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一章 陈年旧账

第五十一章 陈年旧账

  不要妄自揣测圣意,这是云秦官员经常会说的话。

  整个天下都是圣上的,作为拿着俸禄的臣子,就不要去猜测皇帝的心思,好好的办皇帝交办的事情就可以了。

  但说归说,真会不想?

  事实反而是反过来,每个做臣子的,每日里恐怕都会揣摩上司,揣摩对手,揣摩圣上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而这个世界,让林夕觉得纯朴和可爱的一点是,即便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有着那种皇命为天,忠于皇权是融入到他们骨子里的想法,但有很多官员,他们的骨头却很硬,他们忠于的上司,忠于的皇帝做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不对,他们也会愤怒,也会力谏,抗争。

  所以朝堂之中发生的事情,总是会被忠实的传播出去,被云秦的百姓知悉。

  这次云秦皇帝的态度,在民间引起了深远的影响,引起了强烈的不满和抵触,甚至使得很多百姓彻底改变了对云秦皇帝的看法。

  在先前将南伐的失利都归咎到胡辟易的身上后,民怨已经有所缓解。

  然而随着云秦死去的人越来越多,随着这次云秦皇帝对于协助歼灭了攻破坠星陵的大莽军队以及杀死了叛将胥秋白的林夕的再次不公对待,越来越多的百姓开始觉得南伐本来就是云秦皇帝决定的事情,开始了解原先的周首辅和一些死谏以及请辞的大臣说的是对的,闻人苍月并没有那么容易对付,云秦帝国是要报仇,但需要更多的准备时间和等待。

  然而皇帝急促的发动了南伐,所以越来越多的人觉得是因为皇帝才导致了这场大败的发生。

  所以原本绝大多数安居乐业的云秦百姓都是觉得云秦皇帝是千古一帝,圣明之君,但现在很多云秦百姓却是开始觉得皇帝太过刚愎自用,开始变得昏庸。

  只是在云秦皇帝无视许多奏折,对于许多立功将领授勋行赏,对于许多阵亡将士抚恤加封,却对于已然在民间很有威望的林夕只字未提之后的第三天,中州城和许多行省的重城之中,就出现了许多铅墨小册子。

  这个小册子中所书的就只有林夕的故事和皇帝的纠葛。

  有关林夕的故事和皇帝的纠葛都是极其的详细,就连原本许多外界也不知的,譬如林夕在羊尖田山做巡牧尉,身先士卒一人冲杀,而让整军在后方射箭,以及杀死公孙泉这样的闻人苍月手下的臂膀式人物的过程都有仔细的描绘。这个册子甚至还很清晰的列出了哪些官员死谏,哪些官员因为劝谏皇帝而下狱,甚至还指出了许多青鸾学院出身的官员遭贬,皇帝刻意孤立青鸾学院的事实。

  这样的小册子一出,整个云秦顿时是一片哗然。

  这个世界的消息并不像林夕熟悉的那个世界一样,消息十分的灵通,即便民众知道有一些官员因为劝谏而死去、下狱,但也只是知道个别,只知道其中一些比较出名的人的一些事迹,但是这个小册子将所有那些人列出来,并写出了那些人的功绩之后,云秦的民众才发现,原来那些清正的官员,为云秦做过那么多的事情,而青鸾学院,在云秦民众的心目中更是圣地,一时之间,可以说是民怨沸腾到了极点,云秦各地,几乎每个大城之中,每日都有因忍不住大骂皇帝昏庸的民众被捕下狱。

  民众愤怒,皇城之中的云秦皇帝也震怒。

  这样大量规模的小册子,明显已然是刻意为之,用来撩拨本来就沸腾的民怨,用意显然已经是针对皇帝。

  无论是在云秦还是在唐藏、大莽,作为臣子,可以当庭异议,甚至可以用激烈的言语直谏、批评皇帝在某些方面的过失,但绝对不可用阴谋手段来对付皇帝,这种事情,已经是逆反!

  以刑司为首,各司相关部门在皇帝的震怒之中如临大敌,开始疯狂的追查这些小册子的来历。

  许多涉嫌官员被捕入天牢,原本已经阴森恐怖的天牢之中夜夜鬼哭狼嚎不断,在已然掌管天牢和鬼牢的许箴言的严刑逼供下,最终坐实这种小册子出自陕晋行省大司陵的书印局。

  虽然掌管那个书印局的吏司官员休病在家,朝中一些官员对那名吏司官员是否知情尚有疑虑,但在盛怒的圣意之下,那名吏司官员很快被处死,许多上阶官员负失察之责而被罢免。

  ……

  “大人,此事我真是全不知情,和我没有任何干系。”

  鬼牢深处,一间连半分声音都传不出去的阴暗地牢之中,在一盏似乎随时都会熄灭的摇晃烛火之中,一名头发花白的年迈官员看着终于走进这间牢房,在他面前坐下的许箴言,急切而声音颤抖着申辩道:“大人,您也知道,我是翰林院出身,熟读诗书律法,平时便是专门审阅文书,看有否忤逆之词,我怎么会不知道此种册子是大逆不道,如何敢参与其间?”

