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二章 这死地,却是我的退路

第三十二章 这死地,却是我的退路

  一支呈扇形散开阵型的大莽骑军很快穿过了小镇废墟。

  这支骑军一共有七百余骑,全部都是身披暗紫红色链子甲的轻铠军。

  除了同样暗红色的三棱长枪之外,这支轻铠军还配备有手弩、套索、地钉网等许多种看上去十分零碎,挂在马腹两侧的军械。

  很显然,即便是面对修行者,这支大莽轻铠骑军也有着很强的战力。

  整支大莽骑军之中不见特殊的将领铠甲和盔饰,只是在这支骑军的最前方,有三头简直有小牛犊子的猎犬。

  这三头猎犬都是炼狱山的地狱犬,浑身都是黑色,黑毛极短,贴在身上,远远看去,就好像没有毛,只是黑色的皮上面抹了一层油一般。

  这种体型庞大的地狱犬尾巴也是极短,看上去只是略鼓起一团,也就像是没有尾巴一样,但头颅却是十分庞大,牙齿也都是宽大的锯齿,一根根露在外面,白森森的,显得十分的可怖。炼狱山的这种地狱犬,从小断奶之后都是用带骨的生肉喂养,生姓十分凶残,咬力惊人,普通农奴的大腿,只是一口便直接咬断了。寻常三四名军人,也根本对付不了一头这样成年的地狱犬。

  这支骑军之中有一名男子,看上去三十余岁的男子,身上气息如常,外貌和体型不见任何出挑,然而就在这支骑军最前方的这三头小牛犊子一般的地狱犬刚刚穿过废墟小镇时,这名男子眼中骤然升腾起一道寒意,猛的抬头往天空看去。

  “嗤!”“嗤!”“嗤!”

  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三道白色的涡流从天空之中坠落。

  在这一瞬间,这名中年男子是十分清楚,这三道涡流的中心,是三枝箭矢,然而在真实的视觉和威力上,却完全不像是三枝箭矢,而就像是三根剧烈旋转着的白色铁棍。

  “咚!”“咚!”“咚!”

  三声沉闷的敲鼓一般的声音在地上发出,三片一米见方的草皮直接被往上掀飞了出来,而那三头看上去十分可怖的黑色地狱犬,根本不是身上多了个箭孔,而是整个前半身,连巨大的头颅和两个前肢都被巨大的力量绞得粉碎。只剩下半截身体在箭矢坠地之后的泥土翻飞中倒翻出去,腥臭的鲜血和内脏抛洒得到处都是。

  “坠月箭技!”

  这名中年男子的瞳孔,瞬间开始收缩,心中不自觉的涌出四个字。

  “是前方山头射来的箭矢!”

  就在此时,他身旁不远处,一名腰佩长剑的英俊男子发出了一声这样的厉喝。

  中年男子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其苍白,“不要!”一声极冷极厉的大叫声,从他口中骤然爆发而出,此刻谁也不知道,他这“不要”两字,是要阻止什么东西。

  然而在下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明白了。

  通!通!通!

  三头地狱犬半截的身体才刚刚坠地,中年男子的“不要!”两字惊呼才刚刚脱口而出,又一道白色涡流已经带着极恐怖的嘶鸣坠落到了阵中,在狂风之中,那名腰佩长剑的英俊男子才刚刚从马鞍上跃出,他的屁股才刚刚和马鞍脱离数寸,他的头颅便彻底消失了。

  一枝旋转到自身都好像要炸开,变成一条条的金属碎丝的黑色箭矢,在射爆了他的头颅之后,狠狠坠地,让后方一匹战马在极度的惊骇之下,双蹄高高的仰起,都近乎直立,然后无法保持平衡,轰的一声倒地,将鞍上军士摔得飞滚出去。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中年男子那声极其凄厉的“不要!”,这里面绝大多数的人也都知道,这名中年男子就是他们被击杀的统帅的亲哥哥,然而此刻所有的人都来不及看中年男子脸上的表情,因为就在这时,又一道箭声已然响起。

  又一道白色涡流,中间裹着一点黑蕊,准确无误的锁定了也已经从马鞍上跃出的中年男子。

  悲伤和震惊充斥于中年男子的内心。

  然而此时他最为强烈的情绪,却是依旧被难以理解占据。

  此处和箭矢发出的地方,至少超过八百步,对方既然拥有风行者的箭技,箭道精准那是很自然的事情,但距离这么远,对方的视力竟然能好到能够看清一些细微的变化,瞬间判断出谁是这支军队的将领?

  在先前的那些时曰之中,大莽军队正是因为这名云秦箭师的威胁,所有将领才开始被迫不穿任何特别的铠甲,隐匿自己的身份,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依旧无用?

  而且,他在清醒的认识到对方的身份时,已经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对方的反应和速度,不可能超出他的一倍。

  此刻这两箭,是毫无停顿的连续发出,在这箭发出的瞬间,他的身体已然开始动作,按理这一箭,是绝对不可能知道他会以何等的速度,以怎么样的身姿躲闪,不可能准确的锁定住他的身外。

  修行者之间的反应和速度,一般人难以理解,但简单而言,这第二拨的第二箭,对方就像是闭着眼睛就乱射了出来,然而这第样射出的一箭,却是还能准确的锁定住他的身位,就像两块不相干的陨石却偏偏相撞。

  无法闪避,但依旧可以硬接。

  他体内的魂力异常狂暴的涌入右臂,一片蓝色的光华从他的右臂上绽放。

  一面奇特的折叠盾奇特的在他的右臂上弹开,割裂了他右臂的锁甲,变得整个人身体般大小,完全遮掩住了他的身体。

  “咄!”

