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五章 不可破,尽量破

第三十五章 不可破,尽量破

  夜鸭惊飞的滩涂上,幽灵大军般的大莽军队开始登陆。

  数千大莽先头部队开始急速的奔跑在泥泞滩涂之中,大量皮筏刚刚搁浅,大批大莽军士刚刚跃入齐腰深的浅水,开始协助卸载军械。

  就在此时,最前方数千大莽先锋军陡然发现泥泞的滩涂地面突然地震般震动了起来,一滴滴泥水竟然被震得从地上跳起,就像一颗颗滚圆的灰色珍珠。

  远处漆黑的夜色之中,似乎有更深的黑夜在急剧的蔓延过来。

  “云秦军队!”

  “有云秦军!”

  “敌袭!”

  在数分之一息的时间里,这支大莽先锋军从浑身僵硬中反应了过来,瞬间爆发出一声声惊骇至极的大叫声。

  “咚!”

  也就在这无数惊骇至极的大叫声炸响的瞬间,一声巨大的战鼓声震响在天地之间,彻底将肃杀的气息扩散在夜色之中。

  这一声如夏雷般的战鼓捶响之后,无数的战鼓声也响了起来,就如同四面八方,全部都是铺天盖地的云秦军队,就像有无数的巨人,用力踩跺着大地,在狂奔过来。

  “嗤!”“嗤!”“嗤!”“嗤!”…

  同一瞬间,无数明亮的火焰从黑暗之中闪现,一些落在泥泞的滩涂和浅水之中,发出一股股白烟,一些直接坠入了这些大莽军人的身上,带出一股股鲜血,同时也燃起一蓬蓬的白眼。

  在极度的黑暗之中,骤然亮起明亮的光焰,会使得人的眼睛极度不适应。

  一时之间,前面这支大莽先锋军就彻底的懵了,彻底的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

  因为他们感觉得出来,这支云秦大军的数量极其惊人,而且任何一名大莽军人都知道,云秦军队,是最会打夜间战的军队,别的军队恐惧的黑暗,在他们的眼中却是最好的掩护和兵器。

  两支陡然发力的云秦骑军分别从这支大莽先锋军的两个斜侧急速的插入了大莽先锋军和后方的大莽军队之间。

  在铁蹄狂躁的敲打着地面,掀起无数泥泞,将前面这支大莽先锋军和后面的大莽主力军切断的同时,无数的箭矢、弩箭,也形成了一片黑色的暴雨,瞬间倾泻而下。

  “噗”“噗”“噗”…无数站立在水中,还在稳定皮筏,不让皮筏上的军需物资倾倒在水中的大莽军人直接变成了刺猬,更为重要的是,大量的皮筏直接被箭矢洞穿,急剧的泄气。

  这一片的湖面,瞬间充斥无数汤锅煮沸般的声音,乳白色的湖水直接变成了血红。

  在第一轮云秦军队用以看清形势的火箭之中损失惨重的大莽先锋军还没有来得及组织起任何有效的反击,就已经变成了一团团的粽子。

  一张张钢丝抛网将这支拥有至少五百以上的重铠军士的先锋军几乎全部捆缚在了一起。

  接着云秦的重铠军席卷过了这支大莽先锋军。

  一尊尊巨大的钢铁身影形成的铁流从这支先锋军中肆意的砍杀而过,践踏而过。

  整个滩涂上,在极短的时间内就铺满了无数钢铁和血肉的残片。

  …….

  胡辟易就在这支冲锋的重铠军后,在这支重铠军从捆成一团团粽子的大莽先锋军中碾压过去的瞬间,他竖起了拳头,又狠狠的挥了下去,发出了一个军令。他挥动的力量之大,甚至使得周围的空气,都发出了轰的一声爆响。

  一些金铁铰链震荡撞击的声音,急剧的响起。

  在这同时,他转过了头,对着身旁凝立着,让后方大军的眼神为之火热的,身穿祭司长袍但背着巨弓的林夕,用最尊敬和认真的口气道:“今日之大胜,全在于你。”

  从先前胡辟易的誓师,林夕就已经大致猜出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而此刻,他也很能理解胡辟易的心情,于是他也微躬身,真诚道:“此种当局统帅大军袭杀的能力,云秦将领,应该没几个比得上将军…我们先前之败,只是因为闻人苍月太过厉害而已。”

  胡辟易也知道林夕的事情,而且通过一些军情他也已经知道林夕便是那名强大的云秦刺客,他此刻也能明白林夕的情绪。

  “云秦需要荣光,这荣光,便要靠你和顾云静了。”他在心中轻叹,面容更为愁苦。

  …….

