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那一个代表荣光之地

第二十九章 那一个代表荣光之地

  “什么大军!”林夕霍然看着炼心余的眼睛,即便在之前的镇区之中,很有可能被大军围住他都十分镇定,然而此刻,他的双手却不自觉的微微颤动起来。

  炼心余苦笑了一下,道:“水军。”

  “水军”两个字,对于林夕来说有很多种含义,然而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却只有一个意义。

  林夕的心骤然往下一沉。

  炼心余没有丝毫骄傲的扯下了自己头上戴着的帽子。其实炼狱山这种神官高帽,除了给人威严和神圣的感觉之外,也没有任何的作用,而在发现了林夕是拥有和张院长一样的“将神”天赋的存在之后,他身为炼狱山使徒,天生就比人高傲一等的骄傲和威严就已经全部自然消失。这是一种伪神见到真神般的自然反应,而并不是因为真实的死亡威胁。

  “来不及了。”

  扯掉了高帽,觉得轻松了不少的炼心余看着林夕,依旧苦笑着说道。

  林夕没有出声,只是看着他,因为他看出,炼心余会接着说下去。

  “这些年云秦三路边军镇守得天下太平,所以云秦的将领,都形成了一个潜意识,那就是,所谓的战争,就是要在三条边境线外解决的。所以几乎所有的云秦将领,考虑的事情都是怎么样御外敌于这三条边境线外。”炼心余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平静的迎接死亡,他也知道林夕想要知道更多的细节,于是他不急不缓的慢慢解释道:“对于边境之后的战事以及防御,云秦的准备十分不足,所以我大莽军队在前期军力不足的情况下,非但能在千霞边关站稳脚跟,而且还能在南陵行省通过一系列战役占到不少便宜…当年坠星陵一役,南摩国也有一支数量不少的军队想横渡坠星湖,发动偷袭,那支军队遭遇坠星天凤这种妖兽族群,所以不幸的覆灭,反而令南摩国损失惨重。然而这样的事情,也让云秦的许多将领恐怕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坠星湖并非是不能过…只要能够对付得了这种云秦凤凰,军队自然也可以横穿过去,在云秦军方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许多云秦军队的后方。”

  微微一顿之后,炼心余看着沉默不语的林夕,接着缓声说道:“在我们先前大莽的军情分析上,这么多年下来,云秦帝国虽然每个人都牢记着张院长在坠星陵的荣光,并以此为荣,然而对于坠星陵的防御,却是有所疏忽的。尤其是在坠星湖这一带区域,防御更加疏忽。”

  “而我们,却已经十分清楚上一次南摩国走的是什么样的区域。所以要避免和坠星天凤有大规模冲突,便只要在走水路时绕开这些最为危险的区域便是。”

  “我之所以方才说来不及了,是因为按照行程,此时我们大莽的军队,已经在坠星湖的北岸登陆两个时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此刻坠星陵恐怕已经被我们大莽军队攻占。”

  ……

  林夕沉默的听着,越听双手越是冰冷。

  “你们这支军队有多少人?”他呼吸有些停顿的问道。

  “三万六千余。”

  炼心余的眼中出现了些感慨的神色,“早在今年冬,闻人苍月就已经令七军广收皮革,对外称是做军用营帐,想着战事临近,无人怀疑,但交到军备工坊,大多却是做了渡湖用的皮筏。”

  林夕沉默了片刻,再问:“按你们的军情,坠星陵云秦守军有多少?”

  “只有六千。”炼心余道:“且大多都是刚至的地方镇守军,之前的守军,此刻已经调集过南陵行省南部。”

  “即便打下之后,你们也是不可能守住。”林夕看着他,道:“你们的战略目的是什么?”

  “坠星陵是这个行省最北部的中心。云秦这整条边境线上的物资,粮草、军械,都是通过坠星陵发散出去。坠星陵保有前线大军维持七天的粮草和箭矢等消耗军械。”炼心余并没有拒绝回答林夕这个问题,因为他明白这个问题在接下来的时日里根本不算什么秘密,“能带走的会带走,不能带走的会全部烧掉,毁掉。”炼心余看着林夕的双眸,道:“云秦在坠星湖沿岸并没有足够的船只,所以根本无法阻挡我大莽这支大军撤退。我大莽这支大军,到时可以退回这南边半个行省,选一个地方登岸,甚至还可以配合发动一次会战。”

  “你也肯定明白,要是前线正在交战的所有大军,突然断了粮草和军械的支持,会什么样的后果,三天到四天,对于大莽的军队来说是一个极限。云秦现在抽调过来的,大多都是地方上的军队,最多也只是如此。战力和应付这种局面的能力并不会比大莽军队强。”炼心余补充道:“七天就是一个很恐怖的时间,而且可能还不止七天,因为你也可能会想到,闻人苍月极有可能在那三万多军队中,分出一支,深度袭扰。坠星陵后方的运粮道路…一些更深地区的粮草仓储地,都恐怕会被毁。”

