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身披神袍者众

第二章 身披神袍者众

  在土墙上留下了一个人形的高亚楠并没有丝毫觉得意外。

  这些时日的战斗之中,她已经多次见到了林夕的这种“直觉”…因为这几日的战斗之中,的确已经出现了许多次林夕不凭特殊能力就无法平安渡过的凶险,就如这个炼狱山的老神官,也是一名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大国师巅峰修行者。

  认为这就是将神天赋的高亚楠在土墙倒塌的尘土还未消散时,就屏住了呼吸,来到了炼狱山老神官的尸体前,然后微皱着眉头开始检查老神官身上的东西。

  背着深红色巨弓的林夕以最快的速度捡拾完了自己射出的白色箭矢,也赶到了高亚楠的身边。

  看到除了那面炼狱山修行者特有的黑红色长幡之外,高亚楠在这名老神官的身上没有搜过任何的东西,林夕的眉头便深深的皱了起来。

  些微的犹豫了一下之后,林夕看着高亚楠,轻声道:“要不你回避一下?”

  高亚楠很干脆的转身,走到了一面土墙后。

  这名炼狱山老神官的出现只能意味着她和林夕所出的境况比起先前的预估还要险恶几分,她也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林夕必须要动用止戈系一些课程中传授的手段来获取更多敌人的讯息,只是那些手段还是有些血腥,连林夕都有些犹豫,才会让她先行走开回避。

  只是数十个呼吸之后,林夕走到了她的身前,蹙着眉头对她道:“他前餐吃的是米饭和熏肉。”

  高亚楠沉静的点了点头:“要么就是和大莽军队在一起,要么就是和其余不少修行者在一起。”

  “所以我们恐怕没办法再按原计划沿这条线路返回北部。”林夕看着她,沉吟道:“我想我们或许应该反而要朝着大莽军队控制的区域走,这样反而有机会脱困。”

  高亚楠很干脆的看着他的眼睛,“你说了算。”

  “那我背你一阵,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而且还少一个人的脚印。”林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好。”高亚楠没有拒绝。

  林夕笑了起来,因为方才的血腥和可以想象的险恶环境,他的笑容有些艰涩,但却是真正很开心。“走。”他将高亚楠背在了身上,然后便开始奔跑着离开这个小镇废墟。

  ……

  不到半日,十余名骑着马的大莽修行者,赶到了这战斗发生的小镇废墟之中。

  一名同样身穿红色神袍,只是神袍十分崭新,异样鲜红的中年炼狱山神官很快嗅到了空气之中的一些血腥气,脸色骤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不知为什么,他第一时间的直觉,不是林夕死了,而是他们这边的人再次出现了死亡。

  下意识的触摸了一下拇指上的火焰宝石指环之后,这名面容瘦削而带着灰蓝色泽的炼狱山神官很快发现了血腥气的来源,在掀开了数块被人简易堆砌上去的烧焦木板之后,看到下方那具身穿破旧神袍的尸体的瞬间,这名中年炼狱山神官以及他身后的十余名修行者的瞳孔便瞬间的收缩了起来。

  这名中年炼狱山神官并不认识这名死在林夕手下的老神官,也并不知道有这样的一名老神官出了炼狱山在追杀林夕。

  然而看到那名老神官身上可怖的伤口中,比厚皮甲还要明显坚韧的筋肉和甚至闪着金属光泽般的碎裂骨骼,他便十分清楚这名老神官的修为甚至还在他之上。同样看着这异常新鲜的伤口,他便知道自己和身后的十余名大莽修行者已经再次错过了一次杀死林夕的机会。

  “我们和他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他要么遇到我们,要么遇到纪神官,他逃不出去的。”

  对着老神官的遗体躬身行了一礼之后,这名炼狱山神官肃穆的发出声音,将几块烧焦的木板重新覆盖在老神官的身上,随着他的魂力滚滚从纸掌间析出,一条条火焰从他的指环上飞出,木板和老神官的身体,迅速的燃烧起来,最终化成灰烬。

  ……

  在林夕杀死胥秋白的那天,云秦军队在顾云静的统御下,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止住了败势,但在后继的粮草和军械还无法充足保证反击,以及各地抽调来的地方军还需要磨合的情况下,战局还是依旧不可避免的进入了僵持的阶段。

  南陵行省的南部,半个行省的疆域和千霞边关,还是几乎都在大莽军队的控制之中。

  从炼狱山掌教发出了动用些炼狱山的力量杀死林夕之后,已经有数百名大莽国内的修行者越过了千霞山,只是为了杀死林夕。

  只有身为修行者,身处修行者世界的人,才会明白这数百的数量,已经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数字。

