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四章 遭遇战

第二十四章 遭遇战

  黎明前深沉的黑暗笼罩着的镇区对于风行者而言是极好的活动场所。

  且林夕一直懒得去猜测一些不可能得到答案的问题,而更喜欢一些简单直接的方式。

  他紧锁起来的眉头很快松开,先前只是为了防止埋伏在草丛中一些虫豸的叮咬而戴着的面具也被他取了下来,在缓缓的调匀了自己的呼吸之后,他将身体蜷缩起来,就沿着这条田埂,朝着镇区缓缓潜近。

  田埂的尽头是一片村落。

  在这片由平房小院组成的村落中,一间临田的平房顶上,一动不动的坐着一名身披着灰色毛毯的大莽军人。

  这名担任岗哨的大莽军人就像这间平房顶上铺着的草垛一样不引人注意,而且他的身体始终有些绷紧,可以极迅速的做出反应,即便是在这种最容易发困的时候,这名大莽军人的眼睛依旧紧盯着前方的空旷田野区域。

  林夕的身影陡然出现在这名大莽军人的身后,在这名大莽军人才刚刚察觉到一些异样的风声时,林夕的左手已经落在了这名大莽军人的肩上,同时右手的两个指节敲击在了这名大莽军人的颈部动脉上。

  这名大莽军人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抗动作便昏死过去,但在林夕左手的扶持下,身体却依旧好好的坐着。

  林夕的身影就像这名大莽军人的影子一样无声的滑落在房屋后面的最为阴暗处,这一片村落和后面镇区的街巷经过大莽军的搜刮,大多门户洞开,院墙破损,给林夕的提供了更好的方面。

  只是不到七停的时间,林夕攀爬上了镇区一间私塾的屋顶,已经可以看见镇中心石板街道上驻扎的所有大莽行军营帐。

  从覆盖整条主街的营帐,不难推断出这支军队的规模至少在两千五百人以上。

  加上先前百里之外的数千大莽军队,云秦境内穿插的大莽军队似乎越来越稠密,这使得林夕实在很想知道,现在闻人苍月除了那十万原先就准备着的大莽军队之外,又已经投入了多少军力。

  不见马匹,只是步军,也不见大型的军械,但是和先前被他击昏,且无人救治就会因血脉结淤而很快死去的那名哨岗一样,所有视线之中能够看到的军士,全部都是身穿着内衬有皮革的金属鳞片甲,所以这支军队给林夕的第一感觉,倒像是有些类似于龙蛇黑蛇军一样的特种军队。

  撞击钢铁囚车的声音是从这条主街中部的一间大客栈厅堂之中发出,看这些行军营帐的布置,以及一些巡逻军的巡逻路线,这间三层的客栈似乎就被当成了这支军队的中军帐。

  就在林夕沉吟之间,一声急剧的哨鸣声就在他经过的那片村落中响起。

  应该是运气不算好,正好是撞到了哨岗更替的时间,那名昏死的哨岗已经被人发现。

  既然已经被人发现有人潜入,林夕眉头微蹙,也不再多考虑什么,在营帐中所有正睡得香甜的大莽军人被惊醒,纷纷冲出的瞬间,他的身体迅速的贴墙滑落下去,像一头扑食猎物的狼一般,连连伏地纵跃,十余个起落便掠入了一间距离主街区只隔两条小巷的两进民宅之中。

  接下来,按照他的计划便是先从这一排民宅的中院不断的翻越过去,快速接近那间发出异声的客栈。

  针对整个镇区的搜索肯定会马上展开,如果不能在这一阵短暂的混乱之中接近这支军队的中心,接下来他的行动便会更加艰难。

  然而再次出乎他预料的是,一股异样的风声就在此时从这间民宅的正门中掠了进来。

  没有丝毫的迟疑,林夕的身体就像一片湿滑的冰一样,贴着院墙急速的掠到了墙角院门侧。

  就在他的身体顿住的一瞬间,一阵细微的噼啪声便瞬间在他腰侧以下响起。

  这是空气爆裂的声音。

  不需眼睛看,林夕就知道已经有一件兵刃以惊人的速度刺向了自己的腰间。

  林夕的身体如同一颗被伐倒的大树一样,猛然向后倒了下去,背部狠狠的撞在墙上。

  尖锐的刃尖刺入了林夕的腰间,刺入了血肉。

  在感觉到手中的短剑已然入肉之后,身穿褐色链锁甲的四十余岁黄面女子心情略微一松。

  她是极懂得战斗的大莽修行者,一些极细微的声音就让已经开始沿着这一片街巷快速搜索的她判断出这个院落中可能有些问题,在突进这个中庭的一瞬间,她也是准确的通过空气的流向判断出了林夕的所在,俯身发动了一刺。

  她俯身俯得身体几乎和地面平行,这种姿势可以躲避对方下意识的反击,且更容易马上飞扑进院,手中的短剑也可以瞬间在对方的腹上拖出一条更长的伤口。

  唯一所要担心的,只是对方身穿着她短剑刺不进的铠甲,这样对方的反击便不会仓促,她便要担心从上至下落向她后背的斩击。

  现在她的剑尖入肉,这个唯一的担心便不存在,而且剑尖刺入对方的血肉,对方已经失了先机,身体的疼痛造成的条件反射后缩,都会让她的本身更为安全。

  在这种明显只有少量敌手潜入大军的情形下,她当然不过分追求一击能够杀死对手,当然会将自身的安全摆放在首位。

  然而让这名极懂得战斗的大莽女修行者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在这一瞬间竟好像对痛苦一无所觉,也不怕她的短剑拖出更长的伤口,整个身体以完全超出她想象的速度,后倒,在背部撞墙的瞬间,林夕的一只脚就已经离地,脚尖狠狠的踢向她的咽喉。

  这名黄面女修行者的瞳孔急剧收缩,在这一瞬间她不想用自己的命换在对方身上拖出一条伤口,她强行拧身,整个身体像麻花一样扭曲,左臂横挡在对方的脚尖前。

  “喀嚓!”

  然而对方脚尖的魂力,陡然以超出修行者常理的速度狂暴喷发,骨裂声中,大莽这名黄面女修行者的胳膊很干脆的折断,林夕的脚尖压着她的断臂,带着一股恐怖的气流,依旧狠狠的压在了她的喉咙上,然后将她的身体都带得压在了门上。

  这是一副极其诡异的景象,一名横躺在空中,只用一只脚支撑的人,将一名身体扭转得扭曲的人一脚踩踏在门上。

  整片墙壁都猛的一颤,一大片瓦片从上方屋面上滑落下来。

  在瓦片坠地的瞬间,林夕的双手在地上一按,整个人就已经急剧的翻腾出去。

  女修行者的身体抽搐了一下,她的喉头咕噜作响,想要发出些什么声音,可是嘴里涌出的却是大片血沫,目光里面全部都是绝望和不甘。

  咣啷一阵瓦片碎裂脆响,女修行者的身体也沿着门框滑倒在地。

  ***

  (今天继续爆发这一章码得太晚了,字数略少点,接下来两章字数再多点补足。然后纵横的月票还从没有人超过一千票既然通天是第一个破了万订的,今天这月票一千票的记录点,也先破了再说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