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七章 忘掉荣辱,活着

第三十七章 忘掉荣辱,活着

  锋利而剧烈旋转的金属箭簇撕裂了祁连豹胸甲内的肌肤血肉,狠狠的扎入内脏。

  在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修行者是无敌的。

  修行者也是人,也会有七情六欲,也会生老病死。

  即便是因为超脱这世间的强大战力而被冠以“圣”字的修行者,也会流血、也会痛苦,在内腑遭受重创之后,再度剧烈动用魂力,只会伤得更重,只会死亡。

  祁连豹不可思议的低头看着深深刺入自己胸口的黑色金属箭矢。

  一名圣师的背后,往往都是尸山血海,白骨累累。他这一生,也不知道见过多少强大的箭师,其中有些箭师的修为和射出的箭矢力量比起林夕要强出许多,然而他却从来没有遇到林夕这样让他难以理解的箭师。

  “这难道就是青鸾学院风行者的真正可怕之处?”

  面对始终如有生命,始终在最合适的时间,最精准的出现在自己最薄弱之处,最终狠狠的刺入了自己的躯体,瓦解了自己反扑的黑色金属箭矢,祁连豹有些迷茫的转过了身体。

  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发出了他作为大莽将领的最后一个命令:“沉筏!”

  这战对于大莽军而言,已经不可能胜出,甚至在那两支骑军的箭矢和军械的不断轰击之下,乱到了极点的这片浅滩上,恐怕都不可能有多少大莽军人能够操筏跑出去。所以对于他而言,唯一能做的事情,便只有让云秦军队少得到一些粮草和军械。

  几乎所有的大莽军人的心中都是一颤。有些人第一时间恐惧,跳水想要逃走,有些人却是十分沉默而坚决的执行了祁连豹的命令,将手中的兵刃狠狠的扎入了身下的皮筏。

  因为祁连豹只是转过身发令,停留在原地没有动。

  在一阵金铁轰鸣声中,许多云秦重铠军士,像堆积木一样,疯狂的涌上前来,撞击到他的身上。

  在这一刻,大莽这名威震天下的南路大将军只是再度发出了一声狂傲至极的巨吼:“我祁连豹一生纵横,杀敌无数,又岂可能死在你们这群云秦小儿手下!”

  巨吼声中,挤压在他身上的众多云秦重铠全部被震得翻飞出去,他胸口箭伤处鲜血狂涌,然而他却是反而伸手在自己胸口一拍。

  “当!”的一声爆响,黑色的金属箭矢被他全部拍入了身体,他的金属掌指也狠狠敲击在自己胸口开裂的胸甲上,将胸甲彻底的震得片片裂开,全部嵌入了他的体内。

  身穿着祭司长袍的林夕从黑暗中走出。

  然后他再次开弓,施射。

  森冷的黑色金属箭矢重重的落在祁连豹的后背,将祁连豹的身体往前推到,轰然坠地。

  若是在平时,林夕一定会给祁连豹这种强大的对手最后的尊严和骄傲,但此时,他知道这里的云秦军人需要更高的士气,这样战斗会结束的更加迅速,他们这边,会少死很多人。

  “轰!”

  在场的所有云秦军人都已经看出了祁连豹是对方的主帅,而且先前祁连豹也已尽显强大到了顶点,不可摧毁般的战力,此刻看到祁连豹的身体如一堵墙般倒下,所有在场的云秦军人,都是热血沸腾,同时发出的一声震天怒吼,顿时就变成了一声巨大的雷鸣。

  这些云秦军人,和整个云秦帝国,已经太过需要一次这样的胜利!

  ……

  看着彻底已成定局的战场,胡辟易再也没有顾及自己的形象,毫不掩饰自己的虚弱和疲惫,坐在了泥泞之中。

  “你应该进祭司院的…在这种时候,你可以变得更加荣光,将来的云秦,也需要你这种荣光。”他转头,看着静静的看着战场,偶尔射出一箭,击杀一名大莽将领或者对云秦士兵很有威胁的大莽修行者的林夕,轻声感慨道。

  “我?”

  林夕一边施射,一边轻声的自嘲道:“你不要忘记,我也只不过是和你一样,被云秦皇帝遗弃了的人。而且我比你更惨,如果不是我正好是青鸾学院的天选,我说不定早就已经被赐死。”

  胡辟易和林夕之前没有任何的交情,且两人的身份和所处的势力不同,若是之前见面,恐怕反而凭空生出些敌意出来,然而因为两人有同样的际遇,此刻却是反而就像交往了许久的朋友一样。

  听到林夕的自嘲,胡辟易苦涩的笑道:“或许我应该死在这一战里面?这样伴随着这一场胜利,云秦子民或许会少恨我一些。”

  “这是事关个人荣辱的事情。”

  林夕看了他一眼,道:“如果你已经是个残废,我很赞成你的这种说法,然而你自己也知道,你是个圣师,即便是云秦人唾弃的罪人,你还是个圣师。”

  “你说的对,所以不管云秦人如何憎恶我,我还是必须活下去。因为我不能让那些为了让我回到千霞边关而死的人白死,我必须承担我统军不力的罪责。”胡辟易点了点头,在泥泞之中站了起来,“我要走了…我不想回到中州再去面对什么权力纷争,更不想在牢狱之中耗费掉自己的生命。”说了这一句之后,他再次对着林夕躬身行了一礼,“谢谢你,带给我一次这样的大胜,带给云秦,这样的一次大胜!”

  林夕感觉得出胡辟易的意思和心情,他也能够理解,所以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躬身行礼,沉默着不停施射。

  “也谢谢你,我的兄弟。”

  胡辟易转头看着身旁不远处站着的胡千军,笑了笑,认真的说了这一句,然后离开。

  双手都已经折断的胡千军冷哼了一声,没有回应,冷冷的别转了头。然而在胡辟易离开,身影慢慢消失在黑暗中时,这名和胡辟易同父异母的兄弟,还是在心中无声的说了一句,“再见了…我的兄弟,能活就活下去。”

  在纷乱的战场上,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胡辟易的离开。

  这一战原本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与他无关。

  而在胡千军转头时,他看到林夕也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偶尔还有箭声传来,落入阵中,但却已经渐行渐远。

  ***

  (感冒发困,这一章字数少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