  在金铁的震鸣声中,一枝枝粗大的穿山弩箭带着连圣师的生死都可以威胁的力量,坠入大莽主力大军阵中。

  为了保证行军的速度,胡辟易的这支军队总共也只带了两百不到的强力弩机,但是这些弩机的射程比普通箭矢强出数倍,可以落入大莽军队纵深,此刻大莽军队拥堵在浅滩上,十分密集,一枝枝强力的弩箭,直接击沉一个个皮筏,在水中冲出巨大的水柱,这泛开的一个个浪头,甚至使得周围的一些皮筏也无法平衡,倾倒下来。

  只是这两支骑军的箭袭和这一轮强力军械的射击,就使得整支大莽军队一时陷入了瘫痪的状态之中,无法阻止起有效的冲滩,想要撤回湖中深处,也因皮筏倾覆,互相冲撞,以及大部分皮筏都搁浅在滩涂上而无法及时做到。

  “杀!”

  胡辟易用尽全力,发出了一声巨吼。

  “杀!”

  所有原先沉默的云秦军队,在这一瞬间,也全部刀剑出鞘,整支云秦军队,爆发出了一声压倒了所有战鼓声的喊杀声。

  大莽军队在恐慌和惊悸之中做出反应。

  许多火把和磷火箭射了出来,驱散他们恐惧的黑夜。

  “嗤!”

  一枝凛冽至极的箭矢从一只皮筏上发出,准确无误的落向胡辟易的眉心。

  胡辟易再次发出一声大吼,他面前的空气好像燃烧了起来,一簇簇黄色的光华,使得他面前的光线都产生了扭曲。“啪!”他都甚至没有动用自己的剑,只是一拳,就将这枝森蓝色的金属箭矢砸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后方许多云秦军人看到林夕手中的巨弓在发光。

  他们看到这名代表着光明和荣光的祭司平静而超出他们想象的速度开弓、引弦、施射。

  “噗!”

  那皮筏上,才刚刚发出一箭,还没有来得及射第二箭的大莽修行者箭手额头上爆出一团血花,往后就倒。

  因为那名大莽修行者箭手射出的箭矢威力十分庞大,在黑暗中带出一条如电般的蓝光,所以绝大多数往前冲锋的云秦军人,都注意到了这名大莽修行者箭手的存在,此刻林夕箭对箭,一箭就将这名箭袭胡辟易的大莽箭手击杀,所有这些云秦军人的士气,顿时到达了顶点,轰的一声,又是一阵惊涛骇浪般的吼声炸响。

  大军对阵,一惧阵乱,二惧气势被彻底压倒。

  此刻这支大莽军队两者皆占,一半军队在浅水滩涂区域,一半在混乱不堪,倾覆互撞的皮筏之上,这世间任何一名将领来旁观的话,都知道这一战大莽军队已经绝对不可能获胜,关键是能够逃脱多少人。

  然而有些实力强横,意志特别坚韧,又经历过许多险恶战阵的人,却是兀自想要搏上一博。

  “儿郎们!擒贼先擒王,有胆量的,先随我冲杀一阵!杀死这两人!”

  就在那名大莽修行者箭手额头被林夕一箭洞穿,往后倒下的瞬间,一声如洪钟般豪放至极的大吼,在大莽阵中响起。

  “呜!”的一声大响。

  一道黑红色光华一闪,像弩车射出的弩箭一般,就狠狠钉在林夕和胡辟易的身前十余米,哗啦一声,一大片展开,却是一面威武的黑红色大旗,上绣“祁连”两个大字。

  大旗落地,水声纷乱至极的浅滩中,比弩车发动还要刺耳的金铁轰鸣声连连炸响,就像一大堆的钢铁在冲撞着前行。

  一具身躯庞大到了极点的钢铁身影,包裹着一圈圈不停炸开的气浪,直往林夕和胡辟易身前冲来。

  谁都知道,这人就是大莽七大将领之一的南路大将军祁连豹!

  祁连豹浑身也穿着一件魂兵铠甲,唯有双目露在外面,露出骇人的凶光,其身上的魂兵铠甲通体是蓝色,缠绕着红色符文,此刻所有红色符文红色焰光流动,带出一条条气流,就像是一条条血流在蓝色铠甲上流动,铠甲胸前一个火焰山的标记,肩肘等在战技之中可用于冲撞的部位,全部都是一根根森寒至极的蓝色尖刃。

  “当!”“当!”“当!”“当!”….此刻冲在云秦大军最前的,本身就是一支重铠军,两支骑军就在重铠军之后,拼命施射,而眼见对方这名主帅出现,当下十余名身穿青王重铠的云秦修行者也都是身上符文如通电般发亮,纷纷决然的冲上前去,但就像碾压一般,祁连豹连双手都没有动,只是直往前冲,所有冲上去的青王重铠军士,就全部被撞飞出去,狠狠的坠落在地,根本无法爬起。

  “这不知是炼狱山的什么铠甲…我的修为和他在伯仲之间,但这件铠甲难破。”

  只是看了一眼对方和青王重铠硬撞而只留下一些浅浅划痕的铠甲表面,胡辟易便马上转头,对着林夕说了这一句。

  “缠住他,尽量破!”

  林夕点了点头,转身就掠入后面的黑暗之中。

  ***

  (看过这章更新,可以去参加YY活动玩啦,房间号380055,三八零零五五~~~之前忘记说有仙魔变抱枕和鼠标垫等礼品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