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三章 请让我最后一次带军

第三十三章 请让我最后一次带军

  这名中年男子既能用盾牌硬生生抵挡住林夕坠月手法射出的箭矢冲击,且自身不受损伤,便至少是魂力修为超出林夕许多的大修行者。

  强大的人的死亡,自然会显得更加惊心动魄一些。

  尤其是在所有人都觉得彻底占据优势,对方似乎无路可走,被逼跳崖的时候。

  这支大莽轻铠军,所有人都以为这名如噩梦般纠缠了大莽军队数十日的云秦刺客会毫无意外的终结在这里,他们这支军队,在将来也会因为杀死这样的一名云秦修行者而流传在大莽的故事之中,富有传奇色彩,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时刻,在他们眼中无比强大的那名中年男子,整个后脑竟然爆了开来。

  一时之间,所有这名中年男子后面的大莽军人都不由自主的勒住了马匹,不由自主的不敢再往悬崖前靠近。

  这些大莽军人僵了数息的时间,只看到前方中年男子的尸体轰然往后坠地,与此同时,崖下发出了哗啦一声,重物落地声。

  在极短暂的时间之前,在射杀这名强大的大莽持盾修行者之后,林夕以急剧的速度,不停的开弓,射出一个个小的抓钩。

  这一个个小的抓钩都连着一根极细的钢丝,连接在他腰腹上的一圈厚皮甲上。

  一个个抓钩不停的钉入山崖上,在他的急剧下坠之下,连着的百炼钢的钢丝也无法承受住这重量,一根根的崩断,然而他的下坠速度依旧变得缓慢了下来。在背部和一株大树的树冠接触的瞬间,他松开了手中的巨弓,转身,然后连续抓住了数根树干,虽然在密集的枝叶之中连连撞断一些枝干,但落地之时,却是双脚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在地面上站住的瞬间,林夕便已微微咬牙,直接拔出了射入自己右胸处的箭矢,极其熟练的掏出了一个药瓶,按了些药上去。

  然后,他捡起了地上落着的长弓,开始迅速的奔跑。

  作为风行者,最重要的不是每次出击都能刺杀对方的将领,而是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

  骑军永远是修行者最为忌惮的存在,所以这条退路,本来就是针对骑军。

  骑军不可能直接驱马从山头上跳下来,要想追击他,就必须先行下坡,然后绕过半座山来追他,到时他已经足够有时间布置出一些针对骑军的陷阱,消失在这支骑军的视线之中。

  因为碧落陵刻骨铭心的事情,他清楚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那天赋的十停时间并不是万能,尤其是明白张院长那样拥有和自己一样的天赋,且拥有那样强大的修为依旧有着自己的无奈之后,他便更加刻意的能不动用自己的天赋异能便不动用自己的天赋异能,因为在这个拥有无数强者的世界,最为重要的,还是本源的力量。

  若是炼狱山掌教那样强大的存在,只要一根手指弹出的力量,恐怕就足以将他燃成飞灰,面对这样的强者,即便回去无数次,依旧还是根本不可能战胜,依旧会被秒杀。

  所以方才他即便没有躲过那一箭,那一箭入肉也有些深,有些损伤到肺部,但他却依旧没有动用他独特的天赋。

  因为尽量靠自己,很多像方才的时候便更加惊心动魄,而这样的修行,也让林夕获益良多,再加上他魂力修行也比任何人要艰苦,就连南宫未央都觉得无法理解,做不到,所以在过去的一个春天里,他的箭技、御剑、以及魂力修为,都是在不断的快速增长着。

  在全力狂奔了数百步之后,林夕的身形突然微微的停顿了下来。

  他十分清楚此时并不是停顿或者减速的时候,因为他至少应该一口气跑到对方用黄铜鹰眼也无法看清风吹草动的距离之外,这样这支大莽骑军就无法在他隐匿在荒草从中行进时,通过荒草的一些异样摆动依旧察觉他的踪迹。

  然而他还是忍不住停顿了下来。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体内正开始有些微妙的变化,弥漫于全身的魂力,在以一种极缓慢的态势…就像春草发芽那么慢的在收缩,在凝聚,一股新的,更为蓬勃的力量似乎在生成,他眼前的世界,也似乎在逐渐变得更为生动。

  这并非是因为受伤失血和胸部过分疼痛而产生的幻觉,而是因为他的魂力修为,已经到了突破国士中阶的关头。

  就像一颗普通的种子只要开始发芽,到真正破土而出,便已经用不了几天。

  而此时,让林夕忍不住微微停顿,低下头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他一直放在怀里的那颗纯金般的蛋,也像有着莫名的机缘一般,在此时裂开了一个小口,啵的一声,一小片米粒大小的纯金般蛋壳,掉落了下来。

