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五章 这就是奇迹

第四十五章 这就是奇迹

  修行者箭矢的可怕,是在某些时候,速度甚至会远远超过圣师的飞剑。

  所以坠星城中所有人,都考虑过,双方这种强大箭师的对决,可能也是一瞬间的事,或许一息不到的时间,便能分出生死,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胥秋白的第一箭,竟然会不是射向林夕,而是射向暮山紫!

  谁也没办法弄清楚此刻胥秋白到底是怎么想的。

  或许是因为这曲“将星动”太过激越,又让他想到某些事情,让他的心绪有些波动?

  或许是他就想先行当着林夕的面,再次让他的一名同学死在林夕的视线之中,好让林夕的情绪出现波动?

  然而无论他是因为什么想法做出这样的选择,射出了这样的一箭,他都必须要拥有足够的信心,可以闪避或是硬接林夕的一箭。

  ……

  他和林夕之间相距七百步,林夕和身后城楼又近三百步距离,他和暮山紫之间的距离,足足超过千步,但是他的这枝深红色箭矢,却依旧准确无误的破风而至,锁定了暮山紫的身形!

  暮山紫在奋尽全力击鼓,他的所有心神也似乎和这曲“将星动”融合在一起,所以他根本没有能力闪避或者硬接这射向他的一箭,只是感觉到了致命的死亡威胁。

  高亚楠的双目瞬间明亮至极,宛若星辰。

  她洁白如玉的双手瞬间抬起,一层层水晶般的冰壁在暮山紫的身前迅速结成。

  冷厉的深红色箭簇以极短的时间便洞穿了她仓促之间凝聚的力量,且稳定的没有发出丝毫的偏差。

  此刻除了高亚楠之外,暮山紫的身周并没有任何强大的修行者,所以没有人再能阻止这一箭射杀暮山紫。

  然而就在此时,就在这支深红色箭矢已经距离暮山紫的胸口不到一尺时,一条白色的气流横空而至。

  这是箭道。

  箭矢带起的涡流。

  一支尾部像彗星一样发光的箭矢从侧斜下方狠狠地冲击在了深红色箭矢上,发出了一声异常尖锐的撞击震鸣声,硬生生的让这支深红色箭矢改变了方向,两支箭矢,都从暮山紫的额头上方,飞掠而过。

  暮山紫的身体在往后急剧的倒飞着。

  面对死亡的威胁,虽然他不可能跟得上箭矢的速度,但是还是条件反射般做出反应,体内的魂力不顾一切的涌出,使得他的背部,狠狠的冲撞在了一面鼓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

  “将星动”停止。

  ……

  “为什么不乘机射我?”胥秋白没有马上再射,而是停顿着,看着林夕冷笑出声,“看,这就是你的弱点。就如你被我逼着到这里,这些,都是你的弱点。我不认为一名会因为别的事情而分心的箭师,会比我更强。”

  面对胥秋白这样冰冷的话语,林夕也没有马上出手,他脸上的神色也没有丝毫的改变,反而平静的看着胥秋白的双目,道:“你在害怕…否则你不会还停下来对我说这些话。因为你在害怕我为什么能够射得中你的箭矢,所以你停下来,想用这些话语来乱我的心神,但这些都是无用的,今日你注定要死在这里。”

  胥秋白的眉头微皱,脸色彻底沉了下来,“好,我就看看,你还能做什么!”

  “好”字出口,他的第二箭,便已出手。

  他的身后空气一炸,第二箭化成深红色流光,直落林夕。

  他这第二箭,终于直射林夕。

  林夕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手中的第二枝白色箭矢也几乎同时脱离了弓弦,如同一条彗星的尾巴一般飞出,准确无误的撞上了那条深红色的流光,然后又在空中分开,交错而过。

  深红色箭矢和白色箭矢坠地,分落于胥秋白和林夕的身后地下。

  “嘶!”

  坠星陵的城楼上,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顾云静此刻还未在城楼上现身,到此时还未现身,便只能说明他已经不在坠星城中,然而一直追随着他,始终带着暗红色金属面罩,异常冷峻的龙蛇将领,却是站在城楼一角,注视着这一战,眼睛的余光,也始终锁定着城楼上的一些地方。

  而在此时,这名内心无比强大,连敌人的剑锋刺到他眼上,他都甚至可以保持绝对冷静的龙蛇将领,心神却也是剧烈的震颤了一下。

  早在顾云静和他知道胥秋白要和林夕决斗的消息时,顾云静就说过,以这世间的道理而言,林夕要想战胜胥秋白,便只有奇迹发生。

  现在,他真的,看到了第一个奇迹!

