就已看清,这是一名身穿着草色布衣的箭手,身背着一张显的有些过分巨大的长弓,长弓的弓身也漆成了草绿色,面上带着一张绣着梅花的精致面具,在夜色之中,眼睛显得分外的明亮。

  虽然对方的眼中并没有明显的敌意,但对方身上那张过分庞大的巨弓明显昭示着对方修行者的事实,所以李应星心中的警惕没有丝毫的减弱,“你是?”他用极低的声音,迅速的问道,并做了一个让对方停止的手势。

  而就在他这个手势做出的瞬间,对方也已经主动的停了下来。

  “你们的行踪已经被大莽军队发现了。”

  带着精致面具的箭手没有回答李应星的问题,只是简单的说道:“此刻有三支军队已经包抄过来…你们唯一的突围机会在这边。”他看着李应星和李应星身后沉默得如同一人的军队,朝着左侧前方伸出了手,“我会先去设法引开打乱和引开那支大莽军,然后你们从那边全速突出去。”

  这名陡然出现的箭手的话,让李应星和身后数十名听清了他细微声音的云秦军士全部呼吸骤然一顿,心神一震之间,李应星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落在这名修行者箭手的手上。

  李应星在这一瞬间,看到这名修行者的手似乎有些苍白,但却显得格外的柔软,从而显得分外的灵巧,但在柔软灵巧之中却似乎又淤积着某种随时可以爆发的力量。

  “给我个相信你的理由。”

  李应星没有继续追问面前这人的来历,只是马上问道。

  “不需要理由,因为距离已经不远,我马上就会过去,你很快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军队。到时你自然可以做出正确的判断。”

  箭手看了李应星一眼,在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之时,便已转身重新步入黑暗之中。

  李应星和听清楚这名箭手声音的最前数十名军士身体同时微微一震。“你是云秦军人?”李应星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问道。

  “不算。”箭手没有转身,“我是云秦人。”

  “你只是游侠?”对方回答得极其简单,但李应星的心情却莫名的震动了起来,他微微犹豫了一下,上前数步,“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箭手的背影在黑暗之中停顿,“我知道你们无法透露你们的行军目的,但如果可以的话,告诉我附近你们所知的,哪些地方有大莽军队活动的踪迹。”

  “西南一百余里霞落镇附近,有确切的大莽军活动。”李应星低声道。

  在他这一句话话音消失之时,前方箭手的身影,已经全部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

  陆登道率领着一千五百大莽轻骑,在一片未开垦的低洼处期待而紧张的等候着。

  这支大莽骑军所有的战马,马蹄都包裹着厚厚的棉絮,口中都咬着独特的木嚼子。

  这种木嚼子用千魔窟的某种药水泡制过,对于战马的口味就像最美味的蜜糖,每匹战马都会死死的咬住这种木嚼子,并时时不停的吸吮着,这样一来,这整支大莽骑军的马匹将声响降到了最低。

  陆登道并没有身穿这支骑军统帅的衣甲和头盔,只是身穿普通大莽轻骑军的衣甲,一名和他身材相近的校官,却是成了他的替身,朝着他的衣甲。

  之所以如此,是从十几日前开始,这千霞山后的战场上,突然出现了一名强大的云秦箭师刺客。就在这过往的十几天里面,这名云秦箭师已经连续刺杀了七名六品以上的将领,以及六名低阶将领。

  都是同样的自制改良箭矢,一箭击杀。

  现在几乎所有大莽军队都知道,自己这方有一名强大的箭手在不停的刺杀着云秦的将领,而对方这名箭手,很显然也是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因为先前的那些场刺杀之中,大莽军队连那名云秦箭手的影子都没有见到,所以很多大莽将领对于这名来无影去无踪的刺客便心中有些恐慌,而陆登道更是由于被刺杀的那几名将领之中,有一个曾经是他的老上司,且那名老上司在他的心目中十分强大,所以对于这名云秦箭手他更是要比一般的大莽将领要憎恨和恐惧一些。

  按照那支云秦军队的前进速度,只要再过五停左右的时间,他们就可以发动冲锋。

  然而莫名的,虽然明知道这么多支小股大莽军队在执行各种军务,自己不可能那么凑巧撞到那名箭手,而且自己又事先做了准备,但陆登道却还是有些莫名的心悸,尤其在此刻,他陡然觉得好像有人的目光如冷水一般,扫过了自己和身周人的身体。

  “嗤!”

  也就在他左眼眼皮不由得一跳的这一刹那,一声凄厉的啸鸣声从空中降临下来。

  他身旁不远处的那名身穿着他的衣甲的校官,整个下巴到后颈的血肉和骨骼,在一瞬间就突然被掀飞掉了。

  一阵强烈到极点的恐惧感,使得陆登道的牙齿都发出了格格的声音。

  ……

  林夕收弓,从草丛中站起,开始奔跑。

  但却始终偏转着头,盯着后方那支瞬间陷入恐慌和混乱的大莽骑军。

  在这一瞬间,他看到有许多大莽军士不自觉的朝着一名身穿着普通大莽骑军衣甲的人围拢,且那名身穿普通衣甲的人身旁的十余名大莽军人在黑暗之中都竖起了半人高的巨型厚盾。

  那名身穿普通衣甲的人身体已经彻底的蜷缩下去,消失在那些盾牌之中,他已经不可能找到出手的时机,但他却只是十分简单的在心中喊出了“回去”二字。

  …….

  陆登道有些莫名的心悸,左眼皮跳了一跳。

  他不知道有些事情已然在林夕的脑海之中发生,只是有些下意识的转头朝着那名穿着他衣甲的校官看去。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凄厉的啸鸣声降临。

  一枝无比冷厉的金属箭矢,狠狠的洞穿了他的咽喉。

  箭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的整个人仰面,往后飞坠而出。

  陆登道最后的意识,被恐惧和迷惘彻底占据。

  他不明白,怎么对方明明只出了一箭…怎么这一箭不是落在那名校官的身上,怎么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在仰面从马身上飞坠出去,临死的一瞬间,他只是恐惧和迷惘的看到对面的一处荒草丛中,站起了一条身影,背着一具长弓,开始飞奔。

  “追!”

  大莽骑军在统帅被射杀的恐惧和震惊中惊醒,反应过来那正是今日传说中的那名云秦刺客,混乱一瞬之后,开始疯狂的驱马追击那条如魔的身影。

  这名云秦刺客,终于第一次被人发现行踪。

  然而代价却是统帅的被精准刺杀!

  他怎么能够准确的知道谁是主帅?

  谁都知道,上千的骑军对于单独的修行者而言有绝对的优势,然而在开始追击前方那条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大莽军人视线之中的快如闪电的身影时,莫名的不真实之感和恐惧感,还是弥漫在这支军队中每名大莽军人的心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