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六章 愤怒的小鸟

第四十六章 愤怒的小鸟

  胥秋白的浑身都被自己手上弓箭散发出的光华染成了深红。

  头发是深红色的。

  眉毛是深红色的。

  就连双眸,都被染成了深红色。

  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开弓施射,便是将自己感知和反应速度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出箭时些微的节奏改变,更是让林夕永远只可能处于被动,然而即便如此,他射出的每一箭的箭道,依旧被林夕抓准,林夕的每一箭依旧准确无误的截中他的箭矢。

  再强大的箭矢,哪怕被撞中之后还能继续飞行,但落不到对方身上,便是无用。

  看着如同踩着“将星动”的鼓点而来的林夕,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几乎眯成了一条线。

  然后他开始后退。

  虽然林夕能够截住他的箭矢,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似乎不符合修行者的道理,然而对于胥秋白而言,他自己不可能做到不符合修行者道理的事情,所以他自己自然要遵行修行者对决的道理。

  在超出极点的集中精神和急剧的调用魂力下,无论是身体和精神都会疲惫,这也是所有修行者都明白的道理。

  林夕的身上还背着长剑,此刻又是明显想近身。

  所以胥秋白自然不想被林夕近身。

  ……

  林夕一进,胥秋白一退,整个坠星陵城楼上僵结的气氛顿时被打破,几乎所有眼见此幕的云秦军人都是热血彻底燃烧一般,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欢呼声,汇聚着强烈的鼓声,轰的一下,真是犹如一尊无形的将星在空中猛跨了一步。

  胥秋白很快停止了后退的脚步,眼中的光芒变得越加的冰寒。

  因为他无法退。

  他一退,身体需要更好的协调,出箭的速度略慢,林夕施射的速度,便反而超过了他,一箭便到了他的面前。

  他身体猛的后仰,避开这一箭,同时施射,逼得林夕出箭截住他的箭矢,但他的身体后退之势,却是被遏制住。

  胥秋白唯有等待林夕的身体和精神出现疲惫。

  他停下,不停的发箭。

  他的箭囊,很快的空了。

  因为他的箭矢也不是普通的箭矢,而且他从来不认为要对付一名修行者需要很多的箭矢,他的身上从来不会带超过六十枝箭矢,否则沉重的金属箭矢只会消耗他的体力,然而今日,他将箭囊之中近六十枝箭矢全部射光,却是根本没有杀死眼前的对手!

  林夕的箭囊之中还有箭。

  他箭囊之中的白色箭矢还有足足七八十枝。

  在胥秋白的箭矢全部耗光之时,他继续出箭,一箭射向了胥秋白的胸膛。

  胥秋白战立原地未动,手中深红色巨弓一震,将彗星尾巴一般的箭光震飞了出去。

  林夕换手,再射。

  与此同时,他开始大步的狂奔!

  此时,他距离胥秋白近五百步左右的距离。

  在他从先前的极为冷静和精准之势,转为现在的狂暴奔跑之势的瞬间,也正好是“将星动”的鼓声,到了最激越的时候。

  “咚!”“咚!”“咚!”….

  暮山紫嘶声力竭的用尽最大的力气急剧的叫着,面色肃穆的高亚楠的双手在五个战鼓之间,敲击得快得出现了残影。

  就在这最激越的鼓声之中,林夕开始狂暴的狂奔,狂暴的施射。

  整个坠星陵城中的呐喊声和欢呼声、巨吼声,彻底变成了狂澜。

  胥秋白无法退。

  因为他一退,便根本不可能跟上林夕的箭速,不可能抵挡得住林夕的箭矢。

  他的注意力,也集中到超越了平时的极限。

  他的双脚深深的没入了地面之中,身体尽可能的蜷缩了起来,他手中的深红色巨弓,变成了他的盾牌,不停的在他的手中震荡着,震飞一枝枝射向他的箭矢。

  林夕先前控弦的右臂已经有些血丝在肌肤下沁出来,此刻在左手控弦,急剧的激发魂力下,他的左手也开始沁出一些血丝出来。

  但是他的面容却是平静到了极点,控制着节奏,以箭矢拖住胥秋白后退的脚步,极快速的接近。

  胥秋白的形容,比起林夕而言,要凄惨得多。

  他的双手虎口和十指指甲已经全部震裂,鲜血随着魂力的喷涌和震荡而不停的在弓身上飞洒出来,他的双臂肌肤也已经多处开裂,身上还有数处箭矢剃刀般剃过的深痕。

  他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为沉重,头上冒出的热气,染了深红,就像血液在蒸发。

  在震天的呐喊声和这世间最激越的鼓曲之中,林夕逼近到了胥秋白的身前!

  “嗤!”

  在一支箭矢破空,直射胥秋白面目的瞬间,林夕放开了手中的长弓,反手拔出了手中的长剑,全身的魂力,急剧的由双脚涌出,又瞬间汇聚向双手。

  他的人,就跟在他这最后射出的一枝箭矢后方,一剑,刺向胥秋白!

