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三章 异样的囚车声

第二十三章 异样的囚车声

  李应星和整支巡牧军的身体都如同弓弦一般绷紧了。

  虽然不知道身背着染成绿色的巨弓的林夕的身份,但林夕说得不错,眼下如何做对于李应星而言不难判断。

  那些从漆黑夜色中透来的大莽军队混乱的声音,让他和整支巡牧军都可以确定那支骑军的数量至少超过他们巡牧军一倍,而他们更加清楚,在这片区域之中是不可能有云秦骑军的。

  所以林夕说的是真的,那是一支埋伏在那里的大莽骑军。

  “李大人!”

  按理在这种时候,是应该整支军队等着李应星的命令,绝对不应该有任何人出声的时候,然而李应星身后的一名副将却是忍不住咬牙出声。

  这名副将只是看了李应星一眼,并未多说什么,然而李应星却是十分清楚这名副将想的是什么。

  光是从那些大莽战马吐出木嚼一瞬间发出的嘶吼声和唯有大量战马快速奔跑才会带起的低沉破风声,他们这里任何人就可以肯定林夕的身形已经暴露。

  而且他们任何人都知道,林夕是因为他们而故意暴露,只是为他们的突阵创造出一些时间。

  然而这样单独的一名修行者,面对这样数量的骑军,可是说是危险到了极点,作为被救的一方,他们就真的不管这人,就这样离开?

  “这是战争,我无法让我们这支军队全军覆灭,我唯有相信他的能力,相信他可以安然离开。”

  李应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林夕所在的那处方位,深深的躬身行礼。

  “突!”

  在他身后许多云秦军士也和他一样,热血涌到脸面的对着林夕所在的方位行军礼的瞬间,一声极厉和极决烈的军令声从李应星的口中发出,接着,李应星便如同一头猎豹一般,首先朝着林夕方才所指的方向冲出。

  他身后所有的云秦军士,如洪流般跟上。

  ……

  密集的箭矢破空声撕裂了夜空。

  在大半大莽骑军疯狂的朝着林夕追击下去的数个呼吸时间内,军中一些校官也恢复了理智。整支一千五百人的大莽轻骑军分成了两拨,一拨近七百人继续疯狂追击林夕,另外所有骑军开始朝着肯定已经发现他们的云秦巡牧军的方位疯狂猛扑。

  修行者依靠魂力的爆发,在短时间内的速度可以快过这世上最快的奔马,尤其修为越高的修行者,移动的速度就越快,但要想将跑动的速度始终快过军中骏马的奔跑速度,魂力的消耗速度也同样很快,所以在持久的耐力方面,修行者无法和军中骏马相比。

  只要不被修行者彻底拉开距离,在南陵行省这种平原地带,骑军便肯定能追上修行者。

  而分出的那另外近八百骑军,也只要阻住那支云秦巡牧军,便可以等待另外两支大莽军队前来围杀。

  在初始的惊惧和混乱之后,追击林夕的大莽骑军开始施射。

  虽然林夕和大莽骑军之间的距离不是大莽骑军配备的弓箭可以达到的,但是这支大莽骑军射出的箭矢此刻也不是为了要杀伤林夕——他们射出的,是出自大莽军需工坊的火磷箭。

  这种箭矢通体裹着一层银白色的金属粉末和磷粉,在飞射出数十步之后,就会因为和空气的急剧摩擦而通体燃烧,发出耀眼的白光,就像林夕先前那个世界的照明弹一样。

  这些箭矢嗤嗤落下,明亮的白色火光照耀下,所有追在林夕身后的大莽军人终于看清了这名从十余日前便开始给所有大莽将领笼上一层死亡阴影的云秦刺客的身影,他们看到,林夕的身躯和身上背着的巨弓相比显得并不高大和强壮,他的奔跑姿势看上去也并不猛烈,但是在每一步落下之时,所有这些大莽军人却有一种他的浑身肌肉和骨骼配合得极其完美,充满难言的爆发力的感觉。

  任何未知的东西,总是比已知的东西显得更加可怕。

  此时这些大莽军人看着林夕奔跑的身姿,虽然谁都有种因为感觉得出对方的力量而有种心悸的感觉的,但真正看清了对手,看清了对方也只是个人而不是个恶魔,这些大莽军人心中的恐惧便无形之中消散了大半。

  “杀了他!”

  “为将军报仇!”

