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一章 死的反而是我?

第一章 死的反而是我?

  小镇废墟外的原野间出现了一个人。

  这是一名面容带着些灰蓝,浑身灰尘,穿着一件旧神袍的老人。

  这个世上有许多教派,像云秦的祭司,唐藏的一些佛寺都被朝堂所认可,有不少神庙殿宇,所以神官模样的人也有不少,然而胸口有火焰山标记的神官,却可以说是真正配得上这衣袍和“神官”两字的人。因为他们是炼狱山的使徒,是代表着神秘和强大的修行者。而且在整个王朝之中,他们不必听从世间王庭的任何权贵的指示,他们真正的凌驾于朝堂之上,只听从于炼狱山的命令,只听从于他们信仰的魔神的命令,他们才是真正的神的官员。

  这名炼狱山的使徒,老神官,平素只是在炼狱山负责查看几口冷泉的水质,也没有兴趣到世间行走,插手一些世间的俗务,然而他的一名子侄,却是死在了林夕的刺杀下,所以在炼狱山的一些长老将掌教的意思传达之后,他便也离开了炼狱山,越过了千霞山,开始和许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进入南陵行省的大莽修行者一起搜寻林夕。

  此刻看着前面不远处的那片荒芜的小镇废墟,这名老神官脸上的皱纹渐渐的舒展开来,宁静的眼眸里流露出某种释然和解脱的神情。

  虽然林夕和高亚楠的行踪极其的诡秘,但是一名修行者一日里所能行进多远的距离,却是有极限的。也就是说,每一名修行者每日里都有最大的活动半径,所不同的是,修为越高,活动半径就越大。如果在沙盘之上,以这名修行者最后一次露面的地点为中心,以最大活动半径画一个圆,几次过后,这名修行者的轨迹便会显得越来越清晰。

  在前两日某处发生的激战过后,这名从炼狱山风尘仆仆赶来的老神官,便已经可以确定自己距离林夕越来越近,而到了今天,看到这个在大军过后残破的小镇废墟,他便有种强烈的直觉,他要杀死的林夕,肯定就在这个小镇里面。

  因为炼狱山的神官,在大莽都是超脱于一般朝堂官员的存在,所以在越过千霞山之前,他已经得到了林夕极其详尽的资料,包括林夕和胥秋白对敌的详细情形。在他看来,如果胥秋白一开始索性不用弓箭,索性直接近身和林夕对决,在胥秋白魂力没有消耗那么多的情形下,死去的就应该是林夕,而不是胥秋白。

  所以他确信自己能够杀死林夕。

  ……

  脸上的皱纹宁静的舒展开来的炼狱山老神官无声的接近了小镇的废墟边缘。

  这个小集镇都是一层的平房,外面都是长满荒草的农田,是没有任何制高点的存在,也就是说小镇废墟内里的人和他的视线是齐平的,且受更多的建筑物阻碍,所以虽然他只是光明正大的接近这个集镇,

  只要没有任何异样的响动,对方便很难发现他的到来。

  小镇中依旧十分的静谧,唯有一些风吹过草束和漏风房屋的荒芜和空洞的声音。

  然而就在这名炼狱山神官刚刚进入一间房屋的影子中时,他的神情骤变,感受到了极为强烈的危险!

  他的眼中瞬间冒出神光,右脚足尖在地上一点,地上顿时出现了许多蜘蛛网般的裂纹,裂纹之中甚至有丝丝的热气和火光冲出,巨大的反震力量,使得他的身体顷刻间就往前方左侧飘飞出去。

  与此同时,就在他身前的那间房屋的墙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圆孔,一道白色彗星般的箭光,从中洞出,擦着他飘飞的身躯飞出,在他的破旧神袍上切出了一条裂口。

  又一道白色彗星般的箭光,穿透了一间屋面,抛射而出,落向在衣袍上刚刚裂口,身体还在急剧加速的老神官的头颅。

  老神官面色微凝,左脚尖骤然往下伸出,点地,脚下的地面全像水样往外翻滚,他的身体在急剧的加速中骤然变幻了前行的方位,使得第二箭只是射中了他头颅的残影。

  然而第三箭已然降临他的面前。

  老神官的眉头深深的皱成了川形,他的右手袖袍中冲出了一条黑红色的,燃烧着的幡,将第三箭卷住,抛飞出去。

  白色箭矢不停的穿破镇中间的那间屋面,不停的朝着他坠落,顷刻之间,那间房屋的屋面已经震得粉碎。

  老神官脚下的皮靴崩裂成了无数碎片,**的双足不停的在地上交替点动,将整个身体变成了一道黑红色的狂风。他的眉头始终深深的皱着,他也难以理解…既然箭矢不停的从那间房屋中射出,那根本没有任何的疑问,林夕自然是在那间房屋之中,只是那间房屋应该根本看不到他最开始的身位,为什么林夕的箭矢,甚至能够隔了好几道墙,第一箭就准确的锁定他的身位?

