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章 他来了

第四十章 他来了

  中州皇城。

  最阴暗的天牢,最阴暗的官员休憩房间之中,许箴言面对着年轻礼司官员年卿晨。

  “许大人,你真确定,林夕必定会答应这场决斗?”年卿晨看着面前这名在朝堂之中成熟速度惊人的许家三公子,请教般问道。

  “他当然会,也必定会。”

  许箴言冷笑道:“碧落陵一役,太子死,便已经断了仕途,若是此次不敢面对这样的决斗,他便会从一个刚刚光辉万丈的持弓灵祭祭司,变成一个令所有云秦人失望的人,越是爬得高,越是摔得惨,我想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所以他根本无法拒绝这次决斗,否则他注定背负懦弱之名,然后被彻底遗弃在这个帝国之中。”

  微微一顿之后,许箴言脸上的冷笑消失,更加冷漠道:“大莽军方,胥秋白和闻人苍月,也是已经吃准了这点,否则光是我们军方传递,这样的消息又怎么会以这样的速度在云秦传递开来?”

  “不错。”年卿晨微微一惊,肃然道:“即便是我们云秦最快的焦尾级军报,从南陵行省传递回中州皇城便至少需要四至五天,而且这还是单线军报,要等其它军报复核准确,还得消耗更多时间,但现在只是过去数天,几乎整个云秦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这必定是大莽在我帝国内的潜隐、探子所起的作用。只是许大人,林夕对上那胥秋白,会不会反而胜出?”

  “胜出?”

  许箴言摇了摇头,有些耐心道:“年大人你不是修行者,所以不明白修行者之间的事,简单的比方,以双方的修为,林夕算是一头普通的云秦牛犊的话,那胥秋白就至少相当于唐藏的一头神力巨象。魂兵的力量源泉也来自魂力修为,双方这样的差距,不是魂兵所能弥补得了的。而且胥秋白的魂兵长弓也是古兵,像他这样的箭手,可以将箭矢发挥出完全超乎自己魂力的力量,只要不让圣师近身,完全可以将圣师杀死,或者逼得圣师逃走。”

  “一方是这个时代最为强大的箭师之一,可以正面抗衡圣师的存在,而另外一方,想要击杀圣师,却除非圣师魂力将尽,或者有其他强大的修行者配合。”

  “虽然他是灵祭祭司,有妖兽配合他,都算是单打独斗的决斗,然而最为关键的是,胥秋白根本不会让他近身…修为的高低,本身便意味着感知和反应速度的差距,无论是闪避或是出箭,胥秋白都会比他快一些,若是圣师,在这种公平对决之下,恐怕还能强行冲到胥秋白身前,将他杀死。但可惜的是,这世上所有的灵药,都只能让修行者的修为突破到国士阶为止。即便青鸾学院不惜一切代价支持,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大幅度提升林夕的修为,更不用说将林夕的修为提升到超过胥秋白的圣师。”

  “圣字,本来就是超脱世俗,超出人力所为的意思,如果凭人力就能让人达到,那就不叫圣了。”

  “……”

  作为某人的心腹,自然要懂得察言观色和揣摩上峰的意思,年卿晨自然也不例外。听着许箴言比平时多得多的话,他便知道其面色虽然一如既往的如天牢的石墙一般冷漠,但心中却是有着说不出的快意,在这种时候,他自然知道说什么合适。

  于是他笑了起来,看着许箴言道:“这么说,林夕只要出现在坠星陵城下,和胥秋白决斗的话,就必死无疑。”

  许箴言冷哼了一声,“在最荣耀的时候,最悲凉的死去。无论他战与不战,都会导致云秦的更大耻辱,然后他就会永远耻辱的留在云秦的史书上。”

  ……

  “你怎么看?”

  乌云锁日的鳌角山上,数座用巨石堆砌,像是碉楼,但明显又不是碉楼的建筑物正在建造之中,其中一座下方,湛台浅唐问身旁面嫩的少女圣师南宫未央。

  “他肯定会去。”南宫未央很直接干脆的说道,一如她的风格。

  湛台浅唐苦笑了一下,“我原本以为你开口的第一句话,会说,我去坠星陵先杀了胥秋白。”

  “这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南宫未央眉头微蹙,似乎还真考虑了一下可行性,然后点了点头:“一下子就把那人杀了,干脆利落,反正也会让人觉得爽快,那人死了,林夕就也不用决斗了。只是那人的箭我见过,我去杀他,也做不到干脆利落,拖泥带水,或者被他跑掉的话,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而且林夕肯定不同意我这么做,肯定会怪我抢他的生意。毕竟是那人射杀了长孙无疆,还差点将他也射死,所以这种仇,无论如何必须留给他自己报。”

  南宫未央的话明显也比平时多了些,说话也比平时似乎更有趣了些,但湛台浅唐却并没有觉得有些好笑,反而更加沉重,“难道你对他和胥秋白这样的人决斗,都有信心?”

