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八章 皆是奇迹,尽是完美

第四十八章 皆是奇迹,尽是完美

  整个云秦帝国,整个大莽王朝,除了那些对修行之事没有丝毫了解的寻常百姓,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林夕会死。

  尤其是像许箴言这样的,林夕的敌人们,都肯定林夕会死在这坠星陵城下。

  然而胥秋白死了。

  这名碧落陵经历战阵最多的将领,强大的修行者,此刻尸体在水中漂浮,他的肌肤因为大量失血的缘故,很快变得苍白,就像是一片已经开始腐烂的荷叶。

  林夕慢慢的呼出了一口气,垂下了手中深红色的巨弓。

  这是一柄可以和许多青鸾兵殿的顶级魂兵长弓媲美的强弓,虽外表并不惊人,但十分实用,消耗的魂力并不算多,射出的箭矢威力却很惊人。但最为重要的是,这是胥秋白自己的弓。

  用胥秋白自己的弓杀死胥秋白,这更让人快意。

  所以他放下手中的这张弓时,只觉得很温暖,很平静,很满足,很放松。

  “他是你从碧落陵带出来的为数极少的部下之一,想必他和鬼军师一样,对于你而言也会有些重要吧?不知道他的死去,会不会也让你感觉到一些愤怒或是悲伤?”

  林夕在心中,对着闻人苍月轻声说了这一句。

  然后他便更加的平静和放松,拔起了插在地上的剑,收回了背上的剑鞘,将脚边已经金光消隐,但看上去只是有些萎靡无力,却没有受什么伤的幼小云秦凤凰捧起,放入自己怀中,然后转身。

  城楼上,暮山紫发出了一声放松的呻吟,松开了双手。

  先前因为太过紧张,他的手心都被自己的指甲刺破了。

  高亚楠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金色鼓槌,她走到了城楼边上,秀美的裙边在空中飘动,她平时是个很不喜欢和人争,也很傲气坚强的女生,然而此刻,看着放松的转过身来,看着平静和高兴的林夕,她的眼中却是也已经布满了泪水。

  不只是因为这激动人心而最终尘埃落定的一战,还因为那些在碧落陵中逝去,永远不可能出现在她和林夕面前的朋友。

  “大将军你果然说得不错,我们云秦因青鸾学院而立国,我们云秦的立国之本,依旧在青鸾学院…青鸾学院,果然强大。”距离高亚楠不远处的一段城墙上,那名先前始终跟随着顾云静的蒙面冷峻将领,轻声感慨和赞叹,“这一战,果然皆是奇迹,尽是完美。”

  整座城池随着林夕的转身而安静。

  随后,整个城池又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在明媚的日光下,所有云秦军人的脸上,似乎都在发着光。

  ……

  ……

  就在坠星湖的对岸,南陵行省几乎已经被大莽军队彻底控制的半个行省之中,某个镇区,已经被大莽军队占据成了军部和粮草、军械储区。

  就在镇中的某个大宅之中,已经建立了一个整个千霞边关和整个南陵行省的沙盘。

  此刻大莽原先七大将领之一的申屠念正站在这个沙盘之前。

  在大莽王朝,就如湛台是皇姓一样,“申屠”也是唯有炼狱山掌教一脉才能用的姓氏,是最早建立炼狱山的人的子孙后代。

  拥有申屠血脉的申屠念,是组成炼狱山最核心势力的人,所以即便是身为大莽七军统帅之一,他也并不穿帅甲,而只是穿着炼狱山长老的黑红色神官袍。

  他有一张威严的国字脸,年龄在他的脸上也是谜题,而此刻他被竖领的神官袍遮掩小半的面目,却是极其的阴沉,两条浓眉紧紧的锁结在一起。

  他面前的沙盘之中,已经是乱成了一团,布满了无数线条。

  就在今日,无数的云秦小股部队,在这半个南陵行省之中快速的穿插,袭扰。战斗的数量之多,甚至让许多军队的统帅都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如何调兵遣将,如何应对。

  申屠念知道这是龙蛇大军的顾云静最擅长的战法。

  在绝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被今日胥秋白和林夕这一战吸引过去之时,大莽军队却是在暗中进行着几处重要的突袭,然而很显然顾云静已经预料到了这点,并已经先行展开了进攻。

  面对无数小股部队混乱到了极点的袭扰,所有的将领都会很不习惯,最好的办法便是按兵不动,然而申屠念十分清楚,顾云静和龙蛇边关那些将领,最擅长的并不是保证这无数股小股部队大部分能够安全撤离,他们最擅长的,是在混乱之中,将许多小股部队凝成一股,骤然发动一次会战。

  所以此刻他虽然还不知坠星陵城下决斗的结果,但他总觉得今日双方军队的绞杀,大有不妙。

  就在他在这个沙盘前苦苦思索,想要从那些纷乱的小股部队的袭扰和穿插之中理清些头绪,判断出对方的一些攻击重点时,陡然之间,他听到镇区之中的许多大莽军士发出了一声惊呼。