  “因为归根结底,闻人苍月原本就是你们云秦最为高阶的将领。他对你们云秦军方的许多东西,都了如指掌。而你们云秦,对于大莽军队和他的想法,却不知道。”

  “……”

  林夕再度陷入沉默。

  他眼中的情绪异常复杂,这世间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有些难过,有些愤怒,有些悲悯,有些杀意,有些无助…。

  他更能感受到张院长当年的情绪,更能感受到张院长留给他的那些话中的真正情绪。

  这整个世间,是一条大河,而即便是张院长,也只是其中的一条大鱼。

  即便拥有着强大的能力,他也只能改变一些事情,而不能随心所欲的控制这世间所有的事情,即便他是一名大圣师,也不可能做到一个人杀入炼狱山这样的地方,杀死对方的所有强者。

  所以即便是张院长,在当年的坠星陵,那十七名跟随着他一起的青鸾学院强者,最终也只有少数人和他一起回到了青鸾学院。

  原来他的那一块碑中,不仅是有着深深的纪念,还有着无尽的悲叹。

  “这就是你要去登天山脉之后的真正原因么?”

  “因为你要变得更强,变得可以令这条大河都随着你的意志而行?”

  林夕缓缓的呼出了一口冰冷的气息,在心中无声的自语。

  炼心余说得十分仔细,所以对于他而言,这战局便极其的简单,前线的云秦军队因为军械和粮草的断绝,将会导致大败,别说整个千霞边关,整个南陵行省都恐怕会彻底失去控制,被大莽军队攻陷。

  这样一来,不知道有多少云秦军队会死在败阵之中,也不知道会多死多少平民百姓。

  而且对于云秦帝国所有人而言,还有一个更深层的意义。

  坠星陵是整个云秦帝国的荣光。

  云秦帝国,便相当于是当年张院长在这个地方一战奠定了基石,坠星陵在云秦帝国所有人心目中的地位,和别的地方都无法相比,别的地方的十个陵级城镇,加起来的意义,都无法和坠星陵相比。

  当年南摩国三十万大军兵临城下,鲜血将每一块城砖都染成红色,都没有能够攻下坠星陵城池,现在被三万六千大莽军攻下的话…就连林夕此刻都根本无法猜想得出,这坠星陵的被攻占,将会给云秦帝国的人们心中种下什么样的种子,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

  林夕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便仰头看着坠星陵方向的天空。

  天空已经彻底变亮。

  他现在越能理解张院长的心情,是因为他也是和张院长拥有同样的心情。

  “闻人苍月的部下,那名叫胥秋白的箭师,在哪里?”

  林夕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脸色白得近乎透明,眼神近乎贪婪的看着最后一个日出的炼心余,问道。

  “我知道你和他的纠葛。”

  炼心余看着林夕,摇了摇头:“但他的行踪,恐怕唯有闻人苍月一个人知道,所以我即便想告诉你,也无能无力。”

  “你们怎么会擒到一头这天凤的?”林夕点了点头,有关炼狱山和大莽军情的秘密无法得到解答,他便只有问些这种琐碎的问题,“按你先前所说,你们大莽军队应该是尽力避开这坠星天凤的。这坠星天凤,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实力?”

  “只是恰好遇到了这一头落单的。别看它身上原先并没有贯穿伤,但为了避免它引来其余的坠星天凤,我们大莽军却是动用了炼狱山的狱火魔弩,那是和你们坠星守城弩一样威力的东西,用这种弩箭耗费了它的魂力,再加上我们南路大将军亲自出手,才最终擒住了它…它的级别,应该是圣阶,也应该是这世间,最强大的妖兽之一。”炼心余说到这里,突然双手触地,对着林夕,伏地磕头,“我最后有个请求…希望您能够答应。”

  “什么?”林夕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看着朝着自己跪拜的这名炼狱山使徒。

  炼心余抬起了头,真诚而谦卑,夹杂着一些苦意道:“这战争,最终是您所在的青鸾学院和炼狱山之间的战争…我先前和炼狱山的所有人一样,觉得青鸾学院日暮西山,我们必定能胜,然而您的存在,让我感到恐惧。所以,如果有一天,若是您已经对付得了炼狱山…我请求你,对我的家人能够往开一面。”

  “好!”林夕没有犹豫,点了点头。

  炼心余再次以头触地,亲吻地面般轻声道:“能死在您这样的人手下,也算是我的荣耀。”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的双手交替落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然后他的额头和眼中,便冒出了火光,他仰面倒下,身体渐渐被火焰包裹,熊熊燃烧。

  林夕站了起来,他的眉头跳了跳,他的内心,第一次对炼狱山充满深深的憎恶。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