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二章 期待的弓箭

第四十二章 期待的弓箭

  坠星城内,军部一间静室之中

  看着喝着一大罐肉汤,慢慢啃着一大张白面饼的林夕,暮山紫同情道:“土包就是土包,喝个肉糜汤和吃个白面饼都能吃得这么香甜”

  林夕没有生气,反而微微一笑,“前一阵子我在边关附近很累,接下来的这几天,我必须把我的体力也恢复到巅峰”

  “你这头小鸡倒是不错,长得挺可爱的”暮山紫看了一眼林夕身旁一块面布上,正在啄食着一些小鱼干的金色坠星天凤:“还有闲情雅致养头小鸡,不如煮了吃吃,倒是营养不错”

  “瑞…瑞…”幼小的云秦凤凰似乎听懂了暮山紫的话,愤怒的叫了数声

  “哟,还挺凶”

  暮山紫做了个作势欲砸的恐吓动作,看着林夕只是笑笑,便又有些无趣般道:“林夕,如果让你用一句话来形容我们这次重碰头,你说什么?”

  正喝了一口汤的林夕没有犹豫,呵呵一笑:“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却来了”

  “你…”暮山紫忍不住要生气,但看着林夕的神色,却是反应了过来,“故意想让我怒火中烧,我才不会上当,懒得理你”

  “谢啦”

  看着转身就走出门外的暮山紫,林夕笑了笑,却是认真的说了这一声

  “不是在和我说话”

  暮山紫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脚步声越来越远

  “这样的敌人,倒是越多越好”林夕摇了摇头,自语了一句,开始喝一罐参汤

  在接下来的几天,他对于军方提供的各种滋补东西不会有任何的客气

  在先前的那么多天里,虽然修为一直在增长,但身体的疲惫也是一直在累积着的,面对胥秋白那样的对手,他必须确保自己任何方面都达到极佳的状态

  ……

  脚步声很快去而复返,而且急促了很多

  林夕疑惑的看着门口,他可以肯定,这依旧是暮山紫的脚步声

  暮山紫又重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难掩羡慕嫉妒恨的撇嘴,“该来的也来了”

  林夕霍然站了起来,走向门外

  在夜色之中,他看到有一个异常熟悉,每曰里都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的高挑少女,正在一列军人的引导下,走向自己

  林夕的目光瞬间宁静了下来,却充满着无数情绪,他想到了萤火虫飞舞的灵夏湖畔

  那名在灵夏湖畔便走入了他的心田的高挑少女,自然是高亚楠

  “真受不了你们的眼神”

  暮山紫本来也站在林夕身旁,看着远远走来的高亚楠,但是看着林夕的神色和高亚楠的神色,他却是郁闷至极的发出了声嘟囔,然后挠了挠头,便又低声嘟嘟囔囔的自顾自走开了

  林夕笑了起来

  因为暮山紫的这句话和对面走过来的人笑了起来,笑得眼睛有些发涩,心中却充满温暖

  有一个黑影从高亚楠的宽大袖袍中跳了起来,连连嘶鸣着急剧的冲了过来,像一道箭矢一般,撞入了林夕的怀里

  满身柔软的长毛,让林夕的胸口瞬间充满多的温暖

  “吉祥”

  林夕感慨、激动、充满爱怜的抚摩着怀里略微长大了一些的三尾黑狐猫的脑门,看着它懵懂的眼睛,看着它的四个爪子依旧牢牢的抓住着自己的衣衫

  “瑞…瑞…”金色的“小鸡仔”摇摇摆摆的跟了出来,看着林夕怀里的三尾黑狐猫,第一眼似乎有些敌意,然而接下来看到吉祥和林夕的模样,却是敌意全消,唯有一些疑惑

  夜色中,所有附近的军人看着身背着大木箱走向林夕的高亚楠,都是激动得双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他们并不知道高亚楠这柄高挑而美丽的少女便是周首辅的女儿,但他们知道,这名少女代表着的是青鸾学院

  那背后的木箱里,装着的,便应该是林夕所需的弓箭

  ……

  身穿御药系灰袍的高亚楠走到了林夕的面前

  林夕看着这个平时与世无争,对敌时高傲,但在自己面前却依旧会时时被自己弄得满面绯红的少女,没有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牵住了她的手

  高亚楠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一层红晕

  这对于林夕而言是平常而自然的事情,但在这个世界,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之下,这却是异常大胆的事情

  只是这次,她却并没有从林夕的手中将自己的手挣脱出来

  倒是林夕反应过来略有些不妥,才放开了手,歉然一笑

  “里面说?”

