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八章 心中皆寒的两人

第二十八章 心中皆寒的两人

  威严、神圣、神秘的炼狱山使徒开始像狗一样逃跑,头上那顶高冠都已经歪倒,甚至因为后悔,因为发现了某个足以震骇这世间的秘密但却心知可能无法传播出去,而开始莫名的痛哭流涕。

  他剧烈颤抖的身体,甚至开始抽搐。

  林夕停了下来。

  面对着这名一直紧追他到天明,又开始逃跑的红袍神官模样的使徒,他只是转过了身,然后取下了身上负着的巨弓。

  他在剧烈的喘息着,然而他的手却异常的稳定。

  一支黑色金属箭矢在他感知的世界之中,变成了一条黑线,连接在这名痛哭流涕、抽搐着奔跑的红袍使徒身上。

  在出手的一瞬间,他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巨弓在他的手中微微的下沉。

  “嗤!”

  黑色金属箭矢瞬间带着恐怖的风声撕裂长空,狠狠的穿透了红袍使徒的一条大腿,将之击倒在地。

  微亮的天地间,后方远处都还看不清林夕,只看得到红袍炼狱山使徒身影的两名大莽修行者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两人只能迷惘而震惊的抬头看向天空,在心中反复的考虑一个问题,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这名炼狱山使徒生擒或是击杀这名云秦刺客的时候么,怎么反而还会变成是这名炼狱山使徒在逃跑,反而会响起这样的箭声?

  红袍炼狱山栽倒在地上。

  他终于绝望,接受了事实,不再痛哭流涕,只想扭头看看对方的面目,看看这世上,怎么会有和那个传说中的人一样的人存在。

  然后他看到了林夕年轻且干净的脸。

  林夕先没有管这名栽倒在地,魂力已经耗尽至极限的红袍炼狱山使徒,他平静的从这名炼狱山使徒的身旁飞速穿过,继续前行,然后到达了他的射程,对着微亮天空下两名迷茫的大莽军中修行者竖起了长弓。

  “嗤!”“嗤!”….

  两声剧烈的破空声,几乎同时响起。

  然后两名大莽修行者感觉自己的身体同时被一头野牛撞中。

  两声凄厉的闷哼声中,两名大莽修行者同时倒了下来。

  两枝黑色金属长箭分别彻底洞穿了两人的大腿,急剧旋转的锋利箭簇彻底绞碎、切断了两人的大腿骨骼,然后从大腿后侧洞穿而出,箭尖上带着许多碎骨和肉条,看上去极其的可怖。

  在发觉自己并未死亡,又看到自己和自己同伴都只是大腿中箭,身穿链子甲的年轻大莽将领就顿时明白了林夕的用意,没有任何的迟疑,他愤怒的低吼了一声,拔出了背上的两柄链子枪。“噗”的一声,他的一柄链子枪狠狠的扎入了自己身旁同伴的胸口之中。

  面对自己同伴的这一击,面容阴冷的大莽中年修行者却只是一怔,然后便苦笑,反而用力将自己的身体迎了上去,使得枪尖在自己的身后透了出来。

  年轻大莽将领眼眶微红,另外一只手的链子枪,却是狠狠的刺入了自己的脖颈之中。

  鲜血从他的脖颈之中狂涌了出来,他对自己的这一刺力量之大,使得链子枪将他的脖子整个扎了个通透。

  林夕缓缓的放下了长弓。

  这是残酷的战争。

  虽然他体内还有一些魂力,要是继续发箭,便有可能阻止这两名大莽修行者的自杀,然而这是值得尊敬的对手,所以他也选择给对方保留最后的尊严。

  ……

  两名大莽修行者体内涌出的热血变冷,天空终于亮了。

  林夕看了一眼那美好的曙光,缓缓转身,走到一直在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炼狱山红袍使徒的身前,直接坐了下来,坐在了他的对面,看着对方充满恐惧、绝望和众多更加复杂的难以理解情绪的双目,平静的吐出几个字:“我们谈谈?”

  谈谈,这对于陌生的两个人而言是极其空泛的概念,尤其是对于敌人,谈谈,要说什么?

  然而几乎是迫不及待一般,一直死死的压着自己的大腿伤处,尽可能止血的红袍炼狱山使徒,却是用一种近乎请求般的姿态,嘶声道:“你是谁?”

  “青鸾学院,林夕。”林夕平静的答道。

  红袍炼狱山使者身体猛的一颤,抬头看着林夕的双目,颤声道:“青鸾学院的天选…碧落陵那名风行者…”

  “是的。”林夕很干脆的打断了他的话,平静道:“那么,你又是谁?”

