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二章 最矮的山峰里

第五十二章 最矮的山峰里

  春去夏至,整个云秦帝国开始炎热起来,然而在最北端的登天山脉青鸾学院之中,却似亘古如春,没有太大的改变。

  试炼山谷之中,罗侯渊依旧和平时一样,站立在崖上起居的洞窟之中,看着前方天空的流云,缓缓的做着一些动作。

  在他洞窟的下方,山林之中,却是缓缓的走出了一个和他年纪相仿,满头银丝,身穿教授长袍的老人。

  老人的双手如白玉,右手也提着一柄白玉为鞘的长剑。

  “好久不见。”罗侯渊垂手,没有走下崖壁,只是平静的看着这名老人,淡淡的说道。

  满头银发,双手如白玉的老人颔首为礼,“好久不见。”

  罗侯渊说道:“想不到你还活着。”

  满头银发的老人叹息道:“院长不喜欢我,我留在院中也没有意思,我游历天下名山大川,却是还未老死。”

  罗侯渊道:“可是你还是回来了。”

  “是啊,院长十六年未在世间出现,我终究要回来看看。”满头银发的老人感慨,低垂下了头,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我只是回来看看…看看你,等一些事情结束之后,我便会离开,我没有多少年好活,我不想死…你和我一起死也没有意义,所以我们不如在这里等着看看结果。”

  罗侯渊点了点头,“昔日十七人中,你是最傲气的一个人,现在老了,想不到脾气却有了这样的改变。”

  “人的脾性总是会改的,但对于世间和信仰的看法,却是难改。”满头银发的老人苦笑着坐了下来,坐在了一堆枯叶之中。

  罗侯渊自嘲般的笑了笑,也坐了下来,望向青鸾学院一侧的群峰中。

  ……

  青鸾学院群峰之中,东面有座山峰比其余的山峰都要略低矮一些。

  没有滑索直接连到这座山峰,唯有一条崎岖的山道。

  和这座山峰相邻的一座高峰,有大片建立在悬崖上的殿宇,而通往其余诸峰的滑索,却也已经被切断。

  这座高峰下方,和青鸾学院诸峰之中那座最矮山峰,隔着一大片山谷。

  这片山谷之中,有大片的树林,还有很多已经废弃了的,被平时那些充满好奇心的学生当成古迹来考证的,很早很早以前的青鸾学院前辈修行和居住的石屋。

  二十余名身穿黑袍的青鸾学院讲师和教授,出现在了这片山谷之中,缓慢而冷静的走向那座最矮的山峰。

  平日里,每一名青鸾学院的讲师和教授,都像是登天山脉中的孤鹰,桀骜不驯而异常冷傲,所以即便不知道那座低矮山峰是学院禁地的人,看到这么多数量的青鸾学院讲师和教授聚集在一起,便都会觉得气氛有些格外的不同。

  温暖的林中突然飘落了一片透明的雪。

  这片宛如从极远处的雪峰飘来的雪无视许多陡然爆发的磅礴力量,飘落到一名黑袍教授的肩头,透了进去。

  然后这名黑袍教授身体内的所有骨骼便都同时发出了爆裂的声音,整个人弥漫着血腥气,以古怪而快的姿势,崩塌。

  一名超脱于尘世的青鸾学院黑袍教授瞬间死去。

  有体内迸发出的血珠,溅射到身旁一名黑袍教授的脸上,然而这名黑袍教授和其余沉默而孤冷的教授和讲师一样,脸上的神情却是没有丝毫改变。

  一头只有拇指大小的银色蝎子,在这一瞬间从他的袖中滑落了下去,好像沉入水面一样,极轻易的钻入了下方泥土之中。

  同一时间,一名黑袍讲师的身侧传出了树木飞速折断的声音,一头比人还要大的鬼面蜘蛛出现在那名黑袍讲师的身前,开始不停的喷吐,无数股细丝瞬间在空中分散,结成一张张的网。

  同一时间,有许多看得见的兵刃和看不见的兵刃,降临这个树林,一些透明的、闪着各种奇异光泽的飞刃、弩箭,就像飞蛾一样,撕扯着这些坚韧到了极点的蛛网。

  一道明亮的,带着点疯狂气息的剑光,从林中凌冽的飞出。

  同一时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也迅速的笼罩这片已经沸腾的山林。

  黑暗笼罩的山林之中响起了各种各样古怪的声音,在清明如蓝宝石的青鸾学院天空下,显得莫名的凄切。

  许久过后,声音还未停止。

  有一名披头散发,看上去极其疲惫,嘴角还流淌着些血丝的黑袍教授第一个从黑暗边缘走出。

  一柄飞剑从黑暗中飞出,嗤的一声,掉落在他的身侧,斜斜的钉在泥土之中,然而这名黑色长发披散的黑袍教授却是没有看身边的这柄飞剑,而是抬起了头,看着上方的天空。

  碧蓝如宝石的天空之中,有白云,还有一只鹤在飞过。

  那只鹤,却不是有生命的鹤,而是一只可以承载数人,身上刻满符文,而且此刻符文在闪闪发光的木鹤。

  “原来天工系的神木飞鹤,是真的已经制成了。”

