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六章 为了云秦!

第三十六章 为了云秦!

  圣师阶的修行者在拥有一件寻常武器和军械都根本破不开的强大铠甲之后,便彻底显现出了千人莫敌的震撼实力。

  祁连豹根本不管落在自己身上的兵刃,箭矢,他只是狂吼着直接往前一路撞过。

  所有和他身体接触的东西,不管是兵刃还是云秦军士的身体,全部破碎,倒飞。

  ……

  一片青狼重铠的碎片飞溅出来,飞到了胡辟易的面前,掉落。

  就在这一瞬间,他积蓄在自己手上的魂力,已经到达了巅峰。

  “啪!”的一声爆响。

  已经悬浮在他身前的金色长剑,剑身的光焰好像瞬间燃烧了起来,在这黑夜之中,就好像有许多条金色的光线,从漆黑的空间之中骤然射出,汇聚到他这柄金色的长剑上。

  数十团巨大蒲公英般的火星伴随着数十团冲击波霎时在祁连豹的身上爆开。

  代表着这世间最强大战力的圣师飞剑,在这一瞬间便在祁连豹的周身上下,以各种角度,重重斩刺了数十次。

  祁连豹身上的铠甲以极高的频率震荡着,内里很明显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哼。

  在剧烈震荡间,祁连豹脚下的泥泞地面上溅起的泥水,都被随之极高频率震荡的空气而震成了无比细微的粉末。

  然而胡辟易却是脸色微白,脚尖连点,身体瞬间往后飘飞了十余米的距离。

  祁连豹身上的铠甲上根本没有出现丝毫破损的痕迹。

  这尊恐怖的钢铁身影,只是在狂风暴雨的飞剑斩击下滞了一滞,便依旧大踏步的前行。

  没有任何人可以想象,一尊如此沉重的钢铁身躯,在圣师的驱动之下,竟可以达到近乎普通强弓射出的箭矢般的速度!

  胡辟易的眼中闪现出一丝决烈的神色,看着从无数云秦军人的残肢碎块之中破出,迎面而来的祁连豹,他没有再退,整个身体在这一刹那似变得无比的沉重,整个往下一沉,双脚陷入泥中,直至膝步,与此同时,已经返回距离他不到十米的金色飞剑,疯狂的加速,“叮叮叮叮…”一瞬间,就在祁连豹胸口那处火焰山符文处刺击了不知道多少次。

  祁连豹再次发出一声闷哼。

  沉重的身躯硬生生的往后退了半步。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的一只手,却是落在了胡辟易的金色飞剑上。

  金色飞剑开始了更加急剧的震鸣,在祁连豹蓝色的金属掌指之中摩擦出无数的火星。

  胡辟易的整个身体都在发着光,在剧烈的颤抖,他的鼻孔之中,都开始沁出血流。

  这是真正圣师阶中强者的对决。

  金色飞剑和祁连豹的整个金属手掌掌心的金属,都在瞬间的摩擦中变得通红,祁连豹发出了痛苦的怒吼,但与此同时,他的另外一只手,也握成了拳头,“轰!”的一声,他的这只带着恐怖力量的拳头,狠狠的轰击在了金色飞剑的剑身上。

  “铮”的一声,金色飞剑竟没有折断,然而胡辟易却是“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祁连豹再次咆哮,再次挥拳砸击飞剑。

  胡辟易身体再震,再次吐血。

  祁连豹再次发出了一声怒吼,仰头看向前方不远处的胡辟易和周围涌来的无数云秦军士,眼中冒出冷讽的意味,再次狠狠的一拳砸向手中的金色飞剑。

  “啊!”

  这一瞬间,许多云秦军士都忍不住疯狂的大吼了起来,根本不顾对方是强大而无可摧毁的圣师,拼命的狂扑上去。因为即便不是修行者的精锐军士,此刻也看得出胡辟易已经处于极为不利的劣势之中,他们此刻在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林夕此刻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出手。

  “当!”

  就在这许多云秦军士迸发出的大吼声中,祁连豹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金色飞剑上。

  这一次,金色飞剑并没有发出顽强不屈的那种意志和力量,没有发出那种铮然的声音,却是发出了一声敲击破铜般的声音。

  金色飞剑上所有符文中的光华,在铁拳落在剑身上时,就已经如潮水般退去。

  在方才还耀眼得根本无法直视的金色飞剑,就像真正的破铜烂铁般被一拳砸断!

  然而与此同时,胡辟易身周所有的磅礴气息,却全部瞬时汇聚在他的体内,他的身体,从泥中飞了出来。

  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指为剑,体内近乎所有的力量,源源不断的从他的这两根手指中凝聚,迸射而出。

  在金色飞剑的碎片刚刚飞洒出来的瞬间,他就已经穿过了他和祁连豹之间的所有空间,双指狠狠的刺击在他先前飞剑连续强力刺击的火焰符文上。

  “喀!”