  红袍炼狱山使者越发觉得恐惧,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无数种可能,但不管是哪种可能,最后他的脑海之中竟然都出现了炼狱山轰然崩塌的景象。这让他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他就用看着庙中一尊魔神塑像的目光,看着林夕:“炼心余,我是炼狱山中人。”

  “怪不得穿着像这种神官的衣袍。”林夕看了一眼炼心余的衣冠,有些冷嘲道。

  世间大多数人不知道炼狱山到底何等景象,但不代表青鸾学院不知道。在青鸾学院的记载之中,便明确说明炼狱山一直是农奴制度,大莽一些重刑犯,以及触犯炼狱山的人,都会成为炼狱山的农奴,甚至后代皆是如此,除非后代之中出现修行者,奴隶的身份才有可能转变。

  而在炼狱山之中,身份最为尊贵的也是在炼狱山中任职的使徒和各阶长老,而不是派到大莽朝堂中任职的弟子。

  尤其是在大莽王朝之前的南摩国,按照青鸾学院典籍的描述,林夕也十分容易理解,就是政教合一,炼狱山是整个南摩国的主宰,即便南摩国的皇帝,也是要炼狱山的承认和仪式,才能加冕,才能正式登上王位,整个南摩国的人,都可以视为炼狱山散养在外面的奴隶。

  到了大莽王朝,湛台莽和李苦横空出世,千魔窟有能力压制炼狱山,炼狱山无法压制住湛台莽之后,这局势才慢慢改变,然而到了今日,在大莽,炼狱山的使徒,就真的又恢复了先前的几分地位,真正的是神官,而且是开始操控生杀大权的神官。

  “你…。”红袍炼狱山使者根本没有在意林夕对于自己衣着的嘲讽,有个问题对于他而言无比艰涩,难以问出口,然而他终于还是说了出来,“你是拥有张院长一样天赋的人?”

  “看来你们炼狱山知道的很多。”炼狱山是当时张院长都需要忌惮的地方,所以林夕并没有吃惊,他也知道对方只可能和夏副院长一样,知道他的魂力是别人的一倍,但不可能知晓他和张院长真正的秘密,所以他很直接的点了点头,“你的推断没有错。”

  红袍炼狱山使者炼心余的身体骤然僵硬,对方的这一句话,就像挟带着一个全新的世界陡然压在了他的身上,他是炼狱山的深层弟子,所以他十分清楚,炼狱山掌教和那些长老,正是因为张院长已经不在了,所以才有信心和云秦,和青鸾学院,以及这整个世间一战,然而青鸾学院又有着一个拥有张院长一样的能力的人?

  一个将神的存在?!

  “如果你肯告诉我炼狱山的一些秘密,我甚至可以让你进青鸾学院避难,保证你的安全。”林夕看着这名如同信仰都被击穿的炼狱山使者,直接而认真的说道。

  “没有用的。”

  炼心余从失神和僵硬中恢复过来,苦涩的咽了口口水。

  林夕微微蹙眉,不明白没有用的这四字是什么意思。

  “我无法背叛炼狱山,不只是因为炼狱山是我的师门。”炼心余看着他,摇了摇头,“你不明白炼狱山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也不明白炼狱山是什么行事方式…炼狱山不像青鸾学院和这世上的其余修行之地一样仁慈,如果我背叛了炼狱山,所有我的亲人,甚至我的一些朋友,都会永世成为炼狱山的苦役奴隶,甚至他们的后代,都会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林夕的脸孔冷硬了起来,道:“果然是个好地方,和闻人苍月是绝配。”

  “我可以给你一个有些尊严的死法。”

  林夕微微沉吟了一下,看着炼心余,道:“你至少可以少受些折磨,少受些皮肉之苦,而且我已经坦白的告诉了你这么多,让你死得也可以明白一些,作为回报,我觉得你应该告诉我一些无关炼狱山的无关紧要的事情。”

  炼心余放开了抓着自己大腿伤口的手,抓着泥土,慢慢的点了点头。

  “你们这支军队到底是要做什么?难道就是特意要抓一头云秦凤凰回去?”林夕看了炼心余一眼,缓声道:“如果真是这样,是什么重要的人物需要这样一头云秦凤凰,可以专门让这样一支军队和你这样的人物为他做事?”

  炼心余微微犹豫了一下,但他明白在此时回答这个问题,的确已经是无关紧要的问题,于是他再次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抬着头,看着林夕,摇了摇头,道:“我们并不是特意抓这样一头云秦凤凰回去…我们这支军队,先前的任务,只是负责肃清这里至坠星湖途中的云秦侦察军,不让云秦军方发现我们一支大军的动向。”

  只是这样的一句话,林夕的脸色骤然变了,一股寒意不可遏制的从他的心中涌起。

  ***

  (末日的第二更,晚上晚些时候还有一更。月票已经连一千五的记录都破了,我们红花会低调,但不代表着我们不强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