  许箴言冷漠的看着他,一时没有出声。

  等到这年迈官员满面煞白,想要再度出声时,许箴言却是缓慢而平静的道:“苗大人,和你有没有干系,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而是要文首辅说了算的。”

  年迈官员呼吸猛的一滞,明白过来什么,眼睛陡然瞪大,惊声道:“你们…”

  “不用惊怒。”许箴言依旧平静而冷漠的看着面前的老文官,道:“光是苗大人你三处产业和投在钱庄的二十余万两银两,便已足够让你来这样的地方。”

  年迈老文官身体顿时僵住,顷刻间浑身被冷汗湿透。

  “许大人…您和文首辅,到底想要做什么?”他用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牙齿发颤的说出了一句话。

  “很简单,我们只是想要问一些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

  在摇曳的昏暗烛火中,许箴言展开了手中的案卷,看着,缓声道:“按照吏司的记载,十八年前,你是翰林院内院古籍三库司库?”

  年迈老文官呆呆的看着许箴言。

  “是还是不是?”许箴言冰冷的看了他一眼,道。

  “是。”年迈老文官浑身一颤,答道。

  “后来三库撤销了,你便调任做了三年的编修史,负责内务司的一些制造工艺的编制成书。是不是?”

  “是。”

  “再之后,你便调任至大司陵,任上书史,又兼任督造史,直至现在,是不是?”

  “是。”

  许箴言的目光从案卷上抬起,看着这名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的老文官,加重了语气道:“当年三库为何撤销?”

  老文官用力的咽了口口水,这才艰涩的发得出声音:“是因为圣上下旨,将三库所有典籍移至真龙山。”

  “所以事实上不是撤销,只是整个库房搬走了。”许箴言冷道:“只是因为这整个库房都搬到了真龙山,然我们臣子自然是无法进入真龙山,所以你这掌管三库的人,自然只能调去做别的事情。”

  老文官不知道许箴言问这些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操持于对方和文首辅之手,于是他用力的点头:“正是如此。”

  许箴言看着他的双目,“搬入真龙山,便只有圣上能看那些书籍,按我了解,三库保存的都是一些古籍,其中大多都是一些记载许久之前的故事,以及民间传说的神怪故事的古籍。圣上先前似乎对那些书籍并不感兴趣。这突然将整个三库都搬至真龙山,这其中,一定有原因,文首辅,想要知道的,便是这个原因。”

  “你们…”老文官霍然抬头,他方才还有些侥幸,但此刻却是浑身都如同泡在了冰水里一般,整个身体都已经不似自己的,“你们要查的,竟是圣上!…既然我告诉了你们原因,你们又怎么可能放过我。”

  “你说的不错,我们不可能会放过你。”许箴言冷漠的点头,看了老文官一眼,“但我可以保证,不连累你的家人,甚至可以让你的家人依旧享着你积蓄的财富。我可以开具你的认罪文书,让你签字画押,将此案了结,到你为止。”

  老文官的脸色变得极其的惨白。

  “好。”足足过了十余停的时间,他才惨然的点头,“但我要先将此案定案。”

  许箴言冷冷的一笑,不说什么,只是从袖中逃出一卷文书,让老文官看过案情描述之后,签字画押,并按规在案情描述和老文官的签字画押上再加盖了官印。

  做完这一切,老文官的整个身体都已经近乎瘫软,但在许箴言冷漠无情的眼光之中,他还是只能出声说道:“你们说的都是实情,原先三库是最清闲的书库,圣上即便亲临四库许多次,也从未借阅过三库的书籍。但搬迁的原因,恐怕要落在皇庭供奉张秋玄张大人的身上。”

  “张秋玄?”许箴言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脸色越加寒冷。

  老文官点了点头,“在圣上下令搬迁三库的前一天,张大人便正好路过三库,顺手借阅了几本书。然后第二天,圣上便下达了搬迁三库的旨意。若是真要说有原因和联系,我便认为只有可能是这个原因。”

  许箴言沉冷道:“张秋玄借阅的是哪几本书你可还记得?”

  老文官吃力的摇头,道:“当时并未留意,但四库应该有借阅记录可查,所有典籍来往,都有存底账本。”

  “看来不需要动张秋玄了?”

  许箴言眼睛微微眯起,冷冷的一笑,自语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