  因为按照道理,以箭矢拦截对方的箭矢,尤其是面对胥秋白这样的箭师,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哪怕明知道箭矢射向哪一个人,也根本无法知道箭矢会在空中走什么样的箭道,落向那人身体的什么位置。

  谁都知道,箭矢在箭师的手中时,弓箭只要略微颤抖一下,哪怕是肉眼难以判断的微小距离,在经过数百步的距离之后,便会产生很大的偏差。贯注于魂兵弓箭中的魂力大小,出手的方式,风向,等等,都使得即便是瞄准同一个目标,同一个目标点,箭矢在空中飞行的箭道,都千变万化。

  胥秋白这样的箭师,更不可能因为自己的眼神和手上动作,让对方可以判断得出自己射击的准确点。

  而且以胥秋白这样的修为,他的出手速度,实在太快,普通的军士,根本看都看不清他的动作,像林夕这样的修行者,也不可能跟得上他的反应和速度。

  因为时间实在太快,太急促,所以林夕根本不可能来得及判断出胥秋白的箭道。

  先前任何修行者,哪怕顾云静这样的修行者,想过无数可能,但也从来没有想过,林夕能够用自己的箭矢,拦截住对方的箭矢。

  因为这不合道理。

  正因为不合道理,所以这才是奇迹!

  ……

  暮山紫也看到了这样的奇迹。

  他不可置信,眼睛都瞪大到了极致…在这不可能之中,他真的看到了这一种可能。

  林夕的箭矢威力的确无法和胥秋白相比,即便是身穿铠甲,都会被震死,但威力稍弱一些,只要能够击中对方的箭矢,便能够影响对方箭矢的飞行,对方的箭矢毕竟不是飞剑,无法再做调整,便不能落到林夕的身上。

  不能落到林夕的身上,威力再大的箭矢,自然也无法杀死林夕。

  “我真是个白痴!”

  在这震撼难言,看到奇迹的同时,他却是忍不住骂了起来,骂的是自己,他的嘴里沁出了一丝血丝。

  虽然方才那胥秋白的一箭没有能够射伤他,但是他自己条件反射的超出极限的喷涌魂力,却是已经让他的体内有些震伤。这带来的后果,是哪怕他重新开始,也根本无法为这一战完整的奏一曲“将星动”。

  “高亚楠!你来!”

  暮山紫感到痛苦,看到身前的高亚楠,他的眼睛骤然一亮,发出了一声不容置疑的低吼,将手中的两个金色的鼓槌丢向了高亚楠。

  “听我的指挥,按我的语速节奏和声音大小发力!”

  看着接住鼓槌,皱眉的高亚楠,暮山紫咬牙喝道。

  高亚楠点头,一步,掠到了他身旁,五个大鼓的中间。

  “左一!右一!中!…”

  “咚!”“咚!”“咚!”…在暮山紫的急切声音下,宏大而激越的战鼓声,再次响起!

  ……

  在一箭截中胥秋白的箭矢之后,林夕动步,开始朝着胥秋白前行。

  胥秋白的瞳孔急剧的收缩、扩大,一股寒意从他的心中弥漫出来,因为他是这世间最强大的箭手之一,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用箭矢拦截对方的箭矢,是多么的没有道理,没有可能。因为即便是他自己,也不可能拦截得住对方的箭矢。

  连续两箭,使得他明白这不是偶然,不是碰运气,尤其对方的麟玉穿云弓和彗尾箭的组合,更是让他此刻觉得这是种必然。然而即便如此,他依旧不认为对方能够战胜自己,所以在瞬间,他就将这股寒意和一切不利于他施射的情绪全部压制了下去。

  他只是冷静的开弓,将自己的施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他也不追求每一箭的最大威力,只追求快!在快的瞬间,还改变着出手的节奏!

  一道道肉眼都根本无法看清的深红色流光,从他的弓前绽放,朝着林夕坠落。

  然而这每一道,都被前进着的林夕射出的彗星尾巴一般的箭矢撞中,纷纷偏离了方向。

  所有人的目光先被这不可思议的深红色流光和彗星尾巴在空中不断相撞的景象彻底吸引,直到激越的鼓声再次响起,所有人才发现,此时击鼓的已经变成了高亚楠。

  高亚楠的仕女服裙带飘飘,手中金色鼓槌的两条金丝穗带飘飘。

  她的力量,似乎比起暮山紫强大许多,她敲击出的鼓声,更加震动天地,如撼动天上的星辰。

  一名美丽的云秦少女,敲奏出天下最具有震撼力和铁血的鼓声。

  城楼下,沙场中,一名持弓的白衣祭司,在大踏步的前行,射出一道道彗星尾巴般的灿烂箭光。

  这一幕,让人震撼无言,深烙在所有亲见者的脑海之中。

  ***

  (月底了,有月票的可以投起了,这个月投我的月票,至少会有百分之五到八的几率,抽奖获得下一个月的会员资格~~很赞的,当然最赞的是成绩越好,我下一个月,可能会更加努力的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