  申屠念的神袍下涌出些炽烈的气流,就好像没有脚一样,以极快的速度飘了出去。

  只在仰头间,他就看到西侧远处的天空,有一股浓烟,天空的云彩都被火光染得变了颜色。

  “黄皮沟大草料场!”他瞬间变了脸色。

  ……

  就在这同一日,大德祥的一列车队已经进入了碧落陵山阳道。

  这一列车队又带了近千名大德祥的雇员进入到碧落陵开垦畜牧,对于这一个不遗其力的推动新建行省人口增长和贸易的商队,整个省督府和军方都给予了足够的重视,沿途已经有一支千人左右的军队迎接护送。

  云秦百姓和军人需要士气,大德祥的雇员们也需要士气。

  最先一批进入碧落陵的大德祥雇员已经在碧落陵地广人稀的地带开垦了大半年,恐怕难免有些会不会被大德祥遗忘的感觉,所以陈妃蓉来了。

  在原本也是云秦产粮地之一的南陵行省沦为战场之后,云秦的粮食供应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冲击,在朝堂的明令禁止下,粮食的价格被压着并没有上涨多少,这便意味着所有经营米面生意的商行的利润往下走低。接下来在这些商行的利润低到商行无法承受时,朝堂必定只能再准许米面价格略微上调,到那时,碧水和天落行省的数量庞大的粮田,便会成为大德祥成为巨无霸的最重要根基。上涨的价格,会使得因为路途遥远的运输成本进一步的抵消,再加上接下来洽谈的一些优惠政策,大德祥将会拥有充足的,成本不高的粮食可供出售。

  而且这还是在一切如常的情况下。

  不需要天灾,也不需要云秦军队再一步失利,只要大莽军队在闻人苍月的统领下,和顾云静在南陵行省僵持下去,整个平原地貌,原本产粮甚多的南陵行省没有出产,再加上大量征兵征粮引起的存粮空虚和粮食产量减少,很多商行发愁的将不是价格,而是收购不到粮食,将会处于无粮可卖的境地。

  战争,原本就是一场巨大的消耗,光是先前南伐夺月城失利的溃退过程中,和这次坠星陵被偷袭的一战之中,损失的粮草数目就极其惊人,就需要许多粮仓很长时间的累积。

  因为极早的规划,加上超脱于这个时代的意识,所以在前一段时间,在外人的眼中,大德祥的发展虽然已经不像之前的秋冬一样迅猛,但实际上,大德祥在这里的根基已成,在过往的一个春季之中,却反而是大德祥真正发展最迅猛的时候。

  陈妃蓉站在了马车车头,许多大德祥的雇员已经从不远处的一个农场赶过来迎接他们的尊敬的大掌柜,气氛比起过年还要热烈。

  陈妃蓉微笑着,却是远远的朝着镜天湖的方位看了过去。

  “你就是在这里,被那个胥秋白射了一箭,死去般,然后新生。现在,你应该已经将他杀死了吧?”

  她的心中,有些骄傲而又快乐的自语道。

  ……

  ……

  更早一些时间,在登天山脉,夏副院长的小院之中。

  半躺在竹躺椅上,披着毯子的夏副院长转头,看着同样半躺在竹躺椅上,和他一样披着毯子的谷心音,“我方才告诉你的那些事情,你都记住了么?”

  “还差一点,你等会还得和我再说一遍。对于修行之事,我记得很快,可是这些不关修行的杂七杂八的事,而且还那么多,却是记得没那么清楚。等会需要你再说一遍。”谷心音看着夏副院长,道。

  夏副院长微微一笑,道:“事情是多了些,不过这么大一个学院,要记住的东西是很多…而且你也记得不慢。”

  谷心音点了点头,笑了笑,“说实话你真不担心他不是胥秋白的对手?你真肯定他能杀死胥秋白?”

  “我真的不担心。”

  夏副院长笑了笑,笑得脸上深深的皱纹都舒展了开来,似乎一些往昔的岁月都从他的皱纹中流淌了出来,“因为张院长在他那样修为的时候,就杀死过和胥秋白差不多的修行者。林夕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之一,如果他想不出办法,不会那么快去坠星陵,而且就算他有别的办法,和我想的不一样,我给他送去的弓箭,也会给他些有用的提示。所以现在,胥秋白已经死了。”

  “所以暴风雨很快就要来了?”谷心音摇了摇头,看着上方的天空。

  青鸾学院的上空一片清明,天蓝得就像宝石,哪里会有暴风雨,然而夏副院长却也是笑了笑,道:“是要来了。”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给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谷心音陡然有些纠结了起来,看着夏副院长道。

  “因为不能给你看。”夏副院长和谷心音互相打哑谜一样的对话,“如果只是为了看看就让他露面,他会极其生气。”

  谷心音怔住,“是活的东西?是个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