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七章 报仇,总是开心的事情

第四十七章 报仇,总是开心的事情

  金色的云秦小凤凰浑身的金光流淌如火焰,但却没有丝毫的热度,只是森冷和坚硬。

  它的全身,就连羽毛都似乎变成了这世间最坚硬的金属。

  胥秋白的胸甲被它击穿,鲜血飞溅出来。

  胥秋白的身体微微后仰,左手的深红色箭矢差了数寸无法砸中林夕手中的长剑,于是林夕不再需要暴露自己已能御剑的秘密,他的剑便不需要脱手。

  流淌着银光的长剑继续斜挑上去,切入了胥秋白腹部的厚甲之中,在他的腹部瞬间拖出一条长而深的伤口。

  胥秋白一声厉喝,再也难以维持右手的力量迸发,深红色巨鸟在这一瞬间炸裂,数十片透明箭簇般的冰片带着吉祥残余的力量,瞬间割刺在他的身上,深深的嵌入他的体内。

  一瞬间,胥秋白便像是中了数十刀,浑身都在溅射鲜血,就连他已经被震散的头发上,都糊满了他自己的鲜血。

  在这一刻,林夕一声闷哼,手腕以常人无法做到的姿势硬生生止住上挑的剑势,狠狠的扎向胥秋白的身体。

  过度的魂力喷发,也让他感到痛苦,但是同时,他的心中也是十分的欣喜。

  他先前所用的弓,在青鸾学院并不算是特别强大的弓,但是这柄弓吸纳魂力的速度很快…却是射速最快的弓之一。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面,射速快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纯粹追求射速的话,还不如用暴击连弩,绝大多数强大的修行者箭手,要的都是威力,要的都是一击必杀,所以这柄穿云弓只能算是品阶很普通的魂兵长弓,比起青鸾兵殿里的“八鉴灭音”、“琉璃碧玺”、“冷月银杏”、“凄辰吟雪”、“天光云影”“揽月灼星”等众多强弓都根本无法相比。

  然而在见到夏副院长带给自己的是这样一柄弓和大量的彗尾箭,林夕就知道夏副院长的看法和自己的看法也是一致,他便知道,恐怕张院长当年,也曾展现过和自己今日一样的箭技,所以自从看到这柄弓时,他就已经对战胜胥秋白已经有了绝对的信心。

  在突破到国士阶的修为之后,他就已经能够极细微的一点点推动轮盘,在先前战场上的那些历炼,使得他有足够的信心,可以精准的抓住胥秋白的每一箭的箭道,而且可以抓住近身后之后胥秋白的应对。

  他唯一要顾虑的,是面对胥秋白这样的强者,要暴露出多少他隐藏的秘密。

  然而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他会赢得如此轻松。

  因为这头金色的小云秦凤凰的突然爆发。

  事实上这头云秦凤凰毕竟太小,林夕将它带在身上,也是因为林夕不管怎么说,也不知道它是不理解还是不愿意,一定要跟着林夕,而此刻这头幼小的云秦凤凰的力量也是有限,只是在胥秋白的胸口撕裂出了一个血洞。

  然而它的速度很快,而且体内的力量不是像林夕先前所想的一样可能是火焰,而是使得自己的身体外表变得异常坚硬的东西,虽然只是在胥秋白的胸口打出了一个血洞,在这个时候,也已经足够,对于林夕而言,也都已经是一个预料之外的奇迹。

  一个奇迹尚且已经足够决定一个战局,更何况是接二连三的奇迹。

  这一战的结果,已然注定!

  ……

  胥秋白厉喝,左手拈着的箭矢再动,想要一击刺杀金色的幼小云秦凤凰,然而这时,冷厉的剑尖已然再次洞穿了他的甲衣,刺入了他的血肉。

  于是他继续厉喝着,磅礴的魂力由双脚冲出,他的整个人像从地里自动跳出的萝卜一样,往后飞出。

  这一战不符道理的奇迹太多,他身上的众多伤口在急剧的流血,他的力量也在快速的消减。

  对于他而言,这决斗也只是战争的一部分,所以他不会花任何的时间去震惊或是愤怒,他所要做的,便是逃离,便是活下来。

  ……

  胥秋白开始逃。

  丝毫不顾这是一场决斗,丝毫不顾今后史书的记载,丝毫不顾荣辱的,连掉落在地的深红色巨弓也不管,只是一手持着箭矢,一手捂着自己腹部最大的那条剑伤,用自己的最大力量,朝着后方的坠星湖而逃。

  一曲将星动已经正好在此终了。

  暮山紫的喉咙已经彻底嘶哑,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整个坠星陵彻底的安静下来,唯有城楼上无数军旗猎猎作响。