  胡辟易的这片胸甲上发出了碎裂的声音,胡辟易的两根手指,也同时折断。

  祁连豹一声凄厉的巨吼,身体再被震退半步。

  胡辟易飞退,在空中飘飞如蝴蝶。

  祁连豹狂吼,体内的魂力,也和胡辟易方才一样,不惜一切的爆发。

  一圈磅礴的元气在他的身外形成了实质性的数股旋风,直接将冲近他的十余名云秦军士全部震飞出去。

  他庞大的钢铁身躯,追上了胡辟易后退的身体,一拳砸在了胡辟易的右肩。

  胡辟易右肩的骨骼,全部粉碎!

  林夕依旧没有出手。

  他就像完全消失在了这黑夜的风中。

  就在此时,就在祁连豹再次肆意的狂吼,再次挥拳时,一道黑色的身影也发出了一声暴吼,一条条残影带出了急剧的破空声,手中的长枪上光焰弥漫,瞬间形成了一头光虎,一枪,在祁连豹的拳头落下之时,狠狠的刺击在祁连豹的胸口!刺在那片已经有些裂响的胸甲上!

  “喀!”

  祁连豹的身体猛的一顿,胸甲上飞出了数片裂片。

  “杀!”

  从胡辟易后方黑暗中掠出的这条身影,再度爆发,将体内所有的力量迸发而出,将自己的身体,都压在了手中的这柄枪上。

  枪上散发出来的光华形成的光虎迅速的破散,沿着祁连豹的身体往后飞洒而出,形成了一副璀璨而难以想象的画面。

  祁连豹的身形被硬生生的止住,拳头就差数尺无法砸在倒飞而出的胡辟易身上,但他身躯上迸发出的力量,却是再度和这一枪的力量硬生生的撞击。

  这条持枪的黑影无法抗衡,双手手腕都瞬间折断,光华熄灭的长枪和他的身体,都被震得往后飞出。

  “为什么?”

  几乎和这条黑影同时落地的胡辟易,艰难的看着这名连连咳血的人问道。

  这人是胡千军。

  在先前甚至想要阻止他出军的胡家中人。

  “为了云秦!”

  胡千军咳着血,惨烈的出声。

  “嗤!”

  也就在这一瞬间,一道箭光直落剧烈喘息的祁连豹的眼眶。

  祁连豹只是垂头,当的一声,这道箭光,直接被他额头的盔甲,弹飞出去。

  “嗤!”

  与此同时,又一道箭光,已经降临他的胸口,箭尖的位置,准确无误的钻入他胸甲上极小的裂片。

  这是强大的箭手通常会使用的箭技,第一箭吸引对方的注意,引起对方闪避,第二箭是真正的击杀之箭。

  一般修行者的感知,根本无法跟上这种箭矢的速度。

  然而祁连豹并非是一般的修行者,他是已经超出普通修行者概念的圣阶存在。

  在他的感知之中,这枝箭矢依旧缓慢,他还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一股极精极纯的魂力,直接从他胸甲内的肌肤中冲出,撞在这支箭矢上。

  这支箭矢在他的感知之中,直接凝滞,然后无力的坠落下去。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道箭光又已经降临。

  他方才是极简单,极有效的低头闪避,低头了,自然会下意识的抬起,而就在他抬起之时,一枝箭矢已经又到了他眼窝之前。

  祁连豹的瞳孔瞬间收缩,右手以常人难以理解的非人速度,挥拳到了面前,竟然在箭矢接触到他眼球之前,一拳将这枝箭矢砸飞了出去。

  但第四枝箭也已经到了。

  到了他胸口胸甲破裂处。

  这短暂的时间内,周围也唯有胡辟易和胡千军这样的修行者,能够知道这是何等的交手。

  两人的心神比起那些普通的军士,更为震颤。

  因为在他们脑海之中的画面之中,林夕是根本不在做着任何的停留,只是机械般以最快的速度开弓射箭。

  但是这每一箭,却似乎对祁连豹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都已经预先判断住了。

  这每一枝箭矢,就都像是有生命的东西,自动在追踪着祁连豹的破绽处。

  祁连豹的怒吼声响了起来,这第四枝箭在刺破了他胸口的肌肤时,被他体内喷涌出的魂力,震飞掉落。

  然而这次,祁连豹却是已经下意识一般,横臂挡在了自己的胸口,而另外那只拍飞了一箭的手,依旧遮拦在自己的眼前。

  原本胡辟易似已无再战之力,而在这一瞬间,他那只还能动的,断了两根手指的手,却是抓住了坠落在他身旁的那杆长枪。

  他体内所有剩余的力量,不顾自己体内的损伤,以超越极限的速度,喷涌了出去。

  这一杆长枪,变成了一只跃起的光虎,狠狠的冲撞在祁连豹的身上。

  祁连豹的身上,再度爆开无数的流光。

  摇摇欲坠的胡辟易依旧睁大着眼睛看着,那名穿着祭司长袍的风行者没有让他失望。一道箭光,就在此时狠狠的坠落,撞在后仰的祁连豹身上,狠狠的从那一道极小的胸甲裂口中钻了进去!

  ***

  (昨天的YY活动很happy,唱葫芦娃也很**,不过有些人乘着我YY活动到我书评区来捣乱,也确实很下作啊,居然可以卑贱到这种地步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