  这面折叠盾只有三层纸的厚度,由一片片铜钱大小的金属片瞬间搭积木一样嵌合而成,然而恐怖的白色涡流冲击在这一面蓝色薄盾上,一道光波从这面薄盾上发出,剧烈旋转的黑色金属箭矢却是没有能够洞穿这面薄盾,反而是整枝箭矢真正的扭曲,裂成了一片片细长的金属。

  中年男子用整个身体压着这盾,在一声被奇特的撞击声遮掩的闷哼声中,身体在空中往后斜飞,撞上后方一头战马。

  战马的整个身体顿时轰的一声侧翻倒地,而这名中年男子,却是站直在了地上。

  “杀了他!这是瓦铛山!半面都是悬崖,他跑不了!”

  在落地的瞬间,这名中年男子,就已经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嘶吼。

  “轰!”

  这支大莽轻铠骑军本来就是有着以牺牲来对付强大修行者的觉悟,在这一声嘶吼之中,地面沸腾,所有马蹄敲击大地,整支轻铠军化成了一条洪流,朝着正前方的那座树木稀疏的山头狂涌而去。

  “嗤!”“嗤!”“嗤!”…..

  一阵密集的箭矢破空声连续不断的响起。

  林夕的身影已经依稀可见,但在这些悍不畏死的大莽军人的眼中,这名云秦修行者显然根本没有逃离的打算,只是以惊人的速度,连续不断的开弓,射箭。

  他身后一个比普通箭囊近乎大出两倍的皮革箭囊之中,森冷的黑色金属箭矢在急剧的减少着。

  而每一枝黑色金属箭矢从他的手中发出,这支大莽骑军的阵中,就响起一声沉重的坠地声以及周围战马的惊嘶声。

  “难道你狂妄到可以杀死我们这一整支军队么!”

  看到身旁一条条身影陡然僵硬,坠落,一名大莽校官愤怒的仰起了头。

  就在他仰起头的一瞬间,他的额头上多了一枝黑色的箭矢,然后他的身体就好像被一个无形的绳圈勒住,从马上上往后倒翻下去。

  林夕的整个箭囊之中一共有一百余枝箭矢,这支大莽骑军虽然意志如铁,也悍不畏死到了极点,但是马匹冲破毕竟要比平地上奔跑慢上许多,所以他有了足够的时间,将其中的七十余枝箭矢全部以正常的施箭手法射了出去。

  连续射杀了七十余名轻铠军士,整条右臂的指节都近乎麻木,无法保证施射的精准之后,他才收起了弓,将巨弓背在了身上。

  然后转身,直接朝着后方的悬崖跳了下去。

  修行者的身体都是脆弱的,除非是圣师的魂力强大到足以喷涌到令自己减速,否则没有一个修行者能够承受住坠地的冲撞,然而这本来就是林夕给自己准备好的退路,因为这种足以将修行者摔死的悬崖,他跳过很多次…。

  ……

  手持奇特蓝色折叠巨盾的中年男子脸色骤然变得雪白。

  此刻他已经距离林夕唯有不到十步,然而林夕竟然就这样直接跳了下去。

  “放箭!”

  在这一刻,他不觉得林夕是自杀,所以在呼吸都近乎停顿之时,他竭尽全力,连喉咙声带都要撕裂一般,发出了一声厉吼。

  轻铠骑军所有配备着弓箭的箭手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射箭。

  密密麻麻的箭雨,从空中坠落而下。

  这名手持蓝色巨盾的中年男子体内魂力喷涌,只是一步便跃到了悬崖前,往下看去。

  然后他的瞳孔瞬间收缩,放大。

  他看到密密麻麻的箭矢在随着林夕一起坠落,一枝箭矢射入了林夕的右胸处,鲜血在飞洒,然而此时,林夕却是极其稳定的仰面朝天的坠落着,无比稳定的手持着巨弓,松开了手中的弓弦。

  这名中年男子看到了林夕换了一只手在施射。

  然后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因为林夕手中飞射出的那枝箭矢,就在这一瞬间,落到了他在盾牌上方露出的头颅上,将他的眉心,彻底洞穿,在脑后掀开大洞。

  ***

  (第三更来了,明天的YY活动大家不要忘记哦,还有...月票已经过了两千了,这是个足够值得所有仙魔变迷骄傲的成绩,因为以往,纵横的月票最高也就是不到八百,而且在之前,我们已经蝉联了两个月的月票冠军。我想任何支持我,支持这本的迷,都可以感到光荣,都可以昂首挺胸,但我们不止能够做到这一步,我们还可以做到更加的光荣。我们不喜欢争执,我们的评区也一直最为低调和平静,但我之前就说过,这不代表我们不强大。所以,有能力的,请投出你的票,投一个月票!)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