  在第二轮火磷箭在空中燃烧着,拖出长长的白色焰尾落下之时,便至少有上百名大莽军人厉声的大叫了起来。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声沉重轰响,朝着云秦巡牧军方向追击的那部分骑军,冲在最前的一匹骏马狠狠的坠倒在地,溅起了无数草屑和尘土。

  紧接着一声声的沉闷冲撞声和坠地声连绵响起,后方接连数十匹战马纷纷倒地,一片战马的惨嘶声和马上军士的惊叫声中,后方的一匹匹战马也收势不及,撞上了前面栽倒的马匹。

  追击着林夕的这部分大莽骑军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惊惧而疑惑的看着那处地方骤然爆发的混乱景象,却看不见任何的敌军。

  突然,他们这支骑军的前方,冲在最前的那匹骏马,突然整个身体重重的往前微倾,好像前面突然矮了些,然后这匹骏马便再也无法继续,惨嘶着像跪倒一般,狠狠的冲撞坠地。

  唯有最靠近这匹战马的大莽军人才在这一瞬间看到,这匹骏马的前蹄都被割断了。

  然后在他们的惊叫声响起的同时,他们身下马匹的前蹄也被极快的割断,他们和马匹一起重重坠地,后方接着冲上的马匹也跟着倒下,冲撞在他们和他们身下的马匹身上。

  “蓬!”“蓬!”“蓬!”的皮肉沉重撞击声,响如战鼓。

  在前方连续冲撞和跌倒了近百骑之后,后方的骑军才止住了冲势,惊怒至极的看出,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因为草丛之中被对方布置了极细极韧的钢丝。

  此刻十数根这种不知从何处的钢丝有些在冲撞中崩断,有些却依旧完好。

  即便有着火磷箭的火光,隐藏在荒草中的黑色钢丝在黑夜中也是肉眼难见,此刻只是因为这些黑色钢丝上都沾染着血珠,才看得出来。

  前方的林夕依旧以恒定的速度在奔跑,还未脱出这支大莽骑军的视线,然而在前方那些断了双蹄的战马的痛嘶和躺在地上皮摧骨折的军士的惨嚎声中,这支大莽骑军却是不知道前面还隐藏着多少这样的钢丝和其他陷阱,一时根本不敢再向前狂奔,只能用看着恶魔般的惊恐目光看着林夕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根本就是…一个人伏击了一支军队。

  ……

  在确定自己的身影已经彻底脱出了后方追兵的视线范围之后,林夕陡然减缓了速度,双脚开始轻柔的踩踏在地上,然后看了一眼方位,直往西南方位而行。

  在第一场针对大莽军队将领的刺杀开始之后,这十几天下来,他已经成功的刺杀了十余名大莽将领,箭技和修为,以及像今日这种风行者撤退的一些小手段,也更加用得纯熟,然而从这些时日接触到的大莽军队的一些行踪上,他也可以感觉得出来,云秦依旧没有遏制住大莽军队的迅猛势头,大莽军队袭扰的军队更加深入南陵行省境内,有些大莽军队甚至已经接近南陵行省坠星湖南侧。

  这便意味着大莽军队在千霞山附近的战斗依旧游刃有余,占据着上风,且大莽军队能够深入南陵行省袭扰,云秦军队的粮草和军械运送、援军集结都有很大的威胁,而且对于林夕而言,最为关键的还在于,大莽军队越是深入,就是有越多的云秦百姓伤亡和流离失所。

  现在整个南陵行省的南部已经空了,林夕可以想象得出在南陵行省的北部,此刻肯定有大批的难民潮,而他现在行走在这南陵行省南部,简直就有些末世的感觉,许多原本和东港、燕来一样热闹的集镇,即便是还没有遭遇到大莽军队,已经都是空无一人。

  而且并非是所有的集镇的百姓在逃亡前没有正面遭遇大莽军队。

  就在两日之前,林夕就在千椿镇见到了被大莽军队劫掠和屠镇的惨像。

  在从碧落陵出来之时,林夕就已经明白自己想从这个世间割裂出来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这样的景象,更是让林夕知道自己也注定无法将自己个人的恩怨和这场战争分割开来。所以此刻他虽然也已经十分疲倦,但却依旧不想休憩,继续朝着方才李应星所说的有大莽军队活动踪迹的西南方位前进。

  在距离日出大约还有一个小时的黎明前黑暗之中,林夕已然到了李应星所说的霞落镇。

  这是南陵行省西南,距离千霞边关越三百里的城镇,这里本来是通往千霞边关的真剑关的官道重镇,但真剑关紧挨着被闻人苍月一开始就攻克的三关之一的瞳岸关,所以即便不知道此刻的具体军情,林夕也知道这里应该比南陵行省别的区域要更危险,从李应星的话语,林夕就感觉得出,云秦军队对这里没有多少掌控力,至少大莽军队在这片地区拥有着控制权。

  而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林夕很快看到,就在已经经历过战斗,显得有些千疮百孔的镇区之中,就驻扎着一支大莽军队!

  在寻常的修行者都根本看不清林夕,但林夕却可以清晰的看见镇区中情形的距离之下,林夕就站在一条田埂上的一株杂树旁,微皱着眉头朝着镇区之中看着。

  有至少有一百余名大莽军士在镇区周围巡逻,内里的镇区之中,一顶顶行军营帐就在街道上支着,随军带着这种行军营帐的军队,规模一般都不会小,而且一般都是长途奔袭的军队,才会携带这种可以令人在荒野之中更好休息,以更好的保存体力的行军营帐。

  而此刻,真正让林夕觉得有些异样的地方是,在他还无法看到的镇区中心地带,应该是在这支大莽军队的中军位置,似乎隐隐有撞击钢铁囚车以及异样的呼啸声不停传出。

  ***

  (明天尽量继续三更爆发)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