  “好,里面说”

  ……

  “学院怎么样?”

  从碧落陵至今,时隔近年,这么许久不见,又是在此种情形下重相见,林夕和高亚楠自然有很多话要讲,然而在再次捉住高亚楠的手后,林夕问的第一句话,却还依旧是学院因为林夕十分清楚,高亚楠所说的学院状况,会和顾云静说的又有很大不同

  “谷心音学长和我们都安然回了学院,听说夏副院长威胁了皇帝,现在谷心音学长就住在他的小院里…别的人都很好,只是蒙白跳了一次崖,摔断了很多根骨头”高亚楠抬着头,看着林夕的面容,轻声的回答道

  林夕有些紧张,眉头微蹙道:“现在呢?”

  因为牵涉到蒙白,便又想到姜钰儿,所以高亚楠的声音,也明显略微沉重了些,“跳过一次崖之后就似乎醒了,没什么事情了”

  “其余人呢?”林夕轻叹了声,看着高亚楠,道:“皇帝想证明云秦帝国不需要青鸾学院,你们这些时曰,便都一直在青鸾学院?这次除了你之外,有其余人出来了么?”

  “张平很早就离开了学院,不知道被派出去执行什么任务,后来花寂月也被派了出去其余人都还一直在学院里”高亚楠点了点头,“这次也还依旧只有我出来,姜笑依他们也依旧在学院里”

  林夕想了想,道:“夏副院长是什么用意?”

  “我们觉得,夏副院长的身体或许真的很差,可能学院会有些变故,把我们这些人洒在外面,反而不如全部归在学院里面比较安全”高亚楠看了一眼林夕,道:“还有一个可能或许是觉得时机未到,要让皇帝悔悟还有一些原因,应该是夏副院长认为先前已经挑选到了合适的人选,会让我们修为再高一些,实力再强一些再出来”

  “在我来之前,夏副院长特别让我转告给你一句话”高亚楠的眉头微微皱了皱,道:“他说学院里面的事情,不用你去考虑和担心,你只管在外面做你的事情便是但越是有一句这样的话,我便觉得学院将来会有些变故发生”

  林夕点了点头,看着高亚楠,“但既然他敢把他挑选的许多学生都归回去,便说明至少他极有信心”

  高亚楠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正在和吉祥大眼瞪小眼的金色“小鸡仔”,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头云秦凤凰”

  “云秦凤凰?”

  “是的,和吉祥一样可怜的小东西,我叫它瑞瑞”林夕看着震惊和不解的高亚楠,将如何得到这头云秦凤凰的过程,简略的讲述了一遍

  “这居然是坠星天凤坠星天凤竟然是这样的?”

  高亚楠实在难以理解,传说中歼灭了南摩国一支军队的强大云秦凤凰,居然在幼时居然看上去这么弱小

  “它有体现出什么能力了么?”

  高亚楠看着和吉祥大眼瞪小眼的金色“小鸡仔”,忍不住问道

  “还没有,一天要睡三分之二的时间,而且一睡就像冥想一般极沉,却连极大的吵闹声都闹不醒”林夕看了一眼吉祥,“吉祥呢,现在如何?”

  “如果你能让它近胥秋白的身,它便已经能够对胥秋白造成致命威胁,但光凭它还不够”高亚楠看着林夕,认真的说道

  林夕十分清楚妖兽的实力,尤其是像吉祥这种不以力量,而能带动一些天地元气力量的妖兽,本身便很难用具体的修行者品阶来衡量,于是他点了点头,“你能这么快到来,应该是早在胥秋白挑战我之前,便已经从学院出发了夏副院长看来是早就判断出只要我那样行事,胥秋白便有可能邀我决斗”

  “应该是的,很多偶然姓的事情却会带出必然姓,现在仔细回想的话,就算是我,也能推断出胥秋白和你的决斗极有可能因为你们在野外遇到的几率很小,而胥秋白不会放过可以进一步打击云秦士气的机会所以从你和他一样做开始,你和他的这种决斗,便已经有了很大的必然姓”高亚楠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学院的很多讲师和教授都是研究对手心理方面的权威,而且哀牢后山有很多讲师,便是专门分析数据和概率的高手”

  “所以一些脱出这个时代的思想还是有用的既然真是和我预料的一样,学院暂时没有变故,夏副院长会派人过来,那我对于战胜胥秋白,便是有了绝对的信心”

  林夕微微一笑,道:“那就来让我看看,夏副院长这次带给我的,是不是我预料中的那种弓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