  林夕将这个金色的蛋摸了出来,放在了手中,然后接着全速的奔跑。

  他好奇且欣喜,想亲眼看着这个全新的生命的诞生,一头真正的云秦凤凰。

  从他得到这个蛋到现在,也只不过七天,这七天过去,那支偷袭了坠星陵的大莽军队还未登岸,说明在攻占坠星陵,装载粮草和军械以及选择路线躲避云秦军队的阻截上,还是消耗了许多时间,然而只是七天,这一个全新的小生命却是已经要诞生,这比起林夕的想象,却是要快上许多。

  一声轻微的裂口声很快在林夕手中的纯金般蛋壳上再次响起。

  裂纹在蛋壳上开始蔓延。

  并没有让林夕等待许久,内里的小生命似乎也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个世界,数块指甲大小的蛋壳掉落下来。

  内里的眼睛看到了林夕,林夕也已经可以大致看清内里的这头云秦凤凰。

  “……”

  林夕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用一个他所熟悉的词语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的话,应该是“瀑布汗”。

  因为里面的小生命,哪里像凤凰…这头刚刚出世的坠星天凤,和普通的黄毛小鸡,看上去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除了体型略微大一些些,身上的黄毛看上去更金色一些。

  在林夕打量着内里的这头“小鸡仔”的时候,内里的“小鸡仔”也在打量着林夕。

  “瑞…瑞…”

  它看着林夕,突然发出了声音,发出了清脆的轻鸣声。

  “”

  林夕短暂的无语,然后感叹,忍不住悲悯的轻声叹息:“你毕竟是云秦凤凰…这叫声便是那些和你长得相近的小鸡仔发不出来。只是你和吉祥一样,也是一个可怜的小家伙。”

  “瑞…瑞…瑞…”

  内里的“小鸡仔”第一次听到了林夕的声音,然后它有些好奇,有些激动,开始用力的啄着蛋壳,更多的蛋壳裂开,然后终于它钻了出来,落到了林夕的手心。

  “瑞….瑞…”它似乎有些满足了,又轻叫了几声,开始打量着林夕狂奔之中,周围景物急剧后退的这个世界。

  林夕觉得它的叫声很是有趣。

  他又有些开始想念吉祥,于是他低头看着这头小东西,忍不住笑起来的时候,便气喘着说道:“我有个和你一样的小东西叫吉祥,你的叫声就是这样,那你就叫瑞瑞吧。”

  “瑞…瑞…”金色的小东西又叫了两声,也不知是逆来顺受,还是很高兴这样的名字。

  ……

  …

  林夕并不知道,其实此刻整个云秦在千霞和南陵行省的大军总统帅胡辟易和他的距离并不遥远。

  胡辟易统帅的一支军队,此刻已经十分秘密的到了距离他此刻不足百里的泗水集,而且在这白昼之时,中军极其小心的隐匿在一片极大的芦苇荡中,有十余支数百人建制的侦察军,却是已经开始不停的穿插,避免有大莽军队发现他的中军。

  因为这支中军,是一支四万人的大军!

  因为在胡辟易看来,能否截住偷袭坠星陵回归的这支带着众多粮草和强大的云秦军械的大莽军,本身就是决定南陵行省乃至今后整个夏季战役的关键,这支军队如果截杀不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万云秦军人,会因为这一个起因而死去。

  而且不仅是那些至关重要的粮草和军械…云秦军队在夺月城之后,已经败了很久,且接下来千霞边关都会彻底失守,能够歼灭这一支大莽大军,对于整个云秦的士气和云秦百姓的感情,都是极为重要。

  先前他派出的侦察军,已经传回了一些这支大莽军队登陆的消息,和预判的大致时间。

  所以他已经调集了军队在这里等着,等待着更进一步的确切消息,然后出击。

  只是…他今日,却已经不是这支军队的统帅。

  因为皇帝的命令已经通过军方下达,先前那些失利,以及接下来的许多失利,都会归罪到他的头上。

  此刻他已经是云秦的罪人。

  他的统帅之位,将会被暂管,然后等着顾云静来代替。

  阵前换将,这是大忌,然而这千霞边关的大战注定失败,已被定性。

  没有多少人觉得全由他一个人来承担罪责和骂名有什么不公,因为在绝大多数底层将领和军士的眼中,战败的罪责,本来就在他的身上,至于那些忠于他的亲信,大多也已经死在从大莽境内逃回千霞边军的途中。

  没有多少人会管他愿意为云秦付出生命,没有多少人管他在尽最大的努力,和闻人苍月纠缠,没有人管,在这段时间内,也没有其他将领能做得比他更好。

  他已经注定被钉在耻辱柱上。

  然而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荣辱的事情,于是他看着面前,原本比自己身份低微许多的人,躬身请求:“请让我最后一次带军。”

  ***

  (晚上的YY活动不要忘记就是今天!)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