  此时无声,却更是动魄。

  林夕并没有第一时间马上追击。

  他只是将手中的长剑随手插在地上,然后捡起了就在他面前地下的那具深红色长弓。

  如行云流水一般,在竖起这具深红色长弓的瞬间,他已经捻起了一枝白色的彗尾箭,开弓、引弦,然后施射。

  箭鸣声似要洞穿天地。

  白色彗星般的箭矢,瞬间到达胥秋白的身前。

  胥秋白厉吼,击飞这一箭,身上无数伤口,齐齐飞洒鲜血。

  林夕平静的再射。

  胥秋白手中的深红色箭矢已经折弯。

  这是已经是他最后的一根箭矢,已经是他最后的武器。不知是因为什么特殊的目的或者意义,这最后的一根箭矢他都不是放在箭囊里的,而是斜插在他后领衣甲内,像一柄剑一样。他的箭囊早就已经空了,所有人早就以为他没有任何一根箭矢。

  此刻他这根不知出于什么意义而一直隐藏在后背衣甲内的最后一根箭矢也已经折弯。

  “啪”的一声,他用这根折弯的箭矢,再次击中林夕射来的箭矢。

  只是这次,他却并没有能够将林夕的这一箭彻底震飞出去。

  白色的箭矢斜斜的刺入了他的右肩,将他的右肩也彻底洞穿。

  胥秋白再遭重创,所有坠星陵城内的将士早已震撼和激动得难以言语,然而被这一箭洞穿右肩,双足交错,依旧在倒退飞掠着的胥秋白却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痛苦,他反而冷漠的看着持弓的林夕出声:“只可惜再强大的箭手也是人,双手也总是会有承担的极限。”

  林夕很清楚胥秋白这一句话的意思,但他却是笑了笑,又换了只手,“至少还能射几箭。”

  在他出身时,胥秋白冷漠的将折弯的当剑一样用的金属箭矢硬生生的扳直。

  林夕笑着,再射。

  白色的涡流再次降临在胥秋白的身前,胥秋白一击,身上无数窟窿再次鲜血飞洒,将这一箭硬生生撞飞,但他手中的这支深红色箭矢,已然再度折弯。

  第二道白色涡流瞬间降临。

  他手中深红色箭矢已经迎了上去,但发力跟不上这种速度,无法将之震飞。

  “噗!”

  白色箭矢只是偏离了他的心脉,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胸口。

  胥秋白就连口中都涌出了鲜血。

  然而他却是反而发出了狞笑。

  因为他还活着,还没有死去,而林夕的双手都已经在颤抖,已经垂下手中的深红色巨弓,而他已经到了湖边,已经感觉到身后水面上荡漾出来的湿润水汽。

  他的身体高高的跃了起来,倒飞,没有落向他的那一根浮竹,而是直接朝着更远处的水面坠落下去。

  一阵难以遏制的惊呼在坠星陵城内响起。

  这一战,已经大胜,足以振奋整个云秦帝国的民心,然而谁都知道林夕要报仇,谁都明白胥秋白此刻这么做,便说明水性极好,这水底,本身也就是他的退路。若是不能杀死胥秋白,不管此刻胥秋白身上钉着两枝箭矢,不管胥秋白伤残到了浑身就像破布的地步,这一战对于林夕而言,便不算完美。

  然而林夕却依旧平静。

  他也没有急促的往前追击,只是先行放下了深红色巨弓,然后开始抖着手,开始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双臂,活动着自己的十指。

  胥秋白入水,只是一个水花,便深入水中,只有些血迹泛上来。

  但在顷刻之间,平静的坠星湖湖面,陡然汹涌起来,一股股惊人的暗流和水花,在湖面上涌起。

  就好像,这湖底,陡然出现了一条蛟龙!

  绝大多数城楼上的军士不知道在深深的水底发生着什么样的事情,他们只是再度震撼难言,然后他们看到,一条身上散开许多血花的身影嘶吼着浮上了水面。

  这个人双目圆睁,面上似乎也多了一道伤口,正是胥秋白。

  林夕笑了笑,有些伤感,有些痛快的笑了笑。

  然后他再次举起了弓,举起了原本是属于胥秋白的深红色长弓。

  “嗤!”

  天空之中,再度响起刺耳的啸鸣,白色彗星般的箭矢坠落,狠狠的扎入胥秋白的心口。

  轰的一声,胥秋白的身体往下猛的一沉,溅起无数的水花。

  胥秋白的身体在沸腾般的湖水之中,在这死亡来临的一瞬间,绝望、恐惧和迷惘彻底的占据了他的眼球,他像一只扭曲的虾一样,在水中浮沉,死去。

  谁都知道他已经必死。

  林夕的手臂也已经酸麻到了极点,然而他却还不解气,于是他又笑着,再次开弓。

  又有两枝箭矢落下,再次洞穿已经变冷的胥秋白的身体。

  一枝枝钉在胥秋白身上的箭矢,使得胥秋白变得有些像刺猬,泡在水中的刺猬。

  ***

  (继续三更强大的三更然后月底了,有月票的砸起~~这个月有活动,投我的书至少也有百分之五到八的概率能够抽奖,获得下一个月的免单会员还有更加给力的爆发哦这不是电视直销,这是真的哦.)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