  之所以有如此惊人数目的修行者,不只是因为此刻的炼狱山是大莽真正的掌控者,颁布了好处惊人的悬赏,还因为此刻的林夕,对于这场国家之间的战争而言,对于大莽和云秦而言,实在已经十分出名。

  在林夕在坠星湖南岸滩涂上杀死大莽南路大将军,配合歼灭那偷袭坠星陵的三万大莽军,之后决斗又杀死胥秋白之后,便已经注定会长留在云秦和大莽的史册之中,流传在云秦和大莽的故事之中,而如果一名大莽修行者能够杀死林夕,那他非但会成为大莽的英雄,而且会以更加显赫的方式,成为大莽的传说。

  所以其中绝大部分的大莽修行者结伴而来,甚至都根本不是因为朝堂给出的官位等悬赏而来杀死林夕,而是为了自己的祖国和身后的荣光而来杀死林夕。

  这样恐怖数量的大莽修行者,实际上已经在南陵行省中,酝酿起了一场汹涌的风暴。

  夜色中,纪月轮站在一座能够看到坠星湖的山峰上,身上炼狱山血样的神袍随风猎猎作响,脸色冰寒到了极点。

  炼狱山在大莽始终是只用惧怕神灵的存在,所以许多修行者都必须听命于炼狱山,就连大莽的军队,也必须无条件的对炼狱山提供支持,尤其闻人苍月在杀死林夕的这件事上,本身就是因为身担整个战局的军务而无法脱身,请求炼狱山,和炼狱山的目的和利益完全一致。

  所以在拥有很多修行者小团队所无法拥有的资源之下,纪月轮这名炼狱山神官已经有很大的把握,在夜色降临的时候,林夕和高亚楠应该就会从他这处突围,然而此刻距离他预计的时间已经过了许久,但林夕和高亚楠却始终没有出现,没有和他布置在这片区域之中的伏兵有任何的碰撞。

  数十名身穿黑红色重铠的炼狱山侍者聚集在他的身后,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在又过了数十停的时间过后,一名大莽将领飞速到了他的身侧,在他的耳畔轻声且快速的描述了日间发生在那个小镇废墟的战斗,已经描述了那名老神官的外貌。

  “这是一名自己出了炼狱山的前辈,并非是长老的直接指派,和我们无关。”

  听到大莽将领讲述完毕之后,纪月轮冷漠的出声,“既然在那里发生战斗,便说明我们预想的线路是对的,又有那些人的压迫,他还不往这里来,就说明他已经彻底嗅到了危险,不会从这里过了。”

  说完这句,纪月轮的身体便飘飞了起来,往山下掠去。

  见到夜色中飞速飘飞的纪月轮,想到若是这名炼狱山看重的神官的生命也和那名老神官一样出了问题的话,自己必定也会遭受严厉的责罚,所以明显也是修行者的大莽将领也是连连飞跃几步,跟在纪月轮的身后,急切问道:“纪大人,您准备要去哪里,要不要我们做什么事情?”

  “我去我们军队多的地方,去杀死林夕。”

  声音才刚落,纪月轮的身影便已经彻底消失在夜色之中,唯有远处神袍在夜风中猎猎作响的声音隐隐传来。

  “意思是…林夕反而会选我们一些军队驻扎的区域走?”

  “若是…”大莽将领眼看根本无法跟上,脸色变了数变,就在此时,夜风中又映出一片血样的红,又一名年纪更轻些,神色却更显冷傲和高高在上的炼狱山神官显现了出来。

  年轻的炼狱山神官讥讽的看着心急如焚的大莽将领,微嘲道:“将军你何须为纪使徒担心?若是连他都无法杀死,那就连圣师,都杀不死林夕了。”

  大莽将领一震,充满疑惑的看着这名年轻的炼狱山神官,他先前的心急和现在的疑惑源自他十分清楚纪月轮的修为并不到圣师,和那名被杀死的老神官修为恐怕相差无几,既然那名老神官都会被杀死,那他当然要担心单独行动的纪月轮的生死,然而对方此刻说圣师,又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这疑惑也只是维持了数息的时间,脑海之中只是光芒一闪,他便极快的反应了过来,眼神中瞬间充满了释然和敬畏的神色,“您的意思是,纪大人已经修成了魔变?”

  年轻的炼狱山神官冷哼了一声,他觉得根本不需要回答这样肯定的问题,也根本不屑回答。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