  而且此刻这种箭矢施射的速度,完全就像是一名箭手在闭着眼睛机械性的发射,节奏和时机却是精准到了极致,这使得他原本只是想凭借魂力的操控技巧和纯粹的反应速度来闪避掉箭矢却根本做不到,还是无法节省魂力,只能拼着魂力的大量消耗,用魂兵来硬生生的卷飞这些箭矢。

  所幸的是,对方距离他已经并不遥远,他的魂力在到达对方身边和接下来的对敌时,也应该已经够用。

  在身体以极高的速度迅速逼近林夕所在的那间房屋时,这名一直在试图减少自己魂力消耗,可以让自己有更多的魂力在近身战中迸发的老神官,却是没有走最简单的直线,而是随便挑选了一条曲线在前行着。

  因为他知道还有高亚楠这样一名青鸾学院的天选学生和林夕在一起,此刻或许在林夕的身旁,或许就潜伏在某间废弃的房屋中等着偷袭他。在林夕的身旁,他便根本一丝都不用顾忌,因为高亚楠这种修为对于他近身后的魂力喷涌没有什么威胁,多加一个她也是一样。

  所以他只要保证自己不在行进途中被高亚楠或者那头三尾黑狐猫偷袭到便是。

  而这种随意绕一个圈子逼近林夕,又是这种没有多少隐蔽作用的大片平房,对方是不可能在自己不发现的情况下,通过这些残破的民宅来逼近自己的。

  所以在这名老神官看来,高亚楠和那头三尾黑狐猫此刻不在林夕的身边反而更好,他可以更轻松的杀死林夕,然后接下来再杀死高亚楠和那头三尾黑狐猫。

  ……

  老神官距离林夕所在的那屋面已经彻底破损的房屋还有百步。

  他**的双足正交替点在一间草房的屋顶,屋顶厚厚的茅草在他脚尖落下的时候,便已经被炽烈的气流和火星引燃。然而就在他左脚脚尖落在开始燃烧起来的屋顶上的瞬间,一股惊人的元气在这间小屋内里以恐怖的速度凝聚,然后再同时迸发的另外一股元气的推动下,刺上了屋面。

  燃烧着的屋面瞬间全部冻结,往上刺出一根根的白色冰棱。

  尖利的白色冰棱如同箭簇一般,刺入了老神官**的足底,在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中,刺透了他的脚面,带出的一蓬血花又直接被凛冽的寒气冻住,老神官的整个脚面也直接被冻成了灰黑色。

  老神官的眼中瞬间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可以肯定,在自己前行的途中,没有任何人迅速的潜行至他下方这间草屋之中。

  这便只有一个可能,对方一直就隐匿在这间草屋之中。

  但怎么会这么巧,自己不惜多损耗一些魂力绕路前行,就正好经过对方埋伏的这间草屋?

  无数条前进线路,尤其是自己最有可能前进的几条线路,对方都不埋伏,偏偏就埋伏在了这里?

  难道对方就可以肯定,自己一定会从这里过,从这间草屋过?

  剧烈的疼痛、震骇,使得老神官张开了嘴,就想发出一声受伤野兽般的厉吼,同时他的魂力也滚滚的从自己的足底狂暴的喷涌出去,将整个屋面都震成了粉碎,无数破碎的草禾在他的力量推动下变成了往下劲射的箭矢,与此同时,他的整个人也借着屋面的崩塌,急剧的下落。

  然而就在此时,林夕的身影也已经像投石车投出的弹丸一样,从破碎的屋面中狂暴的跃了出来。

  一箭,没有和前面许多箭一般抛射,而是直接射穿了那间草屋的一面土墙,在此时降临落下的老神官的身体。

  老神官在坠落的瞬间,视线就已经受阻,且魂力在急剧的喷发之中,等看到自己前方的土墙陡然再次出现一个孔洞,箭矢冲出,便已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

  “嗤!”

  白色彗星尾巴一般的箭矢瞬间穿透了他的胸口,在他的身上钻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

  他的身体如同被重锤狠击一记,他硬生生的想要稳住身影,设法杀死背部撞在另外一面土墙上,正带着吉祥要撞出这间土屋的高亚楠,但又一枝箭矢已经再次穿过了前方土墙,落在他身上。

  “嗤!”

  箭矢再次洞穿他的身体,且所带的力量使得他再也无法稳住身形,往后倒飞出去。“噗”的一声轻响,这名强大的老神官被钉在了后面的土墙上。

  然后就在一震之间,这面土墙也崩塌,老神官也随着土墙,堕于土块之中。

  “我来杀他,死的竟然反而是我?”

  老神官双目不能闭合,在死亡之前,他的脑海之中唯有这样的一个念头。

  ***

  (月底了,有票赶紧投票,并感谢五花老师的再一个状元。正是因为你们低调之中表现出来的强大,所以我才不能退却的战斗着,强大的更新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