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三章 这个始终在变的世界

第五十三章 这个始终在变的世界

  夏副院长的眼神之中,带着睿智,也带着遗憾。

  佝偻老人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一个诺大的学院,无论是在张院长之前,还是张院长之后,都有着很多的意见和纷争,都有着很多的秘密。

  有些秘密,夏副院长也不知道。

  譬如去年大荒泽会战之中,死了一名申屠氏炼狱山圣师,他的铠甲被送回了青鸾学院,然后那具铠甲上的某些符文,终于让天工系的某些人得到了启发,终于暗中制成了神木飞鹤这样既有战略意义的东西。因为之前,即便是有热气球这样的东西存在,速度也不快,也不能随意的在空中改变飞行的方位,在战场上面对修行者的箭矢和军械射出的强弩没有太大的作用。然而可以依靠魂力,负载重物的神木飞鹤,必定是可以深远的影响军力的东西。

  ……

  同样,夏副院长和哀牢后山的少数人严格保守的秘密,青鸾学院其余人也并不知道。

  张院长已经离开太久,且大莽和云秦一战爆发,死了那么多云秦人,那么多云秦百姓在战火中流离失所,张院长也没有出现,所以对于张院长十分了解的佝偻老人和炼狱山掌教一样,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张院长已经不在这个世上。

  然而因为张院长太过强大,因为夏副院长这批人同样不好对付,所以学院的反对势力一直只能屈从于夏副院长这些秉承着张院长观念的人的意志之下。

  直到南宫陌走入了这里,确定这个小院之中并没有隐居的张院长的存在,并没有张院长遗留下来的足以灭杀大圣师的未知魂兵存在。直到谷心音回来,却是伤势极重,一时根本无法恢复,直到林夕和胥秋白的决斗细节传回来…这才促成了学院的反对势力的发动。

  在这么多年的隐忍和调动之下,即便这是一场明战,即便夏副院长将佟韦、秦疯子等学院战力最高的强者全部收拢回了学院之中,但在佝偻老人看来,这一战他们已经必胜无疑。

  接下来的青鸾学院,将不再是张院长时代,而是云秦时代。

  然而现在对方却告诉他,这个空空荡荡的小院里有东西?

  ……

  在这名佝偻老人的眉头和脸上的皱纹深深皱起的同时,谷心音却笑了,满怀期待的笑了。

  “明哥。”

  夏副院长轻声喊了一声,就像是呼唤某个喝醉了酒的老友起床一样。

  就在他这声音响起的瞬间,小院主屋的一根乌木大梁陡然裂开了。

  里面掉落了一根晶莹的冰柱。

  晶莹的冰柱里面,冰封着一只鸭子。

  然而云秦没有任何一种鸭子身上的花纹像是豹纹,又带有很多孔雀尾羽一样的绿色和紫色、黑色的圆圈。

  所以这不是鸭子。

  这是六十年前,那一个中年大叔在第一次走进中州城之前,在一些未知之地游历,探险时,便发现的生灵,因为云秦没有这种东西,又不知它的性别,所以那名其实很懒的中年大叔,便随便不分雌雄的给它冠了一个名称,就叫“鸳鸯”。

  后来祭司院有一名女祭司看出它是雄性的,又给它取了个名字,就叫“明明”。

  然而因为它的资格很老,且走路起来总是一副昂首挺胸,不可一世的腔调,所以当时所有跟着张院长这个中年大叔的人,都打趣的称呼它叫“明哥”。

  所以在夏副院长出声的瞬间,佝偻老人就已经明白了,这个小院之中里面有的是什么东西。

  而谷心音也是嘴巴张成了哦形,才反应过来,夏副院长说的,不是他,而是它。

  所有的人,都认为张院长称呼的那头“麒麟”和“鸳鸯”,都必定已经在十六年前追随着张院长离开,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张院长留给青鸾学院的,就是这“明哥”。

  此刻,在玄冰冰柱里面,“明哥”的眼睛已经张开。

  “明哥”的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威严。

  它威严的目光只是落在了佝偻老人的身上,身外的玄冰,就已经化成了无数片薄如蝉翼的冰片,到了佝偻老人的身前。

  每一片冰片的表面,却是燃烧着一层白色的火焰,和炼狱山申屠氏的狱火一样,真实的,具有恐怖热力,甚至能烧化金铁的火焰。

  在这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都无法感知得清楚,看得清楚的极短时间世间里,一片片蝉翼般的玄冰,在燃烧着。