  “当然。”南宫未央觉得很理所当然的点头,认真道:“林夕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之一,他又不是笨蛋,既然他本来是针对胥秋白而去,本来就清楚他做的是和胥秋白一样的事情,清楚胥秋白若是和他决斗,他根本没有办法拒绝…既然本身就清楚,他又怎么可能会自己送死?”

  “可是这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就如你先前所说,即便你去,你也未必能够杀得了胥秋白。”湛台浅唐皱眉道:“我当然也明白林夕是聪明人,但我觉得之前林夕是想暗杀掉他,这种正面对决,我实在找不出林夕能够杀死对方的理由。”

  “讲道理自然是没有多少道理讲,但我就是对他有信心。”南宫未央看了他一眼,道:“活的肯定是林夕,死的肯定是胥秋白。”

  湛台浅唐苦笑了起来,“只是连我都对林夕没有信心,我看这世上,除了你之外,恐怕没有人对他有这样毫无道理的信心了。”

  “谁说没有。”南宫未央反驳道:“至少陈妃蓉肯定也对他有信心,还有他的那几个同学,也肯定对他有信心。”

  ……

  南宫未央说的没有错。

  至少还有陈妃蓉对林夕有信心。

  “大人,你终于可以杀死你第一个仇人了么。”

  在消息传到云秦某处的一列车队中后,陈妃蓉从其中的一列马车中走了出来,她取了一壶酒,对着已经距离这列车队并不远的碧落陵方位,缓缓洒下,在心中说道:“大人,我为你先祭你的朋友,我会等着你的好消息。”

  陈妃蓉对林夕有信心,但整个云秦,绝大多数的修行者和朝堂官员都对林夕没有信心,很多人首先开始等待圣意。

  然而他们很快发现,云秦皇帝对于这件事情,保持了绝对的沉默,似乎只是面对着云秦两名普通修行者的决斗。

  他们很快揣摩出来,或者云秦皇帝在遵循着青鸾学院的底线,或者便是,更加希望林夕在这一战中死去。

  云秦皇帝依旧希望林夕死,但更多的官员不希望林夕死,不希望云秦因为这一战而再次蒙受耻辱,所以有些人便想阻止这一战的发生。

  可是在这样的阶段,云秦军方,尤其是整个南陵行省,真正能够主宰局势的,只有顾云静。

  顾云静没有阻止这一战。

  在先前南伐发生之前到现在,这名帝国资历最老的强大统帅,也已经在无形之中做了许多事情。

  在皇帝的默许和文玄枢的配合之下,整个南伐和青鸾学院隔绝开来,不仅没有请求青鸾学院的一些强者加入南伐战场,而且甚至原先出身于青鸾学院的将领和官员都遭受了排挤,被纷纷从帝国南端调离。有不少官员因为周首辅的离开,那些死谏的官员的鲜血而愤而辞职,而顾云静却是十分干脆,将那些适合军队,适合打仗的官员,那些被排挤的青鸾学院出身的修行者,全部一股脑的往龙蛇边军招揽。

  这无疑是会触怒权倾朝野的文玄枢乃至龙椅上的皇帝的极大胆举动,但是顾云静却就是这样做了。

  而现在,顾云静又在做一件更为大胆的事情…扫清一切障碍,等着林夕出现在坠星陵。

  ……

  ……

  坠星陵的所有云秦将士,心情都是极其的矛盾。

  他们既希望那名持弓的祭司出现在坠星陵,却又担心林夕出现之后,被那名叛国的箭师,杀死在他们所有人的面前,又不希望林夕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种矛盾的心情并没有纠结太久。

  就在顾云静和一些他的部属到达坠星陵后不久,就在一个阳光正烈的午后,一名身穿祭司长袍的年轻人,出现在了坠星陵城墙上所有军士的视线之中。

  一时间,所有坠星陵城墙上看到这条身影的云秦军士,都是震撼难言。

  一个接着一个,不自觉的,城墙上的云秦军士,都开始对着这条越来越接近坠星陵的年轻人行军礼。

  他来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