  青鸾出剑式,这是真正简单的一剑。

  但汇聚着林夕的仇恨,汇聚着他远超一般人的魂力喷涌,汇聚着将星动的鼓声和整个城池的军人热血沸腾的呐喊声,这一剑的气势,却是难以想象。

  胥秋白并不擅长近战,然而他毕竟是大国师巅峰,再上一步便可达圣阶的强大修行者。

  在这一箭和一剑同时袭来的瞬间,在抵挡先前林夕的连射,身体和精神已经疲惫的情况下,他依旧提前做出了反应。他的身体微微半蹲,体内的魂力源源不断的聚集在自己的双手之中,然后他竖起了弓。

  “咄!”“咄!”两声爆响。

  胥秋白的手腕一阵剧痛,近乎折断,但他只是这样一竖弓,弓身却是准确无误的挡住了箭尖和剑尖。而且极其坚毅冷静的心志,使得他根本没有受这样的痛苦的影响,他十分清楚的看到,林夕的剑尖飞速的贴着弓身下滑,斩向自己抓着弓身的右手手指。

  于是他很简单的放开了巨弓,右手五指一紧一放。

  在很多时候,对于他这样的箭师而言,弓箭就是他的生命,然而像他这样从最底层一步步从尸山血海之中爬起来的人,却总不会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彻底让人了解,总会有些最后用于搏命的杀招。

  在他的这五指一紧一放之间,他手前的空气骤然紧缩,然后爆炸,发出了一声剧烈的震鸣,就像一头巨鸟的啸鸣。

  同时,他的指掌之间,也瞬间喷涌出恐怖的深红色光华,瞬间在他和林夕的空间之中,凝成了一只深红色的巨鸟,像秃鹫,但又不是秃鹫,因为世间没有任何一只秃鹫是深红色的,且没有任何一只秃鹫拥有这种恐怖的威势和力量。

  这是修行者的融魂。

  这世间,国士阶之上的修行者原本就不多,国士阶的修行者之中,能够得到合适妖兽融魂的修行者本身也不多,能够融合品阶很高的妖兽魂力的修行者,就更少。

  先前即便是在军部的资料上,也从未记载过胥秋白是成功融魂的修行者,这就是他一直隐匿着的杀招。

  ……

  林夕的身体凝滞了。

  在胥秋白将体内的魂力和融魂的力量彻底释放出来的瞬间,光是挤压空气,就已经使得他的身体和手中的长剑在空中几乎无法前行。

  很显然,胥秋白融魂融合的,必定是一种极其稀少,但十分强大的妖兽。

  这样的力量,是林夕无法抗衡的。

  然而他是灵祭祭司,他还有吉祥。

  在他所有的预想之中,在近身之后,他也不是要靠自己隐匿着的杀招,而是要靠吉祥。

  吉祥的两个爪子,从他胸口伸了出来。

  在这一刻,也经历过碧落陵一役,也亲眼见过林夕的绝望和痛苦的吉祥,也终于开始愤怒至极的尖叫,“咿…”它体内的所有力量,毫无保留的从它的口中和它伸出的两个爪子之中喷薄而出,冲向面前的胥秋白。

  空中瞬间飘雪,夏日雪,一片晶莹,五光十色。

  恐怖的冰寒气息,以修行者都难以感知的速度在空中凝结,和前方深红色的光焰冲撞,像是在燃烧。

  胥秋白的力量依旧强于这一层层恐怖的冰寒气息,然而深红色巨鸟破冰前进,却是艰难而缓慢。

  这样的迟缓,对于林夕而言,已经足够。

  他体内的魂力,再度喷发。

  此时城楼上的人,已经难以感知这种细微的战况,然而在胥秋白的感知之中,这已经是第二个奇迹。

  因为不可能这么快的。

  世上的修行者,不可能连续调用魂力快到这样的程度,尤其是在林夕这种修为之下,这完全不符合道理。

  然而不管如何,这第二个奇迹,已经发生。

  林夕再进!

  手中的长剑,如同化成了银色的水银,从深红色巨鸟下方,一剑冲上,斜挑胥秋白的小腹。

  胥秋白的左手伸出,他的左手拈了一枝深红色的箭矢,朝着林夕的这一剑砸下!

  他的修为毕竟远超林夕,所以在这样极短的时间里,他依旧可以做出反应。

  林夕准备松手。

  胥秋白的实力,已经超出他的估计,所以他无法全部保留自己的秘密,准备让他的这柄剑,瞬间脱手,改变方向。

  然而就在此时,第三个奇迹发生。

  吉祥在不顾一切的喷涌力量,它的口中在喷洒出鲜血。

  金色的小云秦凤凰就在它的身旁,它不明白林夕和吉祥为什么要和面前这个人拼命,但它感觉出了林夕的仇恨,感觉出了吉祥的愤怒,感觉到了吉祥的不惜一切。

  然而它突然也变得莫名的愤怒。

  它也发出了一声鸣叫。

  但和以前的叫声不同,这一声鸣叫,分外的洞金裂石,就好像天空之中陡然破开了一个孔洞,坠下了一件刀兵,坠入了那将星动中,无形的将星手中。

  林夕只觉胸口一震。

  金色的小云秦凤凰已经从他的胸口飞射了出去,整个身体包裹着流淌的金光,就像是披了一层厚厚的金色铠甲。

  就在他准备让手中的剑脱手的一瞬间,这头金色的小云秦凤凰,已经像一枝金色的箭矢,狠狠的撞击在了胥秋白的胸口!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