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四章 一箭,射城

第四十四章 一箭,射城

  胥秋白已然如约而来,逼近坠星陵城下。

  坠星城中,林夕却是还没有走出这几日居住的房间,他抬头看着刚刚为自己倒过热茶的那名云秦军人,平静且可惜的道:“原来你是大莽潜隐。”

  此时已经有一名云秦将领走入林夕的房中通报,且门外空地上,也已经有一列云秦军人在等着,此刻这些人都听到了林夕的这句话,都是面色剧变,目光齐刷刷钉在了那名高瘦的云秦军人身上。

  高瘦的云秦军人面容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躬了躬身,道:“是,只是已经晚了。”

  林夕看着他,摇了摇头。

  高瘦的云秦军人动容,“我明明看见你…”

  林夕站了起来,举起了手,他祭司长袍的衣袖中,有些微的茶水开始滴出。

  高瘦云秦军人看到了他袖中滴出的茶水,叹了口气,脸色开始变得发黑,开始轻咳,咳出了一口口的黑血。

  进入通报的云秦将领和外面所有听到林夕和这名大莽潜隐对话的云秦军人,都是愤怒到了极点。

  在外界看来,这既然是大莽一方主动提出来的决斗,那这决斗的过程,至少便是会绝对的公平,但谁又会想到,在这决斗开始之前,为了确保胜利,大莽一方,竟还有潜隐要对林夕下毒!

  “他们要确保胜利,但我们却要确保公平,这样等我杀死他之后,这个消息才会真正的让人鼓舞。”

  林夕将灰白色的长弓和紫色的箭囊背在身上,拍了拍面前因愤怒而满脸血红的云秦将领的肩膀,道:“我知道顾大将军先前肯定已经下达过要确保这场决斗在决斗公平的情况下进行的命令,但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便要更加小心一些。要更加小心的确保公平…我不想在杀死他,或者他注定要落败之前,我们坠星陵城中飞出些什么军械。”

  这名云秦黑甲将领顿时凛然,点头的瞬间,眼中却是又瞬间充斥欣喜,“林大人,您有信心杀死他?”

  “当然。”

  林夕知道这些军人此刻最想听到的是什么,既然他也已经做好了准备,自然不会再有些摆谱,于是他微笑着点了点头,认真道:“我是来杀死他的,而不是来送死的,我当然有信心杀死他。”

  黑甲云秦将领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激动,对着林夕躬身行礼,“我们会保证决斗在绝对公平的情形下进行,用我们的生命保证。”

  林夕躬身回礼,朝着坠星陵城门行去。

  洁白的祭司袍一路行经之地,所有云秦军人,全部肃穆行军礼。

  ……

  坠星陵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林夕独自一个人走出,出现在所有城楼上的人的视线之中。

  城楼上,看到也沐浴更衣,穿着崭新的灵祭祭司长袍,显得异常洁净而干净的林夕,暮山紫的瞳孔瞬间微微收缩,僵声道:“那是什么弓?那根本不是我们青鸾学院兵殿里面最强的几把弓之一。”

  林夕背上的弓是灰白色。

  就像一名重伤失血的伤员的脸色一样的苍白。

  看上去像是玉质,但弓身又显得非常的强韧,弓弦却是近乎透明,像是用单独的一根筋制成。

  这柄看上去只是有些特别,但并不气势惊人的弓比起“小黑”都要略小一号。而青鸾学院兵殿中那些威力惊人,甚至要大国师级修为才能动用的魂兵强弓,不是庞大,便是符文和气势惊人,所以他可以肯定,这肯定不是青鸾学院威力最为庞大的几具强弓之一。

  “这不是威力最强的强弓,只是魂力灌输,射速最快的弓之一。”高亚楠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夏副院长给他这样的弓,是什么意思?胥秋白的修为远超他,感知和反应速度,便也远超他,这样的弓,最多只能扯平两人的出手速度…无法拥有足够一箭射杀对手的威力,怎么和胥秋白这样的对手抗衡?”暮山紫的脸色有些微白。

  高亚楠看了暮山紫一眼,道:“马上就知道了,所以你不用考虑这个事情。”