  披发黑袍教授疲惫的笑了起来,看着那朝着最矮山峰飞去的玄奥木鹤,发出了由心的赞叹。

  ……

  最矮的山峰之中,有个四合小院般的院落,掩映在一片片干净的银杏树林之间。

  昔日那名最强大的唐藏潜隐南宫陌,身穿着领口和袖口上都绣着银色星辰标记的院袍,在青鸾学院中放了一把火,便是为了要进入这银杏林中的四合小院。

  现在,夏副院长、谷心音和萧明轩,便都在这个四合小院里面。

  还有边凌涵、姜笑依、蒙白、李开云和秦惜月等人,也都在这个小院里,只是都聚集在一间房间里,心中震惊着,不知道今日学院正在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浑身符文闪着光的木鹤,落在了银杏林间,一名和夏副院长同样苍老,眼角都已经彻底耷拉下来的佝偻老人,和徐生沫等另外三名黑袍讲师和教授走入了这个小院。

  佝偻老人已经十分的苍老,然而身上的气息,却是如山如海,仅是缓慢的呼吸,整个小院上方的云气,都受之影响,不断的波动。

  他旁若无人的看着这个平凡的小院,目光落在了里屋的边凌涵等人身上,又落在了夏副院长身上,轻声叹息:“老夏,难道这一批的学生,就真值得你这么看重?”

  夏副院长的目光,穿过了半个院落,平静的落在这名佝偻老人的身上,缓声道:“这是一个朝代,这是应运而生。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成就,并非只关乎于他个人的能力,还看他是处在没有变化的年代,还是正好在风头浪尖之时。我们青鸾学院每一代都有很多的优秀学生,就如长孙无疆那一代,尤其是长孙无疆,我也认定他能改变很多东西,然而他还是死在了碧落陵。现在这些年轻人,在你看来不算什么,但在我看来,却是学院和帝国将来的希望。”

  “我从来不相信所谓的机缘。”

  佝偻老人冷笑道:“我从来不认为,那一个人就是所谓的运,就是一个时代,我只知道,长孙无疆还是死了。”

  夏副院长摇了摇头,道:“皇帝不明白,认为我们不为他考虑,但你应该明白,我已经派了在我们心目中最为重要的人亲自护着他,我已经将‘将神’亲自护着他!我已经将我们的命运和他的命运放在了一起,林夕还能活着,只是因为有姜钰儿,有这样一个在你看来不值得看重的一年新生。”

  “你不相信机缘,但在这样的时代,却正好有一个这样的人,出现在我们青鸾学院,这便是我们青鸾学院的机缘。”夏副院长微笑了起来,缓缓的补充道:“这一批学生里面,有许久没有出现过的风行者,有能够操控天地元气者,有心细如发者,有赤子热诚者…这都是天意,应运而生,并不是偶然。”

  “这样的人便不应该存在这世上。”

  佝偻老人的眼皮跳了跳,沉冷道:“这天下所有人可能都觉得所谓将神天赋是镜花水月的东西,但是我和你都追随着张院长一起守过坠星陵,所以我很清楚张院长的可怕,我也很清楚张院长的一些想法的可怕,张院长在青鸾学院这些年,已经让皇权不像皇权…”

  “所以你一定要动手。”夏副院长打断了这名佝偻老人的话:“这么急着动手。”

  “你隐瞒的很好,但毕竟林夕还只有国士阶的修为,即便他能够杀死胥秋白那样的对手,还是靠妖兽,还是因为胥秋白是箭师,不懂得近战的大国师,真正擅长近战的大国师,他都恐怕不是对手。在这个世界里,他还是很弱小,还是很容易死去。但若是他到了圣阶,这个世上,便只有极少数的人才可能杀死他,要想杀死他,便不知道有多困难。所以你说的不错,而且你也料准了,我越快动手,自然越好。因为我动手的得越快,他便越弱小。”佝偻老人看着夏副院长,微讽道:“只是你一直在担心我们对付你,这个小院里,什么都没有,你还能用什么阻止我们?”

  夏副院长看了他一眼,叹息,“南宫陌能够隐藏那么久,能够到这里,想必也是你的安排。”

  佝偻老人笑了笑,也不出声。

  “不管怎么说,这只是学院里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外人,为什么要流那么多血呢?”夏副院长看着胜券在握的他,摇了摇头,道:“而且这个小院里,真的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什么都没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