  佝偻老人的身体在这极短的时间里,也再度萎缩了数分。

  他身上所有的皱纹之中,也都发出了光,发出了白光。

  这些燃烧的玄冰冰片,就悬浮在他身前的白色光幕之中。

  佝偻老人脑后的白发也在空中飞舞了起来,如同在空中划出了一条条的符文,也发出了光,白色光幕更加浓厚,时间似乎彻底凝滞。

  “杀了他们。”

  佝偻老人慢慢的出声,每一个声音都是十分的艰难、空洞,就像从天外传来。

  一柄阴险的剑光如同一抹讥讽的笑意在他出声之前就已经飞了起来,切过了一名黑袍讲师的颈部,瞬间阻断了这名黑袍讲师的所有意识。

  另一道如艳丽红袖的剑光飞起,和这道阴险的剑光在瞬间就在数尺的范围内交击了数十次,令人头皮发麻的金属撞击声伴随着一声受伤般的厉喝响起:“许生沫!你!”

  脸上依旧是一副谁都欠了他五千两银子表情的徐生沫负手后退着,冷冷的御使着自己那道阴险的剑光,冷冷的出声,“佟韦不了解我,你们更不了解我…我对教学方式有意见,并不代表对学院有意见,并不代表对张院长有意见。而且…我记得不错的话,当年你也嘲笑过我屁股中箭的事情。”

  “你竟然小心眼到此种地步,这样的事情还记恨到现在,而且你是白痴么?当年的这样事情你现在还提起,谷心音和这些学生原本不知道,现在不就都知道了么?”御使着红袖般剑光,被迫和徐生沫在进行着最惊心动魄的飞剑之间交战的黑袍教授此刻心中响起的全部是这样的话,然而剑风在面前数尺呼啸,金铁之气割裂得他肌肤刺痛,一时间,他却是根本连什么话都叫不出来。

  “啪嗒”

  明哥落地。

  它两个黄豆大小的眼睛和以前一样,威严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它就像帝王一样,昂首阔步。

  “呱”,就像宣判或者训斥一般,它看着光幕后的佝偻老人,发出了一声声音。

  佝偻老人的身体再度缩小了一些,但是身躯却是怪异的停止,身形就像变成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孩童的身形,他的两颗眼球也变成了白色,发出了白光。

  明哥狠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像帝王踱步一样,往前走了两步。

  这是一副一般修行者根本难以想象的画面。

  空气之中好像出现了无数微小的粒子,就像无数的钻石一样,压在了佝偻老人身前的光幕上。

  佝偻老人的双手放在了胸前,十指指尖也开始发光,不停的在身前勾勒,形成一条条的光纹,然而他两颗白色发光的眼珠,却似第一个承受不住这种力量的对撞,就像两颗白色发光的宝石一样,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纹。

  然后,他身上无数发光的裂纹也越来越深,一条条光丝在往外渗透力量的同时,也被压迫得朝着体内渗透。

  这些光丝,便开始变成他身体的裂纹。

  “我从不怀疑他的强大,即便是跟随着他的一头扁毛畜生,都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佝偻老人开始出声,他的口中都开始喷出白色的光流。

  “但是再强大的人,也会死去。”

  “我也感应到你已经彻底衰老,张院长留给这学院的东西,也会很快消失,他留在这世间的痕迹,也终究会被抹平,消失。”

  “而这世间,拥有无数的强者,你们的敌人,也不只是我和云秦的一些人,还有炼狱山这样的存在。”

  “所有妄图改变这世间的人,终究会失败。”

  佝偻老人的声音,徐徐的震荡在这个小院之中,小院里,激斗着的徐生沫和另外那名黑袍教授的飞剑都开始缓慢,内里的房间之中,边凌涵等人的眼神由彻底的震骇开始变得有些迷茫。

  “你错了,这个世间已经有所改变,而且这个世间,永远是一直在变化着的。”

  就在这个时候,夏副院长的声音响起,“和他说的一样,这个世间,是一条永远向前奔流的大河,始终都在改变着,想要令这个世界一成不变的人,才是注定的失败者。”

  夏副院长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徐生沫和那名黑袍教授的飞剑恢复了正常,边凌涵等人的目光,也恢复了正常。

  佝偻老人的身体轻颤,所有散发着光芒的皱纹,彻底侵入了他的全身。

  然后他的身体便像一张破碎的纸一般飞散。

  红袖般的剑光失去了斗志,在空中坠落,刺破了自己主人的心脏。

  “我们都已经很老很老了…他还活着么?”在血腥气的萦绕中,夏副院长疲惫的转头看着威严的明哥,问道。

  也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不知道,明哥只是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