  暮山紫呆了呆。

  视线之中,林夕一个人走到了城前的空地上。

  因为城外所有的人都已经回到城中,林夕的周围,便显得分外的空旷,而在如此庞大的一个城池之前,林夕一个人,又显得那么的渺小。

  暮山紫看到,从湖上而来的胥秋白已经靠岸。

  于是他知道,高亚楠说的是对的,无论如何,自己再去考虑林夕怎么可能战胜已经毫无意义,所要考虑的,只是自己能够做什么。

  他的脸色认真了起来,变得肃穆了起来。

  然后他朝着高亚楠点了点头,拿起了两根金色的,绑着许多金丝的鼓捶。

  ……

  林夕站在了城外的空地上,他并没有继续再往湖边走,只是等着胥秋白靠岸,然后平静的看着胥秋白上岸,徐徐行来。

  在碧落陵,便是这名箭手一箭杀死了长孙无疆,并差点将他杀死。

  然而也是直到此刻,他才第一次看到这名箭师的真正面目。

  这是一名极其冷傲,目光自信到了极点的修行者。

  看着这名背着深红色巨弓,慢慢行来的修行者,林夕的脑海中出现了姜钰儿的身影,一股痛苦的感觉从他的心中涌出,充斥在他的体内,但同时,他的心中,又有快乐。

  无论如何,报仇,总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胥秋白冷漠的看着林夕。

  他的心中,也有一丝快感在升腾起来。

  作为一名强大的箭师,他这一生的目标,便是想要打破风行者是云秦帝国最强箭师的传说。

  但他心中也十分清楚,此刻自己比起佟韦,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此时对于他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先杀死一名最强风行者的弟子,为自己增加些信心,然后将来突破圣师之后,再杀死佟韦这样的风行者。

  除了快感之外,他还有些好奇和期待,想要看看这名得到风行者传承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

  自从林夕出城,胥秋白登岸的这一刻开始,整个坠星城已经陷入了绝对的安静,一片死寂,似乎就连风声都已经彻底的停顿,消失。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城下那两条显得很细小的身影。

  谁都没有先行出手。

  在走到距离林夕七百步时,胥秋白停了下来,然后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看着林夕,出声:“以你的弓箭,这样的距离,也应该是最佳的射程距离,所以双方在这样的情形下出手,应该是很公平的决斗。”

  林夕平静的点头:“只要你觉得公平,便是公平。”

  胥秋白突然笑了笑,极其难得的笑了笑:“你不怕死?”

  林夕冷漠道:“谁都怕死,但死的必定是你,我为什么要怕?”

  胥秋白微讽道:“你是因为被我一箭毁了你的仕途,所以才如此恨我,所以才想要挑战我,杀死我,但仇恨这种情绪,却是会让一名箭手的发挥出现问题。”

  林夕摇了摇头:“你这种心战的手段,对我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那这真是十分无趣的事情。”胥秋白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什么,从背上取下深红色巨弓。

  两人相距很远,之间的对话都是用魂力鼓荡出声,所以城墙上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此刻看到胥秋白取弓,暮山紫顿时知道这一战即将开始,所以他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便顿时低吼了一声,全无平时嬉笑的神色,“咚”的一声,一声极具震撼力的鼓声,便瞬间响起。

  “咚!”

  “咚!”

  “咚!”

  只是第一声鼓声响起之后,一声声带着令人瞬间便热血沸腾的节奏,便瞬间响起。暮山紫在五面和人齐高的巨大战鼓之间,每敲出一声,身上所有的肌肉便霎时发出一声轻微的炸响,每一次敲击,都似乎已经用出了全力,但是在几个鼓点之间,却往往又发出更有力,更澎湃壮阔的声音。

  将星动!

  一时间,这鼓声似乎便传到了遥远的天空之上,又从天空中透下,就像是天上的星辰,都在一颗颗的震动,整个空气之中,都充斥着刀兵,都有一尊无形的巨大战神,从阵中升起,从城楼上跨下,从林夕的身后,一步步的朝着胥秋白逼去。

  胥秋白此刻已经持弓,对准了林夕,但还没有搭上箭矢。

  他是等着林夕准备好,不想抢先。

  林夕也没有多余的话语,竖起了手中的灰白色长弓,对准了胥秋白。

  就在前面数声鼓声响起之时,胥秋白神色如常,但等到鼓声瞬间澎湃惊人,如有一尊战神升起,令整个人身体内的血液都似乎要沸腾起来,他的眉头却是微微一蹙,“将星动?”他轻声吐出了三字,同时,一根深红色的油光发亮的箭矢,闪电般出现在他的手中,出现在弓弦上。

  “嗤!”

  箭矢瞬间破空。

  胥秋白出手。

  但这一箭,不是直射林夕,而是射向城楼上拼尽全力敲鼓的暮山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